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西澳鲨鱼湾

2021-11-26曼殊

环球人文地理 2021年10期
关键词:海草海豚鲨鱼

曼殊

鲨鱼湾位于西澳大利亚州西北海岸的加斯科因,距离首府珀斯约830公里。这里是整个澳大利亚大陆的最西点,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海湾,拥有超过1500公里的原始海滩和宁静水域。

1699年,英国探险家威廉·丹皮尔第二次到澳大利亚航行时,将这个海湾取名为“Shark Bay(鲨鱼湾)”,他似乎觉得这片区域受到鲨鱼的侵扰,但其实,这里并没有太多鲨鱼,反而是海豚非常多,威廉·丹皮尔可能是将水中畅游的海豚误认成了鲨鱼。

除了海豚,鲨鱼湾也是众多儒艮和各种海洋动物的家园,它们和海岸边古老的叠层石、雪白的贝壳沙滩、壮观的盐田以及红色的沙丘崖壁一起,构建出一个迷人多彩的海湾世界。

澳洲第一个被外界发现的地方拥有130个原住民遗产地

鲨鱼湾不仅是澳大利亚的最西点,也是整个澳洲第一个被外部世界发现,并被正式记载在历史上的地点,对地理发现和航海史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早在四万多年前,澳大利亚的土著居民便在这块陆地上繁衍生息,过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然而,就像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一样,随着西方新航路的发现,澳大利亚注定会成为地理大发现的产物。

第一次在澳大利亚有记载的登陆荣誉应该属于荷兰人威廉·扬松,同时他还将此地命名为“新荷兰”。然而,当时的航海家们不觉得这块陆地是南半球的另一块未知陆地,他们认为只要从这里不断地向西航行,便能够到达中国、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等盛产丝绸、黄金以及香料的国家。

1616年,德克·哈托格船長与船队一起启航前往巴达维亚(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从事香料和其他商品的贸易活动。在好望角附近的一场风暴中,他的船不幸迷失方向,与船队分离,最后在如今鲨鱼湾的一个小岛上抛锚,后来,这座小岛便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德克·哈托格岛。哈托格筋疲力尽地爬上小岛的一座悬崖,并在岩石裂缝中设置了一个木柱。他在柱子上钉了一个锡制的盘子,上面刻有他登陆的简要记录。这份重要的记录在悬崖上停留了81年,直到1697年被另一位船长威廉·德·弗拉明重新发现。作为澳大利亚在欧洲历史上已知最古老的实物记录,该文物现保存在阿姆斯特丹的国立博物馆中,而那座留下记录的悬崖,作为具有国家意义的地方,被命名为“海角铭文”,并被列入澳大利亚国家遗产名录中。

离开小岛后,哈托格沿着西澳大利亚海岸线向西北方向继续航行,并一边绘制地图。他用所驾驶的船的名字“Eendracht”将鲨鱼湾这片广阔的土地冠以“Eendrachts Land”之名,意为“统一”。从此,这里成为澳洲大陆第一个与欧洲建立联系的地方,并开始出现在世界地图上。

数千年来,鲨鱼湾始终低调地沉睡在澳洲的最西端,它与世隔绝、地广人稀,即使经过几个世纪的繁衍生息,进入21世纪后,这里的常住人口依旧不足1000人。其中,90%以上的居民生活在佩伦半岛上的德纳姆小镇。小镇的规模很小,最初是一个为采珍珠而建的港口,现在则主要依赖于旅游业,几乎所有的旅行设施都在主街上,其中包括鲨鱼湾的世界遗产探索中心。在这里,陈列着以航海家和测量员命名的沉船、地标和棚屋残骸,以及用贝壳制成的手工艺品,生动地展示了当地原住民的历史文化。据记载,鲨鱼湾曾坐落着约130个已注册的原住民遗产地,有三种土著语言:马尔加纳语、南达语和英卡塔语;广袤的海岸线上至今还保存着他们使用过的露营地和采石场;小镇上的道路虽然已经改成沥青路面,但蚌壳砖墙的建筑遗迹,依然向人们述说着过往的故事。

