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咸吃萝卜淡操心

2021-06-18余显斌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21年4期
关键词:凉皮春生铁锤

作者简介:

余显斌,《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至今出版文集二十本,写作至今,在几百种报刊发表文章三千余篇,《父亲和老黄》等六百余篇文章在各级征文中获奖,《知音》等一百多篇文章被各种高考、会考、中考以及其他考试选作考题。

1

用德子的话说,现在世事乱套了,狗逮老鼠猫捉鱼,有些人,属于自己的事管,不属于自己的事也管,忙得不亦乐乎的,如屁股上夹着火把一样起劲。德子咂巴着嘴说,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闲疯了。德子说的时候,斜着眼睛看着那些他认为管闲事的人。德子之所以厌烦这样的人,是因为这些人不但管别人,竟然也管起了他。德子是受人管的主吗?如果德子能随便让人管就不是德子了,就是一个没用的怂人了。但是现在就有人要来管自己,开始来的是镇上一个干事,瘦得如一根竹竿一样,不操心自己的瘦,却来操心德子的穷,操心德子是贫困户。

德子气得白着眼睛道,谁封我贫困户的,你啊?你算老几?你赶快去做个X光,看自己身体咋样。德子说完,还意犹未尽地扔下一句话,自己尻子流鲜血,还替别人治痔疮哩。瘦子气得锥子一样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转身走了。接着来的是副镇长,挺着肚子一手叉腰批评德子:德子,你都穷得只有一条裤子了,还赌啊?德子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话,自己穷咋了?自己穷招谁惹谁了?德子就扔了手里的牌说,我德子穷,我德子到你门上要饭了啊?胖胖的副镇长根本没注意到德子的脸色,继续道,你赌博都把珠儿给赌跑了,还赌啊?副镇长的话还没说完,德子就炸了,德子最恨的就是拿珠儿说事的人。

珠儿跑了,能怪自己啊?她嫌贫爱富,说自己穷得如一只干瘪的跳蚤,自己能不生气吗?自己也就是回了一句,我是穷得像一只干瘪的跳蚤,你去找啊,看哪个男人是一掐冒血的胖跳蚤,去跟啊。

珠儿白着眼睛说,这话是你说的吗?

德子能示弱吗?德子也是站着撒尿的纯爷们儿啊,就脖子一梗道:我说的,咋的?

珠儿于是走了,去找“一掐冒血的跳蚤”了。珠儿走的时候还发了一个信息:德子,我走了,你后悔着撞墙去吧。德子急了,忙拿出挂在裤带上的手机打珠儿的号码,可是珠儿手机已经关机,以后再也不见了信息。村里村外的人因此就将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说是因为他德子爱赌博,而且穷得烧屁吃,珠儿就被气走了。德子气得呼呼的,如一只红着眼的狗,龇牙咧嘴的,逮着谁说珠儿是他气走的就咬谁,就跳起来骂,放你先人板板的屁,她是嫌贫爱富走的,是我气走的吗?你们不帮着我骂嫌贫爱富的人,却瞅红灭黑地说我,我德子是好欺负的啊?因此,大家都不敢说德子了,德子感到很逍遥很舒服,没有珠儿整天在耳边嘚啵嘚地数着,日子清闲得如过年一样。

德子每天都在飘飘悠悠地过着年,每天都在找着村里村外的人赌博,有点活神仙的感觉,这种美好的感觉被副镇长一席话全破坏掉了,德子能不炸吗?德子就白着眼睛喊道,滚!我穷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啊,滚得远远的。

副镇长愣愣道,德子你个不知好歹的二货,我懒得理你。

副镇长说完,铁青着脸走了。德子就呵呵一笑,继续玩自己的牌。可是,他慢慢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头,村里赌博的人渐渐少了,到最后,连和他有着铁三角关系的铁锤和春生也不见了,扔下他一個人在街道晃悠着,整天如游魂一样。

