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陕北三战三捷是积极防御的典范

2021-09-17刘志青

党史博览 2021年9期
关键词:野战胡宗南主力

刘志青

西北野戰军指挥员彭德怀(左二)、习仲勋(左三)等在青化砭战场前沿阵地上

1947年上半年,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疯狂进攻陕北解放区,企图一举消灭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军委机关及陕甘宁边区部队。陕北解放区军民在撤退中寻找歼敌机会,连续取得青化砭伏击战、羊马河伏击战、蟠龙攻坚战的三战三捷,以伤亡2200余人的代价,歼敌1.4万余人。陕北三战三捷粉碎了国民党军的战略企图,变全局被动为局部主动,极大地挫损了敌人的锐气。它在战略战术上体现了防御中有进攻、后退中有前进的灵活机动原则,是积极防御的典范。

青化砭伏击战

1947年3月19日,胡宗南集团占领延安。胡宗南判断西北野战兵团放弃延安后将固守延河以北,掩护中共中央机关及边区各级机关转移,或潜伏于陕北绥德县至延安公路两侧,“乘机窥复延安”。为彻底摧毁陕北解放区,肃清延河以北之西北野战兵团,胡宗南决定以一部兵力佯攻西北野战兵团正面,钳制西北野战兵团主力,而以主力由陕北延川县、清涧县先切断黄河各渡口,然后向左旋回,包围西北野战兵团于子长县(今子长市)瓦窑堡附近而歼灭之。

西北野战兵团撤出延安后,决心利用胡宗南急于决战的骄横心理,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在地形有利、群众条件好的延安东北地区连续打几个胜仗,以改变陕北战局。1947年3月19日,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命令:一、第1纵队除以独立第1旅第2团第2营在延安西北地区伪装主力,节节抵抗、诱胡宗南集团主力北进外,主力位于陕北安塞县城至茶坊村之间。二、第2纵队位于延安县甘谷驿地区。三、教导旅位于延安县青化砭以东任家山岔。四、新4旅位于延安县青化砭、石绵羊沟之线,集结待机。以上部队所有人员,禁止外出,封锁消息,严守秘密。

3月21日,胡宗南为西北野战兵团独立第1旅第2团第2营的佯动所迷惑,误以为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已向安塞县撤退。于是,他以右兵团整1军整1师、整90师共5个旅由延安沿延河两岸向安塞县方向前进,然后向右迂回。以左兵团整29军一部向北进攻,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兵团于安塞县东北地区。以守备兵团整27师第31旅(欠第91团)由延安县临真(今延安市宝塔区临镇)向青化砭前进,保障主力侧翼安全。

青化砭,位于延安县东北30余公里处,南北是15余公里长的蟠龙川。大川两面是连绵起伏的高山,咸榆(咸阳—榆林)公路蜿蜒曲折地从中间穿过,是一个打伏击战的理想地方。彭德怀和西北野战兵团副政治委员习仲勋在获悉胡宗南集团的新动向后,决心集中全部兵力6个旅,以伏击手段在青化砭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31旅。

22日9时,彭德怀、习仲勋将作战计划报告毛泽东:“(一)二十日敌约两个旅向蓝家坪进攻,似系九十师,与我三五八旅一个营接触;另约一个旅经杜甫川、小砭沟向枣园东进攻,似系一六五旅,与我独一旅一个营接触。胡宗南二十一日令三十一旅经川口渡延水,限二十四日到达青化砭筑工据守。胡似系判断我主力在安塞及其以西地区,有进攻安塞找我主力决战企图。(二)我拟以伏击或乘敌立足未稳围歼三十一旅。王震纵队及教导旅限二十二日晚隐蔽集结青化砭东南之阎罗寺、郝家河、胡家河之线;新四旅隐蔽集结青化砭东北之二峁渠、常家塔之线;张宗逊纵队三五八旅集结青化砭西之梁村。独一旅拟集结于冯家庄,但须二十四日才能赶到,只能为预备队,监视延安、安塞方面,因该旅擅自开往高桥之故。(三)上述部署有何指示,盼告。”次日,毛泽东复电:“同意你们的作战部署。”

