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父亲的手

2019-04-15于瑾烨

作文通讯·初中版 2019年3期
关键词:铁锈夹菜饭粒

于瑾烨

小时候,走在车水马龙的公路上,我总是紧紧抓住父亲的手,因為飞驰而过的车辆和突然传来的喇叭声总会吓我一跳,只有抓紧父亲宽厚有力的手,我才会感到心安。

放学时,父亲总会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我,然后穿过人流来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无论刮风下雨,还是路上堵车,他从来没有迟到过。

回到家,母亲已经将饭菜整齐地摆在餐桌上,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我迫不及待地将头埋人饭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每当这时,父亲总会笑着帮我擦掉粘在脸上的饭粒,然后不停地往我碗中夹菜。他的手总是黑乎乎的,有一股铁锈味,哪怕夹的菜再香也掩盖不了。母亲皱着眉头对他说:“吃饭前也不洗一下手,有一股难闻的味道!”父亲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笑着说:“洗,这就洗!”可当他洗过后,铁锈味并没有消失,手看上去也还是黑乎乎的。铁锈已经侵入父亲皮肤深处,怎样洗都无济于事了。

步入初中,父亲几乎没牵过我的手。一天晚上,父亲很晚才回来,拇指用纸巾包着,上面还有一小块血迹,母亲心疼地问:“怎么回事?”父亲疲倦地说:“工作时被机器压了一下。”说着打开纸巾——整个大拇指又红又肿,指甲处还流着血。他随便换了张纸巾包上,然后走出门去买我前几天向他要的作文本。我担心他,紧跟着追了出去,顺势握住了他的手。父亲的手上长满了茧,又硬又糙,我怕碰到他的伤口不敢用力,父亲却死死地握着我的手,我们的影子在路灯下被拉得很长很长。

我劝父亲,手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去医院消毒包扎。父亲说:“我的手三天一小伤,十天一大伤,久经沙场了,不要紧,恢复能力特别强。包扎了,就不方便干活儿。”我知道,父亲是多面手,会做冲床,又会刻模具、维修车床。他每天与铁器打交道,手上早已伤痕累累。神奇的是,两三天后,父亲手上的伤果然好了。

父亲的手是勤劳的手、坚强的手、灵巧的手、温暖的手,这双手会一直陪伴着我,呵护我成长。

教师点评

本文写父亲,只写父亲的手,窥一斑而观全豹。父亲的手长满了茧,又硬又粗糙,手上有一股铁锈味,皮肤黑乎乎的,这些描写都间接体现了父亲工作的辛苦;手指受伤后,父亲只随便包扎,这体现了父亲的坚强;帮“我”擦掉脸上的饭粒,然后不停地往我碗中夹菜,这体现了父亲的慈爱……虽然只描写了一双手,父亲高大伟岸的形象却鲜明地体现出来。

(俞岳良)

猜你喜欢

铁锈夹菜饭粒
铁和铁锈
一粒米
数饭粒
筷子上的爱
筷子上的爱
铁和铁锈
胖子的童年
风格铁锈色
无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