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成名之后

2020-03-28侯发山

安徽文学 2020年3期
关键词:赝品屁股张某

侯发山

书法界没有人不知道张河的,他是某省书协副主席,字写得漂亮,作品每平方尺润笔费五万元。这就够牛的了,一般书法家的作品都在每平方尺两千元左右。

我不在书法圈里混,但我认识张河,我跟他一个村子,小时候一起烧麻雀吃长大的。他后来考上大学进城了,我高中毕业后留在农村,不过,现在我也到省城来了,是在工地上干活。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算他的屁股是熱的,咱也不去贴。

张河从小就爱好写毛笔字,到山上放羊时,常常拿着小石子或是棍子在石板上、土地上划拉。即便是撒尿,也要舞成个字。每到过年,他家的对联,还有左邻右舍的,都出自他手。每次都是先给我家写,然后才写他家的,再写其他人家的。因为我攥着他的秘密,他得巴结着我。有一年他爷爷过生日,他想送给爷爷一个寿桃。他把我叫到他家里,关上房门,然后让我脱掉裤子,用花红柳绿的颜料在我的屁股上涂抹起来,之后让我坐到一张白纸上,当我站起来后,我便发现了白纸上的“寿桃”。这个礼物让他爷爷开心了好多天。就在前不久省电视台采访他爷爷时,他爷爷还骄傲地说起这件事呢。

我在城里辛苦了多年后,手里有了积蓄,打算把老屋拆了,盖座两层小楼。我收拾犄角旮旯里的东西时,翻出一张张河写的字:教衍经书可绵世泽,人非孝友枉作文章。当年我从他家拿了不少字——那时他还没出名,写的字都让他娘烧柴时引火用了,我说是引火用也拿回家一些,其实都用来擦屁股了。那时候,乡下人几乎都是用树叶、土坷垃、石头蛋子擦屁股,别说买不起卫生纸,根本不知道有这玩意。如今回想起来,可能是当时漏掉一张,也许是觉得好看,随手搁置起来了。

我拿出皮尺量了量,刚好四平方尺,按当下的行情, 二十万!我的娘啊,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了!

老婆说,赶快进城卖了,咱把房子好好拾掇一下。

我就把那张字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好,然后进城了。我找到一家专门经营书画的画廊,起初,人家不愿收。店主说:“张主席出名后,赝品太多。”

张主席就是张河,但“赝品”是啥东西我不知道。

看我一脸疑惑,店主给我解释:“就是假的。”

“不可能。若是假的,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夜壶使唤。”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店主这才不情愿地收下了。

留下那张字和联系电话,带上店主给我的名片,我就回乡下了。

刚开始,我三天两头给店主打电话。店主说,问津的人也有,但都不敢断定是真品。过了一个月,我看希望不大,忙着收拾房子,也不再过问了。

三个月后,店主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过去把字取走。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店主要转让或是怎么的,没想到他说出这样的话:“张主席来店里了,说这幅字是赝品。”

“你、你没骗我吧?”我不敢相信店主的话。

店主说:“我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骗你干啥?”

“他咋说?”

“张主席说,骗子也就是三流水平,张某的字会有这么差?气煞我也。”

说实话,放下电话,我的鼻子还在喘着粗气,真的是气煞我也。

老婆宽慰我说:“反正是大年初一逮个兔子,有它也过年,没它也过年。咱家的房子当初就没指望它。”

我不打算要那幅字了,憋不住店主的一再催促,就去了。我取了字,转身出门就扔进垃圾桶,如今上厕所还嫌它脏了我的屁股。

我气愤不过,私下找个小报记者,把当年张河给他爷爷做寿桃的事抖搂了出去。

从外界的反应看,张河处变不惊,倒是相当地淡定。他回应媒体记者,说看在老乡的份儿上,他就不追究诽谤者了。

一时间,张河上了各大网站头条,迅速蹿红书法界内外。反倒是我,再出门时就有人指指戳戳,好像我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不久后的一天,我意外接到张河的电话,寒暄一番后,他说:“告诉你个好消息,张某的字现在是每平方尺十万……谢谢你!”

猜你喜欢

赝品屁股张某
你非叫我跑
暴力威胁致被害人自陷危险而死亡如何定性
成立正当防卫的条件
屁股开花
令人欲罢不能的屁股
我能否继承同居男友父亲的遗产
画错的牌局
赝品
花的赝品
瞄准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