23日,彭德怀、习仲勋下达作战命令:“(一)第二纵队及教导旅统归王震指挥,伏击于青化砭至房家桥大道以东。待敌后尾通过房家桥后,教导旅由东向西猛烈侧击。第二纵队应首先截断敌退路,沿小河东岸由南向北猛击敌侧背,并于拐峁、延水南岸派出便衣队,侦察桥儿沟方向敌有无后续部队。(二)一纵队之三五八旅自阎家沟(青化砭西北五里)至白家坡沿小河以西山地宽正面伏击,待二纵队截断敌归路后,由西向东猛烈夹击。独一旅为预备队,位置于守头庄、丁家庄、郭家庄(安塞以东)之线,除对安塞布置警戒外,须以小部(不大过一营)位置于冯家庄以南高地,对延安方向警戒,并切实封锁消息。(三)新四旅伏击于青化砭正东及东北高地,待二纵、教导旅打响后,即向青化砭猛烈扑击。”

为了打好这一仗,参战部队进行了战前动员,强调隐蔽对于伏击战的重要性。彭德怀、习仲勋、张文舟、徐立清及各级指挥员都亲临前线,进行现场勘察,区分战斗任务,具体部署兵力、火力,选择与确定冲击道路,设立隐蔽监视哨。

24日拂晓,西北野战兵团隐蔽进入预伏阵地。但是,指战员在冰雪未融的阵地上卧伏竟日,却不见第31旅到来。黄昏时,彭德怀命令各部返回原集结位置,并向中共中央军委作了报告。原来这一天,董钊右兵团5个旅进至安塞县,第31旅进抵延安县川口宿营并补给粮弹,故未到达青化砭。

25日凌晨4时,西北野战兵团再次进入设伏阵地。6时许,国民党军第31旅从延安县川口、拐峁出发,向青化砭方向开来。20余名便衣沿公路西侧山梁搜索前进,1个连沿公路东侧山地搜索前进,主力沿公路北进。由于伏击部队伪装严密,群众严守秘密,第31旅始终未能发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10时左右,第31旅先头部队进至青化砭附近,本队进至延安县石绵羊沟、小蒜沟、林坪一带,后卫通过房家桥,完全进入西北野战兵团伏击圈。西北野战兵团按预定计划,以排山倒海之势出击。独立第4旅从南面断尾,新4旅从北面拦头,第359旅、教导旅由东向西冲击,第358旅由西向东冲击。第31旅未来得及展开,即被西北野战兵团压缩在七八公里长、二三百米宽的山沟里,首尾不能相顾,乱成一团。经过1小时47分钟的战斗,全歼第31旅旅部和第92团共2900余人。俘少将旅长李纪云、少将副旅长周贵昌、少将参谋长熊宗继、上校团长谢养民等,缴获迫击炮32门、轻重机枪162挺、步马枪1210余支、枪弹约20万发。西北野战兵团伤亡260人。这是解放军撤出延安后取得的第一个胜仗,极大地鼓舞了部队士气,并解决了西北野战兵团武器弹药奇缺和兵员补充的困难。26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习仲勋说:“庆祝你们歼灭三十一旅主力之胜利。此战意义甚大,望对全体指战员传令嘉奖。”

胡宗南得知第31旅遭伏击后,令整15师第135旅由延安县刘万家沟前往增援。在第135旅到达青化砭时,第31旅已被歼灭,解放军伏击部队已经全部撤离战场。

29日晚至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清涧县枣林沟召开扩大会议,毛泽东、朱德、刘少奇、任弼时、彭德怀等出席。会议决定:由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共中央机关和解放军总部的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各战场的作战;由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组成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晋西北或适当地点遂行中央委托的工作;由叶剑英、杨尚昆等组成中共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率领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军委机关大部分工作人员暂住晋西北临县地区,统筹后方工作。

