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公车缘

2018-01-09 04:53:22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52期

二公子

公车似乎是个故事很多的地方,从漫画《地下铁》到电视剧《电车男》,到上世纪70年代在香港两周半票房过百万的《巴士奇遇结良缘》,都搭载着不同时代的市井浪漫故事。

虽然不是每次乘车都有奇遇,但我自觉跟公车颇有缘分,认识一座陌生的城市,最好的方式之一,不就是乘坐公共交通吗?在问路、买票的过程中,在搭乘巴士、地铁、轨道车或轮渡时,你对这座城市已经不陌生了,一段缘分也就这样开始了。

平心而论,即使手机上下载了各种软件导航,乘公交的难度系数仍然不小。比如把握方向感,像在泰国、日本等左侧行驶的国家,要乘公交车首先要搞清楚方向。不止一次,我上了车就发现坐反了,苦笑之余也没有过多责怪自己,因为思维惯性导致南辕北辙在所难免,就连英国首相丘吉尔也曾因为习惯过马路先看左面在纽约被出租车撞进了医院,可见人之本性难移,逼自己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有多难。

除了认准方向,乘坐公交车保持专注也同等重要,要注意某些线路周末或者节假日是否不一样,另外就是避免搞错名字下错车。我第一次到韩国,从机场到酒店乘地铁,发现车站上标注的是汉字,可是播报只说韩文和英文,这些迷之设计仿佛是专门考验外国人的。幸亏我拿着两份地图一份英文一份中文,一边听播报一边对,紧盯着地图一小时才顺利到达,当时深感智能翻译在未来之前途无量。

当然不是每个国家的公车都有清晰的标注,或者像新加坡一样用英语、汉语、马来语和印度语多种语言不厌其烦地播报。一次在越南,在网络论坛上问好了从市中心到胡志明机场的公车,可是到了迷宫般的车站广场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车。语言不通,也没有看得懂的指示牌,情急之下,只能在本子上画了一架飞机四处找人看,才顺利地找到了车。

在一些边远山区或者国外,有时候一辆公车上就你一个异乡人,还要进行下自我心理建设。如果你的肤色、穿着与众人不同,那请准备接受注目礼,其实大多数眼光只是带着善意,探寻和好奇而已。那一刻你会觉得自己和熟悉的世界断了线,但同时也会有种奇妙的安全感——这么多人去一个地方,公车驾驶员断然不会像出租车司机般神唠叨或者绕路。在某些公交管理随性的国家,我碰到过司机先吃早饭、下棋、买好报纸、喝杯茶再开车的。甚至有次开到一半,遭到路边设卡,公车上每个乘客都必须参与当地选举投票才能继续行程,还好因为我是外国人,免了投票这个麻烦。

乘公交人多,也没有私密性,赶上高峰或者热门线路遇到排队或者拥挤是日常。但有這么多不便,我还是愿意选择公交,不仅环保,而且有些公交工具本身就是景色,如香港的天星小轮、英国的双层大巴。歌手洛·史都华唱过:“今晚,我会在市中心的地铁上遇到你吗?”总是让人想起来就觉得有画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