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始末

2021-04-14沈嘉仁

文萃报·周二版 2021年14期
关键词:赫尔辛基国际奥委会芬兰

沈嘉仁

1947年6月,芬兰赫尔辛基获得第15届奥运会主办权,举国上下开始了精心的筹备。

1951年2月15日,芬兰首任驻华公使瓦尔万尼到北京上任,并拜会我国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行前,瓦尔万尼曾接到国内指示:“到京后尽快探询新中国出席芬兰奥运会的可能性。”

外交部将芬方的意思转告给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备委员会(以下简称“体总”)。然而,中国有自己的难处。新中国成立伊始,又正值抗美援朝期间,参加奥运会的事很难被提上日程。1952年1月,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告知中方:“苏联将组团参加芬兰奥运会,建议中国也派选手参加。”苏联的意见起了关键作用,“体总”开始积极准备参加奥运会事宜。

不料,3月初,“体总”却接到了国际奥委会的复电,称“体总”只能作为新会员入会,而不能取代原有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因为“中国奥委会”早已经“存在”了。

团中央、外交部、体总的几位负责人反复商量,认为不能重新入会,必须坚持“体总”是旧体协改组而来,理应取得原体协在国际奥委会及各国际单项运动联合会中的地位。

6月4日,在没有奥委会回复的情况下,“体总”主任冯文彬和国际奥委会委员董守义联名,电告赫尔辛基奥运会组委会:中国决定派出游泳、篮球、足球运动员参加本届奥运会。

然而,6月17日,“体总”收到了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德斯特隆本人的电报:“任何中国运动员不得参加赫尔辛基奥林匹克运动会。你们的奥林匹克委员会尚未获得承认,去赫尔辛基是徒劳的。”

这项公告引起了强烈的反应。董守义亲笔签名发电报,电告国际奥委会:“依据奥林匹克宪章,你们是无权阻止中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在众多国际朋友的支持和声援下,7月18日晚,北京终于收到了一封發自赫尔辛基的邀请电报,但国际奥委会同时也邀请台湾方面的运动员出席。去,还是不去?此事关系重大,“体总”立即写报告提交给周总理。7月19日,总理的指示终于传达下来,批示:要去!

7月25日凌晨,中国参加第15届奥运会的体育代表团,从首都西郊机场乘飞机赶赴赛场。

当时的交通没有现在便捷,29日上午11点,在本届奥运会已进行了10天之后,中国代表团终于到达目的地。所有人心里只惦记着一件事:升旗。足球选手张邦伦和陈成达分别担任旗手和护旗手。国旗徐徐升起,伴着国歌乐曲声,代表新中国和五亿中国人民的五星红旗,终于在奥运村上空冉冉升起。

不过,这时比赛已近尾声,足球、篮球都错过了参加预赛的时机,只有游泳选手吴传玉能够赶上将于30日进行的100米仰泳预赛。

由于旅途劳累,加之当时芬兰正值北极白夜时节,吴传玉没有休息好,虽竭尽全力,游出了1分12秒3的成绩,但仅名列小组第五,未能进入决赛(每组取前三名)。然而,这却是新中国的选手在奥运会历史上留下的第一个比赛成绩。

这次奥运会是新中国参加的第一次奥运会。一路上,代表团受到热烈欢迎和热情接待。回国后,“体总”副主席荣高棠代表全团向中央提出加强政府对体育工作的领导,促进高水平竞技体育发展的建议,新中国的体育事业由此开始了国家规划。

(摘自《档案与社会》 )

猜你喜欢

赫尔辛基国际奥委会芬兰
休闲游憩导向下社区公共开放空间营造策略研究
赫尔辛基印记
洛杉矶将2024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让给巴黎
两届奥运主办权同时揭晓
赫尔辛基无雪不冬天
芬兰将迎独立100周年 邻国挪威考虑“割让”山峰作贺礼
芬兰纸与纸板五年连减
大象无形 芬兰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