德子去找铁锤,铁锤陀螺一样转着,卖起了凉皮。你一个劁猪的弄啥凉皮啊?可铁锤愣是卖了,而且还整天扯着一副驴嗓子喊着:凉皮,铁锤家的凉皮,味道棒棒的!德子说,铁锤,走,打牌去。铁锤摇着那颗葫芦一般的脑袋,说自己忙,要发财。铁锤溅着唾沫星子说,镇上张干事帮自己办起了凉皮摊子,现在生意贼好,每天胖女都会来吃一盘。铁锤说到胖女的时候,鼻尖都兴奋得发红,他说他的远大理想即将变成现实了,胖女很快就会成为自己老婆了。

德子问凭啥,铁锤说,昨天胖女吃了凉皮还夸他,她说他那种傻乎乎的样子好可爱。铁锤说,哥,她说我可爱哎。正说着,胖女来了,喊道,铁锤,来一盘凉皮。铁锤忙哎哎地应着,对德子挥挥手道,拜,哥!

德子摇摇头,只有去找春生。春生弄个水果摊在忙着,还没等德子约他,就抢先说,德子,我不打牌了,你找我干吗啊?春生还说,你如果想吃水果,掏钱啊,我这里是不赊欠的。德子看看西瓜红馥馥的瓜瓤,使劲咽了几口唾沫。春生就笑了说,德子你的喉咙里养了一只蛤蟆啊?德子狠狠看了一眼春生,春生将西瓜切了一牙递给德子说,哥和你说笑话呢,吃吧吃吧。

过去春生见到德子,都一口一句哥的,这才几天时间啊,他自己就变成哥了。春生得意道,身份变了称呼也得跟着变嘛。春生用手指点点自己肥肥的鼻尖说,自己现在好孬也是一个老板啊,德子干吗?就是一个懒汉二流子嘛。

德子不想和春生说话了,他觉得春生狂得都不晓得自己姓啥了,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动手,会朝春生的鼻尖上来一拳,那样的话自己很可能会进派出所,珠儿走了,到时送饭都没有人。他没有接春生的那一牙西瓜,转身走了。

他感到很无聊很烦恼,无聊烦恼得直想骂娘,就在这时,英子找到了他。

2

德子他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小镇,小镇就在山环水绕的地方,有几股水在镇上流着,有的穿过镇子,有的在镇外绕过去,到了镇子的下面,就汇成了一股大水,浩浩荡荡地向着远处流去。镇子里有粉墙黛瓦,有长长的石板小巷,还有戏楼会馆,都显出一片古旧典雅的样子。

大家都说,小镇是神仙生活的地方。

过去如果大家说这话,德子相信,那种悠闲的日子真的赛过了神仙。过去多好啊,多逍遥啊,大家吃了饭,就到春生家里,那里有麻将桌子,有牌桌,大家就围着开始忙碌起来。你以为赌博很清闲啊,内行人都晓得,一点儿也不清闲,不但不清闲,还很累人:你得观着上下手的牌,你得算着自己手里的牌,还得注意着堂子里的牌。

忙是其次,有时还会有生命危险。就说有一次吧,铁锤七十岁的大伯就是在麻将桌上倒下的。铁锤大伯当时赌了大半天,一个劲儿地输,输得老头子破口大骂自己的贼手指,说到时砍了炖排骨。然后,老头子就不骂了,就盯着自己手里的牌,揭了一张后,扯着嘶哑的声音喊,和了!牌一推,老头子站起来哈哈大笑,身子一软就歪倒下去,再也没有起来,就这样壮怀激烈战死牌场。

那时虽然累,虽然危险,可是德子觉得心情愉快日子舒服啊,现在过的是啥糟心的日子啊?

电视上不是说,人应当追求幸福指数吗?自己这不就是在追求幸福指数吗?

可就是有人不让自己追求幸福指数,让自己再次坠入水深火热的感觉中。

这人就是英子。

对于英子,德子当然认识,英子是小镇银行的职员。也就是几天前,英子找到德子說,你叫王友德吧?德子在牌桌的百忙中抬起头,看了一眼英子,随意地点点头。英子说,你贷款到期了,应当还款啊。德子一手牌本来要和了,就因为英子的打搅,没有注意,被下手和了。德子就急眼了喊道,都是你让我输了!英子可不管这些,拿着一个小本子说,王友德你贷款到期了,你横啥啊?

