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耀州窑天青粙瓷

2020-07-27王小蒙

收藏界 2020年2期
关键词:越窑汝窑青釉

王小蒙

耀州窑创烧于唐代,从晚唐始,青瓷生产上升为主流,之后历经500余年发展,成为北方延续时间最长的青瓷窑场。在耀州窑青瓷生产的历史上,有世所熟知的宋代橄榄绿釉瓷,也有未被完全认知的五代一一北宋初的天青釉瓷,这类青瓷与橄榄绿釉瓷的审美意趣完全不同,并对后世汝官窑的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文讨论的对象,并非那些已被陶瓷考古确认的天青釉瓷,而是沿着近现代天青釉瓷概念界定的方式,对汝窑之前耀州窑天青釉瓷的产生和特征做一梳理。耀州窑瓷中,有一批釉色天青、釉质玉润的青瓷,与文献中的天青釉瓷特征近似,也与天青釉瓷的标杆一一汝窑在特征工艺上相近,但这些工艺均先于汝窑,故其工艺成就对天青釉瓷工艺的发展有重要意义。

一、天青釉瓷

文献中对瓷器釉色的描述很多,最著名的如唐陆龟蒙《秘色越器》形容越窑釉色“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徐夤《贡余秘色茶盏》称越窑釉色如“捩翠融青”、“嫩荷涵露”。

北宋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一:“陶器色之青者,丽人谓之翡色。今年已来,制作工巧,色泽尤佳。”郭葆昌的《瓷器概说》云:“纯色之始,日青,日白。青者如晋日缥,唐越窑秘色亦日峰翠,五代、宋仍之。”

上文中,皆有“青”之色,汉字释义中之“青”有多种含义,其中有表示颜色者,为“蓝”或“绿”色。《荀子》:“青取于蓝,而青于蓝”,此处青为蓝色;前文《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三十一:“陶器色之青者,丽人谓之翡色。”此青则为翡翠般的绿色。

“天青”则无疑是如天空一般的颜色。“天青”形容釉色,最早见周密(南宋一元)的《武林旧事》卷七“乾淳奉亲”:“淳熙六年三月十五日……又别剪好色样一千朵,安顿花架,并是水晶玻璃、天青汝窑金瓶。”但大量的以“天青”形容釉色的,是明清文献中论及柴窑时。如明曹昭《格古要论·柴窑》:“出北地,世传柴世宗时烧者,故谓之柴窑。天青色,滋润细媚,有细纹,多足粗黄土,近世少见。”明谢肇制的《五杂俎》记有:“陶器柴窑最古……盖色既鲜碧,而质复莹薄……世传柴世宗时烧造,所司请其色,御批云:‘雨过青天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张应文的《清秘藏》记有:“论窑器必曰柴、汝、官、哥、定。柴不可得矣,闻其制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

虽然有众多的关于柴窑“天青”釉的论述,但柴窑究竟指哪个窑口,尚争论不休,故无法以柴窑实物界定“天青”釉之风格特点。而汝窑之天青釉瓷,既有文献,又有实物。《景德镇陶录》载:“而柴窑、汝窑云青,其青则近浅蓝色”;“镇陶官在大器等户,多仿汝窑釉色,其色佳,并以雨过天青呼之”。可见时人认为汝窑具有和柴窑相同的“天青”釉瓷特点。曹昭《格古要论》描述汝窑为“淡青色”,且“土脉滋媚”;高濂《遵生八笺》:“其色卵白,汁水莹厚如堆脂”;皆认为其釉质亦莹润如脂如玉。

传世和发掘出土的汝窑天青釉瓷,完全具备上述文献记载的特征,汝窑之后,北宋官窑、南宋官窑和龙泉窑中的部分青瓷亦被指为天青釉瓷。这些天青釉瓷,有共同的风格特征:首先呈色为天青系列,有天青、淡青或粉青等;其次是釉质温润,光泽含蓄,如堆脂美玉。这两个特征,成为了衡量是否为天青釉瓷的基本标准,此外,围绕这种风格的工艺技术也成为了天青釉瓷特点之一。如汝窑为得到腴润的质感,首创二次烧,为厚釉工艺打下了基础,到龙泉仿官的薄胎厚釉瓷,胎薄而内外厚釉,俗称“夹心饼干”,将厚釉发挥到了极致;汝窑的香灰胎色隐透釉面,形成天青色暗含肉红的韵味,南宋官窑天青釉瓷,则以青灰胎的浓重胎色衬托釉色,增加一层青幽深邃感等。

