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我是你的眼

2018-11-26贺小波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18年11期
关键词:小武媒婆大伯

贺小波

这一天,张青山的弟弟妹妹们坐在一起召开家庭会议,主要是商量张青山的养老问题。

“大哥都这么大年纪了,得找个孩子给他养老送终。”

“是啊,大哥一辈子不容易,可不能让他年老了无依无靠啊!”

“做人不能昧着良心,可是把谁过继给他呢?”

说起张青山,他是张家长子,在他十七岁那年的夏天,父母去镇上赶集卖粮,回来的路上遇上了暴雨,在大树下避雨时不幸让雷电击中,双双撒手人寰,丢给张青山四个年幼的弟妹,当时最小的弟弟才三岁。长兄如父,他擦干眼泪后,挑起了一家之主的重担,这一挑就是二十多年,直至弟弟妹妹们相继成家立业搬出了老屋。这一年,张青山已经四十一岁了。

如此一来,他自己的终身大事可就耽搁了,后来有人帮他介绍了几个女孩子,可是人家不是嫌他穷就是嫌他老。想想也是,张青山既当爹又当妈地拉扯几个弟弟妹妹长大,操心受累的能不老吗?钱都给弟弟妹妹们花了,自己能攒下钱吗?他一生气,决定一个人过,农闲时帮着弟弟妹妹们拉扯后辈,日子倒也忙碌充实。这一转眼又是二十年过去了,张青山已步入花甲之年,身体也病痛不断。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大家打算把小辈中的一个男娃过继给他。可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还是确定不下来,于是几家大人就把家里的男孩子们召集起来征求意见。几个孩子看看张青山家破旧的老屋,再看看弯腰驼背的张青山,都不吭声,不知是谁还嘀咕了一句:“你们大人欠下的恩情,凭啥让我们小辈还呢?”一句话说得大人们哑口无言。这时坐在墙角的张小武怯怯地说:“要不,我来养大伯吧。”

“你?”大家听闻此言后吃惊不已。张小武是张青山二弟家的二小子,这孩子虽打小聪明,却患有青光眼,因大人们当时对此了解甚少,家中经济又拮据,没有及时给予治疗,张小武十五六岁时双眼就近乎盲了。怎么办?长大后总得养活自己呀,张青山说就跟后村瞎子二舅学打卦算命吧。打那以后,在后村方圆几十里内,人们常能看到一个老瞎子用竹竿牵着一个小瞎子,两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穿行在乡间小道上,清脆的铜锣声一下一下传得很远。

“大伯一直疼我,还总惦记着攒钱给我做手术,我愿意给他当儿子。”张小武从墙角处的板凳上摸索着站起身,摸到大伯身前,提高声音重复道:“我做大伯的儿子,给他养老送终。”

“不行不行,你自己生活都困难,咋养你大伯?给他添累赘呢!赶紧回去!”他爹当即反对,几个叔叔姑姑也不赞同,抱怨他乱出头。

“我现在打卦算命都出师了,能挣钱养大伯。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下定决心了。”张小武态度坚定地说。

“好孩子,从现在起,你就是大伯的儿子,以后大伯就做你的眼,陪你打卦算命。”张青山颤巍巍地站起来,环视了一圈自己疼爱有加的侄子外甥们,牵起张小武的手,在众人面面相觑的目光里,爷儿俩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觉间六七年的时间过去了,这爷儿俩相互照顾,日子虽然清贫,倒也不乏温暖。眼瞅着张小武嘴角的绒毛由细变粗,张青山开始寻思给他张罗一门亲事。他提着一大包礼物去了张媒婆家,半个月后,从张媒婆那儿传来好消息,说是给张小武物色了一个姑娘,也是一个盲人。张青山一听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行,不行,两个人都瞎,以后日子咋过?”

张小武劝张青山说:“大伯,咱本来就有缺陷,咋好意思再挑别人的不是。”

张青山执拗道:“你人好心善,得找个周全的人,否则将来我不在了,谁来做你的眼?”

