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有人不相信中国,不要理他们(当事者说)

2021-01-06 07:18:32 环球时报 2021-01-06

【日】竹内亮

从今年1月1日起,由我执导的纪录片《后疫情时代》上线。纪录片的主题是“逆势爆发”,我想透过镜头,解开外国人心中的疑惑,为什么在疫情期间,中国被预测会成为2020年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新片本身有内容,我预测肯定会受到日本观众欢迎,只是没想到再次登上日本雅虎首页。去年三四月份,我拍摄的《南京抗疫现场》第一部、第二部曾经登上过日本雅虎首页,那时大家想看看中国的抗疫故事,而且当时的中日关系挺好的。

疫情暴发初期,中日民众互相帮助,两国之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友谊让人感动。这一年中日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西方媒体的涉华报道有时会缺乏客观性。在这种背景下,《后疫情时代》能够再次登上日本雅虎首页,我感觉意义更大。

日本雅虎不公布具体的点击量,但是好多日本朋友告诉我已经看了片子,他们的反应基本上都是惊讶于中国良好的防疫情况和无人化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在片中没戴口罩,日本人觉得“奇怪”,羡慕我可以自由活动,到处拍摄。

日本有声音质疑我屏蔽了这部片子的负面评价,这一点需要澄清。日本雅虎独家播出的视频下面没有评论区,所有视频都一样,这不是我设定的。但如果有评论区的话,我不否认肯定会有人质疑中国的疫情防控是假的,因为总有人不了解中国、不相信中国,不要理他们就好了。

为控制新冠疫情进一步扩散,日本政府计划本月7日针对“一都三县”(东京都、神奈川县、琦玉县、千叶县)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我的老家在千叶,曾经在东京工作过,那里有很多亲朋好友,所以我很担心日本的疫情。虽说中日国情不太一样,但是中国的一些抗疫经验值得日本借鉴,比如贯彻执行“测量体温”“隔离观察”等措施。

我在中国学到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什么事情先做再说,做的过程当中不好的地方再调整。日本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直在讨论,却迟迟不见行动。速度对于抗疫来说至关重要,日本政府的抗疫政策过于保守,总是等到事情发生了才想办法应对,非常被动。

最新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中日两国民众感情出现反差。其实,这种“温度差”向来如此。日本民众受到日本媒体的影响比较多,特别是电视台。而日本电视台中“黑”中国的报道收视率明显高于其他节目,我以前在日本从事过媒体工作,对此非常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收视群体的年龄层也比较高。后台数据显示,50岁以上的男性观众最喜欢看“黑”中国的节目。他们年轻的时候经历了“泡沫经济”,那是日本的黄金时期,他们以为日本最厉害,不可能被中国超过。如果他们看到中国某些地方比日本好的报道,会被“伤自尊”。

其实,日本年轻人对中国的印象并没有那么不好。特别是大城市的年轻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多元,他们对中国非常有兴趣。比如日本的高中女生喜欢在中国的一些短视频应用上学习中国风的化妆方法,高中男生则喜欢中国的游戏。他们对中国文化没有抵触心理,而是自然而然地接受。三四十岁的群体喜欢中国的高科技,像是我在《后疫情时代》里介绍了中国的无人化科技,就受到三四十岁男性观众的喜爱。

我们难以改变年龄大的那部分人的一些想法,所以拍一些面向中青年群体的作品是接下来的方向。当然,作为一名在华日本导演,我还会继续把日本文化介绍给中国民众,做出双向努力。

中日两国的“温度差”不是喜欢与不喜欢的差别,而是在于对国外感兴趣程度的差别,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问普通日本人“你怎么看中国?”对方很可能会回答,“没什么想法,我对国外不感兴趣”。但是如果非要一个回答的话,就只能说“不喜欢中国”。

中国有很多关于外国的报道,年轻人出国留学,普通民众出国旅游、出差,大家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了解外面的世界。我认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印象没有那么不好的原因之一。我在拍片过程中,中国民众总会非常积极地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不会忘记历史,但是也能接受日本动漫,也去日本旅游。

日本的情况完全不同,民众对国际事务不感兴趣,也不爱出国,看到电视上“黑”中国的报道就相信了。两国民众获取的信息量和兴趣点完全不一样,并不是喜欢不喜欢这么简单。▲(作者是日本纪录片导演,本文由邢晓婧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