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我的梦空空荡荡

2019-06-28西木

安徽文学 2019年6期
关键词:大卫病房病人

西木

1

认识司南那年,我整年不顺。从年初到年尾,整年我都在谈恋爱。不断地寻找,不断地付出,不断地分离。

年中的时候,我差点出嫁成功。李是一家三甲医院的外科专家,擅长做心脏手术。李和我一样,患上了结婚紧迫症。认识李以后,我火速搬进李的医院职工宿舍。

我们开始商定婚期那天,李作为无国界医生志愿者,被紧急派往阿富汗参加救援工作。一天,我正在购买结婚物品的时候,接到医院的通知,说李死了。李被一颗流弹击中脑袋的时候,正在为一位八岁的患儿做主动脉壁补片修补术。

这真是倒霉透顶的一年。

对了,我忘记告诉李,我是一个通灵的女孩。

我出生的时候,早产、体弱、多病。就连第一声啼哭,也是在接生婆接连狠力拍打了数次我的脚底板以后,才勉强发出几声像老鼠一样的吱吱声。

长牙是我生命里的另一道坎。每长出一颗牙齿,都像是用尽了我的全部精血。整日整夜的疼痛,不能吃任何食物,哪怕喝白开水也会疼。疼得眼冒金星,泪水涟涟。

因为疼,我只能勉强喝一点白粥。长牙是接二连三的事情,于是,我日复一日地喝着白粥。我更加瘦弱,像是会被一阵大风吹走。

邻居大娘说我不像是能够养大的孩子。

那时,我已经学会说话。我指着窗外,说:“看啊,那里有一个长着翅膀的小女孩。”

邻居大娘脸色突变。我们住在十三楼,这个小区只有这幢电梯房,其余的都是别墅。我咯咯笑着。母亲也笑了,说这孩子,换牙换糊涂了,我这就把窗帘拉上,天快要黑了。

邻居大娘再也没有来过我家里。我知道她心虚,那天她也看见了那个爬在窗户外面,穿粉红色花布棉袄的小女孩,只有我俩看见,别人看去,窗外空洞,没有异样。我却看见对面楼上有一个爬在窗户外的长翅膀的小女孩,小女孩正不断向我的邻居大娘招手,我告诉邻居大娘,有人向她招手,她就吓得低下了头,转身走出我家的门。

母亲说,邻居大娘是一个神婆,会跳大神,会敲羊皮鼓,会穿着蓑衣跟死去的魂灵对话。可是,看见小女孩的第二天早上,她出门买菜,半路被车撞死了。母亲说了一声怪事,我却长时间半夜惊醒,无法睡着,她死了,我怎么还活着?

一个月后,我才恢复正常,又咯咯地傻笑。

从小,我就是一个爱笑的孩子。

2

双十一,我一个人过。圣诞节,我一个人过。新年夜,我一个人过。

新年夜,我喝多了。这间名为“读吧”的书屋,平时不管人多人少,总是安静的。以前,我喜欢它静默的味道,现在,我恨透了它的静默无声,感觉我已被这座城市彻底忘记,可我无路可去,只能来这里静坐。

大街上频繁燃放烟花,路人热情万丈,那些人,平时太擅长掩饰和闷骚,此时,全都在街上释放开来。读吧里的人也受感染,乱闹,座位上不知是谁,忽然点播了一首狂热的摇滚乐,轰的巨大音乐,吓我一跳。不知是谁跳起来,朝天吐烟圈,哈哈大笑。另有几个人,推推搡搡地抢着买单,还大声宣布,今晚读吧里所有人的花费,都由他来买单。

哈哈!有这些狗屁的酒疯子为我买单,好事!

这是双十一之夜啊,光棍之夜啊,我这个女光棍,确实想找个买单的男友,永远陪伴我,永远帮我买单。

他在哪里呢?在满街的那些烟花里吗?

一个人影慢慢朝我移来,仿佛是一片云朝我飘来。

“我见过你,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你是我的微信好友。我叫司南。”他的眼神是坦诚的。

见鬼,这么老套的搭讪方法。夜晚迷魅神秘的我,跟白天职场上严肃的我,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此刻,我穿着薄如蝉翼的吊带花裙,画着浓烈至死的烟熏妆。他竟然巴巴地跑来,说第一眼就认出了我?还是微信好友?

“我知道你不相信。你能拿出手机吗?我刚刚给你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消息。”他厚厚的嘴唇微微上翘。要是接吻,应该是美好的。

我从包里找出手机。竟然真有一条新消息,上面真有两个字:司南。

见鬼,我本来就没有多少微信好友。再说,我的微信好友都是我的工作伙伴,这个名叫司南的家伙,何时混进来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长得太美,比照片更好看。”

我晕,有些撑不住。

我强打着精神问:“我哪里做错了吗?”