从上可见,天青釉瓷概念的形成,有逐渐体系化的过程。首先,明代文献中的天青釉瓷,被赋予了皇帝御批择色选样的神秘色彩和高贵的地位,主要的特征是“青如天”的釉色和“堆脂”般的釉质;二是近现代陶瓷收藏和古陶瓷考古中,基于文献中天青釉瓷的形容和描述,对具有这类特征的瓷器进行比照,确立了天青釉瓷的外观风格和一系列的工艺特征。

本文讨论的对象,并非这些已被陶瓷考古确认的天青釉瓷,而是沿着近现代天青釉瓷概念界定的方式,对汝窑之前耀州窑天青釉瓷的产生和特征做一梳理。耀州窑瓷中,有一批釉色天青、釉质玉润的青瓷,与文献中的天青釉瓷特征近似,也与天青釉瓷的标杆一一汝窑在特征工艺上相近,但这些工艺均先于汝窑,故其工艺成就对天青釉瓷工艺的发展有重要意义。

二、耀州窑天青釉瓷的产生和胎釉特征

1.青灰釉与天青釉

耀州窑青瓷的发展,离不开对越窑的学习和模仿。越窑秘色瓷釉的“千峰翠色”,虽与天青釉有距离,但因其灰胎薄釉,灰胎的颜色透过釉表呈现,所以越器表面确实有“青”的调子,且釉面滋润匀光,如冰似玉。耀州窑正是在对这种青瓷风格的模仿中,创烧出了具有“天青”色调的青瓷。越窑秘色瓷虽然是青瓷发展史上的一个历程碑,但釉之天青却是耀州窑青瓷的创新。

耀州窑青瓷,最晚于中唐(8世纪后半)已开始烧制,晚唐开始仿越窑后,青瓷的发展突飞猛进。五代青灰釉瓷在造型、装饰特征上都与越窑有相似之处,是以青灰为主调的釉色,但绝无越窑秘色瓷那样积釉处呈翠绿色的现象。其釉色是处于“灰”和“青”之间,虽然有小部分瓷釉也帶少许“绿”的调子,但远不及宋代橄榄绿之“绿”,基本是被“灰”和“青”主宰。青灰釉一般较薄,五代时略厚,积釉或釉厚处呈青蓝或天青的釉色的标本也增多。

始于唐代的耀州窑青灰釉,是天青釉产生的基础,温润含蓄的天青釉的形成,受温度、气氛和烧成过程中升温或降温速度等各种因素的制约,釉的成分不同也能够影响到釉色。据对几件灰白和浅灰胎青瓷釉的分析发现,“耀州窑灰白胎青瓷釉中氧化钾的含量明显偏高,单独形成了一种类型釉。其中,部分样品釉中氧化钾的含量已经达到钙一碱类釉的范围,这也是目前为止最早的钙一碱类青瓷釉。钾含量的提高有利于青瓷釉呈青蓝色调,所以这批样品多呈现“青如天”的粉青或天青色”。

五代青瓷烧成温度最高可达1320度,但釉熔融度高,故相对的烧结度反而弱,加之釉内气泡和钙长石结晶,都易形成釉层的失透感。天青或粉青、淡天青,釉层略失透,器表呈现一种娇媚典雅、温润含蓄、美如青玉的韵味,这便是耀州窑天青釉的典型特征。

从青灰釉到天青釉,或许开始只是偶然得到,但随着经验的积累,天青釉的生成的几率增高。灰白胎的天青釉中的高钾特征,则清楚地表明,天青釉瓷已是当时工匠的明确追求。

2.三种类型的天青釉瓷及其胎釉特征

耀州窯天青釉是在青灰釉工艺的基础上诞生的。青灰釉瓷始于唐代,终于宋代初期。按照胎土种类,可分成青灰胎青瓷、灰白胎青瓷、灰胎青瓷三大类。三类胎土的青瓷中,皆有天青釉瓷。《五代黄堡窑址》刊布的1600余件青瓷标本中,明确具有天青釉特征的瓷器约近百件,约占总数的5%。在全部天青釉瓷中,青灰胎者约占35%,灰白胎者占55%;浅灰胎占10%。其中,灰白胎青瓷虽然只是短期内的昙花一现,总数量也少,但其典型天青釉瓷的比例最高。

