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薛宝钗和韩媚兰个性比较一得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贺新全

摘要:薛宝钗和韩媚兰是《红楼梦》和《飘》中的两个重要人物。本文比较了她们相似的性格特征,井分析了性格形成原因。

关键词:薛宝钗;韩媚兰;性格比较

一,引言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的艺术典范,是中华民族文学遗产的精华,是中国古老文化艺术的结晶,是十八世纪中国的‘百科全书”。《红楼梦》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爱情悲剧为线索。写出了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兴衰,揭露了封建社会末期的黑暗和罪恶。她把爱情悲剧的社会根源揭示得淋漓尽致,从而对封建社会作出了最深刻有力的批判。

《飘》是美国女作家马格特丽泰密切尔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被翻译成多国文字而畅销世界,首次由傅东华先生于1940年译成中文。<飘}以南北战争为背景,以主人公郝思嘉由奴隶制庄园主的女儿逐渐成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工厂主为线索,描写了郝思嘉、白瑞德、韩媚兰、卫希礼等一大批性格不同的人物在生活、爱情上的沉浮,反映了奴隶制本身的腐朽和资本家的凶残。

二、相似的性格

“观人者必于其微”,薛宝钗与韩媚兰的性格有惊人的相似。他们都博学多识,从容大雅,静慎安详,深谋远虑,为人可亲;既有受教育的大家闺秀的风度、语言和气质,又有艰苦耐劳的品格;既有女性的温柔可爱文静,又有男子的刚毅和坚韧。她们的行为举止都是理性的,她们含而不露,谦虚诚恳,她们有着本阶级的和本时代深深的烙印,因循守旧,目光狭窄,不能看到本阶级没落的根源。她们的心中有强烈的等级观念,认为人剥削人乃天经地义,仆人不能反抗。黑人不该起义,她们完全忠于本阶级。尽管中国和美国的国体和文化不同,她们的性格是十分相似的。

(一)、丰富的学识

薛宝钗“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妩媚风流。韩媚兰娇小玲珑,温柔可爱。她们不仅貌美,而且有超人的聪明和才智,有丰富的文化底蕴,

宝钗出身于“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皇商家庭。从小受过正规的封蔑教育,(四书)、(五经)十分精通,诗、书、琴、画无不在行,连诸如<西厢)、(琵琶)等,她七八岁都看过了。第四回第一次介绍宝钗时就说“当时她父亲在日,极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十倍”。舒芜先生说“大观园里,论学识当然首推宝钗,显非宝玉、黛玉所能及,别人更不在话下”。

韩媚兰出生在美国南部的一个庄园主家里,她也从小就受到正规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文化的熏陶,尽管作者役有直接描述她的丰富知识,但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她的才华,卫希礼在对郝思嘉的谈话中是这样描述她的,“你要恨我所看的书,恨我所爱的音乐,为的是这些东西要把我从你身边拉开去,但她(媚兰)是像我的,是我的一部分,我们能互相了解的”。这一段是作者从侧面间接去展示媚兰的才华。“她极守规律,但极有常识。”媚兰和卫希礼一样懂得书籍、音乐、图画。

(二)行为豁达,随分从时

人物的性格必须通过行动来表现(茅盾)。相似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使薛宝钗和韩媚兰都形成了相似的性格特征,她们行为豁达,随分从时,给人的印象是朴实、自然,

在贾府复杂的环境中,她虽不像林黛玉那样“步步小心,时时在意”,但她处事谨慎,她一方面积极为贾府的一些事物操心,出谋划策,但又不能有“喧宾夺主、越俎代庖”之嫌疑,既要表现出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又要表现出她的远见卓识和高人的智慧,为此她只能行为08达,随分从时。

白瑞特说:媚兰这个人很和气、诚实,不自私,是我所知道的少数伟大女子之一。当卫希礼出征前。塔拉庄园的人们出来为他送行时,郝思嘉连跟他道别的机会都没有,是媚兰先开口:“你跟思嘉亲个嘴,希礼,她现在是我的嫂子了,。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却细致地反映了媚兰的性格,既从容、礼貌、大度、热情,又有一丝对思嘉和希礼关系的警告,她正是凭她的深谋远虑和从容,巧妙地解决了希礼跟思嘉的尴尬。

当媚兰在饿狼陀医院做工时,“医院里充满着肮脏的长胡子的,生虫子的男子,散发着可怕的臭气,裸露着可怕的创伤,使得基督教徒看见谁都要翻冒……”但贵族出身怯弱、怕羞的媚兰却对于那种臭气,那些伤口,乃至于那样的赤身露体似乎都并不十分介意,即使她的面孔也要白得象纸一般,即使她在纱布间里拿着一条面巾静静地呕吐,但她在伤病面前,总是那么温和,那么同情,那么笑嘻喀,因而全院的伤兵都称她为慈悲的天使。她在医院的行为,一方面表现子她鲜明的爱憎感和阶级感,为挽救摇摇欲坠的奴隶制度拼命工作。另一方面表现她温柔而刚强,谨慎而安详的性格。

在陶乐,她是唯一不叫苦,不叫饿的人,虚弱的她却坚持下地劳动,饿昏而不愿吃牛奶。在陶乐她以客人自居。有痛苦而不表现出来,而与之做艰苦的斗争。她的吃苦耐劳、顽强坚韧的品格又表现出来。