“长得太美,就是一种错!你美成这样,会要人命的!”

世间每一次邂逅相逢,都充满戏剧性!都会要人命!

我咯咯地笑,只会笑,不会说话了,笑到流下了泪来。

他问:“你为什么这样笑?让人心疼。”

“我想嫁人,我快三十岁了。”我哇地大哭。

3

再次相见,已是月余。

司南竟然在书屋等我。

看来,他对我真的很了解,知道我经常去书店,这家书屋,是我上下班必去的地方。

我出差了半个月,又下乡考察新的旅游线路半个月,每天忙得连轴转。回到酒店,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躺倒床上死睡。母亲说我找不到男朋友,都是这份工作害的。

母亲错了。旅行社这份工作虽然庸俗和忙碌,但是还算好。卡里有钱,车里有油,回家有房子,这才是女人真正的安全感。男人,算了吧。我跑遍了世界那么多地方,看遍了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棕皮肤的男人。他们爱你的聪慧爱你的美丽爱你的巧笑倩兮,同样,他们也爱你的赚钱能力。我这些年收到的各种交往暗号,名片短信电话邮件,可谓不少。但是,他们都没能让我动心。

或者,是我的心死了?

哀莫大于心死。是死于那位外科医生吗?怕又会遇到同样的结婚噩运?不不,我连李的模样都忘記了。我的生命里还没有出现真命天子吗?

我说过,我是一个通灵的女孩,我知道那个人还没有来到。

早几年,我就跟李同居,住进了李就职的那家三甲医院职工宿舍,在那里,我遇到的通灵事件,罄竹难书。

李说要娶我,我就变得脆弱,而且敏感。失眠,整夜做噩梦。

李说,医院是不洁之地,喜欢招惹新嫁娘,因为新嫁娘喜气太重。

他说这话什么意思?他有什么预感?他也通灵诡异?

李上夜班时,经常带我去医院,悄悄躲进医生值班室里睡觉。他看完病人,或者做完急诊手术,会赶紧跑来看我。天热,他为我开窗。天冷,他为我盖被。那是什么鬼地方?医生的值班室啊,我怎么可能睡着?我特别容易惊醒,又特别怕他担心,就强硬装睡。任他悄悄进来,一双手在我的身上轻轻抚摸。

我曾经发誓,要做一个为他洗手做羹汤的好妻子。

可惜,他太早弃我而去。明月夜,短松岡。十年生死两茫茫。

医生值班室里没有洗手间。一天晚上,我吃坏东西,拉肚子。一趟接一趟地跑厕所。病区的公共洗手间太远,李不厌其烦,一趟一趟陪我去。经过一间空病房时,李说:“怎么开着灯?”李顺手把灯关上。返回时,那间空病房,竟然又亮灯了,李再次把灯关上。后来,我第三次再跑厕所,又看到那间空病房亮起了灯。妈呀!有情况,问题大,且听我小腿发抖地细说。第一,病房的电灯开关在房间里,没有钥匙是进不去开灯的。第二,那是一间空荡荡的病房。谁打开了灯?

我不敢想,我通灵,但是胆子奇小。

李一手拉紧我,一手蒙住我的眼睛,拖着我迅速走开。

第二天晚上,李把问题告诉了我。他说,之前,病房里是死了人。那天中午,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急性阑尾炎,住进那间病房。下午做造影过敏,当场死亡。李说,阑尾炎是最简单的手术,造影剂过敏的几率是万分之一。

呜呼!那个女人,就是万人中不幸的那一个。

呜呼!还有,我看到那个女人了,但不敢告诉李,那天晚上,在他的大手蒙住我眼睛之前的一瞬间,我清晰地看到那间亮着灯的空病房里,一个白色的身影轻轻摇晃。

另外一个夜晚,情意弥漫,病人出奇地少。李兴奋地摸回来,挤到医生值班室的床上,吻我,轻柔地、一下一下地要我。完事后,李很快睡去。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害怕,不知道怕什么。不是怕这间医生值班室,是怕朝我走来的另外的东西。

果然,我听见了,病区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群人在走道上快步走动。我听到清晰的呼救声:“医生,救救我!救救我!”我用双手死死捂住李的双耳,不想让他走,不想让他去受累,更不想让他被害。因为,那求救声中有杀气。还因为,那吵闹的人声和脚步声,瞬间消失,来无踪去无影。

果然,又是果然,第二天,李告诉我,早上,病房里住进一位小孩,还没办完手续,做青霉素皮试时小孩就死了,病区乱成一团。

我“噢”了一声,算是应答。

我不敢告诉李,这个坏结果,昨晚我就知道了。

李见识我女汉子的一面,同样是在住院部病区。

那天晚上,李两次来医生值班室看我,都轻轻地叹气。

我忍不住问:“怎么了?”

