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丝路行吟(组诗)

2018-12-10孤岛

雪莲 2018年11期
关键词:鸣沙山沙漠太阳

沙漠之歌

江南下雨

西北落沙

干旱的沙漠啊

白云干干的,流不出泪水

雷声干干的,吐不出心声

阳光干干的,拧不出汗滴

树阴干干的,粘贴着寂寞

闻不到花香

听不到鸟语

歌一流进沙漠顿时干涸

江南下雨

西北落沙

干旱的沙漠啊

你榨干了我灵魂里的水

吸干了我伤口里的脓

梦不再发霉

生命永不会爬上青苔

美丽的忧郁谢了眼泪干了

风无比自由无比浩荡

古老的传说以金属的乐声

击响新世纪的辉煌

朝霞悬起于东方

晚霞垂下于西山

这两张大陆凝然不动的红帆

诱惑着太平洋的波浪

骆驼之歌

我是骆驼

一只日日夜夜在瀚海里航行的船舶

背上驮着太阳、月亮两座沉重大山

脚下踩着黄色翻滚的浊浪

风沙糊住了我的脚步

干渴冻结了我的歌喉

沙漠啊,你这发着高烧的相思病者

我的铁蹄吻遍了你的面颊

为何得不到一个溢水的笑窝

我的双眼望断了地平线

却看不见一片可以停泊的绿洲

只有孤零零的红柳

为我矗起跋涉的航标

只有我身上的鈴铛

整天弹奏着单调而又单调的寂寞

是的,会有一天

我脚印的虚线突然中断

这块近似死亡的陆地

会吸干我生命的血液

但我不会后退,也不会止步

后退和止步的只有颤栗和死亡

相信吧,即使我倒下了

我的头颅会变成一块绿洲

我的头发会长成株株青草

我的双眼陷作两个坎儿井

永远含着我心灵的甘泉

——一个跋涉者坚强的信念

最后,哪怕我的每根骸骨

也要化作蚯蚓

一条条钻进沙漠的底层

作曲线的耕耘

作挖渠的劳作

牵来大山爱的溪流

浇醒沙漠

把死亡从大地上赶走

哪里有雪洗过的草地

沿太阳搬迁的反方向

走进沙漠寻找水和女人

离天堂而入地狱

哪里有雪洗过的草地

火。泥台。森林成白骨。戈壁沐浴晨曦

几篇柳色殷红地在沙丘摇曳

在沙漠寻找女人和水啊

我千般地怀恋城市

九重阳光在手掌浩荡

黄昏独坐苜蓿地丧钟为谁而鸣

沿太阳搬迁坠落的方向

我笑卧夸父倒地的桃林

听见沙漠深处水声哗然

塔克拉玛干变得无比富贵

敦煌鸣沙山

风听飞石的遗嘱

将尸体火化成骨灰

散播在这座美丽的山上

大漠的亡灵在库存中巍峨

沙细细地絮语

流动着神秘

点点金星被阳光捡起

凝结的寂寞一片片弹响

夏之梦宽舒而又热情

流沙的神韵温柔如水银

仿佛恐龙未死仍在蠕动

岁月如风般飘逝

沙魂渐渐腾为迷雾

腾为古世纪的硝烟

山脊上似有战马的蹄印

霞光里隐现猎猎军旗

忽然间游客的笑语和影子

凝结鹰的黑点

盘旋于飞石复活的记忆

噢,鸣沙山,这龙的故乡

月牙泉

不是睡卧的上弦月

使夜的峡谷发光

是唐汉遗留下的弓弩

曾射下九个暴烈的太阳

古战场的呐喊随你遗落

时间腐烂成

一沟死水

蓄起冷冷寒意

七星草从马蹄印长出来

从鸣沙山的腋下长出来

铁背鱼穿透一圈圈波纹之谜

呼呼作响,如离弦之箭

甘泉冷却的激情

一寸寸吻湿焦渴的土地

退隐的月牙泉

怀抱一团征服荒漠的狂想

焚 风

大漠上火焰般的长舌头

舔焦了大地

焚风列队而来

一阵阵燥热,罩住了一发发笑声

树的皮肤为之生疙瘩

绿叶的脸为之起泡

野鸭的翅膀忽然变得沉重

盛夏,戈壁热烈的情爱

被太阳渲染

终于一泻千里

一泻千里啊

咦,你为什么不在冬天来我家过冬

穿过十月,穿过梅花

融化我黑眉上的积雪

和心间的严霜

烤新疆人冰冷的胸膛为火墙

使血液湍急地流

让诗情湍急地流

焚风,焚风,似疯女

你的情语炙痛我的牙齿

你的吻使我头晕

【作者简介】孤岛,本名李泽生,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文化艺术研究院理事和民盟中央美术院新疆分院副院长、中国易学与科学学会理事、中国作家书画院特聘书法家,《新疆文艺界》杂志常务副主编等。

猜你喜欢

鸣沙山沙漠太阳
夏天的太阳真顽皮
沙漠之旅
走进沙漠
走进沙漠
爬沙漠
这位uncle爱太阳
绿太阳
太阳几点睡觉
穿越沙漠
鸣沙山和月牙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