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恋爱与空间

2018-01-09 04:53:22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52期

钟杰@中读APP

人間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可恋爱方面是没有专家的,非但没有,人人在爱情面前都是学徒。就算有痴情之人,也算不得专家,他们要么是自己为情所恼,要么是自己经验丰富,施人则难。

纳兰容若对爱情的至高信念是“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所憾他有抛却繁华之心,却无相亲之人,只好“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仓央嘉措一生为情所困,便无奈地发问:“世间安有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两位情圣尚且迷惘,我辈又怎能不混沌。仿佛恋爱是蚀骨毒药,不能轻易触碰。

倘若你浑身悍勇,对恋爱仍抱有信念,则须考虑时间和空间的问题,两者是对爱情最大的考验。古来所谓相思,或源于时间,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或源于空间,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异地恋之所以不被看好,恐怕是无人愿意相信长久难遇的情侣还会相爱如初。异地恋最大的难处就是它几乎等同于精神恋爱,或短讯传情,或电话慰相思,最佳者莫过于视频,但可望不可即的痛苦更是千般煎熬。我一室友玩游戏交了一台湾女朋友,两人每晚打电话能超过一小时,风雨无阻。距离不光产生美,还产生话费。仅有的相见也成难事,纵然不顾远程所费资斧之巨,长途跋涉后倦容横溢,也不会有“还如意外情人至,使我心花顷刻开”的惊喜,惊喜已在路上消磨掉了。

空间极易产生第三者。如果有人插足,人家一天见你心上人的次数抵得上你几年,如是,日久生情,她觉得你们之间的回忆没有和第三者的多,你就会被抛掷远处。光靠仅存的感情基础自我安慰是没有用的,当第三者借你心上人渴望温存乘虚而入时,当远水救不了近火时,你怎么自我安慰?

我的室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地和亲爱的台胞分手,纵然情坚,也抵不过如火思念。精神恋爱或许只是柏拉图的一厢情愿,像乌托邦一般虚幻,不要轻易尝试。毕竟如仓央嘉措“在看不见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隔空传情的感觉总有一天会变得不真实,很多人不能单凭几行文字、几句话就判断自己真的是在恋爱,而不是在学术交流。异地恋的楷模是牛郎织女,天上地下,一年一会,坚持了千年。可传说的定义是人间不存在的。

这样说来,同地恋则幸福得多。笑时、哭时、醉时、醒时都有人陪,确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但随之又产生另一大问题——费用。化妆品店、电影院、餐馆、咖啡店之所,不是你两手空空就能进出自如的。吃喝玩乐一样不能落下,谈恋爱并不真的是用嘴巴“谈”。

除了所费不菲外,同地恋还要面临距离磨灭美的问题。整天腻在一起难免会腻,“相看两不厌”千万别误会成是写人的。人是矫情的动物,这时便又觉得“相见不如怀念”,真要远隔千里让他怀念,他又受不了。

时刻相依存,口角之争在所难免,吵架成为常事。有些人吵着吵着感情就分崩离析了。谈恋爱还没有谈判文明,恋爱不成便反目成仇,谈判破裂至多买卖不成仁义在。

空间是检验还是阻碍,全凭两人的应对。上面所说的诸多不便其实都是不懂爱的人遭遇的,全是托词。距离最远的异地恋是生死之恋,真爱者生死都可以相依,还在乎什么时空。有情,纵是天涯海角生死轮回,也如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