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关起屋子走出去

2024-06-07刘俊杰

美文 2024年12期
关键词:多情屋子诗句

刘俊杰

我的创作状态时好时坏、时快时慢、时静时动,有时过分自在,有时沉默低迷。

我眼中的创作者,总是有自己的创作状态——这常常是人们眼中他们写作的秘籍,也是许多人渴望模仿的对象。

我曾阅读那些大家的写作方法,并试图运用于自己身上,但年龄、心态、经济条件种种方面都難以契合——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书上的他们。于是,我决定接受自己,寻求自己的创作状态,一句话概括,就是“关起屋子走出去”。

?作为一个普遍意义上的i人(指更倾向于独自思考和独处的人),我有自己的独处“屋子”:渴望安静、不与人交往、一个人发呆。正是这自带的“屋子”,成为我搭建自己创作小屋的资本。一个好的创作状态一定是忘我的,安静倒不是苛求条件——我有时也会在嘈杂的上课环境中神游,然后撞见一些有感觉的诗句。忘我则是要还给语言以言语,也就是要让笔下的文字自己说话。这样创作出的文字是第一手的,若是后续还要修改,那就是要用第二手的眼光去审视了。

?“走出去”,走出自己的小圈子,走向那些对你而言未知的领域。这对i人而言算是有些挑战性的事。i人宁愿从十个角度写一件熟悉的事物,也不想强迫自己去描绘一个陌生的领域。不是不会,而是害怕写不好。可世界是那么多彩,生活不能只局限自己的一方天地。你尽可在方圆几里挖渠植树,等春一来,鸟语花香;但你若愿意多走几步,见见除你以外的天地,只需一眼,灵感新鲜。

?这样的创作状态和我的生活状态十分相似:独处久了觉得冷清,急着寻一次狂欢式的社交;社交一长,又耗尽能量,觉得嘈杂。屋子待久了想出去,外面看够了又急着回去。如此出回之间,生活缓缓前行,文章慢慢生发。

?此刻,当我握笔写下这篇创作谈时,月亮已经待命多时,将人世间的愁照得一干二净。我也是那么一个“愁人”,对自己的近况感到十分迷茫——自己是在屋内还是屋外?应该打开大门,迎接世界,收集素材,还是关起屋子,逼自己创作些什么?

月亮无言,星星也不打算出面。这样的长夜,听得一声惊雷,落起雨来。再次着眼几篇过往的文章,记起自己素来是最爱雨天的。清晨的雨是元气满满的一天的开始。世界不知何时经受一次洗礼,变得清澈透亮起来。上午或是下午的雨,则催生出一批批闲情雅致的诗人。往往这个时候,你坐于阳台,会偶遇不少像你一样的“观雨人”。他们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诗句就伴着雨点,随一阵大风,吹进他们心中。傍晚的雨,婉转多情,印象里那雨总跟柳三变一同出现。这场骤雨过后,就有一对多情人等待离别,就有一声声传世名句等待降生。

这样多情的雨,遇见怀愁的我,竟也萌生出些“古味”。这个时候,就得想些宏大的、不着边际的话题,比如人生、文学。谈人生我经验尚浅,谈文学还能扯上几句。

以前我以为文学是一片桃源,做梦都想当个文学家。后来,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发现文学也不是那么理想,也有坎坷阻碍,跟世间万物似乎没有区别。更别说文学创作了,欢乐的时刻屈指可数,多数是皱着眉头、掏空心思,勉强完成一份看得过去的作品。

可每每有声音让我停笔时,我又不肯了。没有缘由,难寻原因,就是这种“不知何起”的情,让我看见优美的文字心生向往,遇见雨天心旷神怡,发现自己的文字能带给人力量而喜悦自豪。如此,还有什么奢求的呢?既然已经选择,就别让后悔有机可乘;既然坚定爱好,那就无畏风雨险阻。

或许我现在只是一团微弱的光,但每个细小和卑微的背后,都满怀不甘的心和坚韧的愿。

所以,何必再纠结自己要关起屋子,还是要走出去。只要心中的愿还在,就总有一颗星不会辜负,就总有一份光为你而亮。只需做好自己,静候改变的声音,就像等待一场雨那样。

猜你喜欢

多情屋子诗句
多情最是春风来
六一来了
楼上的和楼下的
可以“吃”的诗句,你见过吗
读诗句,写成语
空屋子
彩泥变变变——小屋子
静与净
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多情的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