枣林沟会议后,中共中央决定:留在陕北的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军委机关人员,按照军事编制编组成中央纵队,代号昆仑纵队、第三支队。中央纵队司令员任弼时,政治委员陆定一,参谋长叶子龙,副参谋长汪东兴,政治部主任廖志高。中央纵队下辖4个大队,共计800余人:第一大队为直属队,第二大队负责机要和情报工作,第三大队负责电台和通信工作,第四大队是范长江率领的新华社工作人员。为了保密,中央领导人均使用化名。毛泽东化名李德胜,周恩来化名胡必成,任弼时化名史林,陆定一化名郑位。

羊马河伏击战

青化砭战役结束当天,胡宗南发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在延安东北地区。他令整1军、整29军主力共11个旅,从安塞县、延安县、延安县金盆湾和临真地区出发,分3路经青化砭、甘谷驿、延长县,向延川县、清涧县地区前进,寻找西北野战兵团进行决战,或将西北野战兵团赶过黄河以东。他吸取分散行动易被各个歼灭的教训,改变了行动战术。他要求部队开进时布成横直15~20公里的方阵,集结几个旅为一路,数路并进,缩小间隔,便于互相策应。只走山顶,不走大路,白天行军,夜晚露宿,每日前进10~15公里。全军轻装,携带干粮,尽量减少辎重部队。

3月29日21时,彭德怀、习仲勋致电中共中央军委:“(一)敌左路为一二三旅、一三五旅、一六五旅次序,由青化砭向东北经永坪以南高地前进;中路为第一军,由甘谷驿經禹居;右路为七十六师两个旅,由延长向交口镇。三路均向延川会攻。估计敌占延川后,可能巩固延川、延长、清涧、永坪、青化砭地区或向北打通咸榆公路,或者继续寻找我主力决战。(二)我拟寻求歼击一三五旅,好打时再歼一二三旅,因该两旅较其它东进各敌战力稍弱。为此部署:拟于三月三十一日隐蔽集结蟠龙、石咀、李家沟、贺家岩、风背上之弧线上。位置此线,可以应付敌占延川后上述三种情况,寻求歼敌左路之机会。妥否盼示。”

胡宗南集团谨慎推进,西北野战兵团一直没有获得歼敌机会。4月2日晨,毛泽东致电彭德怀、习仲勋:“(一)据西安情报称:胡宗南率参谋人员进驻延安,并定以全力取瓦窑堡,然后攻绥德,预定四月半攻下绥德等语。判断胡军攻瓦窑堡必将先取永坪及清涧以西之折家坪,然后由该线两路或三路攻瓦窑堡。(二)我军歼击敌军必须采取正面及两翼三面埋伏之部署方能有效,青化砭打三十一旅即是三面埋伏之结果。此次我在蟠龙、永坪设伏,因敌未走此路,且只有正面(较弱)及右翼,缺少左翼埋伏,故未打成;但只要敌前进,总有机会歼敌。(三)请考虑敌攻瓦窑堡,我应如何部署方为有利:甲、在瓦窑堡、清涧之间(丹头、杨家园子一带)设伏,准备打清涧西进之敌;乙、在永坪附近设伏,准备打延水西进之敌。以上两方案究以何者为宜,请酌定。(四)敌是否已占清涧,请查告。”

4月2日21时,彭德怀、习仲勋致电中央军委:“敌自青化砭战斗后,异常谨慎。不走大道平川,专走小路爬高山;不就房屋设营,多露宿营;不单独一路前进,数路并列间隔很小。如二十五日青化砭战斗后,二十七日以一二三旅、一三五旅、一六五旅进犯,以两旅沿青化砭、拐峁大道两侧山地,一旅偕行李走;另一师自拐峁以东十余里向岔口北进,九十师在一师左侧,此其一例。以致三面伏击已不可能,任何单面击敌均变成正面攻击。敌人此种小米磙子式的战法,减少我各个歼敌机会,必须耐心长期疲困它、消耗它,迫其分散,寻找弱点。目前敌军甚疲劳,掉队、落伍、逃亡日渐增加。为对付敌人此种强大集团战法,拟分散三四个营兵力,以一连至两连为一股(现群众游击战未开始),派得力指挥员,在敌前后左右四面袭扰,断敌交通,将敌疲困,使敌不能不分散部分力量守备交通,以达成打击分散之敌与打援敌之机会。此法拟试行,妥否盼示。”

