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有种传奇叫丘索维金娜

2021-08-12陈嵘伟湄可

读者 2021年17期
关键词:金娜乌兹别克斯坦体操

陈嵘伟 湄可

助跑,起跳,转体,落地……丘索维金娜完成最后一跳,还是和上一跳一样,落地时出现失误。尽管如此,东京奥运赛场上还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人们向这位46岁的“高龄”选手致敬。2021年7月25日,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老将丘索维金娜登上体操资格赛赛场。很多人希望这位“妈妈级”选手能续写世界体坛传奇——这距她首次亮相夏季奥运会,过去了整整29年。29年足够漫长,漫长到当初的对手早已成为教练,漫长到如今的对手几乎都是自己的下一辈。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跳马比赛中(程敏摄)

29年间,体操始终流淌在丘索维金娜的血液中,她曾穿着3种不同战服(独联体、德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征战奥运会,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传奇。然而,当大屏幕打出丘索维金娜的即时排名“11”时,一切辉煌都成为过往。这一成绩不足以令她进入之后的决赛。丘索维金娜转身走向教练,埋进他宽阔的臂弯里,眼泪奔涌而出。这是她留给世界的最后一跳,也是她职业生涯的谢幕演出。

各国年轻体操选手簇拥而来,争相与丘索维金娜合影。比赛现场的人纷纷起立鼓掌,掌声萦绕在体操馆的穹顶下,久不停歇……

近30年“超长待机”

丘索维金娜曾表示,自己计划在2020年奥运会后退役。她开玩笑说,当了这么久的体操运动员,很幸运还能在早上醒来时看到每天初升的太阳。

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的消息,并未打乱这位老将的训练计划。相反,多出来的时间能够让她更好地调整状态。

深呼吸,助跑,腾空,旋转,“砰”的一声,丘索维金娜双脚落地。紧接着,她从软泡沫坑里爬出来,重复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在位于美国休斯敦的训练馆里,丘索维金娜为比赛一遍遍地练习着。

1975年,丘索维金娜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市。7岁时,好动的她被家人送进体操学校学习,6年后进入苏联国家队。

1991年,对丘索维金娜而言是一个重要年份。那年,16岁的她来到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参加女子体操世锦赛,以“直体晚旋”的动作,获得个人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1992年7月25日夜晚的蒙锥克体育馆,两届残奥会射箭奖牌获得者安东尼·里贝罗用火种点燃箭头,准确射向70米外的圣火台,拉开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序幕。

丘索维金娜的体操事业,也如那根划破天宇的箭矢,进入炽烈而迅猛的爆发期。

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17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独联体获得女团金牌。虽然之后受到苏联解体的影响,训练条件和资源大不如前,但她还是收获了两届世锦赛的女子跳马铜牌,并在1994年亚运会上摘得一银一铜。

1996年,21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独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出征亚特兰大奥运会。面对年轻选手的挑战,她为祖国赢得个人全能第10名的好成绩。

奥运会结束后,丘索维金娜遭遇了跟腱撕裂,不得不选择退役,告别体坛。随后,她和摔跤运动员克帕诺夫结婚,并于1999年诞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取名阿里什。

虽然结婚生子,但丘索维金娜无法放弃对体操的热爱。

“我当时真的决定结束体操生涯了。但后来我去熟悉的运动场看了一眼,就想在生完孩子以后迅速恢复,重返赛场。”

女子体操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一般是16岁到20岁,随着年龄增长,体能下降和肢体僵硬将会成为运动员保持状态的最大阻力。2000年,重披战袍登上悉尼奥运会赛场的丘索维金娜,已是25岁“高龄”。

可年龄并未成为丘索维金娜的束缚,她在场上奔跑,跃起,旋转,参加了5项比赛。

谁会帮助一个前世界冠军

就在丘索维金娜的事业焕发第二春时,她的人生却遭遇迎头一击:儿子阿里什被诊断患有白血病。

“这个消息太可怕了,我感到特别无助,我呆住了,不敢相信他们说的话。”高达1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91.2万元)的治疗费用,更是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束手无策。

丘索维金娜不能退役,毕竟,一枚世锦赛金牌就等于3000欧元奖金。她知道,拯救儿子性命的唯一希望就是比赛。

“要是退役,我就只能坐在病床边,看着儿子死去……但谁会帮助一个前世界冠军?”

这一年,丘索维金娜27岁。为了儿子,她要和更加年輕的选手争夺奖牌。别人为荣誉而战,她却为儿子的生命而战。

为了拿到尽可能多的奖牌,获得更多奖金,丘索维金娜频繁参赛,且不再局限于自己擅长的跳马,她也会参加自由体操、高低杠和平衡木等其他项目的比赛。为了儿子阿里什,她要更加“全能”。

“我决定,参加所有能参加的比赛,只为了给儿子筹集治疗费。我不怕困难,我只知道,即使受了伤,我也必须站起来参加比赛。”

然而,对身体柔韧度和体能不断下降的丘索维金娜而言,每次训练都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她不敢生病、不敢受伤、不敢休息、不敢停赛,拿奖金救儿子成为丘索维金娜生活的目标。

