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技术,造福人类还是超越人类

2021-04-12〔瑞士〕卡洛斯·莫雷拉〔加〕戴维·弗格森张羿

读者 2021年9期
关键词:工业革命人类

〔瑞士〕卡洛斯·莫雷拉 〔加〕戴维·弗格森 张羿 译

到目前为止,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技术驱动的世界里。事实上,正在争夺网络控制权的为数不多的几家大型平台公司——脸书、亚马逊、谷歌和推特,并不是为了影响我们的情绪而进行这项活动的。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公司都希望我们在使用它们的产品时打起精神,以便推送更多我们想要的东西。

这当然是提供良好服务的基础,为客户提供服务的最佳方式莫过于尽可能多地了解客户。然而,这种方法引发了一些更关键的问题:如果搜集到的关于你的信息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该怎么辦?如果你寻找的东西不仅仅是一天十多个数字印记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这些公司掌握关于你的信息之后还能做些什么?

在一个日益受到技术影响的世界里,我们使用的技术越多,失去的做人的自由就越多。对现代科技公司而言,它们的一大法宝就是搜集你的身份、个人数据和行为,然后进行翻译,并卖给其他公司的营销人员,后者需要这些信息来向你推销产品。这种算法被称为“行为定向”,它有效地利用技术对你的行为的翻译来影响你未来的决策。这从表面上看是无害的,在现代,更表现得像一种精明的营销策略,也许你根本不相信它会影响我们。不幸的是,这种用技术赢利的普遍做法不仅改变了公司的营销策略,还改变了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影响着我们的行为方式,以及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在极少人能看到的隐蔽的现实背后,你正在把你的人性外包给一小部分公司,这些公司可能是善意的,但它们永远无法充分保护你,永远不能完全代表你,永远无法帮助你实现期许和梦想。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所做的恰恰相反:破坏你的自主权。这个问题比经济问题大得多。在全球生态系统中,人类生活面临着一个明显的现实威胁:我们是存在的顶峰,头顶着创造的皇冠。但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创造了全球历史上最大的敌人——现代的科学怪人。

但我们仍然可以控制故事的结局。我们必须心甘情愿且明智地行使这种控制权。技术的本质应该是让人类自由地做自己。在前三次工业革命中,人类首先利用蒸汽机实现生产机械化,然后用电力实现大规模生产,最后利用电子信息技术实现生产自动化。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第四次工业革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上开始发展,德国著名经济学家克劳斯·施瓦布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特征是“跨越物理、数字和生物领域的技术融合”。如果部署得当,这种融合极具发展前景。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的全球性问题,如获得清洁的水源和治愈某些癌症,现在都可以得到解决。几十年来似乎无法完成的全球性任务,例如普及教育,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现实。但就目前情况而言,施瓦布描述的“消除各个领域之间的界限”,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人类对资源的滥用,以致失去对未来的掌控。

人类的精神和愿望的本质是自由:做自己的自由,表达个人信念的自由,以及成为我们能成为的最好的自己的自由。事实上,我们不仅是人类,还是进化中的人类。“我们作为集体会变成什么”,这个问题为我们的未来写下了剧本。

技术能否让我们成为最好的自己?人类与技术的不稳定结合给每个人都留下了一个生存问题。它正摆在我们面前,在我们的心中激荡。你想要的仅仅是生存,还是真正的繁荣?数千年的人类历史提供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这个答案将我们与其他所有生命形式区分开来:人类渴望繁荣、进步,渴望变得比现在更好。

(孤山夜雨摘自中信出版集团《超人类密码》一书,辛 刚图)

猜你喜欢

工业革命人类
人类第一杀手
基于STEAM教育理念的历史教学初探——以《面向未来的工业革命》一课为例
正在进行的“工业革命”:次第与主题之辨
从《南方与北方》出发论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女性
谁变成了人类?
第四次工业革命来袭 技术控Plus创新狂
第四次工业革命来袭 技术控Plus创新狂
小小“钢铁侠”拯救人类
醒醒吧,人类!
关注中国未来,不妨读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