张小武默不作声了。张青山又提着礼品去哀求张媒婆,张媒婆叹气:“青山啊,我保媒向来讲究门当户对,咱条件不好,只能找这样的,这样两人过日子才不容易互相挑对方毛病,把日子过下去。”

张青山一想,是这个理,可是他实在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儿。张小武安慰他说:“大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咱给人打卦算命不也这样说吗,随缘吧!”

“可是……”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其实张青山想说:大伯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不過也真应了张小武的话,这天,张青山和张小武刚支好卦摊,一个额头上有颗痣的清秀女孩来到摊前,说要替她母亲求签问卦。女孩一脸愁容,眼角泛着泪痕,像是刚哭过,不用猜她的母亲定是遇到了难事。

说话间,女孩已经抽好卦签递给张小武。只见张小武用手反复摸了几遍卦签上的符号,说:“姑娘,你抽的可是凶卦。”

听完这话,女孩哇的一声哭开了。张小武未料到女孩会哭起来,一时间手足无措。张青山在一旁暗自观察了半天,忽然插话道:“姑娘莫急,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妨讲来听听,或许能找到破解之法。”

姑娘稳定了一下情绪,娓娓说道:“我十岁那年,父亲早逝,我后随母亲嫁进继父家,孰料前年继父也撒手人寰。为了还继父看病时欠下的账,母亲省吃俭用,累出了浑身毛病。前些日子母亲在地里干活时昏倒了,送到医院一检查,居然是脑瘤,手术后命虽保住了,但至今下半身没有知觉。医生说,下半辈子恐怕离不开床了,除非出现奇迹。”说着女孩又哭起来。

张青山沉默片刻,说:“姑娘,凡事有因必有果,你不必过于忧愁,就你说的这情况,何不去按摩试试?”

“我也打听过了,可是按摩很贵的,我家欠下了那么多债,实在筹不到钱了。”女孩的眼光暗淡下来,“我娘说将来要帮我带孩子呢,看来今生没希望了!”

张青山指了指身边的张小武,大声说:“我侄子学过按摩,如果你信得过我们,不妨让他按摩试试,不收钱。明天我们就去你家……”

听着女孩远去的脚步声,张小武边擦着额头的汗边埋怨说:“大伯,我只学过打卦算命,啥时学过按摩,咱们这不是骗人吗?我不干!”

张青山叹道:“小武呀,打卦算命就不是骗人了?我从电视上看到,现在城里有好多盲人按摩诊所,生意可好了,你就不想学点生存的真本事?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谁来做你的眼睛呢?”

张小武顿时泪流满面,哽咽着说:“大伯,本来是我给你养老,没承想却连累了你。我听你的,从今天开始学习按摩。”

爷儿俩当天就去县城一个有名的盲人按摩所拜师学艺了。就这样,爷儿俩白天来县城学艺,晚上去姑娘家按摩,半年过后,张小武的技术进步明显,开始有顾客慕名上门,女孩的母亲在他的“试验”下居然也能下地了,更重要的是牵张小武外出时,竹竿另一头的人换成了女孩。

正当日子越来越好时,张青山在一次赶集的路上被一辆拉砖的大卡车撞了,送到医院,人只剩下一口气。弥留之际,他拉着张小武的手,断断续续地交待说:“小武,大伯以后不能做你的眼了,听……听大伯的,就用那赔偿金去治你的眼。大伯替你打听过了,你的眼有可能治好。剩下的钱,再开……开家按摩诊所。”接着他扭头对女孩说:“孩……孩子,原谅大伯骗了你,其实,小武,他……他开始不会按摩,是现学现卖。当初我有私心,还好,你娘能下地了……小武的眼睛治好则罢,如果治不好,你愿意一辈子做他的眼睛吗?”女孩流着泪使劲儿点头,而一旁的张小武已哭得泣不成声。

两年后,在县城出现了一家“青山按摩所”,店主是一位戴黑色墨镜的后生,老板娘是一位额头上有颗痣的清秀女子……

〔特约编辑 缪 丹〕

猜你喜欢

小武媒婆大伯
善意
媒婆李
媒婆李
泰然处之
降火
门前那棵冬青树
你的书包呢
小武的心思
本期话题:古代媒婆的故事
少一些抱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