(三)水扎交融的人际关系

无论是处在人员众多、戒律复杂的贾府大观园的宝钗,还是生活在奴隶制庄园十二橡树和饿狼陀又到陶乐过漂泊生活的媚兰,这两位客居人物都有非凡的为人处事能力,与她们周围的各式各样的人相处得水乳交融。一个是连府上那些小丫头们多喜欢与其玩的闺秀:一个是被士兵称为“慈悲的天使”,她们两人无人不喜欢。

王夫人说“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管理伙食的柳家的背地里称赞宝钗是“明白体下的姑娘”:袭人说“宝姑娘叫人敬重”;湘云红着眼圈对袭人表白“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无妨的”:连黛玉也后悔不该埋怨宝钗“心里藏奸”。

在薛府,宝钗虽贵为小姐,但她和丫鬟香菱相处得相当亲密,她们事实上成为朋友和姐妹。当香菱学诗时,她认真教诗;当香菱受夏金桂欺侮诬陷时,她出面为香菱辩护。在贾府,作为客人,宝钗更会抓住贾母的心理,体贴人微。

媚兰也是一个极受欢迎的人,和她相处的人没有不喜欢她的,在<飘)中,最好诈挑剔的郝思嘉也不得不承认媚兰的大公无私,并与她相处极好。在医院媚兰也被士兵誉为“慈悲的天使”。白瑞德称她为少数最伟大的人之一。就连妓女华贝儿都对她有衷心的感激之情,

媚兰之所以有如此好的人缘,也是与她的个性息息相关。她“从小就和合群”她具有那个社会的一切美德“绝不怨天尤人,乐观好客、和善,,她一向肯迁就别人:她“极守规律,具有常识…她对每一个人都只认识他的最好的方面,并单从那个方面去议论他。她对无论蠢笨的奴仆,总是说他有忠心和气等等好处,跟他的坏处可以相抵;对于无论怎样丑恶的女孩子,总说她风度很好、品格很高;对于无论怎样无价值、怎样讨厌的男人,总不拿他目前的行为来论定,而说他将来有改变的可能。”

(四)舍而不露

宝钗、媚兰都是有能力、有信心、勇敢顽强、乐观向上的人。但她们常常用女性的文雅、温柔来巧妙地处理问题,以柔克刚。在她们性格的深处就可看到她们的果敢厉害来。

宝钗给读者的印象是朴实自然。行为上“罕言寡语,人谓

藏愚”。看看在她在替贾府管事时的演讲词,她含而不露的性格特征就一览无余。

“妈妈们也别推辞了,这原是分内应当的。你们只要日夜辛苦些,别躲懒,纵放人吃酒赌钱就是了;不然我也不馈管这事……倘若我只顾了小分,沽名钓誉,那时醉酒赌博,生出事来,我怎么见姨娘?你们那时后悔也迟了;就连你们素日的老脸也都丢了……”

宝钗的这篇演说充分体现了她内藏砺刃,含而不露的性格,这篇演说中有威胁,有警告,有道理。演说使她达到目的,也使众人听了欢声鼎沸”。

表面上“媚兰是个纤小脆弱的女子,神气跟一个藏在母亲衣襟下玩儿的孩子一般,再加上那一双大大的褐色的眼睛一直都含着羞涩和惊怕”,但事实上她是十分勇敢的:“她有一种深沉而不露的勇气”,连思嘉都不得不暗暗佩服和惊奇。

当她与思嘉谈论起与北佬战争时,媚兰温和眼睛里闪出怒火“我的丈夫是不怕去的,你的丈夫也不怕去的,要是他们死守在家里,我宁可他们都去死在战场”。

当她看见思嘉将在陶乐抢东西的北佬杀死后,思嘉呆了。一向温柔的媚兰没有,她那向来温和的脸上露出一种感到胜利的光彩。她的微笑里含着一种表示赞美和痛快的神情。她的笑脸和眼眉底下实在潜藏着一种不折不扣的钢铁意志。作为一名弱女子,她提刀准备并参与杀人,而且埋掉尸体不留痕迹,她那含而不露的性格得到充分体现。

(五)忠诚保守

任何人都是受历史和阶级局限的。宝钗和媚兰也没有除外。事实上,正是两部书的作者将她们两个女性保守写进书中,才使人物形象更真实,个性更鲜明,更有活力。

宝钗的封建教育和“皇商”家庭,对她的性格形成有直接影响。无论如何,她也是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员,她从根本上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四十二回,宝钗对黛玉说到“咱们女孩儿家不识字的倒好…连作诗写字等这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才是好。至于你我,只该做些针线纺织的事才是。”这段自我表白的话,充分体现她对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正是基于这样“男人读书明理。辅国治民”的观点,她才与宝玉的思想有根本的分歧,也是他们爱情悲剧的最大根源。

韩媚兰,这位美国南部奴隶制庄园的女儿。也是极保守的,她也有鲜明的阶级、历史和时代的局限。媚兰的保守表现在她对南北战争的态度。她认为南方的战争是正义的。为了南方的正义,她将希礼给她的从未舍得离开她手指的戒指毫不犹豫地捐献给义勇兵,当谈到战争时,她温和的眼睛里闪出怒火,宁让自己的亲人死在战场也不愿让他们活在家里。为了战争,她不仅愿意献出自己的父亲,丈夫,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儿子。她说:“得把他们赶快养大,好补他们(父亲)的缺,养得跟死去的青年一样勇敢。”媚兰是不肯承认转变的,她的面孔上写着对旧时代的不屈不挠的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