世界上最古老的叠层石大自然的色彩拼盘

纪录片《海洋艺术》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看到潮汐在沙滩上刻出沟纹,却不知这就是生命的源头;我看到风儿堆砌出沙丘,却不知大地与海洋深深的联系;我看到盐水洗白了旱地,却不知海洋如何孕育了陆地;我看到从未在陆地上见过的大草场,但鲨鱼湾有的远不止这些……我们人类的历史,从这里开始书写。”

鲨鱼湾最与众不同的,就是拥有35亿年前地球上的生命奇观。在这里,可以如时空穿越般,见证地球的进化史。

数十亿年前,世界上最早的生物——蓝藻,通过光合作用使二氧化碳下降,氧气上升,生物种类从海洋开始孕育;经过漫长的繁衍与进化,数以万计的物种从海洋走到了陆地,飞上蓝天。蓝藻光合作用会产生沉淀,积年累月就堆成了叠层石——一种由大量海藻产生的硬质圆形沉积物,这是地球最古老的生命形式之一,被视为最长的持续生物谱系。叠层石的年龄都在25亿年以上,成长速度每年仅0.33毫米,因此被认定为“活化石”,也是地球进化史的一部分。

目前,地球上活的叠层石基本消失,只在极少数地区的特殊环境中还能找到,鲨鱼湾就是其中之一,这里的叠层岩是世界上仅存的三处太古宙时期叠层石之一,并且是面积最大的一个,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鲨鱼湾的叠层石散布在哈梅林池的海岸边,它们看上去黑漆漆的,十分普通,随着海水的涨潮和退潮,时而浸泡在海水里,时而露出水面。为了方便人们近距离观赏,海岸边还专门搭建了一条木栈桥,并竖立起许多介绍牌,以便游人更好地了解这些平凡石头的不平凡之处。

对于地质学家而言,鲨鱼湾的叠层石仿佛活着的恐龙,是考古中的地质瑰宝。1991年,正是因为这一无与伦比的自然宝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鲨鱼湾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此外,鲨鱼湾还拥有一处历经几千年演化而成的自然景观——贝壳沙滩。在这里,组成沙滩的不是柔软细腻的沙子,而是一个个细小坚硬的白色海贝,足足有数十亿之多,厚度达7米~10米,延绵60公里长,被誉为世界上“最奢侈的海滩”。贝壳沙滩的主角是一种被称为“Cockle”的贝壳,它们在这片海湾中繁衍了数千年,由于这里的海水盐度较高,为贝壳创造了天然的繁育温床,所以它们能够茁壮成长;从出生到死去,无数生命的循环在这里重复,创造了这一震撼的美景。远远望去,这片沙滩就像是被洁白的雪花覆盖一样,梦幻而唯美,也因此获得了澳大利亚“最白海滩”的美誉。

除了圣洁的白色,你简直不能想象,一个海湾还可以用这么多种色彩来展现自己。乘坐飞机从空中俯瞰,鲨鱼湾的深海处如蓝宝石一般幽蓝,浅水区好似一块晶莹的绿松石;海岸边,茂密的灌木丛和起伏的沙洲上,高高地耸立着壮观如锈蚀般的红色峭壁;山崖下,蔚蓝的海水温柔地抚摩着纯净如雪的贝壳沙滩。独特的地貌加上丰富的色彩,绘出一幅绝美的油画,随手一拍就是一张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大片。

越过海岸,还能看到Useless Loop盐田优雅的“蒂芙尼蓝”。2015年,风光摄影师西蒙在盐田上空拍下了一组令人惊艳的照片,名声大噪。镜头下的盐田闪闪发光,折射出天空的色彩,晶莹而透蓝。收盐机留下的一条条轨迹,就像是抽象画上的一道道笔触。