德子气呼呼地说,你让我输了,你得赔我。

你咋不讲理啊?英子长长的睫毛眨动着,不满地说。

德子脖子一梗道,钱就是理,你赔我钱,再说其他的事情。

和德子说不清理,英子转身走了。

下午的时候,派出所来传唤了德子,德子斜披着衫子跟着去了。所长乜斜了德子一眼问道,你就是王友德?德子没有了横劲,点着头,卑躬屈膝地如电视里的汉奸样子道,是……我就是!派出所所长喝一口茶,咕地在嘴里一转慢慢吞下去,许久道,你贷款过期不还?德子知道,英子将自己告了,就忙说,自己没钱还,不是不想还,自己一直在积极地想办法还,做梦都在积极想着还钱的事。所长再次喝一口茶,再次咕地一响慢慢吞下去,再次咂巴一下嘴道,你好好去给银行订个还款期限,态度放好一点儿,别横,不然我们会再找你的。所长说到这儿不说了,又拿起茶杯喝口茶,再次咕嘟一声吞下去,闭上眼咂巴一下嘴。

德子连连道,好的好的,我马上去。

于是德子去了银行,英子正在办着业务,抬起头白了他一眼道,是来还借贷的?

德子点头哈腰道:请美女放宽点期限吧。

英子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竟然如一个老师教育学生娃一样教训起他,你看你一个小伙子混成了啥样,整天赌博,穷得一人养不活一口,贷款不还,你还有理了?

德子很火,想说,我穷关你啥事,咸吃萝卜淡操心。可是,德子想到所长喝茶的样子,还有所长咕嘟一声吞茶的声音,就火不起来了,就乖乖地点着头一声不吭。

3

此一时彼一时,德子那时之所以听英子的,是因为自己害怕所长,自己之所以害怕所长,是因为自己欠钱不还输理啊。派出所就是专门修理不讲理的人,自己不害怕吗?可是,也就几天之隔,德子感觉到自己不怕英子,因为穷不犯法啊,再说了,自己愿意穷,招谁惹谁了?所长别说喝茶咕嘟咕嘟响,就是打喷嚏自己也不感冒一下。当英子告诉他,他是自己的扶贫对象,自己是来扶贫的时候,德子抬起头白着眼睛望着她,就如所长望着自己一样道,你是曾英?英子笑着点点头。德子拿着杯子,咕嘟喝一口茶缓缓吞下,阴阳怪气地说,你说你是来帮扶我的?英子点着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好像她一出手马上会将德子拯救出火海似的,让德子看了特别不舒服。德子说,你想帮扶我,还没问我愿意不。英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睁得格外水汪汪地道,你不愿意富裕?德子说,我就喜欢这样,就不喜欢富裕,你能咋的?谁要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英子脸红了,气呼呼道,你这人咋这样不识好歹啊?

我就不识好歹,你能咋的?去啊,再告我啊。

英子说,珠儿都让你气跑了,你还不改啊?

德子一听气得呼哧呼哧的,他的脖子又如养着一只蛤蟆似的一拱一拱的,对英子说,我就气走了珠儿,你能咋的?说到这儿,德子意犹未尽,觉得自己的话杀伤力还不够,就补充道,你一个银行的职员,你管啥狗屁闲事啊?英子本来脸红红的,眼睛雾蒙蒙的,看样子就要流眼泪了。德子就等着那一刻,看着英子哇哇哭着离开。谁知这次英子没有转身离开,而是走到他面前,伸出手道,拿来。德子一愣,看着英子细细嫩嫩的手,有些不解地道,啥子?英子说你的贷款,银行让自己来追讨,自己限德子在明天上午十二点前交来,不然,自己只有再次去派出所告德子了,让德子进黑屋蹲着,蹲得浑身长霉。德子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自认为自己久走江湖,很少遇见对手,连春生和铁锤那样的老油条都喊自己哥,自己算是东方不败了,没想到却被英子这一招给制住了。他结结巴巴道,明天上午十二点交钱,你、你让我去抢啊?

我不管,我明天十二点前要钱。英子说完,转身就走。

德子愣了愣,忙跑上前去伸开双手拦住英子,赔着笑脸说,美女,美女,事情商量着来。英子站住了,德子使劲拍着马屁,说美女的心一般都是善良的,不会狠心将自己送进黑屋的,也只有珠儿那样不是美女的女子才会做出狠心的事情,英子这样的人打死也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等到德子口角溅沫地停下,英子问,说完了吗?德子点着头表示说完了。英子扔下一句话,明天上午十二点不交钱,你就是把我说成天姿国色的蜘蛛精也是白搭。

德子彻底断电,许久道,好吧,你要扶贫你就扶吧,我让你扶。

英子道,真的?

