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李拜天的诗 [组诗]

2019-11-19李拜天

诗潮 2019年10期
关键词:苍天半夏读诗

李拜天

失去故乡的人

暴雨支开了老乡

我才好走进田野,冒充一会儿

麦田的主人。湿漉漉的麦穗

结满热乎乎的亲切

也结满沉甸甸的质问

此时,远处的虫鸣似乎也变成了

指责,我没能守住祖宗留下的家业

虽然我满腹委屈却无法申辩

只能望着大片大片的麦田发呆

眼看麦子就要成熟了

而我只能偷偷收获几张照片

然后远走他乡

六月的田野

六月的故乡

又到了麦熟的季节

北中原到处都是刚磨的利刃

铁口所过之处乡间一片狼藉

麦浪被撞坏,麦田被割裂

麦子被押走,麦秆被抛弃

麦收以后,广袤的田野

只留下一排排麦茬在叹息

陌生的刽子手啊

每过一段,就要乡村收割一次

先收走劳力,再割走风俗

甚至鸡鸣犬吠也不放过

寥寥数年,村庄就断了炊烟

小草的梦想

小草们呕心沥血了几十年

也没能攒够资本,成为大树

只好匍匐在东荆河边唉声叹气

郁郁葱葱。远方的流水

无法安慰本地的叹息

只好皱着眉头流走

虽然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

狂风闪电的暴动。阡陌之上

这重复了数千年的丛林陋习

仍没有丝毫改变的迹象

雨打半夏

单薄的三片叶子藏在杂草丛生的树下

树躲在高矮不齐的林子里,林子就隐在城边的

委屈里。这一连串的现实

在广阔的江汉平原

显得那么渺小,却又如此平常

春风浩荡四海渺茫,更渺茫的是

世间之事,有多少如雨打半夏

心酸出窍的荒谬在复制和泛滥。苍天啊

苍生都胆小到了这步田地,为何还要

经常遭受湿漉漉的拷问

雨游东荆河

到底需要多少雨天

才能让一滴水

修炼成一条河

这天下午,砂砾们挤成大堤

小草们排着长队,在江汉平原

眺望。从龙头拐来的芦伏

还沉浸在对云梦的追忆里

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此时,对东荆河来说

似乎对现实的关注

就是对孤傲的侮辱

盲人采药

茫茫草海,哪里才能挖出

一棵知己,治愈世上的孤独

阴风肆虐,草原如梦魇附体

一棵棵都成了大小不一的向日葵

整天围着欲望旋转

面对滚滚红尘,采药人

成了目光炯炯的盲人

即使用尽最后一丝视力

也没遇到草间的一线曙光

给小草读首诗

为了活在珍贵的人间,我必須低下高傲的头颅

按住内心的澎湃和诗歌,假装随波逐流

只有来到旷野,面对一棵棵小草

才能抛开一切顾虑和禁忌

像风一样自由自在。呓语、说笑、读诗,想

大声就大声

想怎么读就怎么读。完全不用顾及任何人的

感受和议论

那一片荒地,由于熟悉了我的声音

我每次到来,小草们都排成诗歌的队形

让我尽情地阅读

自从开始给小草读诗

我就彻底理解了那个对牛弹琴的人

苍天把河流竖了起来

河是地上流淌的雨

雨是天空流下的河

今天,窗外雾气弥漫

无数溪流模糊了

河流与暴雨的界限

从天空到大地,世界一片迷茫

把河竖起来就成了雨

把雨放平了就成了河

眼前这些发源于前世

挣脱了枷锁,流向人间的河啊

将让多少荒凉返青和泛滥

猜你喜欢

苍天半夏读诗
岁月人生
半夏入药多炮制
读诗的窗口
花开半夏 Let the flower blooming anywhere
半夏入药多炮制
在乎我
讲理的人
固守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怀故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