其实,胡宗南集团这时已经处于进退维谷之间,十分被动。数万人在丛山之间行军12天,行程200余公里,只占领了延川县、清涧县、子长县几座空城。不仅没有找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反而使自己疲惫不堪,给养也发生了困难。4月5日,胡宗南以整76师守备延川县、清涧县,以整15师第135旅守备子长县城瓦窑堡,主力则南撤蟠龙、青化砭地区休整补充。

6日,西北野战兵团乘胡宗南集团主力南撤之机,在延川县永坪地区设伏,歼整36师600余人。此后,西北野战兵团进至蟠龙至瓦窑堡大道两侧地区,继续休整待机。同日,毛泽东提出,鉴于胡宗南集团密集推进不好打,是否北上打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所属第22军,或者向西打西北行辕副主任马鸿逵所属部队,或者“率性休息数天,看清情况再定行动是否有利”。

8日,中共中央军委致电彭德怀、习仲勋:“(一)根据西安情报及胡军退返永坪行动,敌似已放弃攻绥德企图。粮食极缺,又找不着我主力,将领极苦闷,认为仗不好打。(二)在此情况下,似已至实行你们所提打敌后路之时机。全军休整数天(避免作战),检讨经验,调整人事,极为必要。在休息期内考虑行动方针:或仍对敌主力待机歼击一部(要有极大忍耐心);或分为数路广泛袭击敌之后路。”

永坪战斗后,胡宗南侦悉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已转移到蟠龙以北子长县李家川、延安县牡丹川一带集结。他判断西北野战兵团将凭借有利地形,在清涧县、子长县、安塞县地区进行游击战争。因此,他决心以主力从蟠龙附近地区开始,逐次“扫荡”牡丹川以北各山沟,并向右旋回,会同瓦窑堡南下之一部,包围西北野战兵团而歼灭之。10日,胡宗南命令驻清涧县的整76师第24旅第72团开往子长县瓦窑堡,接替整15师第135旅防务。11日,命令整1军推进至延安县碾沟门附近,以一部于牡丹川南岸高地行动,掩护主力左侧背,以主力于牡丹川北岸高地及牡丹川内行动,推进至子长县李家岔、刘家圪垯之线;命令整29军附整38军第55旅,由蟠龙镇以1个师在延安县核桃坪至子长县白家坪川道以北高地行进,掩护军之右侧背,其余在川道以南高地及川道内行动,推进至延安县榆树峁子、子长县桑树峁之线。胡宗南要求:“各部队前进时,应以逐点跃进法,以一部搜索、一部停止掩护,主力迅速突击共军而歼灭之。”“扫荡山沟时,应极力搜求共军之物资移屯于据点内或焚毁之,并移民于规复后地区,坚壁清野,根绝残敌。”

中共中央军委得悉国民党军第24旅第72团调往瓦窑堡的消息后,判断第135旅可能南下安塞县或延安县蟠龙。11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习仲勋:“清涧之二十四旅一个团本日调赴瓦窑堡。该团到瓦后,一三五旅很可能调动,或往安塞,或往蟠龙,望注意侦察,并准备乘该旅移动途中伏歼之。”12日,彭德怀、习仲勋决定:(1)以第1纵队主力附警3旅第7团、新4旅一部,集结在蟠龙西北之延安县泉岔河、牡丹川、宋家沟一线,坚决阻击胡宗南集团8个旅,迟滞其北进。(2)以第2纵队、教导旅、新4旅主力、第1纵队独立旅,设伏在子长县瓦窑堡西南地区,求歼国民党军第135旅。

同日,整1军5个旅从青化砭出动,整29军3个旅从蟠龙出动。西北野战兵团第358旅、新4旅一部,将国民党军阻于延安县夏家沟、安家崖底、陈家砭、张喜沟之线。整1军、整29军前进态势显示,第135旅必经子长至蟠龙大道南下。彭德怀、习仲勋决心诱整1军、整29军主力向西,围歼第135旅于东。于是,迅速调整兵力部署如下:(1)以第358旅位于延安县夏家沟、安家崖底、李家岔,子长县上白家坪一线,以积极防御吸引整1军于自己当面。(2)以独立第1旅(欠第35团)、警3旅第7团位于延安县云山寺、园子沟之线及其以北高地,阻击整29军。(3)以新4旅由西向东攻击,第2纵队和教导旅由东向西攻击,围歼第135旅于子长县羊马河地区。