丘索维金娜与儿子阿里什

2003年,丘索维金娜再次夺得世锦赛跳马冠军,但她渴望的奖励却成为泡影——乌兹别克斯坦并未兑现早先承诺的奖金。

“当时乌兹别克斯坦承诺给亚运会冠军奖金,一块金牌奖励5000美元(约合人民币4.1万元)。我在2002年釜山亚运会拿了两枚金牌和两枚银牌,怎么说也能拿到1万美元,但我一分钱也没拿到。在2003年世界锦标赛上,我又拿了金牌,但还是没有奖金。要知道,在这之前,乌兹别克斯坦从来没有运动员赢过世界锦标赛金牌。”

另一边,阿里什的病情逐渐恶化,急需进行透析治疗。但乌兹别克斯坦的医疗条件有限,透析机器仅有几台,等待治疗的患者排成长队。

她不得不向此前自己所在的德国科隆俱乐部求助。两位教练很快伸出援手,发动德国体操界慷慨解囊,并为阿里什联系了医院,阿里什得以及时入院治疗。

在科隆安顿好儿子后,丘索维金娜又投入训练。“我必须比赛,为他挣治疗费。”德国体操队为她提供了相应的训练资源,这让丘索维金娜得以在保持良好竞技状态的同时,继续为国效力。

2004年,奔波于医院和训练馆的丘索维金娜登上雅典奥运会赛场,但在预赛阶段便意外失手。下场后,人们看不到丘索维金娜的表情,只能看到她倚在墙角呆立了许久。

在德国训练3年后,2006年,为了报答德国朋友的帮助,同时也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丘索维金娜决定加入德国国籍,代表德国征战国际赛事。

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比赛后流泪告别(曹灿摄)

此举遭到乌兹别克斯坦民众的强烈反对,舆论纷纷指责丘索维金娜“叛国”。可为了儿子,丘索维金娜只能如此。

身披德国战袍的丘索维金娜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相继摘下一枚金牌和两枚铜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33岁的丘索维金娜拿下跳马亚军。

就在这时,好消息传来,医生告诉丘索维金娜,阿里什的病基本痊愈。

“我无法形容我的快乐,儿子痊愈了,我每天的生活都充满喜悦,当我站在赛场上时,我觉得自己还是18岁。”

但新的打击也接踵而至,在北京夺银后的一次比赛中,丘索维金娜落地不稳,导致跟腱断裂。这对已经33岁的丘索维金娜来说是致命伤。

“当时我非常绝望,我想我再也不能参加比赛,为祖国带来荣誉了。”

就在外界惋惜这位优秀运动员的谢幕时,丘索维金娜却再度令世界震撼。2011年,经过一年休养的丘索维金娜夺得日本体操世锦赛女子跳马亚军。一年后,37岁的她第6次出征奥运,夺得女子跳马比赛第5名。

谁都不知道,这副1.53米的娇小身躯中,到底蕴藏着多大的能量。

此时阿里什已经痊愈,外界纷纷猜测,伦敦奥运会将是她的奥运绝唱。但丘索维金娜回答道:“41岁和37岁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我喜欢,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现在,我为自己而战”

“当我小的时候,我训练,参加比赛,只想追求结果;当我儿子生病的时候,我只能靠比赛赚钱为儿子治病。但是现在,我终于可以把比赛当成一种享受,并且从中获得巨大的乐趣,我现在为自己比赛。”

2014年,丘索维金娜参加仁川亚运会,人们惊讶地发现,她穿的竟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队服。

“当我快要结束职业生涯时,我要回到起点。”2013年,丘索维金娜申请重归乌兹别克斯坦。3年后,她再度披上国旗,第7次出征奥运,获得女子跳马第7名的成绩,由此成为体操界第一位连续参加7届奥运会的选手。

在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丘索维金娜摘得跳马银牌。冠军得主韩国小将吕瑞正,比她小了整整27岁。丘索维金娜,成为同臺竞技的女孩口中的“丘妈”。

有记者问她,如何看待与年轻选手同台竞技,她耸耸肩:“我不怕她们,反过来,她们应该怕我。因为我很有经验。”

丘索维金娜并未将年龄视为障碍。她将“把握当下,不让明天的自己后悔”当作座右铭。“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热爱自己的事业,全身心投入才能取得成功,失败是让我返回赛场的动力。每个人都应该给自己设立目标,然后不顾一切地向这个目标前进。”

里约奥运会之后,有许多人曾询问丘索维金娜,她是否会参加下一届东京奥运会。人们很好奇,这位“不老传奇”会选择在哪一刻停止自己的奥运之旅。丘索维金娜以她自己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运动能够带给我快乐,我将会继续给我的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带来荣誉。”

此次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上,她十指涂满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国旗的蓝白绿指甲油,耳朵上戴着闪亮的耳钉,在掌声和欢呼声中谢幕。正如在伦敦与里约的奥运赛场上那样,即使丘索维金娜最终未能摘牌,她仍然扛起了那面象征奥林匹克精神的大旗,赢得了世界的掌声。

(蓝精灵摘自微信公众号“环球人物”)

猜你喜欢

金娜乌兹别克斯坦体操
8次征战奥运,46岁“拜金”妈妈完成最后一跳
头脑体操
思维体操
“我和爸爸”去哪儿
脑体操
头脑体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