参考网


2019年会降息吗?

2018-01-09 04:53:22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52期

谢九

从2018年来看,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国经济开始稳中有变,增长压力加大,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年内一共实施了四次降准。但降息一直没有成为央行的选项,市场对于降息也基本上没有预期。

2018年的降息之所以比较遥远,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经济还没有恶化到必须降息的地步,同时从技术层面来看,美国处于加息通道,在很大程度上封堵了中国降息的可能。

截至2018年9月,美联储实施了三次加息,也是2015年12月以来的第八次加息,预计今年12月份还会有一次加息。更重要的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于未来的加息始终表现出强硬态度,多次表示美国经济形势比较乐观,经济扩张不会突然终结,认为美国当前利率水平仍然宽松,离中性利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美联储将逐步加息超过中性水平。按照美联储的预计,2019年可能会加息三次,2020年将加息一次。在美元加息的预期之下,如果美元利率继续提升,将会拉大和人民币的利差,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人民币选择降息,会进一步加剧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

但是进入2018年末,美联储对于加息的态度转为鸽派,主要原因在于,特朗普多次公开炮轰美联储及其主席鲍威尔,对美联储在加息上的鹰派立场表示强烈不满,特朗普公开表示美联储已经疯了,“每次我们做出点成绩,他就加息”。在被持续炮轰之后,美联储的态度开始出现软化,在11月底的一次讲话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已经达到了接近于中性利率的水平。这和他曾经的强硬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两个月前,鲍威尔还公开表示,美联储的基准利率距离达到中性利率的水平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当时这段讲话引发美国股市大跌。

美联储态度软化,市场开始预期美联储有可能会提前结束加息,12月以来,强势美元开始停止上涨的步伐。以此来看,如果美联储真的在2019年提前结束加息,意味着强势美元将告一段落。美国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美国经济放缓的速度超出预期,美联储不仅应该提前结束加息,甚至应该考虑降息的可能性。

对于2019年的中国货币政策而言,降准依然是大概率事件,降息暂时还不会成为政策首选,但是如果美联储提前结束加息,甚至重新降息,对人民币而言,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空间大幅提升,降息在技术层面上也将成为可能。

在今年10月份的G30國际银行业研讨会上,央行行长易纲表示:“我们在货币政策工具方面还有相当的空间,包括利率、准备金率以及货币条件等。考虑到美联储正在加息,中国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我们的上述工具足以应对不确定性。”这句话的潜台词表示,中国在利率方面还是有调整空间的,只不过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利率水平暂时不适合调整。不过随着美联储近期态度发生转变,美元升值预期下降,解除了中方降息的外部制约之后,2019年中国是否降息,主要看中国经济自身是否存在需要。

那么,2019年的中国经济形势到底会怎样呢?

即使不考虑贸易战的因素,中国经济在2019年也面临较大的增长压力。由于过去的增长模式已经难以持续,从2010年以来,中国的GDP增速每隔几年就下一个台阶。2011年的GDP增速跌破了10%,2012年跌破8%,2015年跌破7%。在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之后,权威人士在2016年对中国经济的走势作出判断:“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今后几年,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难以出现根本改变,经济增长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一旦回升就会持续上行并接连实现几年高增长。”

如果再考虑到贸易战的影响,2019年的经济增长更不乐观。虽然中美贸易战暂时休战,进入90天的谈判期,也就是明年2月份会有一个谈判结果,但是最终的谈判结果会如何,预计也不会太过乐观。就在中美贸易战刚刚宣布休战之后,很快就发生了“华为孟晚舟事件”,已经充分说明了中美贸易战的复杂性。即使明年2月份能够达成协议,也并不意味着中美贸易就此风平浪静,在中国崛起的道路上,中美贸易的摩擦还将长期存在。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都不会太乐观。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如果仅仅是增速放缓其实并不是太大问题,真正的考验在于失业压力的上升,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汽车等行业都出现了一定的裁员压力。1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对稳定就业提出一揽子举措,其中尤其是“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以真金白银来稳定就业。

当前就业形势有所恶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民营企业遭遇较大困难。我国城镇就业岗位的80%都是由民营企业来提供,民营企业遭遇生存困境,裁员压力自然随之上升。当前民营企业的压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融资难和融资贵,二是市场准入的问题。

从融资难和融资贵的角度来看,很多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都已经高过利润率,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降息为实体经济减负还是有其必要性的。不过,即使2019年采取降息,更大可能是非对称降息,也就是只降贷款利率,而存款利率保持不变。

存款利率之所以不宜下调,主要是为了避免实际通胀水平上升,造成居民生活成本提升以及资产缩水。目前我国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只有1.5%,而CPI指数超过2%,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处于负利率时代,如果未来存款利率继续下调,负利率的程度还会加大。而随着中国货币政策放松,大量流动性释放出来后,还会继续提升CPI指数,加大通胀压力。所以在通胀上行的背景下,如果继续下调存款利率,将会进一步加剧通胀风险,增加居民资产缩水的压力。

如果采取非对称降息,就可以尽量避免这样的冲击,同时还可以起到为实体经济减负的效果。但是,同时也会对房地产市场带来较大影响。贷款利率降低之后,对于开发商而言,意味着融资成本降低,还债压力减轻,意味着开发商活下去的空间增大,也就不用着急通过降价来回笼资金,房价下降的趋势可能会有所缓和。对于购房者而言,利率下降意味着房贷成本降低,也就意味着购房成本降低,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居民购房的积极性。

当然,降息是央行所有货币政策中最具冲击力的货币工具,对于央行而言不会轻易动用。在美联储转鸽之后,降息的主动权回归到中国央行的手中,2019年是否会启动降息,主要还是取决于明年经济形势的压力有多大,但至少在技术上已经具备了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