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试析传统祈福文化中独特的时空观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孔祥梅

摘要: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历史渊源深远,文化积淀深厚,是劳动人民千百年来共同创速的文化,走传统祈福文化的集中体现。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是用一种特定的现念去描述某种事物,借以使作品妁观念暗寓其中。本文通过传统吉祥图案妁图面组合、图面透视和其形成的历史渊源,来解析中国传统祈福文化中独特的时空现。

关键词:祈福文化;吉祥图案;时空观

所谓祈福其实是指人们向神灵许愿,特别是在遇到厄运或一些不如意的事时,希望得到神明庇佑,增加福运,化险为夷,平安度劫,从中华始祖三皇五帝到今天,历经五千的历史,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祈福吉祥平安,永远是世人的愿望。深悉中国文化的人会发现无论是古代还是当代祈福文化充斥着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当我们走进一栋保存完好的古代建筑就会发现,你每走一步,脚下踩的、伸手可触及的和所有映人眼帘的东西几乎无不隐喻着各种各样的祈福文化。这种鸦吉避凶的传统心态构造,是中国民俗之树的躯干;丰富多采的吉祥图案,就是蒂结在它枝头上的缤纷奇葩。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产生是中国祈福文化和历史规律发展的结果,其中吉祥两字的组合,据认为最早出于v庄子,人间世):“虚室生白,吉祥止。”唐人成玄英对此有个疏解:“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吉祥图案的作用,就是把美好的故事和喜庆的征兆绘成图像,用来表达求吉驱凶观念;可以是自身祈愿的,也可以是相互祝颂的。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历史渊源深远,文化积淀深厚,因而独具风采。吉祥图案是我国古老的装饰艺术中的一个重要门类,其历史可以追溯到远古的石器时代。在那时的岩画或石刻创作中,它以图腾的形式出现。而后经历了商周的青铜器,秦汉的画像石、画像砖、隋唐的石雕、宋元的花鸟画、明清的织绣、瓷器等方方面面,这一艺术形式越来越趋于成熟。它渊源久远,内涵丰富。善祷善颂,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显示出蓬勃的生命力,是中国传统艺术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它是劳动人民千百年来共同创造的文化,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传统祈福文化的集中体现。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体现劳动人民对生命的热爱,对幸福吉祥、真、善、美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想往。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色彩对比强烈、喜庆,造型夸张,艺术形式生动活泼,表现技法质朴无华而又大胆、鲜明,使得劳动人民的情感在传统吉祥图案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中国传统吉祥图案题材内容的丰富性,不仅表现劳动人民所熟悉的事物,也反映着他们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从吉祥图案中,既可以看到传统的祥禽瑞兽,也可以看到瑞树、瑞花和瑞果,还可以看到历史故事中的英雄好汉,看到神话故事中的众仙家。看到民俗民风。因此,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文化,是由劳动群众自己创造的、真实表现并服务于他们生活、集审美与实用于一体的祈福文化。

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是最具自由和生命的艺术形式,它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体系和造型体系。这种审美体系和造型体系不是用取法自然的生活中真实的人或事去表达作品的某种观念。而是用一种特定的观念去描述某种事物,借以使作品的观念暗寓其中,在创作传统吉祥图案时往往不拘泥于某种特定时间和空间,而是把不同时间的人或事放在同一个图案中,把不同空间的人或事放在同一个图案中,平面铺开,互不遮挡,完整地表现作品想要表现的观念。从这种独特的审美观和造型观,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中独特的时空文化便可窥见一斑。本文通过传统吉祥图案的图面组合、图面透视和其形成的历史渊源,来解析中国传统祈福文化中独特的时空观。