李说,今天真是倒霉够了。一个胆囊切除,做四个小时,病人睡的病床,偏偏又是死过人的。

“你不是告诉我,没有哪张病床没死过人吗?”

“可这张病床太邪门了,两个病人,都是术后并发症死的。”

李哭丧着脸。胆囊切除术只是外科的小手术,李可是有名的心脏专家啊。

“我能去看看那位病人吗?”

李点点头。

我穿好衣服,跟随李走进那间病房。进门,我就看见一个黑脸大汉,阴沉着脸,像一座大山,坐在病人身上。

那个病人奄奄一息,只有进的气,快要没有出的气。

我知道大事不妙,掏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一刀刺向黑脸大汗的胸口,嘴里狠声咒骂:“从哪里来!滚哪里去!快滚!”我一刀接一刀猛刺,咒骂不停。

黑脸大汉从病人身上跳下来,飘出门去了,他妈的,他竟然没有双脚!

李大惊,扑上来拉住我问,你干什么?病人在休息呢。

我微笑不答。

那大汉他看不见,只有我看见。

“体温降下来了!”值班护士从病人腋窝掏出一支温度计,高兴地说。

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说:“那边,5床的一个病人阳气重,换过来,这个,刚做完手术,搬去5床的病房里,不然谁也好不了。

后来,李告诉我,我的话他先觉得好笑,后来照我说的做,两个病人都恢复得快,怪事!

4

那天,在街上的那个书屋,我把这些怪事,告诉了司南。

司南拍手大笑说:“我一个作家,想象力竟然还没有你丰富啊!”

作家?我竟然认识了一个作家?作家是长成这样的人?作家的名字叫司南?

司南,是一个好听的名字,我喜欢,性感十足。

司南说,我来接你回家。你答应过我的求婚啦。

我答应他的求婚?等等,他向我求过婚吗?我迷糊了。

李死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处于恍惚状态。李被一颗流弹击中脑袋时,我正在故乡的街头张望,寻找一声奇异的响动。我什么也没看见,满街喧嚣,其中一个杂声,金属般尖硬锋利,让我心惊。我在搜寻它的声源,一无所获。后来,李的死讯传来,我才知道,那个声音,来自遥远的阿富汗帐篷。

我害死了李吗?

我是爱他的呀。

5

司南是好样的,他不在意我的过去,不在意我的那个李。

司南是个宅男。

这符合他的职业习惯。司南惜时如命。所有时间,都用来阅读和写作。当然,还用来爱我。心灵的爱,以及身体的爱。

司南的爱是柔情似水的。就像他笔下的文字,总是太过温和,少些阳刚。我没有资格评论司南的作品,隔行如隔山,他的行当,我不懂。我只是希望司南在床上的时候,更热烈些,更狂风暴雨些。

可是,他似乎在试探,有些犹豫,总是轻轻地一划而过。

以前,我和司南隔几天见面一次,一天,我出差遭遇车祸,同车的人一死一伤,唯有我活着,鬼神有所忌惮,只让我右手臂擦伤一块皮。

惊魂未定的我,出差回来那天晚上,搬进了司南家。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在枕头上,两个头,总是比一个头好。

那天晚上,我买了一床厚棉被,它太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司南气喘吁吁的,似乎也不堪承受被子的重压。

整晚,我噩梦连连。我梦见自己在偷看司南的笔记本,上面写的全是关于我的话题,我一页一页往下翻阅,全是赞美我的话,我快乐极了,像唱醉了酒。我从别人家的镜子里看到的自己,比在我家镜子里看到的我,还要漂亮,还要光彩夺目,我晕!这一切,都是梦境,又很现实。

醒来,我不知真假,司南睡在身边,轻轻呼吸。

6

大卫的出现,完全超出我的预料,我的通灵预感消失了,奇怪。

这个床上和办公室同样优秀的美国男人,竟然在茫茫人海里跟我萍水相遇。

一夜情以后,我忘记了他的存在,他却一直在寻找我。

三个月前,他被公司派往澳大利亚工作,竟然成为姨妈的邻居。那时,我已把他忘得干净,那么远,我要记住他,也很绝望呀!老天给我送来了司南,我要珍惜,我要感谢老天有眼。

可是,远方的大卫,竟然在我的姨妈家,看到了我的照片,当时,他大惊失色,跳起来大叫。世界太小。寻寻觅觅不得,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天,大卫丢下照片,马上在我的姨妈家打电话,他说,要来中国娶我。

