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当代中国女性婚姻的尴尬境地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赵建基 石咏梅

摘要:《中国式离婚》是当代婚姻问题作家王海鸽的又一力作。作者从女性角度细腻而深刻地揭示了当代女性婚姻在传统与现代、理想与现实、浪漫与世俗、成功与平庸等价值冲突和选择中,所面临的两难尴尬境地,本文从社会问题角度分析当代女性在婚姻和情感上所遭遇的困境,探讨从两难尴尬境地突围的出路。

关键词:中国式离婚;当代女性;婚姻问题

《中国式离婚》是王海鸦的又一力作,其改编的电视剧播出后一度引起社会的广泛争议和关注。作者从女性角度为我们展现了当代女性在社会转型和伦理重构背景下,在婚姻、家庭和幸福的追求中两难尴尬境地。女主人翁林小枫在丈夫宋建平没有发达时,在小资情怀、相夫教于、夫贵妻荣意识的支撑下,一心扑在丈夫身上,全力以赴推助丈夫晋职升迁,为此她不惜辞去了心爱的教师工作,甘当家庭主妇。当丈夫功名在望、家庭生活富裕之时,她又在对社会问题的困扰下开始为自己婚姻能否牢固而惶恐不安。她为此采取的偏激举动让人看来难以名状。甚至到了变态的地步。她为了捍卫她的“神圣”的婚姻堡垒。采取了对丈夫跟踪、窃听、假造证据,在家庭生活中毁损器物、欺辱邻居、自杀威胁等等无理取闹的手段。她在对婚变的恐惧和困惑中,变得脾气暴躁、疑神疑鬼、语言恶毒、行为刻薄。正是她内心的冲突和扭曲,让一个大学毕业的人民教师沦落成一个泼妇式的市井人物,而在作者笔下的丈夫宋建平却是才华横溢、为人忠厚、善解人意。委曲求全,对妻子的举动宽容大量,忍气吞声。这种鲜明对照似乎向世人展现,导致这种中国式离婚的原因是家庭女性的自私刻薄和无理取闹。诚然,林小枫在这场失败的婚姻中有着自身弱点和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是什么让一个善良贤惠、乐于奉献的女性,却走人了自我缺失、自我沦落的结局呢?笔者认为,这是当今社会伦理转型重构背景下,女性在婚姻面前陷入了两难境地。

1传统伦理和价值观在社会激变转型大潮中的尴尬

小说中的林小枫和宋建平也曾有过非常美好而浪漫的爱情。在小火车站,冰天雪地见证了他们初恋;在蜗居斗室,记载他们的相濡以沫。为了心中的理想,他们曾肝胆相照;在艰辛人生旅途中,他们也曾一度相互搀扶,分担辛酸。但是,他们对家庭美好未来的憧憬在市场经济的涌动下偏失了航标,市场经济的大潮推助自由的竞争、鼓励个体发挥创造力,同时,市场经济也让人们在极大的物质诱惑下,重新审视自己价值观。金钱和物质强大的诱惑,使他们那点小资情调变得苍白和虚幻,而社会世俗化的转型开始是让他们觉得格格不入,但后来他们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变得庸俗和世故,金钱的诱惑和压力,把他们从浪漫的象牙塔重重地摔在世俗人间,那些美好的情愫在金钱的打磨下被消损得一千二净,林小枫从一个清纯的充满诗情的中文系大学生渐渐演变成一个追逐名利、爱慕虚荣、拜金攀比的庸俗泼妇。逐渐陷入庸俗化的林小枫为了虚荣,抓住一切时机向丈夫叨叨成功人士来点宋建平的“软肋”,如:谁家丈夫能挣钱,谁家孩子上贵族学校,谁家孩子学钢琴……她的虚荣导致她认为金钱万能,从而对金钱顶礼膜拜,她的梦想,她的幸福生活似乎只有通过“钱、钱、钱…”来实现。她对丈夫“说服教育”,无视下班回家丈夫的身心疲惫,无视丈夫在社会、职场、名利、金钱等压力间挣扎苦争,却仍强制宋建平履行对她的说教“洗耳恭听”的丈夫职责。从表面上看,是林小枫灵魂深处顽固的拜金主义和爱慕虚荣在作怪,从另一方面也反映人们长期的物质极度匱乏之后对物质财富的渴望。正因为此,小枫才会去疯狂地追求金钱和物质。她的这种做法,给宋廷平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他感觉到和小枫在一起生活很累。对小枫产生了不满情绪,而渐渐不愿意回家,从而拉开了她和宋建平的情感距离。这是她走向失败婚姻的第一步。可以说,正是由于林小枫对金钱的疯狂追求,使她不仅忽视了她和建平的最为宝贵的感情生活,而且忽视自我。这样,她从情感上和人格上都拉大了和丈夫的距离。这是造成她婚姻悲剧的总根源,最终,林小枫不仅要失去曾一度甜蜜的婚姻,而且要承受她被金钱异化而丧失了自我的悲惨结局,按照林小枫的轨迹发展,她必将站在社会转型与价值选择的十字路口,无所适从,作者揭示当代女性物质的挤压下的心理扭曲,也暴露了中国女性的悲哀和无奈。

