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彭士禄:激情澎湃的核动力人生

2021-06-30杨新英

军工文化 2021年5期
关键词:核动力核潜艇核电

杨新英

从核潜艇到核电站,彭士禄从事的工作都是垦荒。

2021年3月22日12时36分,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噩耗传来,国人悲痛……当年,我撰写他的传记时的一桩桩、一件件、一帧帧、一幕幕往事,再次一一闪现在我的眼前。依依不舍的泪水、绵绵不断的思念、无法控制的心绪、难以忘却的情怀……让我久久难以忘怀。他的音容笑貌永远停留在我的心间!

他,就是彭士禄院士!一位集老革命、大科学家、高级领导干部于一身的传奇人物。革命英烈彭湃的优秀儿子、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中国著名的核动力科学家……

“彭士禄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一位正直、无私、善良、光明磊落且幽默风趣的人;一位勇于担当、敢于负责任的人……”人们给了彭士禄很多诸如此类的评价。字字句甸,涌动着大家发自肺腑的感动和对彭士禄院士的景仰之情。

他是伟大英烈彭湃的优秀儿子;

他4岁成为孤儿,8岁被捕入狱,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姓百家姓长大的孩子;

他14岁参加革命,是东江纵队的抗日小战士;

他是我国著名的核动力专家;

他是“世界核潜艇之父”里科弗访华时想见而未能如愿的中国核潜艇的“真神”;

他勤于耕耘,是核动力道路上的一头垦荒牛;

他说,他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是造核潜艇,二是建核电站。从中国潜艇核动力装置,到秦山一期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再到秦山二期核电站,都留下了他辛勤的足迹和汗水……

他曾任第六机械工业部和水电部副部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全国人大常委;

他的身上总有一种坚忍不拔的气质,一种不可摧毁的信念;更有一种淡泊自然、宽松随和的風度;

他的内心永远深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党的培养,感谢老百姓的养育。

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

彭士禄的父亲彭湃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农民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母亲蔡素屏是广东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主任。1929年,父亲彭湃牺牲时,彭士禄4岁。4岁的彭士禄对父亲最强烈的感觉是: “他是个大人物,全家都要为他隐姓埋名。”父母亲的壮烈牺牲,使小士禄成了孤儿。但那时的他并没有感到孤独,因为他得到了众多百姓的关爱,他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姓百家姓长大的。

彭湃无私奉献和敢为人先的精神,他火一般炽烈的革命热情,他为真理而献身的崇高品德,他和妻子以及亲人们用鲜血和生命写成的历史,为彭士禄留下了一笔受用一生的宝贵精神财富。

在那些年里,小士禄见到年纪大的人就喊爸爸妈妈,年纪小的人就喊哥哥姐姐。于是,便有了“小孤儿”“小佣人”“绣花仔”“小囚犯”“小乞丐”“小游击战士”等角色。

或许是受父亲的影响,彭士禄14岁便独自出门寻找革命队伍,在惠州加入了东江抗日游击队。直至1940年,周恩来派副官龙飞虎和贺怡(贺子珍之妹)找到了彭士禄,带着他经桂林到达重庆。

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彭士禄第一次见到了周恩来和邓颖超。周恩来一见彭士禄便禁不住激动地说:“孩子,终于把你找到了。你爸爸是我的好朋友啊!” “你要继承爸爸的遗志,好好学习,努力工作。”

彭士禄先在延安中学读了一年多书,接着主动去延安中央医院当了一年半护士,被评为模范护士。后来,他因得肺病吐血,又被调回到延安大学中学部学习。彭士禄担任第四组组长,第四组成了全校的模范小组。因为学习、劳动样样突出,第四组的事迹很快在1944年7月5日的延安《解放日报》第四版刊登了。

每每回忆起童年经历,彭士禄总是饱含深情地说:“坎坷的童年经历,磨练了我不怕困难的性格。几十位‘母亲给予我的爱抚,感染了我热爱老百姓的本能。父母亲把家产无私分配给了农民,直至不惜生命,给了我要为人民、为祖国奉献一切的热血。我对人民永远感激,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不足以回报他们给予我的恩情。我就是工作一辈子、几辈子都还不完这个恩情……”