德子愁眉苦脸地道,我敢不让吗?我这是被扶贫啊?

英子被德子的样子逗乐了,咯咯笑起来,然后告诉他,他这样的态度不好,如果上面领导知道了,还以为自己一个扶贫人员是如何欺负贫困户呢。而且英子还指出,德子刚才那个“被扶贫”说得也不好,作为一个贫困户,谁不愿意早些脱贫早些富裕啊?德子双手作揖,连连哀求道,美女,我愿意被扶贫了,我很乐意还不成吗?你看我不是乐滋滋的吗?说着,德子做出一副乐颠颠的样子,皮笑肉不笑的。

4

英子将德子治得服服帖帖的,又打一巴掌揉三揉地安慰说,放心,只要你听我的话,按照我的要求办,保证三年之后你就发了,就成了一个暴发户。德子说,我相信,我咋敢不相信啊?英子觉得德子这样的态度不行,得积极得主动,不能如此消极被动,英子让德子别摆着一副愁眉苦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谈谈自己的奋斗理想人生目标。

德子摇摇头道,有我说的吗?

有啊,我们应当充分发扬民主啊。

德子看着英子得意扬扬的样子,心里很是不满,可这不满又无法说出来,怕她不高兴了,再次让自己交钱。现在好了,是英子让自己谈理想说目标的,自己为啥不好好难为一下对方,于是就道,我的理想嘛,就是你最好能给我扶贫出一个老婆。德子说完,乜斜了英子一眼,心里暗暗笑道,丫头,能做到吗?

英子显然也愣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头发一甩道,行啊,答应你。

德子睁大了眼睛望着英子,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也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眼光亮得如两片白亮亮的水。德子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就歪着嘴巴笑笑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英子却仍轻舞飞扬地说,王友德,你听着,如果你一切听我的安排,三年后我包管你有老婆。

德子微笑着道,真的啊,不是吹牛?

英子仍然毫不退缩地说,真的。

要是找不到呢?德子寸步不让。

英子停顿了一下,眼睛再次眨动着。德子发现英子有一个特点,一旦想办法的时候眼睛就会眨动着,如两片蝴蝶的翅膀一样一扇一扇的。德子想,扇也是白扇,看你能想出啥办法。英子想了一会儿道,找不到,除非你不听我的安排。

德子摆着一副穷追猛打的样子道,如果我听你的安排,三年后仍找不到呢?他将这句话咬得很重,好像咬着一块铁一样。

英子笑了一下,大大方方地告诉德子,如果到时他找不到,作为处罚,自己就做他的老婆。德子一听,做出很泄气的样子道,我德子混得就那么差劲吗?给我当老婆就是一种处罚。英子再次笑起来,笑罢道歉道,好的,如果三年后你仍是一个穷光蛋,我就做你老婆。英子说完叮嘱道,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德子必须听自己的,不然一切承诺作废。

德子看看英子,伸出手掌道,敢不敢击掌为誓。

英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德子道,王友德,你不会是真的有了那种贼胆吧?

德子说自己本来是没有那种贼胆的,但是现在让英子给激起了那种贼胆。德子说着,再次伸出手掌,问英子敢不敢击掌。英子说咋不敢,不敢还来扶贫啊。说着,英子伸出手掌,在德子的手掌上击打了一下,啪地一响,那绵软软的声音,在德子的心里激荡了一下,就如激荡在一片湖面上,泛出一丝丝柔柔的波纹,一直传入到德子的灵魂深处去了。

整个小镇人听了这事,都睁大眼睛有些不相信,英子是从县城来的,据说是一所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长的样子也如一管葱一样,咋可能做德子的老婆?如果真的那样,也是老天瞎了眼睛。鐵锤知道这事后,还专门来问是不是真的,还拿了凉皮来让德子吃。德子吃着铁锤的凉皮,许久道,无可奉告。春生也来了,春生说,作为一个老板,能来问问德子这事,是体察民情,是关心百姓疾苦,希望德子能如实禀告。德子告诉他,哪儿凉快哪儿去。

