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经济超预期回升

2021-01-25 11:18:24 证券市场周刊 2021年3期

廖宗魁

2020年经济顺利收官,经济复苏的动能尤为强劲。

四季度GDP增长超预期增长6.5%,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2020年全年经济增长2.3%,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年度经济正增长的国家,中国经济再度成为全球经济的发动机。

出口的超预期增长、工业持续保持强劲以及消费的恢复,使得四季度经济大幅回升。但由于通胀的上行是相对滞后的,更能反应企业利润的名义GDP增速上升幅度并没有实际GDP那么快。2021年上半年才是企业利润快速释放的时期,A股市场也将迎来这几年基本面最为美妙的一段时光。

年初以来,市场气势如虹,两市成交量持续突破万亿元,上证指数也突破了3600点关口。但市场的结构分化很严重,市场激辨“白马抱团”能否持续。如果我们把时间维度拉长,就不会纠结在这短期的抱团之中,它也不会成为2021年的主要矛盾,顺周期板块的业绩高增长才是全年市场最主要的驱动。

整体经济回到疫情前水平

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0年四季度经济运行数据, 四季度GDP(不变价)同比增长6.5%,增速比三季度加快1.6个百分点,明显好于6.2%的一致预期(Wind),经济整体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从产业的角度看,第三产业恢复较快,是经济超预期的主要动力。四季度第一产业同比增长4.1%,增速比三季度略微加快0.2个百分点,大体保持平稳;第二产业同比增长6.8%,增速比三季度加快0.8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同比增长6.7%,增速比三季度大幅提升2.4个百分点,对四季度经济的拉动较大。

在月度的高频经济数据中,经济学家们更多是监测一产和二产的相关数据,而四季度受疫情冲击较大的服务业恢复较快,从而导致经济的表现超出了预期。

另外,统计局下调了2019年四季度的GDP数据, 这样相当于调低了基数,从而变现提升了2020年四季度的GDP同比增速。统计局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四季度GDP 同比增长6.5%,比上年同期高0.7个百分点”。中金宏观报告中指出,据此推算2019年四季度GDP增速已经从初步核算的6%向下修为5.8%,这也部分解释了2020年四季度GDP为何超预期。

从行业的角度看,四季度在加速上行的主要是工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业和住宿餐饮业。

四季度工业(不变价)同比增长6.9%,增速比三季度上升1.3个百分点;从高频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看,四季度同比增长7.1%,增速比三季度也上升1.3个百分点,工业的上行态势较强。四季度批发和零售业(不变价)同比增长6.3%,增速比三季度大幅提升3.2个百分点;四季度交通运输业(不变价)同比增长7.9%,增速比三季度大幅提升3.7个百分点,表明顺周期的主要行业在加快复苏;四季度住宿和餐饮业(不变价)同比增长2.7%,增速水平虽然还低于疫情前,但增速比三季度大幅上升了7.8个百分点,表明疫情平稳后“接触性的消费”在快速修复。

不过,建筑业和金融业的增速有所下降,表明在经济企稳之后,基建的作用有所弱化。四季度建筑业(不变价)同比增长6.6%,增速比三季度下降1.5个百分点;四季度金融业(不变价)同比增长7%,增速比三季度下降0.9个百分点。

从需求端角度看,消费和净出口对四季度经济的加速贡献较大。根据统计局的新闻发布会,“四季度最终消费增长拉动经济增长2.6个百分点,比三季度上升了1.2个百分点。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有效控制,消费需求的动力也将进一步恢复。”

从环比的角度看,四季度GDP季调环比2.6%,这远超疫情前的平均水平,表明经济的环比动能依然非常强劲。

从名义的角度看,四季度名义GDP同比增长6.6%,增速比三季度上升1.1个百分点。由于通胀的上行速度相对滞后,导致名义GDP的增速上升要慢于实际GDP增速。我们知道,公司利润是名义值,随着未来PPI的快速回升,名义GDP会以更快的速度修复,并伴随公司利润的超高增长。

展望未來,2021年一季度将迎来少有的高增长。中金宏观报告指出,“中国出口仍比较强劲,而且不少地方政府和企业鼓励员工春节原地过节,春节期间生产可能不会像往常那样急剧下降。”

