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蕴含于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隐性因素”中之核心内容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石 伟 王 诚

摘要:隐性因素渗透在羌族体育文化传承的各个方面,起一种潜在作用。民族认同是隐性因素的柱心內容,是羌族传统体育传承的内部动力。民族认同是民族发展进程申的一种客现现象,表现形式主要有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民族意识、民族感情、民族咸见与偏见、民族歧视等。正确认识这一现象,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把握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规律,也能使研究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

关键词:羌族传统体育文化;隐性因素;民族认同

前言

羌族人民源于原始氐羌民族系统,分布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茂县、汶川、理县、黑水、松潘等县及绵阳市北川县,从考古学上看是属于“仰韶文化系统”分布的区域,是中国最早的民族之一,语系上届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在民族体育文化上具有独特的地域特点和鲜明的民族特征。

1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隐性因素定义

羌族传统体育文化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川流不息,他的传承受诸多因素影响,既有显性因素,又有隐性因素。其中,显性因素是突出、明显的,对这些因素已有较多的科学研究和认识容易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

羌族传统体育传承的隐性因素是相对于显性因素而言的,是指影响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各种因素中,其作用实施及反应表现尚欠充分或被掩盖,人们对其未有较清楚认识,态度和期望不明确的部分。这些隐性因素可以是物质的,也可以是非物质的。它渗透在羌族体育文化传承的各个方面,起一种潜在作用,往往被人们忽视。也容易缺少相应的科学研究,但是它的作用却是巨大的。

2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隐性因素分类

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隐性因素有地理环境,民族体质,民族认同等。地理环境、民族体质是物质性的,民族认同是非物质性的。民族认同包括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民族意识、民族感情等,它更为深入的蕴含在民族文化深层,但却是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隐性因素”中之核心内容。

3民族认同是羌族传统体育传承的“隐性因素”中之核心内容

民族认同是民族发展进程中的一种客观现象,从概念上讲是指一个民族的人们对其自身及文化倾向性的认可与共识,既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也通过文化活动体现出来。表现形式主要有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民族意识、民族感情、民族成见与偏见、民族歧视等。正确认识这一现象。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把握羌族传承的规律,也能更深层次的研究羌族传统体育。

3.1民族共同心理素质

民族共同心理素质又称民族性格,是指各民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凝结起来的表现在民族文化特点上的心理状态,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最为内在的心理特征。我国著名社会学家和民族学家费孝通说:(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是“同一民族的人感觉到大家是属于一个人们共同体的自己人的这种心理”,一个民族“总是要强调一些有别于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的特点,赋予强烈的感情。把它升华为代表这个民族的标志”。民族心理素质是一个民族成员强烈地感到自己属于“这个民族而不属于那个民族”的归属感。民族共同心理素质决定丫羌族文化一一包括体育文化的风格取向,并进一步传播、继承及不断整合已形成的传统体育文化。具体地讲,羌族人民的民族共同心理素极大程度的影响了羌族体育的类型特征,在民族体育活动上表现出来的就是竞技性相对较弱,娱乐性、艺术性强,且多讲究规则。

3.2民族意识

民族意识是一个民族内的成员关于自己民族的认识,包括民族的地位、尊严、前途等。民族意识的表现是有前提的。其一,认同于这一民族,才会产生有关这一民族的意识;其二,民族意识只有在民族与外部环境一一这种环境可能是民族的、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不同环境的接触中,才可能产生。民族意识具有多方面的内容,多方面的表现。如表现在对本民族在社会中的意识,对民族的荣辱和民族发展前途的关注,在民族交往中对本民族尊严及相互间的关注、互助、承认、抵触等心理体验。羌族人民长期生活在边远、落后地区,自然条件恶劣,并长期受统治阶级压迫,争取民族平等的民族意识自然就会增强。在自然经济社会,实现这一民族意识的主要手段就是通过体育锻炼强身健体来提高民族竞争力。因此,民族意识作为羌族人民民族认同的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激发羌族的发展意识,推动羌族传统体育不断传承。

3.3民族感情

民族感情是民族认同在人的情感世界中的一种表现形式,是相互认同于一体的人们之间的情感体验。一个认同于某一个民族的人,对于生活于这一民族内总是感到亲切、自如。因为这一民族的人们的感情表达与体验方式与自已是一致的。从而对于同一民族的人怀有与其它民族相区别的感情r3z。绝大多数羌族传统体育项目是群众广泛参加的群众活动,如摔跤、锅庄、推杆等。参加这些活动的人很多。场面热闹欢快。一方面,羌族人民通过参加这些民族传统体育活动而共同享有一个民族的情感,表达自己的多种感情;另一方面,通过这种活动使人们的民族感情得到加强,也对增强认同感起着重要作用。正是这种交互式的作用促使羌族传统体育长此以往的传承下来。

3.4民族成见与偏见

作为一个民族的成员,都有自己的民族及文化认同,而不同民族的人们又把自己的认同作为一种重要的价值来加以维护,从而体现出在民族及文化认同上的立场。作为一个民族的价值观念、行为模式、情感体验都会在其成员心中烙下深深的烙印,并产生一种成见、偏见,既是以对本民族传统的价值观为出发点的,又是一种传统的思维方式与经验。它表现在人们在对待事物,处理事物时惯于以既成的经验与思维方式为准。民族偏见在羌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过程中起到了维护羌族文化传统的作用,但更多的是造成了因循守旧,制约了羌族传统体育的发展与创新。

3.5民族歧视

民族歧视表现在站在本民族的立场上对于另一个民族的不平等的看法,这种歧视是相互的,既有羌族对其他民族的,也有其他民族对羌族的。这将严重影响羌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传播。

结语

羌族传统体育文化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经历了几千年的传承,在这个过程中隐性因素或制约,或推动着他的发展。民族认同虽然蕴含在隐性因素的深层次中,支配着羌族人民的思维和行为,决定了羌族传统体育与文化的形式,影响着它的传播、筛选和继承等,并在对其进行审美和传承的过程中,产生取向性差异,发挥着核心作用。

从民族认同的视角研究羌族传统体育文化发展,有利于减少隐性因素中的消极作用,发挥积极的作用,为羌族体育文化的发展提供理论基础,促进羌族文化的传播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