春生没有生气,春生说,一定没有那事,如果说英子要嫁给自己还有人相信,因为自己是老板啊。至于嫁给德子这样的懒汉二流子,说给狗听狗都懒得汪汪。春生说完,看见德子火蓬蓬地冲过来,惊叫着跑了。

春生感到很得意,他觉得自己也是镇上一个人物了,因为,自己趿拉着鞋子从街道走过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后面指指点点,这种指点,让他感到很舒服很惬意,就如过去打牌赌博一样惬意。

5

说到赌博,德子最近的赌瘾又犯了,他悄悄趿拉着鞋子经过那条巷子,去找过去的赌友,坐下来还没开始打牌,英子就匆匆赶到了,脸色红红的,如苹果一样。英子说铁锤的信息果然是真的,德子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又准备赌博了。

德子没办法,只有低着头回到自己的家里,准备睡觉。英子说不行,大白天一个大男人睡觉,不觉得丢人啊,不觉得没意思啊。德子不高兴地白着眼睛道,你为啥管我,你以为你真的是我老婆啊?

我们击掌了的,英子说。

德子没有话说了,他感到很后悔,当时自己也只是恶作剧,为了让英子受窘,打击一下她的嚣张气焰,没想到却将自己装进去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打死自己也不会击掌的。他趿拉上鞋子,在屋子里走了几个来回,然后回头看着英子道,这也不许干那也不许干,那我干啥啊?

英子告诉他,发财。

德子双手一伸道,咋发财啊?他说,卖凉皮吧,现在都被铁锤他们抢了先手,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自己再去只有闻蚂蟥屁。卖水果吧,春生他们早都做了,自己再去做,不说黄花菜凉了,就连洋芋片都凉了。

英子说,世上就只有这样两件事能挣钱吗?

德子掰着指头说,做木工,自己不会;砌墙自己不行;干别的活儿自己没有力气,还能干啥?

英子这次不气反而乐了,说德子的脑子被驴踢了,踢成脑震荡了,专门钻死牛角。她得意地说,自己早已给德子想好了营生,只要德子听自己的,就一定能发,就一定能牛起来,甚至比铁锤比春生还要牛。

德子一听,忙睁大眼睛问啥营生。

英子已经想好了,小镇前面的河,到现在还没有河长,一片脏水上面漂着树叶啊,杂草啊,垃圾啊。英子就找到镇长,自告奋勇地让德子当河长。镇长牙痛一样咂巴着嘴说,德子,整天玩着,他行吗?英子说绝对行,自己保证,不行的话自己负责。于是,镇长就把镇河交给了德子。英子告诉德子,将河看好,要整治干净,再在河边栽上芦苇。德子不愿意,问道,芦苇能来钱吗?英子皱着眉一挥手说,听我的,记着。

德子无奈,只有照看着河,沿河栽着一些芦苇。

河水到了小镇外面,被一道堤坝拦住,平平的一片水被德子整治得干干净净的,如一面镜子,被芦苇给镶了一圈的边儿,绿油油的。英子又选了一个假期回了一趟县城,找了一个司机,用车带来很多莲藕,让德子都栽到水里去。德子睁大眼睛,一副很吃惊的样子问道,我,栽莲藕?英子点着头。德子摇着头道,我懒得做的。那个司机在旁边听到了,嘿嘿一笑,回头劝着英子道,这人一生就应该打光棍,算了,没救了。

德子一听,这哪是人话啊,自己咋一辈子就得打光棍?德子袖子一撸,准备动手打人。

英子哼了一声道,有本事的话,下水。

德子一咬牙道,下水就下水,有啥了不起。

德子挽起裤腿下水,开始栽植起莲藕来。英子在水边光着脚忙来忙去的,递着莲藕,或者看德子栽植得咋样,秀巧的脚印就印在泥巴上。德子上岸歇息的时候,看到那一个个脚印,五个胖乎乎的脚趾花生米一样,心中就趴着几只蚂蚁,在麻酥酥地爬动着,捉不住又赶不走,很难受又很好受。英子见德子望着自己脚印发傻的样子,就喊道,看啥,一个脚印有啥看的?快去忙!德子第一次红了脸,忙哎了一声,咚的一声跳下水,溅了一头的水,低着头忙起来。英子在水边站着,咬着牙笑着。