研制中国核潜艇的“真神”

20世纪50年代,在与父亲相仿的年龄,彭士禄通过考试赴苏联留学。相比父辈的青年意气,他要内敛得多。他倍加珍惜这5年的学习时光,学习成绩十分优异。

1955年,因国家建设的需要,中国政府把原子能工业建设列上了议事日程。一天,彭士禄被正在苏联访问的国防部副部长陈赓召到中国驻苏大使馆。陈赓告诉他,“美国和苏联都已搞出了原子弹、氢弹,美国还有了核潜艇,我们国家要不受别人欺负,也要有这些东西。中央已决定,选一批留学生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你愿意改行吗?”“当然愿意,只要祖国需要”。彭士禄坚定地回答!自此,彭士禄的人生就与核动力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苏联打下坚实的核动力知识基础。

学习原子能动力专业的彭士禄,回国后被分配到北京原子能研究所为一位苏联原子能专家做专业翻译。

中国研制核潜艇工程上马后,这项工程和研制原子弹一样被列为国家最高机密。当年中国曾寄希望苏联给予核潜艇研制技术援助,但苏联没有答应。1959年9月,赫鲁晓夫到中国参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毛泽东在同他会谈时,再次提出核潜艇援助问题,却被赫鲁晓夫一口拒绝。此后毛泽东便表态: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当时,采用什么堆型形成的两大派争论非常尖锐。彭士禄综合团队意见,对国外资料和国内重水堆实地考察,经过认真计算、比较,很快提出一套在陆地上建造模式堆的设想。然而这种设想被一些人全盘否定,他们力主把反应堆建在艇上,一步到位。彭士禄立即反驳:“中国亘古至今没建过核潜艇,核潜艇是何物?只有在国外发表的照片和公开出售的玩具上见到。如果没有一个模式堆做实验摸索,进行科学论证,心里没底,是纸上谈兵。陆上模式堆不是仿真机,不是计算机模拟,而是真枪实弹,是完完全全的原子反应堆!”

1970年8月30日,中国第一座潜用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首次达到设计满功率。接着彭士禄投入到造船厂负责核动力装置安装、调试、运行。1971年,核潜艇首航。彭士禄他们用6年时间和智慧铸就了一个成功的事实,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奇迹。这6年的核动力创新,使彭士禄在1979年被国防科委和国防工办联合任命为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

在中国的第一艘核潜艇上,没有用外国的一颗螺丝钉!

1985年,国际公认的“世界核潜艇之父”、世界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总设计师里科弗来中国访问。他会见了我国著名的核动力专家、工程技术人员等有关方面的许多人物,但临上回国的飞机前,他不无遗憾地说:“就像两颗彗星不相遇,你们的真神没出来……”

彭士禄——被里科弗称为“真神”,被外国报刊赞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 “中国的里科弗”,但彭士禄坚决不同意“之父”的说法。他说,我若为“之父”,那么周恩来总理、聂荣臻元帅是什么呢?成百上千做出卓越贡献的核潜艇设计者、建造者又是什么呢?他在自述中说: “我有幸在‘文革中开始参加了中国核潜艇研制的全过程。那时‘老虎都被赶下山了,只好让‘猴子称王,所以,我也被抬上‘总师的宝座。中国核潜艇研制成功绝不是一两个人的作用所能及的,它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没什么‘之父之说。我充其量就是核潜艇上的一枚螺丝钉……”

中国核电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原子弹爆炸后,周总理主张建设核电站,提出我们不能光有“弹”而没有“电”,应从长远解决华东地区用电问题。1970年2月8日,他高瞻远瞩从能源战略高度肯定了中国发展核电能源的重要意义,以“728”这一天命名中国第一座核电工程。

1974年3月,秦山30万千瓦核电站方案被批准,但由于各种原因,直到1985年3月才開工建设,1991年12月投产运行,至今已安全运行近30年。目前,全国已建在建筹建的核电站,绝大部分采用压水堆方案。彭士禄院士在秦山一期核电站堆型选择、选址等方面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如果说秦山核电站的建造成功实现了我国大陆核电零的突破,那么由彭士禄担任首任董事长的秦山二期,则是我国核电由原型堆到商用堆的重大跨越。

