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17个生命的追问温州频发噬人火灾的调查与反思

2009-04-08 09:35:52 《安全与健康》 2009年3期

沈锡权 张和平

08年12月份,温州市接连发生三起大火,并导致17人丧生。

面对在国人面前频频拉响的火险警报和一次又一次触目惊心的火灾群死群伤事件,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事故都是偶然发生的吗?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温州屡屡起火?

触目惊心的火情,“谜”一样的上报数字

2008年12月3日1时35分,温州鹿城区矮凳桥路31号的“宽心老人公寓”发生一起火灾,事故造成7名高龄老人当场惨死。

2008年12月5日4时50分,瑞安市飞云镇马道村学前路16号一栋3层楼民房起火,火灾导致5人遇难,其中两人当场烧死,两人跳楼后重伤死亡,另有一名幼童因烧伤抢救无效当晚死亡。

2008年12月8日5时52分,温州市龙湾区沙城镇七二村中宁路一五层楼民用出租房起火,4名重庆籍外来人员(包括一名两岁男童)被活活熏死在楼梯口,另一名同样来自重庆的打工人员在使用绳子往窗外爬时因绳子断裂身亡。

2008年12月3日“宽心老人公寓”火灾发生后,公安部为此专门派出火调专家奔赴温州调查火灾原因。这是继2007年12月12日发生死亡21人的温州温富大厦特大火灾以来,公安部火调专家在一年时间内第三次到温州“救急”。

温州市近年来火灾事故之频繁,火灾死亡人数之多全国罕见。

温州市消防支队的一位领导告诉记者,温州火灾死亡人数这些年一直占到浙江全省11个地市总数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仅今年以来,至少已有37人葬身火海。个别县(市、区),平均一天三次拉晌火险警报。

但在温州,一年到底有多少次火灾、有多少人在火灾中丧生?却谁也说不清。

记者调查获悉,温州市政府和消防部门都有不同“版本”统计,按照政府部门“往上报的统计数字”,温州今年以来发生火灾事故300多起,死亡人数37人,温州消防支队同志说,这些上报的数字是“打过折扣的”,“水分”很大,实际上温州消防部门一年火灾接警出动次数应该有2000多次。

瑞安市消防大队大队长南海龙则认为温州全市11个县(市、区)一年火灾肯定不止2000起,因为光他们一个县级市今年以来已经接到火警、出警是1100多次,但往上报的也只是立了案的40多起。

官方的“纸上人命”也与实际死亡数迥异。南海龙说:“实际火灾发生次数和死亡人数跟你们记者所得到的‘正规渠道统计数字完全不一样。火情不烈、影响不大、死人不多、案件不查的就不报了,一些没有立案调查的火灾就不登记了。”

记者问:报灾为何要“缩水”?消防部门同志说,2005年以后,各地都提出火灾数、尤其是死亡人数必须是“零增长”“负增长”,在“政绩观”的驱使下,谁也不会把实际数字往上报。

“低小散”的产业格局导致温州遍地开“火”

温州全市有民营企业30万家,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温州市消防支队吴建支队长认为,“低小散”的产业特征是温州亡人火灾事故频发的根本原因。

吴建说,“低小散”导致地处消防监管相对“死角”的城乡接合部冒出数万问违章建筑房,高密度居住、多达数万户的出租房和违章“三合一”(车间、仓库、宿舍)房,这些违章房和出租房又成群连片。而对出租房的管理,目前法律还是个“盲点”。这几类房子的存在,火灾隐患多、监管难,救火难(难取救火水源、难进消防车、难疏散人员),一旦发生火灾,人员伤亡必多。

消防隐患在温州城乡随处可见。在温州城内的景山公园山脚下,遍布数处鸟笼般的出租房、违章房。记者深一脚、浅一脚地步入建筑群中,仿佛进入迷宫。里头铁皮、油毛毡棚屋连排,两层高的破房像一座座密匝匝的“炮楼”顶天立地。露天堆放易燃的服装边角料比房子还高。一条羊肠小道坑坑洼洼,仰头只见“一线天”。所到之处,机声嘎嘎,家庭作坊星星点点。

记者随意走进一幢几名工人在生产低档汗衫的小楼,只见四壁与墙顶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电线,三四条连接电烫斗的粗线与电线交织在一起,四周全是易燃的服装布料。这些电线已经老化,随时都可能发生漏电或短路。