首先,在图案组合上,中国传统吉祥图案表现为自由时空的组合方式。以图案“八仙庆寿”为例,图案上有隋代的李铁拐,唐代的韩湘子、张果老、何仙姑、蓝采和,宋代的汉钟离、曹国舅、呂洞宾等八位时代不一的仙人,把时代跨度如此之大的八个神话人物放到同一图面里,如按照现代的写实主义观念,就会认为“八仙庆寿”不符合逻辑,是背离现实的。但正因为这些不符合现实规律的组合,恰恰体现了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独特的时空文化:它是按照表意的目的来组织图面的,根本不受对表达意义毫无作用的客观自然和理性逻辑的束缚,而是以超乎客观自然和理性逻辑的自由,任意移动时间和空间,把一切物象拿来通过任意组合和加工,为我表象而用,在“八仙庆寿”这个吉祥图案里除了用众仙家庆寿这一寓意来祝颂和祈求寿绵长之外,还内含男女老少、富贵贫贱诸家齐贺寿的用心。松、竹、兰、梅是植物中的四君子,他们都是高尚纯洁的品格象征与代表,然而他们又都生长在一年中的不同的季节里,正因为他们分别在一年的四季开放,所以在中国传统吉祥图案里才把它们组合在一起,象征着在任何时候都保持高尚纯洁的美好情操。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是不能够同时看到太阳和月亮的,但人人都知道日月轮网的规律,所以把太阳和月亮放在一个图面中,就如同太极图一样,表现了阴阳对立统一的、完整的、运动的、中国特有的宇宙时空文化。这种独特的时空文化,为中国传统吉祥图案赢得了充分的表现力。

其次,在图案透视上,一种是散点透视,另一种是无障碍透视。散点透视的特点是不固定视点,视点在围绕对象作任意运动,因而能把对象的各个侧面及背面作全方位的展示。如图案,八仙庆寿”中,就是以这八位神仙的各自为透视点,进行描绘的,这种散点透视在中国传统美术中也较为常见的。例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把上下左右的景象平面铺开,围绕画面的中心虹桥展开。无障碍透视是所描绘的对象内外重叠或前后重疊,互不遮挡。例如,“壶中天地”中透过壶可以看到壶内的景象等。吉祥图案之所以能突破透视规律的局限,在于它拋开了自然对象的实体真实,即立体的、占有一定空间的真实,而是以全部感性的认识来综合表现对象,自然的真实已让位于观念的真实,客体形象的真实已让位于心象的真实,

最后,从图案形成的历史渊源追溯看其时空观。中国是以道教的民间信仰为主来表现吉祥图案的。从战国时代末期到秦始皇统一国家之前,中国一直处于战乱状态。人们在战乱中,不得不祈望上苍能给予他们安定的生活,井祈求长命百岁,也希望能招引幸福和被拯救。与此同时。道教开始在中国盛行,逐渐成为民间的信仰。中国传统吉祥图案造型是人们受道教的影响对生活的观察和对世界的认识后,所形成的哲学体系决定的。中国道教哲学的“观象悟道”,正是这种思维认识论的科学表述。道教中观象的目的不在于模仿物象,而在于悟(理解)宇宙万物运动的本质规律一一道。传统吉祥图案不是模仿自然之象,而是悟道之象。这是与西方的哲学观截然不同的。距现在5000年前的法国拉斯克和西班牙西北的阿尔答米哈洞窟艺术的野兽群,一开始就是“模拟”自然形态的写实艺术形式,而处在同一时期的中国西安半坡文化的人面含鱼和青海陶盆上的手拉手舞蹈人物纹,一开始就是具有“哲理性”的有意味的抽象形式。前者是以自然科学的观念认识自然世界,后者则是以社会科学的观念认识自然世界,即中国朴素的唯物主义一一阴阳五行学说。

中国五千年的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内容丰富,博大精深。传统祈福文化是中国文化之沧海一粟,传统吉祥图案就是这“一粟”结出的丰硕的果实。中国是一个含蓄的民族,用传统吉祥图案表达祈福时,人们往往用一些谐音的事物等隐喻的方式来表达人们的祈福心理。这也正因为如此,人们以蝠代福,以鹿代禄等可以代表美好愿望的人或事物不受时空的限制组合在一起,从而使这一系列表达祈福文化的吉祥图案产生了独特的时空效果。理解了中国祈福文化的特点后,我们就不难理解传统吉祥图案中天马行空的组合了,就会体会和品味这独特的时空组合中所阐释的祈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