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美国军工巨头 董事会成员构成分析

2021-06-30吴献东

军工文化 2021年5期
关键词:旋转门洛马军工

吴献东

在公司董事会层面自然而然形威的人事“旋转门”已成为美国非正式但常态化的“干部交流”体制。

白宫为什么能够“Hold”住与其没有产权关系华尔街上的军工巨头?除了法律“大棒”、訂单“胡萝卜”、补贴“甜点”外,公司董事会成员的“特殊构成”以及公司高管和政府高官间的“旋转门”是其重要抓手。

公司高管和政府高官间的“旋转门”

2019年11月,64岁的美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战队上将约瑟夫·邓福德正式退役。2个月不到,2020年1月25日,世界第一大军工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以下简称“洛马公司”)宣布,董事会已选举约瑟夫·邓福德为公司董事会成员,自2020年2月10日生效。他将在洛马公司的治理委员会和安全委员会任职,负责监督机密业务。

在美国,企业高管直接任政府部长也是常事。2019年,特朗普直接提名曾任波音副总裁的帕特里克·沙纳汉担任国防部部长,洛马公司为此还提过抗议,五角大楼还专门请监察机构澄清新任防长对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没有偏见。特朗普任上,短短时间国防部长频繁更换,但这些人都有在美国“五大”军工公司任职的经历。2019年接任帕特里克·沙纳汉的是曾担任雷神公司7年副总裁的马克·埃斯珀。2020年2月19日,特朗普推文解雇的国防部副部长约翰·鲁德曾任洛马子公司国际公司副总裁。军人勇于牺牲奉献的正面形象,航空航天军工企业高管长于技术和系统工程管理的“精英背景”,社会对于军工体系内的“旋转门”认可度高于华尔街上的“旋转门”,社会媒体、公众舆论,尤其资本市场都给以积极反馈。

美国“五大”航空航天军工企业董事会中,前任政府各级官员、军方各级官员、华尔街高管、社会名流比比皆是。从美国整个航天、航空及军工行业来看,很多公司的董事会和高管层中大多存在类似的情况。美国审计署200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04年到2006年,有2435名前五角大楼官员被52家主要防务承包商聘用,其中,7家大型公司聘用的人数就达1581人。例如,全球最大的国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其董事会里就出现过国防部前副部长皮特·奥尔德里奇、战略司令部前司令詹姆斯·埃利斯、国土安全部前副部长兼海岸警卫队司令詹姆斯·洛伊和驻欧洲最高联合司令部前司令兼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瑟夫·罗尔斯顿。

据2019年洛马公司信息披露,洛马董事会共有董事11名,其中1名内部董事,其他10名董事皆来自外部。其中,洛马公司董事长兼CEO玛丽莲·A·休森女士在洛马公司任职36年,其中在航空业务板块深耕15年,她同时还兼任杜邦公司和强生公司董事。其他10位都是外部董事,其中4名董事有过军方背景,两名曾任美军上将。从业经历丰富,其中8人是现任或曾任上市公司CEO。还有一人曾是奥巴马政府时期国土安全部部长。从业背景都与洛马业务有关,6人有制造业公司背景,2人有通信行业背景,2人有能源行业背景。

白宫以及五角大楼与公司高管间密切的人事往来

按2019年为时点分析,洛马公司董事平均任职时间约为6.5年。任职最长时间15年,有两位,都是经历丰富的“能人”。一位是海军上将詹姆斯·埃利(James O.Ellis,Jr.),2004年退役,自2004年起担任洛马外部董事至今,曾在1996 1998年任海军作战计划政策与运营部副部长,1998—2000年任盟军总司令兼美国海军部队驻欧洲总司令,2001—2002年任美国战略司令部总司令,其业务绝对与洛马公司相关,2005—2012年,他还兼任过核能运转协会总裁兼CEO,要知道,洛马公司正致力于核电小型化研究。另一位是杰·约翰逊(Jeh C.Johnson),律师背景,自2004年以来担任洛马董事,1993 1998年任全球知名律所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Garrison LLP合伙人,1998 2001年任美国空军部法务长,2001—2009年任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合伙人,2009—2012年任国防部防务长,2013—2017年任国土安全部部长。2017年至今任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合伙人。还有5位是其他公司的现职董事长或总裁。

波音公司多年以来一直和白宫以及五角大楼国防部有密切的人事往来。20世纪70年代初,仅一年内,公司就接纳了169名退伍军官到公司不同部门任职。2010年公司董事会中,有将近一半是军界或者政界的高官。2019年,波音公司董事会由13名董事构成,在737MAX危机处理中,董事会起了重要作用,其中有政府和军界背景的仍然是5人,13名董事中内部董事一人任董事长、总裁、CEO。12名外部董事从业经验丰富:9名曾任全球上市公司CEO,4名曾任世界500强企业财务总监,10名具有世界500强企业董事经验。航空制造行业经验丰富:有4名资深航空专家,7名具有相关技术经验,8名具有工业制造经验。还有4名董事具有相关政府和军方工作经历,具有社会影响力,如卡罗琳·肯尼迪是前总统肯尼迪的女儿。据调查,2019年,波音公司董事平均任职时间为7年。

2018年3月,美国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签署了《301调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用4000多字(翻译成中文)列举了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在美国和欧洲的12个并购项目。签字现场仅有的几个人就包括世界最大军工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总裁玛丽莲·A·休森女士。签完字,特朗普意味深长地将签字笔送给了玛丽莲·A·休森总裁。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LOGO上曾有一行字:“我们永远不要忘了为谁而工作”( We Never Forget Who We' re Working For),此情此景,这个“谁”再清楚不过了。当然,洛马公司也是中美贸易摩擦中中国政府制裁的第一家美国企业。

在任何政治体制下,人都是关键因素

经过长期的磨合,美国政府、军界、华尔街与航空航天军工大企业之间在严密的法律监管下,在公司董事会层面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令人“诟病”但好用的人事“旋转门”,成为美国非正式但常态化的“干部交流”体制,这实际上也是美国特色的干部交流,通过这样一些人事安排可以确保美国价值观和战略的延续。我们不禁猜想,有了这些系统而“巧妙”的安排,美国政府还有什么不放心这些华尔街上的军工巨头,或计较在企业有多少股份呢?

(作者: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履职于中国船舶、中国石化、中国华润集团)

猜你喜欢

旋转门洛马军工
迷宫
咚咚咚,开门了
让电动旋转门不再伤人
美国MQ—25A“黄貂鱼”舰载无人加油机方案
世界五百强:中国军工风云榜
军工股上涨
军工股上涨
军工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