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黄胄笔下的毛驴

2020-07-27王艳玲

收藏界 2020年2期
关键词:黄胄军区真情

王艳玲

黃胄

字映斋,长安画派代表人物。因其父四十多岁方得此子,取乳名“老傻”,以求平安。“黄胄”是初中时自己起的笔名,以后一直沿用此名。曾用名梁叶子、苗迪。文革中作品曾题名梁蓬、梁泉。1925年3月生于河北蠡县,后迁居西安。早年参加革命,任西北军区战士读物出版社编辑。1942年任蠡县中学美术教员。1946年任陕西省西安雍华图书杂志社主编。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部队美术工作,任西北军区政治部文化创作员,美术组组长。1955年任总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1959年,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公司顾问。1981年任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黄胄是中国著名的艺术家,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原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公司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

古人画画是画意,有“得意忘形者知之甚鲜”之说。“得意忘形”就是写意,写意画大笔一挥写出意来,工笔也可以“得意”。画家的修养很深,达到炉火纯青时,把全身心的感悟都投入他所画的画中。为了表达自已的感悟,就冲破造型的束缚,自已想收也收不拢了。

艺术这东西首要的是有感情,其次才是技法,有感情就可以创作出真情的东西,如果无病呻吟一味追求形式,没有感受,只为讨人喜欢,创作出的东西早晚要被历史所淘汰。好的作品要群众认可才行,不要自己把自己抬得多高,艺术必须有生活,形式主义绝没有出路。

写实、写意都不能无病呻吟,绘画技法也是没有止境的。现在有些画家的作品,国内的人看不懂,国外的人也看不懂,不被承认,应该说是失败的。形式要为内容服务,必须对生活有真情和挚爱,如果单纯追求形式,生活上空了,在画面上也就空了。

现在的年轻人有造型能力,有绘画技法,不过也要了解—下故纸堆是什么,好在哪里,坏在哪里,不够在什么地方,这是学习传统很重要的一个过程。

有的年轻人一开始就搞虚无主义,把传统说得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觉得自已比传统高明。如果钻进去、就会觉得我们的传统很深很厚,不是一眼就能看透的。

猜你喜欢

黄胄军区真情
真情
留住你的真情
史国良说画
狗年的欢喜
真情是不虚、不私、不妄之情
文人逸闻
菲将黄岩岛划入西部军区管辖
“抗冰雪,献真情”救灾款物捐赠者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