说句蠢话,拥有个外国绿卡,我也心动,何况,姨妈也喜欢他,把大卫夸奖成绝世好男人。

我无忧无虑地等了两个月,可是,不见大卫来找我。

我懒得打电话追问,也不想打,我不再孤单和绝望,已经有了司南,他正式向我求婚了。

7

真的求婚啊,场面有些俗气,老一套,但任何姑娘都喜欢这种老一套,我也就需要这种老一套:司南单膝跪地,右手举着结婚戒指。结婚戒指内面,精心刻着我的名字:流年。

问题是,还有不老一套的,特别令我震惊的:司南的左手,举着一张病情诊断证明书。

病情诊断证明书上写着:心脏置换术。

医生的签名处,是我熟悉的李的字体。

这是李在天之灵送给我的意外礼物吗?

我害怕了,犹豫,不知如何是好。

我收下了司南的病情诊断书,拒绝了他的戒指。

我说,我需要一个长假,需要一场独自出门的旅行,需要一个人想想未来。

我没有说出的是,心脏只有拳头大,能承受多大重量的爱情?

我没有走,未能成行。

我舍不得离开司南,拒绝他求婚的那天晚上,我们早早上床,紧紧拥抱。

那个夜晚,我称为惊魂夜,至死不忘。

我告诉司南要短暂离开,他微笑着点头。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来自反方向的更加强大的拒绝,他的微笑很真诚,却比墙壁更苍白和冰冷,我害怕得发抖,不敢外出旅行了,我要守着我的司南,紧紧地拥抱他。

其实,等待大卫的那两个月里,我默默收拾行装,随时准备出发,跟过去告别,也跟刚刚认识的司南永远告别。我决定嫁给大卫,嫁给远方的想象。我清理了我的化妆品,抛弃了款式和质地不再让我心仪的内衣。做这些时我没有解释,也没有避讳司南。他是聪明的,每天坐在阳台上看书,一声不响。他应该知道我在收拾行装,可我不说,他也就不问。

才住了一个月啊,我们就像老夫妻了。司南说,爱情变成亲情,是最美的境界,可是我害怕,不要那种所谓的境界。再说,我和司南,怎么就变成无话可说的亲情了?我们还没有结婚哪,他向我求婚,我也还没有接受的呀!

那天晚上,我早早地上床,心有些乱,那个电话之后的大卫,两个多月无消息,他似乎只是开了一个玩笑,他永远只是一个想象中遥远的影子。

我深深地感到孤单。

司南没有写作,换上我最喜欢的那件丝绵睡袍,也早早地躺在我的左侧。这是我们习惯的睡覺姿势,我躺在他右侧手臂里,他轻轻搂着我,我紧紧靠着他,我们抵足相眠。

司南看着我,眼神温柔如水。“我要你。”

不知他想到了什么,那一刻,他突然改变,变得前所未有的激烈和勇猛。很快,我变得湿润,被抛上云端,即将死去。

突然,司南抽身离开了我,没有一句话语,决绝下床,转身离开,走出卧室,我听到隔壁的书房,“砰”的一声锁上了。

我泪流满面。司南,这是你对我的教训,还是你对我的惩罚。我宁愿你狠狠地骂我,跟我争吵,我也不能够面对这样特殊的告别方式。

我被羞愧掏空,像纸片人,趴在枕头上哭泣。

这时我听到了“砰砰砰”的敲门声,赶紧跳下床,光着身子,赤脚走出大卧室,穿过书房门外,穿过饭厅,穿过客厅,打开客厅的房门。

门外站了一个小伙子。

这个人眼睛黑亮,皮肤白皙,身材高大,很帅,手里拿着一本《自杀死亡教材手册》,彬彬有礼地问我:“请问,这是司南家吗?”

“是。”

“这是你们订的书,请你签收。”

我一看书名,大叫:“不!我们没有订过这样一本书。你走吧。”

“你不签收,我不能走啊。”帅小伙语气温和,态度却无比坚定。

我大声咒骂:“滚!你快滚!”

我忘记羞耻了,我可是光着身子的呀!

猜你喜欢

大卫病房病人
大卫,不可以
大卫等
找一只驯鹿过圣诞
牙医很忙
病房
便宜的病房
拥抱
拥抱
我可以干得慢一些
肝脏病人的饮食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