是的,上帝在创造这片土地时,一定是饱含艺术感的,他拎着装满颜料的画桶随意挥洒,把所有美丽的色彩都留给了他偏爱的鲨鱼湾。

全球最丰富的海草资源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儒艮

充满原始和自然气息的鲨鱼湾,也是动物的隐世天堂。

在鲨鱼湾,生活着230多种鸟类、100多种两栖和爬行动物,其中有30种蜥蜴,包括3种特有的石龙子。在多雷岛和伯尼尔岛上,居住着小袋鼠、鲨鱼湾鼠和醅袋狸等5种频临灭绝的澳大利亚哺乳动物。

鲨鱼湾得天独厚的海湾和岛屿撑起了一个庞大的水生生物世界,完美地维持着多样的生态系统。从大如灰色山岩的南露脊鲸,到能住在废弃易拉罐里的橙色叶鰕虎鱼;从深海中色彩瑰丽的包氏海葵,到浅海区悠闲吃草的儒艮……各种各样的海洋动物都在海洋世界里纵情畅游。宽广平坦的海滩上则生活着众多掘穴类软体动物、寄居蟹和其它无脊椎动物,它们与珊瑚礁和热带、亚热带鱼类共同建造起一个和谐共存的生态群落。不过,在鲨鱼湾的整个生态系统中,最为重要、并作为基础支撑的要属“海草牧场”。

鲨鱼湾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海草资源,覆盖了大约4000平方公里的区域。不仅如此,这里也是全球海草种类最多的海域。在其它地方,通常一到两种海草分布于很大的地理区域内,例如:在北美洲和欧洲的绝大多数地区就只有一种海草,但是鲨鱼湾却有12种之多,甚至在某些地方,每平方米的范围内很容易就能鉴定出9种海草。充沛的海草资源给儒艮提供了重要的食物来源,据统计,鲨鱼湾的海域中生存着超过10000头儒艮,是世界上最大的儒艮生存繁殖地,一年四季都有机会看到它们。

儒艮不同于其他的海洋哺乳動物,它们游泳的时候常常上半身露出水面,有时头上被缠上海草,远远望去,像极了游泳的美女,因此也获得了“美人鱼”这一美称。而且雌性儒艮鳍肢下方长有一对丰满的乳房,以供儒艮宝宝吮吸乳汁成长。海雾氤氲,月色溶溶,波光粼粼,儒艮妈妈抱着宝宝缓缓浮出水面,朦胧中宛如一位美丽的女子,风姿绰约、如梦如幻。

在鲨鱼湾还有一处特别的海滩——猴子米亚,绿松石色的海水清澈见底,五彩缤纷的海洋生物将这里点缀得格外美丽。就像鲨鱼湾的主角不是鲨鱼,猴子米亚也没有猴子,温顺聪明的海豚是这里独一无二的宠儿。

在猴子米亚,大概生活着300只野生海豚,种类为印度洋或太平洋宽吻海豚。从20世纪60年代起,这里的渔民就会为到访的海豚喂食,长此以往,这些海豚就与人类建立起了信任。它们酷爱和人类亲密互动,深谙“卖萌有鱼吃”的套路,不管什么季节,在猴子米亚的浅水区总能见到它们“死皮赖脸”地等着人类来喂食。据说,有7只海豚会经常性到访,其余的则会偶尔前来。鲨鱼湾的工作人员通过海豚的背鳍,就知道今天是谁来了,他们还会挑选幸运的游客,在其指导下给海豚喂食。

沐浴着微凉的海风,夕阳柔柔地照射在远处的盐田镜面之上,鱼鹰振翅在水面来往飞翔,一只只海豚从海浪中不断越出,浩瀚无垠的海域深处,无数的生灵在安稳沉睡……

猜你喜欢

海草海豚鲨鱼
海草:随波舞动的护海之星
为什么海豚会救人
潜到海底去
是鱼啊 爆笑鲨鱼父子
粉红色的海豚
是鱼啊 爆笑鲨鱼父子
鲨鱼来袭
小螃蟹与大海草
背负恶名的鲨鱼
欢乐海草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