13日,西北野战兵团第1纵队第358旅采取机动防御,节节抗击整1军前进,将其阻于延安县李家岔、宋家沟,子长县上白家坪之线及其以南地区。独立第1旅经顽强抗击,将整29军阻于延安县宋家沟、新庄沟以西高地。由于第1纵队的顽强抗击,胡宗南误认为西北野战兵团主力位于蟠龙至瓦窑堡大道以西地区,遂令第135旅迅速南撤、向主力右翼靠拢,令左翼整1军向延安县三皇峁、孙家湾、龙安镇一线猛进,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兵团。

14日,国民党军整1军改变进攻路线,由正面进攻改为迂回。西北野战兵团第358旅迅速撤至延安县凉水湾、孙李家沟以北山地,阻其前进。国民党军整29軍主力与西北野战兵团独立第1旅对峙于延安县云山寺、园子沟地区,一部进入子长县羊马河、延安县新庄沟以南地区。当天上午8时,第135旅由子长县瓦窑堡分左右两路,沿瓦窑堡至蟠龙大道两侧高地逐山跃进,向羊马河前进。10时许,第135旅进至羊马河西北子长县冯家石嘴附近,首先与西北野战兵团第2纵队接触,当即展开战斗。第2纵队、教导旅、新4旅迅速合拢包围圈。第135旅代旅长麦宗禹立即向行进路线两侧各派出约1个营的兵力抢占山头,掩护主力通过,并令各部队互相掩护交替前进。但是,在西北野战兵团的猛烈攻击下,第135旅的队形迅速被打乱。16时,在西北野战兵团乘势继续猛攻下,第135旅被全歼。

在羊马河战役中,西北野战兵团以伤亡479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第135旅4700余人,俘少将代旅长麦宗禹。15日,中共中央通报全军说:“这一胜利给胡宗南进犯军以重大打击,奠定了彻底粉碎胡军的基础。这一胜利证明仅用边区现有兵力(六个野战旅及地方部队),不借任何外援即可逐步解决胡军。这一胜利又证明忍耐等候不骄不躁,可以寻得歼敌机会。望对全军将士传令嘉奖,并望通令全边区军民开会庆祝,鼓励民心士气,继续歼敌。”

蟠龙攻坚战

羊马河战役后,胡宗南令整1军沿子长县山神峁、安定、瓦窑堡大道以南山地前进,令整29军绕过羊马河迅速转向东进,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兵团于瓦窑堡以南地区。为防止遭遇伏击,部队继续只走山路,不走大道。部队连续行军,露宿荒野,被拖得苦不堪言,病号和开小差的日益增多。由于战线延长、游击队沿途截击、群众坚壁清野,敌军携带的给养告罄,补给却跟不上。情报搜集仅凭无线电测向及空军报告研判,经常出现漏情误情,使作战指挥和部队行动十分被动。4月15日,整1军、整29军主力会合于瓦窑堡东南地区,却没有找到西北野战兵团。

17日,胡宗南决定:将整1军、整29军撤回延川县永坪、延安县蟠龙地区休整,然后再视情况决定下一步行动。18日,整29军沿瓦窑堡至永坪大道西侧山地南下,整1军沿子长县桑树坪、石家川和延安县榆树坪南下。19日,西北野战兵团乘胡宗南集团南撤之机,在永坪西北的延川县新岔河地区歼整29军一部2000余人,随后转移至永坪东北地区继续休整待机。

20日,胡宗南集团主力到达蟠龙、永坪地区休整补充。这时,蒋介石接到空军侦察报告:陕北绥德县、米脂县以东黄河各渡口有大批船只,并有多路小部队向绥德前进。他误认为中共中央机关及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在向绥德附近集结,遂令胡宗南部迅速沿咸榆公路北上,令陕北榆林县(今榆林市榆阳区)邓宝珊部第22军南下配合,企图一举将西北野战兵团歼灭在陕北葭县(今佳县)、吴堡县地区。