第二年水面就有了田田的荷叶,粉嫩的荷花,铺成了一幅画,蜻蜓飞来了,蜜蜂也飞来了。英子一笑,回头对德子说,还缺一样东西。

德子问是啥,英子说,鸟儿。

德子指着四面树枝草丛道,有麻雀,有老鸹啊。

英子说不是的,是另外的一种鸟儿。几天后,英子拿出一些鸟蛋来,让德子孵化出来。德子说自己又不是母鸟,咋能孵化啊。英子就咯咯笑着告诉他,用棉被捂着,不用他蹲着捂。德子就用棉被捂着鸟蛋,十几天后,那些鸟蛋破了,一只只白白的雏鸟钻出来,咯咯地叫着,叫得一屋子的热闹劲儿,引得镇上人都来看稀奇,说这是啥鸟儿啊,没见过的。英子笑着说,等长大了就知道了。

鸟儿慢慢长大了,长长的脖子细瘦的腿,竟然是天鹅啊。镇上人都啧啧称奇,这儿从没有飞过天鹅,没想到现在竟然有天鹅了。天鹅当然要放到芦苇荡中。

这些天鹅德子已经养熟了,德子每天撑着一只船,带着天鹅巡视他的镇河。天鹅站在船头,或者蹲在德子的肩膀上,来游小镇的人感到很好玩,都想上船,都想和德子的天鹅照相。可以啊,照一次十元。一个个游客都争着抢着拍照,还有的女孩摆着造型抱着天鹅照着。德子乐得眼睛都眯在一块儿了,一天几百元,能不乐啊?

英子问道,咋样?

德子数着钞票道,美着呢。

英子说德子太小家子气了,美着的事情还在后面,有他乐的。英子又购买了几万尾鱼苗,再次请那个年轻司机带回来,让德子放养到水里。几万尾啊,哪来的钱?英子说,在银行贷的,你有钱了要还的。

德子心里二乎着,试探着问,那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吧?

英子波澜不惊地说,放心,你会赚钱的。

过一段时间,鱼儿长大了,长得肥肥胖胖的,在水里如银梭子一样来来往往的,将无边荷叶和无边的苇草搅得一晃悠一晃悠的。英子让德子沿河边竖上木牌,告诉游人,可以在河边垂钓,钓到的鱼儿,按市场价给钱就可以了。游客一个个高兴得呵呵的,来到小镇,坐在镇河边柳树下或苇草边垂钓,既看了景,又休闲了,更养心了。游客们钓的鱼得清蒸,得红烧,得油炸啊。小镇的饭店店主都热情地欢迎客人去自己店中操作,油炸煎烤,烹煮清蒸,随便。当然,游客捎带着会买了店主的饭、作料,还有菜肴,双方互利互惠,合作共赢。

大家乐呵呵的,德子更乐呵呵的。

三年后,德子不再是以前的德子了,是开着小车的王老板了。他一身西装革履打扮,特意找到英子摇着脑袋道,我还是光棍啊,咋办?

英子說,你现在都成珍稀品种了,还担心没老婆?

德子用手指轻轻摸了一下自己油光水亮的说,反正自己是光棍,反正英子得兑现诺言。英子咯咯一笑道,自己要兑现诺言,必须得一个人同意。德子忙问谁,英子说自己的男友啊。

你男友,谁?

英子喊了一声,那边一个小伙子走过来,正是那个说他当光棍活该的帅小伙,问英子啥事。英子说,王老板说,幸亏你那次激他他才发了,他说想和你成为朋友。

德子搓着巴掌,尴尬地笑着道,是的是的。

后来,他真的和英子男友成了好朋友。至于珠儿嘛,听说也早已经回来了。

责任编辑/董晓晓

猜你喜欢

凉皮春生铁锤
曹春生作品
占春生作品
掩耳盗铃
沉重
黑凉皮
2招巧辨色素凉皮
不认账
一声吼
凉皮女王 5年招商180家
贾亚芳:一碗凉皮闯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