在温州村镇,由于地少人多,居民普遍建造消防隐患严重的“通天房”,三层四层五层往上攀,房子中间只设一个一通到顶的楼梯,一旦发生火灾,烟气顺着楼道向上蔓延形成“烟囱效应”,本应用于逃生的消防通道楼梯在这种“通天房”却成了“绝命通道”。

12月8日龙湾沙城镇火灾有4名死亡人员的遗体是在三层到五层的楼梯口发现,他们都是被烟熏死的。记者在火灾现场看到,起火在二楼,但三楼以上房子完好无损,连三楼窗帘布都是好的。

消防专家介绍,火灾烟雾向上速度每秒3—5米,超过一般人跑步的速度。一旦发生火情,人员无法通过“通天房”这样的楼梯进行疏散。

在现场的龙湾区沙城镇办公室主任章志芬告诉记者,本地农民造的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房子。说是政府、消防、派出所都管出租房。但实际上没法管。他说,“12·8”事故中房东家的唯一消防设施是一根绳子。在大家顺着窗口逃生的时候,绳子断了,导致一人摔死。

吴建支队长说,温州外来务工者350万人,将近170万人就住在危房、简易房、“通天房”内。

温州市政府一位领导说,就目前温州的经济格局,加上实际人均只有2分地的要素制约,尽管各级政府尽力改变外来人口居住现状,但积重难返。

“说到底,根本解决问题最后还是要靠产业支撑。只要‘低小散的状况不改变,发生火灾不死人是不可能的。”这位领导说。

社会管理弱化,监管失控,难以适应发展的要求

龙湾区委书记王祖焕认为,我们的社会管理远远滞后于经济社会的发展要求。龙湾280平方公里内,登记在册有6000多家企业,当地户籍人口32万人,而外来打工人员实际上超过50万人,而消防力量还是按照计划经济年代的人口比例组织设置。“全区正规消防人员只有8个人,他们不吃不睡天天在下面转都转不过来。”王祖焕说。

吴建说,深究当前温州市火灾事故频发的根本,除了客观因素对消防安全工作的挑战外。很多情况是消防安全工作在“落实”这个关键环节出现了“真空”:一些地区存在职能部门管理弱化、消防管理上责任不清等问题。一些部门和单位的责任人对消防工作存在侥幸心理应付了事,一些职能部门和乡镇对消防业务不熟悉,一些单位消防安全专项治理工作只是浮于表面。甚至每次重大火灾后,整治工作也是“大呼隆”“整而难治”,火灾隐患依然大量存在,使亡人火灾事故接二连三地发生。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温州“宽心老人公寓”火灾的深层原因是:管理体制“两张皮”。相关部门监管失控、脱节。该公寓的墙上挂着一块“社会福利机构职业批准证书”,发照部门是温州市鹿城区,时间是2005年6月。按规定,执照每年年审一次。这份执照早已过期。鹿城区民政局和区江滨街道此前在检查中已发现“宽心老人公寓”存在着室内电线乱布、没有采用PVC阻燃套管保护等消防隐患,因而未予以通过年审。

但是,管理部门又感到老人公寓问题不太严重,以及“温州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老人寄托主要靠民间力量”等实际情况,未采取果断措施责令业主整改及按规定处罚,对他们的继续营业予以默认。

他们一方面请消防部门出具相关意见予以补办,一方面让业主找相关部门。但消防部门却根据国家及浙江省有关消防安全管理的规定答复:这类机构营业执照的审批、补办,不需要消防部门出具前置条件的意见。结果在两个部门之间,出现了管理“空当”。这既是体制存在的问题和现实的两难问题,也是管理的失控和脱节。

温州市原来为尊重群众首创、大胆进行经济改革的“无为而治”,在一些基层政府被错误地蜕变为“不作为”,公共管理、基础设施保障“欠债”严重,违章建筑特别多,城镇规划公共消防设施不健全,一些城接乡合部和农村地区甚至连基本的消防用水都得不到保证。

瑞安市消防大队大队长南海龙说,目前全市仅有2个公安消防站,每个站点保护面积远远超过规定的4—7平方公里。由于公共消防设施滞后。市里有的地方着了火,消防车要开一小时才能到,而更为糟糕的是,消防车到了却找不到消火栓,也找不到水源,只能“望火兴叹”。

记者还发现,近两年来每次亡人火灾事故发生之后,温州政府部门的做法如出一辙:抓房屋的业主或者经营者,判刑、罚款,然后又是开会又是“紧急大排查”。过了一阵子,“死火”又“复燃”,又是一批人在“烈火中永生”,又是抓房东、判刑、罚款,又是开会和“紧急大排查”……

(供稿/招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