出口延续高增长

2020年下半年,出口持续维持高增长,对经济的恢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经济表现频频超出市场预期的主要来源。

四季度出口(美元计价)同比增长16.7%,增速比三季度大幅上升8.3个百分点。从国别上来看,发达经济体中对美国的出口尤为强劲,四季度对美出口同比增速高达34.3%;对主要的新兴市场国家出口也都保持了近两位数的增长,比如四季度对巴西、印度和南非出口同比增长分别为9.6%、16.1%、14.5%。

出口的高增长同时受到两股力量的推动。一方面,2020年下半年,疫情后的全球经济都在恢复,外需的强劲反弹刺激了中国的出口;另一方面,全球产业链中很多地区受到了疫情的破坏,不能及时有效的恢复,而中国疫情后产能的恢复较快,挤占了全球产业链中的一些份额。

市场普遍认为,出口份额的提升不具有持续性,全球产业链逐步恢复后,中国出口份额就会回落,出口也会随之下行。但正如我们在此前文章《超预期会在哪》中指出的,全球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复苏较快,未来可能将抵消出口份额的下降,支撑较高的出口增长。

在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去杠杆,美国过剩的房地产库存已经出清,并于2016年开始逐步开启了一轮新的房地产繁荣周期。这一次疫情期间宽松的融资环境,使美国房地产市场加速上行,有效的支撑了当前美国经济的快速复苏。

11月美国成屋销售签约指数同比增长16.4%,连续5个月保持15%以上的高增长。2020年二季度,美国住房自有率为67.9%, 比上一季度提升2.6个百分点,是有数据以来住房自有率提升最快的一个季度。

消费曲折上行

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0566亿元,同比增长4.6%,增速比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低于市场预期。疫情的反复可能对短期的消费造成了一定的扰动。

中信证券认为,大部分可选消费商品增长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落体现出疫情对整体可选消费的拖累。在疫情风险的影响下,临近春节的大范围人员流动或受到一定限制,更多人选择就地过年,这可能会显著减少春节社交场景。尽管受益于高基数,年初消费预计将实现高增长,但从内部的增长动能修复来说还需密切观察疫情的变化情况。

疫情的反复使得消费分化修复的特征再次加强。浙商证券认为,高社交属性的消费修复受阻,比如12月餐饮消费同比仅增长0.4%, 没有明显起色;而“宅经济”消费则继续保持强势,比如12月通讯器材、饮料和文体用品同比增速分别为21%、17.1%和9.6%。

2020年下半年,耐用品消费的汽车一直表现较好,对整体消费形成较好的支撑。但12月汽车零售消费额仅同比增长6.4%,增速比上月大幅下降了5.4个百分点,从而对整体消费有所拖累。

疫情有一些反复,月度的消费数据也有所起伏,但整体上行的趋势还是非常清晰的。四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4.6%,增速比三季度上升3.7个百分点。

制造业投资最为强劲

12月整体投资增速略有下降。2020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9%,增速比1-11月上升0.3个百分点,低于市场预期的3.1%。具体而言,基建投资增速持续回落,地产投资保持着较强的韧劲,制造业投资则最为强劲,也是未来支撑投资的最主要动力。

1-12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长0.9%,增速比1-11月下降0.1个百分点。浙商证券认为,2020年下半年,经济处于后疫情阶段,基建增速表现持续低于市场预期,主因在于财政支出降速、大范围极端天气扰动施工强度等。

1-12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7%,增速比1-11月提升0.2个百分点。12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金额分别同比增长11.5%和18.9%,继续保持着不错的增长水平。2020年下半年,房地产政策有所趋紧,市场一度对房地产较为悲观,但实际情况仍表现出了较强的韧劲。

这一轮房地产的特征与2017年有很大不同,当时的棚改货币化推动三四线房市热火朝天,而本轮房市恢复较强的是一线城市。30个大中城市中,一线城市的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增速已经多个月维持在50%左右的超高水平。

1-12月制造業投资同比增速为-2.2%,增速比1-11月回升1.3个百分点,12月单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0.2%,表现出较强的回升势头。

华创证券认为,中游制造业行业投资走强是支撑制造业投资的关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电气机械和通用设备这两个行业,12月这两个行业投资增速分别为27.9%和27.5%,2021年可能仍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