2世俗冲击下,灵魂的迷失

虽然林小枫是中文系毕业的大学,也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但在她的内心涌动的小资情怀和相夫教子、夫贵妻荣的传统观念却十分顽固而强烈。为了爱情。为了丈夫,她可以拋弃自己的事业,甚至失去自我,完全让自己生活在丈夫的影子里,生活在堂,吉诃德式恍若隔世的虚幻之中。当丈夫开始疏远她时,她没有认真反思从而觉悟,没有从“问题”婚姻中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选择。在自省中提升自己,以期来缩短与丈夫之间的距离:她不思改变自己以增强自己在丈夫心目的地位,而是千方百计地紧紧困住对方,当在林小枫真的拥有了大房子和两辆轿车的“小康之家”时,她并投有像人们所预期的那样过上幸福的生活。而是又陷入了深深地惶恐不安之中。社会上胜传的“女人变坏就有钱,男人有钱便学坏”顺口溜和社会上茶余饭后的某某有钱人“包二奶”了,某某老板养“金丝鸟”的花边新闻,让她陷入了对丈夫的猜疑和怕失去丈夫的恐慌中。她认为丈夫的成功是自己付出代价的回报,是自己的战利品,是她的私有物。她要用自己的所有心血捍卫自己的王国。但她越是怕失去丈夫,要把丈夫紧紧攥在自己的掌心。可事以愿违,她越是想抓牢丈夫,却反倒像抓沙子的掌心,越紧越促使沙子的流失,到头来紧攥的手里,沙子已所剩无几。她苦心经营的婚姻转眼要化为乌有时,这又加剧了她内心的扭曲和行为的反常。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林小枫的惶恐并非是无风起浪,而是社会的巨变对中国传统的颠覆,她在这场大背景中,实在是太渺小、太微乎其微了。林小枫试图以生命去维护的传统观念,被残酷的现实撕扯的支离破碎,而在社会的无情中,让她的期望破灭,当我们在说林小枫的悲剧是不能顺应时代的发展时,是不是更应该反思这个社会对善良人们的无情抛弃呢?林小枫在时代的变迁、市场的冲击中落伍,也让她在占绝对优势的男权社会中抗争中输得很惨,输得让她陷入了深深的绝望。这是林小枫的悲剧,又有谁能说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剧呢?我们在《中国式离婚》中看到的女主人公林小枫婚姻尴尬的两难境地,就是市场经济主导社会转型过程中伦理滞后给这个时代的女性在家庭婚姻上出了一道无法解答的单选题。

3林小枫突围的几个选择

3.1找回自我,图新自强

林小枫的悲剧的确有着其主观的因素,脱离时代的小资情怀,不合时代步伐的传统观念,在自己意识中的男尊女卑、贤妻良母、夫贵妻荣的思想都是造成其悲剧的主观原因,鲁迅早就对“娜拉”出走后的出路作出了精辟的断言,没有经济的自立,娜拉的出走是没有出路的。所以说。林小枫不能将自己的幸福一味地寄托在别人身上,也不能靠撒泼哀求,因为用恶和恨是换不来爱的,只会让爱越走越远。因此,林小枫真正的幸福只有通过找回自我,回归自信,自立自强来实现。

3.2保持一个平常心,适应杜会变化,承受各种压力

林小枫选择相夫教子、夫贵妻荣的生活本无可非议,她要求望夫成龙也没有错,但她错就错在她没有能顺应时代的变化而选择一个相应的乎和心态,错在当问题出现以后,她又牢牢报着陈旧观念而敌视社会变化,对自己的丈夫采取斗争来挽救婚姻,恰恰违背了爱的哲学,爱只有通过爱才能获得,强扭的瓜是不会香甜的。

3.3离婚:彻底解脱,重新洗牌

男女主人公的分歧虽然看似是从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最终导致矛盾激化,但实际上其中也有他们思想深处格格不入的人生观、价值观,这种分歧是无法通过弥合而消除的。而且,他们因爱而恨,因恨而自新,都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在这种状况下,离婚虽然不是人们所愿意看到的,也不符合中国传统的观念,但硬要去维护死去的爱情,让两个不相爱的人痛苦的生活在一起。难道不是人性的最大伤害吗?有人也会说。时间是最好的弥合剂,让时间去消磨他们的分歧吧。但消磨的做法绝不是对主人公着想。因此,离婚也未必是坏事,离婚是夫妻矛盾的关系断裂,也是痛苦婚姻的解脱。重新洗牌,主人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

中国式离婚是沉重的,有伤痛更有无奈,但人们追求幸福美满婚姻的愿望是不会消失的。离婚在中国也已经开始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涉及面越来越广,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市场经济社会造成的伦理转型还将在未来的一个时期内让人面临婚姻和情感的困境,王海鸦通过《中国式离婚》中娟子之口,对当前中国社会婚姻状况道出“有时候责任大干爱情,的无奈,爱情和婚姻本来就不是夫妻二人的事,是不能超脱社会的大背景的。不过我们还是要有美好的祝福:愿天下有情人永结同心、相亲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