(1)青灰胎天青釉瓷

胎呈青灰色,质较细,内含小黑点杂质,因呈色浓深,故名之。据测试,五代时期青灰胎青瓷“约有50%含铁量超过了2.8%,最高达8%”。为遮盖胎表的杂质,这类青瓷釉下皆施化妆土。

青灰胎青瓷在唐代即存在,唐和五代时期的胎质成分和特征高度一致,五代时期青灰胎青瓷数量增多,《五代黄堡窑址》中刊布的青灰胎青瓷的数量占全部青瓷的65%。

青灰胎青瓷以青灰釉最多,天青釉较少,占全部青灰胎青瓷不足5%。其天青釉呈色分天青、粉青、淡青数个层次,因施化妆土很好地盖了胎内杂质,故器表面呈色匀净。釉内一般多气泡,略有乳浊感。也有青瓷玻璃质感略强的,在积釉处闪娇嫩的淡天青色。釉面开片或不开片皆有,釉层较肥厚,在0.3-0.8毫米间。青灰胎天青釉瓷绝大多数素面,有极个别的划花瓷器。

瓷中还存在很少量的青黄色釉瓷,从造型和工艺特征上看,为北宋初期。

(2)灰白胎青瓷

胎色白中微闪灰,颗粒较青灰胎和灰胎略粗疏。虽非雪白色,但却是耀州窑史上胎色最白的一类,据测试,这类胎土TiO2和Fe2O3的含量皆小于青灰胎瓷,故胎色显白。此外,还含有较高的K2O(均值为5%左右),目前含钾高的有邢窑隋代透影白瓷和德化窑白瓷。釉内含钾高,不但呈色宜天青,并使得釉面更润泽。而胎含钾高,增强了透光性,更是薄胎器烧制成功的重要原因。隋透影白瓷壁薄如纸,即得益于此。灰白胎青瓷呈色有天青、淡天青、粉青,还有淡青、淡绿釉瓷等,其中,较典型天青釉瓷占全部灰白胎青瓷的12%。其天青釉呈色淡雅娇媚,玻璃质感略强于青灰胎青瓷,釉下均不施化妆土。

灰白胎青瓷的总数并不多,而其中的天青釉瓷占比却很高,尤其是其胎釉成分含钾量高,在耀州窑区域的胎釉原料中尤显特殊,有理由认为,灰白胎是工匠刻意的选择,这种选择的指向正是淡雅娇媚的天青釉瓷,并因此有效地高了天青釉瓷烧成的比率。

(3)灰胎青瓷

灰胎青瓷可分成浅灰胎和灰胎两种,标准的宋代橄榄绿釉瓷皆为灰胎青瓷,而天青釉的绝大多数为浅灰胎,胎质匀净细腻,是耀州窑历史上胎土质量最好的一类。

灰胎青瓷呈色有青绿、天青、粉青。其中青绿釉瓷数量最多,天青和粉釉瓷占比很少,但造型精致,器壁薄锐,颇具文献中“莹薄”的特征。

三、耀州窑天青釉瓷的器类、装饰和工艺成就

(—)器类、造型和装饰

耀州窑遗址出土的青瓷中,可确认为典型天青釉瓷的器类有小盅、杯、盏、盏托、壶、盘、碟、洗、钵、小盂、盘口瓶、盆、罐、盘、碗、碟、盒等。其中青灰胎天青釉瓷以深腹大底的碗和盘为多;灰白胎类多见印花小盅、高足杯、盏和盏托及深刻花的执壶等酒具、茶具;浅灰胎类以薄壁的敞口茶盏最多。青灰胎天青釉瓷的器类为日常最多见的品种,而灰白胎和浅灰胎天青釉瓷的器类,则多高档的茶酒之具,反映了灰白胎和浅灰胎天青釉瓷在产品种类上有一定的选择和指向。

此外,这些器物大多胎壁薄锐,造型精巧。尤其是天青釉瓷中多见的茶酒具类,有仿金银器、漆器造型,精致秀丽。如花口5-12曲的碗或盏,海棠形耳杯和撇足高杯,托台周围模印一圈莲瓣的盏托以及瓜蒂钮的细巧器盖等等。