27日,整1军、整29军主力进至瓦窑堡及其附近地区。彭德怀、习仲勋分析研究后认为,这两个军主力北上后,蟠龙成为孤立据点。如果西北野战兵团攻击该地,守备延川县、清涧县的胡宗南部无法抽出机动兵力,守备延安、青化砭的部队至多只能抽出1个旅增援。当天19时,他们致电中共中央军委:“(一)董、刘两军二十七日十五时进抵瓦市,有犯绥德模样。蟠龙留一六七旅直及四九九团守备,似有粮弹未发完。(二)我野战军本日隐蔽于瓦市东南及西南,拟待敌进逼绥德时,围歼蟠龙之敌。得手后,再围歼甘谷驿、桥儿沟八十四旅之二五一团,并彻底破坏永(坪)延(安)段公路。妥否望即复。”28日7时,中共中央军委复电:“计划甚好,让敌北进绥德或东进清涧时,然后再打蟠龙等地之敌。”

收到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电后,彭德怀、习仲勋确定兵力部署如下:(1)以第359旅一部和其他主力旅各抽出1个排,配合绥德军分区第4团、第6团及由晋绥地区西渡黄河的独立第5旅,节节抗击整1军、整29军主力。同时,故意在沿途遗弃一些臂章、符号、物资等,制造败退假象,诱胡宗南集团主力北进。(2)以少部兵力尾整1军、整29军侦察,监视其北进行动。(3)集中第1纵队(欠独立第1旅第35团)、第2纵队独立第4旅、新4旅攻歼蟠龙守军第167旅。(4)以第359旅主力于清涧县以西地区监视并阻击绥德县、清涧县可能回援之胡宗南部。(5)教导旅位于青化砭以北地区,阻击南面可能增援之胡宗南部。(6)以独立第1旅第35团、警3旅第7团组成南进支队,破袭延安以南公路,扫清延安县临真、南泥湾地区国民党军地方团队,配合主力作战。(7)以活动于关中分区之警1旅、第3旅(欠第7团、第8团)等部出击咸榆公路陕北洛川县、耀县(今铜川市耀州区)段,钳制国民党军。

蟠龙镇,位于延安县东北40余公里处,是一个小盆地,四面环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延榆公路从镇中通过,交通便利,该镇是胡宗南部在陕北的重要补给基地,储存着大量的军用物资。担任蟠龙守备任务的国民党军第167旅隶属蒋介石嫡系整1师,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强。加上地方团队,蟠龙守军总兵力近7000人。

国民党军经10余昼夜抢修工事,构成了以蟠龙为中心、周围5公里坚固的纵深防御阵地。其阵地配系是:依托四周制高点构筑核心地堡和许多小地堡,形成梅花形、多星形的地堡群。每个地堡群成为一个坚固据点,由主力防守。核心地堡周围切成陡壁,并有深宽各六七米的外壕,壕外及山洼要道设有铁丝网、地雷等障碍物。大小地堡均可实施圆周射击,各地堡及各地堡群之间可相互支援,形成交叉火力网,同时以交通壕相互连接。

新岔河战斗后,西北野战兵团在休整期间,将经过教育训练的俘虏补入部队,对部队进行了战斗动员。同时,组织团以上干部到蟠龙周围侦察地形,反复修订作战计划。29日,彭德怀、习仲勋下达攻击蟠龙的作战命令:(1)第1纵队由核桃坪、孙家台之线南北高地,向东南夺取田子院、庙梁、磨盘山守军阵地。(2)第2纵队独立第4旅由何家峁子、郭家庄之线,由东南向西北夺取集玉峁守军主阵地。(3)新4旅由东北及北面向西南及正面,配合独立第4旅夺取集玉峁一带诸阵地。(4)各部队攻占上述守军阵地后,共同聚歼蟠龙镇内守军。(5)4月30日完成进攻准备,5月1日发起攻击。

