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似曾相识

2021-01-21 06:00:25 小说林 2021年1期

主持人语:

两性世界中,什么东西最能刺痛男人的心?张荣光《似曾相识》中写出了一个男人的悲哀。年轻时爱爱用一张冰冷的字条拒绝了对她魂牵梦萦的老楚,他年相见,面对功成名就的老楚,爱爱又强词夺理,巧言令色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辩解。让男人悲哀的不仅是女人的嫌贫爱富薄情寡义轻浮漫浪,更有女人的不自知、不自尊、不自贵。

中国人的人伦关系中,亲子关系的地位尤其重要,因为它关乎家族的“香火”问题,如此就可能演绎出各色悲剧。本期孙奎建《房子》再现了那个年代家庭内部亲子关系的残酷性,撕开亲情的“面纱”,将亲人间的“隐性谋杀”置于公众面前:为了儿子结婚的房子,不许女儿出嫁,甚至女儿死掉都不肯公开发送。父母兄弟不准三十岁且已有了身孕的女孩结婚,父母施爱不同,对子女的爱分配不公,亲情就成了杀死女孩的那瓶毒药。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天下最真挚的情感,爱的方式各有不同,结果必然大相径庭。杨丽娜《暖光》中的父母可能没有很高的知识素养,但是懂得如何爱孩子——用自己的言行去引导孩子,也可以理解成一种教育方式,让孩子真切看到“爱之光”。母亲因一时的贪念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但是父母不回避自身问题,带着孩子一起去修补错处,这种教育方式必然会对孩子的成长起到关键作用。小说情节推进自然流畅,通过对孩子的描写交代出故事的时代背景。理解了时代特征也就理解了那个时代的人。

——特约栏目主持:袁炳发

老楚患难与共的夫人去世还没过仨月,说媒的就踢破了门槛子,烦得老楚睡觉都不得安生。他说了一千遍不找,就是没人听。就你这年龄,这么好的身体,当过官,经过商,要人品有人品,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儿女又都大了,无牵无挂,找个伴儿不比啥都强?你有那么多钱不花,能带走哇!亲戚说,朋友劝,终于逼得老楚吐了口。于是,给他介绍的女性真是五花八门,干什么的都有,岁数也是参差不齐,小三十岁二十岁的,个头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丑有俊。

为了少麻烦人,走点捷径,老楚画定了一个框框:首先得人品好,最好是同龄人,至于长相,说得过去就行。根据这一框框,一位热心的亲属觉得一位“大美人”可以入选。据他所知,“大美人”年龄与老楚相仿,年轻时是个大美人,现在岁数大了,风韵犹在。

“大美人”年轻时去外地打拼,改了名字。原来叫郭爱俊,现在叫郭爱爱。

按约定的时间,两位老人在“她在丛中笑”咖啡厅见了面。一见面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进一步交谈,老楚确信自己的感觉是对的。而爱爱因接触男人较多,时间久远,不敢确认,但朦朦胧胧的记忆中,好像认识过这么一个小眼睛的男人。

老楚回家后,在日记本中找到那张被他像宝贝一样珍藏多年的字条。之所以说是宝贝,那是因为他花费了三年的工夫,一百多封情书换来的。看着那三寸字条,他的心再一次掀起波澜。沉思片刻,找出一个与字条有着一样悠久历史的信封,把字条装了进去,另外写了一张“愿用一百零一万元换那一百零一封情书”的字条,一并塞了进去,严严实实封好,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老楚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把信封交给了他的亲属,让她转交给爱爱。

爱爱打开信封,一眼看见了那张旧字条。瞪大眼睛仔细辨认,确认是自己的笔迹。不禁一阵心跳,怎么,当年的小眼睛还真的混出了名堂?看到“愿用一百零一万元换那一百零一封情书”的字条时,便发了疯了似的找那些信,可上哪儿去找?早就被她扔了。别说一百零一封,一封也没有!

老楚以為爱爱见到信就会打退堂鼓,不会再见他。不料,爱爱却无论如何想见面。老楚以为她找到了那些信了,便如约相见。

爱爱拿出“愿用一百零一万元换那一百零一封情书”的字条说:“老楚,你是聪明人,当年我不写那张字条,不说你家穷,眼睛小,请自珍自重这样的话,你会有今天吗?”

“ 这么说,你是我的大恩人了?迟来的爱?”老楚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不念旧情,忘恩负义!” 爱爱握着字条,冲着老楚的背影哭了起来。

作者简介:原名张荣光,曾用名冰天、黑水冰天等。197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发表诗歌小说散文500余万字。长篇小说《惨爱》《老三届》《牌子——新杨三姐告状》《太极宗师陈王廷》《大侠杨露禅》《张三丰传奇》,中篇小说《校园里没有冬天》,小小说《椅子》《李一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