因主要以娇嫩玉润的釉色釉质呈现美感,故天青釉瓷以素面为主,仅有少量的釉下划花、仿生的小贴花、模印和深刻花装饰,多为局部的点缀,只有深刻花是饰满全器。深刻花只见于灰白胎瓷,其中的典型天青釉瓷占比较多。主要装饰于执壶、罐、瓶等琢器上,由于刻痕深锐,立体感极强。刻花特点是大花大叶,一枝绕满全器,与橄榄绿瓷繁密刻花不同,但其犀利的浮雕般的刻花风格,则是后者的滥觞。

(二)工艺成就

综合上述耀州窑天青釉瓷胎釉、装烧等工艺特点,并将之与越窑秘色瓷和汝窑天青釉瓷对比,耀州窑天青釉瓷主要工艺成就如下:

1.天青釉色及厚釉

耀州窑天青釉色与越窑秘色瓷呈色最大的不同是,后者表面的呈色是釉色与胎色的合成,而釉本身是玻璃质感的翠绿色,故有“千峰翠色”之誉;耀州窑天青釉是“青”和“蓝”的调子,聚釉处尤其如此,故釉之天青色,始于耀州窑。此外,耀州窑天青釉釉层厚而略失透,越窑秘色瓷为薄的透明釉。这种厚而失透的天青釉风格被汝窑所继承并发扬。汝窑天青釉与耀州窑天青釉不同的是,耀州窑天青釉釉下灰白胎或表面施化妆土,釉色娇媚滋润但略趋于浅淡;汝窑釉下为香灰色胎,并且不施化妆土,故天青釉色被衬托的更深沉含蓄。汝窑的这—工艺被南宋官窑所继承。

2.薄胎瓷

耀州窑青瓷器中的薄胎者,胎壁厚不足2毫米,但依然造型规整。耀州窑灰白胎青瓷的胎釉成分,与中国古陶瓷史上最早的薄胎瓷一一隋代邢窑细白瓷的成分类似,皆为高铝高钾,这是其薄胎瓷工艺烧成的重要原因之一。薄胎特征虽然在汝窑瓷中并不很突出,但南宋官、龙泉仿官中的薄胎瓷较多见。

3.垫烧及足底处理工艺

耀州窑五代一一宋初青瓷大部分为釉裹全器,以M型匣钵单件装烧。一些坯件满釉后削去足底釉,直接置于匣钵内装烧。未削足釉的坯件,在器底以三角形支垫或三撮石英砂粒垫支,隔开器与匣。支垫留下的三点支痕远小于唐代的三角垫支痕,有的如芝麻粒大小。这种满釉垫烧的方式始于汉唐釉陶生产,耀州窑唐五代继承并进一步精细化,同时,也被汝窑沿用,除三角形支垫外,汝窑的环形或璧形垫圈加支钉的工艺,也早见于耀州窑。

结语

文献中“天青釉”这个称呼诞生伊始,就与皇室密切相连,在之后的发展链条上,也离不开“官”和“贡”的影子。“天青釉”瓷不只是青瓷体系中以工艺技术划分出来的概念,更包含有高贵身份和至尊地位的意义。

耀州窑天青釉瓷,集中流行于五代末一一北宋初,在釉色上具有“天青”或“淡天青”的特征,在胎土方面,以青灰胎和具有特殊成分的灰白胎最多,在器类上,多见茶酒具。以上特征,反映了耀州窑天青釉瓷已经具有了一类精细瓷器的雏形。不过仅这些,还无法将它们像汝官窑和临汝窑那样截然的从非天青釉的青瓷群中分开,或许灰白胎是专为烧制天青釉瓷而选择的胎料,但灰白胎瓷呈现的釉色仍较多样,尚不能像汝窑那样对釉色高度控制,这些应属于天青釉发展的初级阶段的表现。虽然如此,耀州窑天青釉瓷,是最早的明确以天青釉瓷为生产目的的窑场,开创了一种瓷器审美的新风尚,其薄胎工艺、满釉小钉垫烧工艺及底足露胎处的美化处理,都被汝窑、南宋官窑等所继承发扬,故耀州窑天青釉瓷工艺是中国天青釉瓷发展链条上的重要一环。

猜你喜欢

越窑汝窑青釉
越窑青釉直颈瓶
浅谈宋瓷
又见天青之窑址游学
玛瑙为釉 青瓷之首
寿州窑瓷器釉色之流变
浅谈毡包青釉
万金散尽为越窑
有关越窑的几个问题(上)
古陶瓷鉴定:从标形学到痕迹学
萃珍雅集(二)越窑瓷器偶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