这次战役是西北野战兵团对坚固设防的城镇进行的首次攻坚战,部队既缺乏攻坚器材和火炮,又缺乏攻坚战经验,困难很大。30日,中共中央军委致电彭德怀、习仲勋:“经过精密之侦察,确有把握,方可下决心攻击瓦窑堡或蟠龙,如无充分把握,以不打为宜,部队加紧休整,以逸待劳,准备运动中歼敌。”当得知西北野战兵团已做好一切准备并有胜利把握时,中共中央军委鼓励说:“攻击蟠龙,决心很对。如胜利,影响必大。即使不胜,也取得经验。”从前线指挥员到参战官兵,一心谋打仗,没有任何思想包袱。

5月1日,因下雨行动不便,西北野战兵团未按计划向守军发动进攻,继续进行攻坚准备。次日,胡宗南集团主力进至绥德县,天已放晴。当天黄昏,西北野战兵团发起攻击。新4旅以勇猛动作,一举攻占集玉峁东北守军警戒阵地、纸房坪东北地堡。3日2時,第1纵队占领田子院寨子、蟠龙西北守军阵地,第2纵队独立第4旅占领集玉峁东南守军警戒阵地。当天早晨,独立第4旅在新4旅1个连的配合下,数度猛攻集玉峁主阵地未成功。第1纵队一部进攻蟠龙以北高地也受挫。

吹起冲锋号,袁向蟠龙守敌冲击

彭德怀决定立即停止攻击,各部队除以一部兵力巩固已得阵地外,主力进至适当地区休整,召开连排干部会和战士讨论会,发扬军事民主,研究战法。干部、战士纷纷献计献策,提出改变密集冲锋战术,以挖交通壕逼近守军铁丝网和地堡。同时,以火力压制守军暗射火力点,采取爆破手段清除铁丝网和破坏外壕,开辟冲锋道路。还提出将攻击部队编成若干战斗小组,轮番实施佯攻,消耗守军火力,并以一部兵力出其不意地由断壁攀登至守军阵地。

3日下午,西北野战兵团再次发起攻击。独立第4旅一举突破守军阵地,全歼集玉峁主阵地守军1个连。新4旅、独立第4旅各一部也相继攻占集玉峁以北和西南的守军阵地。4日中午,攻击部队依托已占领阵地,向守军东山和北山主要阵地发起攻击。16时,攻击部队占领东西两面所有主要阵地,守军全线动摇。黄昏,攻击部队居高临下,从四面八方向蟠龙镇街内猛攻。24时,攻击部队全歼蟠龙地区国民党军。

在蟠龙激战之时,拐峁整17师第48旅1个团、青化砭整17师第84团1个团奉命驰援,被西北野战兵团教导旅阻于青化砭以北地区。蟠龙守军被歼后,以上两部援军冒雨退回原驻地。5日,整1军、整29军主力奉命放弃绥德,南返蟠龙,企图消灭西北野战兵团主力。9日,两军抵达蟠龙地区时,西北野战兵团主力早已转移至安塞县境内休整。

在蟠龙战役中,西北野战兵团全歼第167旅旅部及第499团等部6700余人,俘少将旅长李昆岗。缴获面粉1万余袋、军服4万套、枪弹100万余发和大量药品,解决了西北野战兵团严重的物资补给困难。

西北野战兵团为夺取蟠龙,伤亡1549人,比例之高前所未有,可见战役之残酷。

在攻克蟠龙的第二天,活动在关中分区的警3旅第5团,攻克咸榆公路要点耀县,俘中将专员阎崇师以下1400余人。1947年5月11日,南进支队攻占金盆湾,歼灭陕西省保安第2总队5个中队大部,俘中将司令李侠以下400余人。

猜你喜欢

野战胡宗南主力
一周主力资金净流入额前20名个股
湄窖现有主力产品
野战常用救护技术训练的研究
亦师亦友
野战数字音响扩声系统的设计及应用
野战便携式连队音响的设计
细品日本海自主力战舰
周恩来一顿饭决胡宗南
小小野战兵
胡宗南考黄埔遭遇身高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