当时有人断言,秦山二期不可能按期建成发电!事实上每推迟一天发电,仅每天财务费用就高达上百万元。工程造价的提高,既影响到核电的竞争能力,又会影响到国产化的形象。秦山二期的成功与否,对每一个核电决策者和建设者都是一种考验。

彭士禄说,搞任何一项核电工程,我们既要懂设计、懂经济、懂辩证法,还要关心建设人员的生活疾苦,要有安邦治国的理想和哀悯的情怀。否则核电站延误一天,损失多少,你心里就没数,你就管不好这个工程。

彭士禄最大的愿望,是在中国土地建造的核电站,要充分显示中国发明的核电核心技术的巨大威力,逐步将国外昂贵的设备挤出国门。

甘做核动力事业的“垦荒牛”

从核潜艇到核电站,彭士禄从事的工作都是垦荒。他属牛,他的性格也确实像一头牛。他非常敬仰“孺子牛”的犟劲,不做则已,一做到底。他那坚强的毅力和耐力使他能克服重重难关,直到最后胜利。

彭士禄的夫人曾讲过他好多年前的一个故事。一天早晨,彭总坐在床上发愣,夫人问:“你想什么?”彭总说:“想我的第一夫人。”夫人说:“哦,想我呀……”彭总马上说:“不,我的第一夫人是核动力。”夫人说:“好,为这个我让。第二夫人该是我了吧?”彭总说:“第二夫人是烟酒茶,第三夫人才是你。”夫人不高兴地说:“我是第三夫人?不干,太不公平了!”彭总马上说:“好好好,小玛莎(夫人留苏时的俄文名字)升为第二夫人!你对我的事业没说的……”

夫人知道,尽管几十年风雨相伴,事业总是丈夫的第一生命,爱情是无法与之竞争的。

彭士禄院士曾说自己有三个心愿:一是盼望祖国早日拥有更加强大的核潜艇力量;二是盼望祖国早日成为核电强国;三是盼望祖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早日圆了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的中国梦。彭老的愿望与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强军、军民融合发展的国家战略不谋而合。因而,时刻心系我国核事业发展和民族振兴的彭士禄院士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历史是多情的,中国没有忘记,人民没有忘记,与中国核潜艇、核电国产化相伴一生的彭士禄,2020年11月,彭士禄获得了中国工程界最高奖项——“光华工程科技成就奖”,成为继朱光亚、钱正英、徐匡迪、钟南山、潘家铮、师昌绪、张光斗等之后,第八位获得此项殊荣的科学家。

从烈士遗孤到杰出的中国核动力科学家,彭士禄历经风霜雨雪的嬗变,坚忍不拔,为世人所赞赏。就像兰花那样,虽傍之荆棘,居于野谷,却清香幽远,清逸坚贞。孔子曰,“兰不以无人而不芳”。甘于静寂,与世无争,在自怜中显高贵,以示素洁高雅之品格。

彭士禄院士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遵照他的嘱托,他将永远与大海相伴,永远守望祖国的海洋。我们深知,大海有他永远割舍不下的核潜艇情怀!

他走过的艰难风雨历程,他经历的坎坷传奇人生,他对党的热爱与忠诚、对国家和人民的感恩与奉献、对事业的追求与执着、对工作的严谨与求实,深深烙在我们心中!他的善良、乐观、淡泊和坚毅,他所展现出来的宽广的胸怀、厚重的仁爱,深深感染着我们!

(作者:“两弹一星”历史研究会宣传部部长;中国军工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

猜你喜欢

核动力核潜艇核电
用于电力推进船舶的动力装置特性研究
田湾核电5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
美国“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
俄罗斯最强大核动力破冰船开建
中国核电生长
中国核电生长
欧洲主要国家核电运营情况
世界核电缓慢复苏
抵御金融危机的“核动力”
中国核潜艇亮相备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