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热带雨林里的邂逅

2021-11-20耿国彪

绿色中国·B 2021年10期
关键词:雨林中长臂猿热带雨林

耿国彪

到天空中捡拾星星,还是到尖峰岭找寻落日,这问题没有一点难度。因为星星就隐没于尖峰岭的夜色之中。

距离天空和雨水最近,距离生长和茂盛最近,热带雨林把自己想象成一棵夏天的树,在阳光下默默生长,把遮天蔽日的浓荫留给小溪和流水,把幽暗下绽放的兰花留给美丽。

行走在雨林中,你一定会感谢上苍将如此繁茂的生命齐刷刷托举到面前。树木是巨大的,灌木丛是繁茂的,水流是清澈的,花朵是艳丽的,昆虫是可爱的,即便你的内心再空旷,也会被瞬间填的满满,不留一丝缝隙。

行走在雨林中,你总会邂逅些什么?是一只雨蛙毫无顾忌的低鸣,还是一只白鹇轻柔的漫步,亦或是一头坡鹿在丛林中的闪转腾挪。当然,最隆重的邂逅是和一只海南长臂猿的相遇。它也许是在浓密的枝叶间弯腰探寻,长长的手臂还随意地勾在上面的树枝上;它也许是在溪畔喝水,尾巴扫动着周围的飞虫,脸上则到处是快乐的浪花。它们就这样隔世而居,就这样飞檐走壁,在密林中寻找快乐。

不管邂逅的长臂猿是一只还是35只,长臂猿的身影都有些孤单,在偌大的雨林中它们像一只独弦琴弹奏的音符,在苦涩中酿造着甜蜜。而它透过斑驳阳光发出的一声呼唤,就这样绕过星辰大海,静静地落在我颤抖的心尖上。

邂逅热带雨林,就像邂逅遥远而浓密的幸福。

在霸王岭,把时光注入一杯酒里,就是陈年佳酿,把酒注入时光的杯盏,天地间就充满了香醉的故事。進入山中,流水潺潺,古木森森,浓重的山雾扑面而来,倏忽间又悄然飘去。雨丝不紧不慢地打在脸上,积聚在大树上的雨滴也不时砸在头顶。这时人们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置身于原始热带雨林中了。此时,谁能解开乌云的愁绪,谁能倾听大山的低语,时光在凝神,暗夜在张望,只有风吹动神的祈祷。

这里沟深林密,巨大的树冠如伞如盖,遮住了本来就不足的光线。这里的巨树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不经意间人们认为的粗干也不过是树的一丝根须。眼前的奇花异草,缠满藤萝的高大树木,还有树下那叫不上名字的热带植物,让人恍如穿越时空,回返到了侏罗纪。

黑暗是美丽的,美的令人心痛。有多少人爱上黑暗,就有多少个幸福在光明中发芽。当雨林深处的疲惫浸润在时光里,当道路的尽头变成蓝色的海,我们只能坐下来数星星了,一颗在天上俯视众生,一颗在心里,像深水区的鱼找寻光明,像山顶的早晨被一个爬上树梢的椰子看见。

一个在沙滩赶海的孩子望着大山,把阳光像贝壳一样一点点捡起,他注视着台风的方向,将一团团的云吹向山顶。海水越来越蓝,大山沉默,只有茂密的树木把快乐的歌声唱给大海,唱给即将到来的风雨。

这是在海南,在热带雨林的伞盖下,一个跟随风雨进入的男孩名字叫生长,他希望速度和远行不要脆弱,一个跟随彩云来到的女生叫花,她开放的瞬间总有一些神秘的音乐让风景停顿。他们相遇的一刻,万物都在生命的轨道上前行,花开灿烂,生命不朽。

我是唱着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的歌声来到这里的。台阶生了绿苔,袅袅升腾的薄雾,在林间轻轻飘荡,使得枝枝杈杈似有似无,若隐若现。路旁都是原始热带雨林,厚厚的落叶层层叠叠,铺满了林间。细细闻来,飘出一股股树脂的香味。据说,这里是全国整片面积最大、保存最完好、生物多样性指数最高的原始热带雨林,是全球40个具有世界意义的生态单元之一。

茂密的雨林像一个巨大的存储器,将阳光、树木、动物、河流,以及触手可及的幸福一同收集起来。生命像一阵风,也像一团夹带雨水的云,在这里奔突激荡。深深进入雨林,才会感受到大地生万物,而万物都如此渴望生命的波澜。树荫下,无数附生植物,寄生植物倒挂摇曳,千姿百态。地面上,根须如网,葛藤如织,厚厚的枯枝落叶铺满林间空地。

一滴酒中的远方,在时光深处,在高粱泛起的泡沫里,在酿造师傅不断勾兑的嘴唇上。而热带雨林的远方在天地的造化中,在一路温暖相随的椰子林里。当黑暗的美丽爬上一棵树的头顶,当大地仰望水银一样的月光和乡愁,令我们心疼的家就搭在星空的隔壁。

行走在雨林中,禁不住就会生出一个想挽住春天的念头,亦或是挽住春天一样的童年,挽住春天一样的快乐。此时,总会有一股微风夹带着温暖的信息,寻找一片叶子中的快乐,让大地为之赞美;总会有一顆心守望宁静,在黑暗中搅动心底的乡愁,让灵魂的泥土长出嫩芽。

爱一间茅屋,爱一场春雨,爱光明与黑暗,这是热带雨林带给我的感受。我不是丛林中的王者,只是一只飞舞的蝴蝶、一滴草尖上的露珠,我只能听土地上的植物和昆虫在相爱,风把初吻的甜蜜带到四面八方。尽管春天依然那么淡定,但在一首关于海南的乐曲里我早已听到人间春色和壮美河山。

猜你喜欢

雨林中长臂猿热带雨林
热带雨林
鄙视型礼让
长臂猿爸爸
亚马孙雨林大火频发
为什么要保护热带雨林?
黑暗尊主
深山有猿
雨林中的生活
热带雨林之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