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薜荔与杜衡(组诗)

2018-11-07铁万钢

雪莲 2018年10期
关键词:红蜻蜓青海湖

红蜻蜓

河边长满了高楼大厦

我看见飞机的倒影

跟丢了一只乡村的红蜻蜓

滨河路也跟丢了一条河

骑共享单车的人

穿一双红蜻蜓牌的皮鞋

偶尔我去河边散步

红蜻蜓一路提示我,跨越

栏杆,施展飞的本领

河边出现穿红裙的女人

风中,她像只红蜻蜓

和我保持岸与岸的距离

人体及其三界

两臂左右平展

双腿打开

人体会分成三界

头部在天界

太阳披一头金发

五官闪烁着星辰

肩以下,髋以上

属于天地之间

稻草有循环系统

人与兽都需要五脏六腑

双腿间的区域

属于根部和地界

属于性器的萨满

后来

七年前

我放生过一条湟鱼

今年我路过倒淌河

一个叫卓玛的女子

拦住我的车

自称无家可归

愿意跟着我

做什么都可以

后来,她总是躲

躲我家的猫

一躲就躲到我怀里

身体就碰到了

她送给我的那一串

鱼泡状的佛珠

裂缝

失去胆之前

他们是互相信任的

恩爱夫妻

不能肝胆相照

只是分手的借口而已

做胆摘除手术时

手术刀

没能找到他们

身体表面的裂缝

薜荔

薜荔是馒头状的果实

饱含奶水般的果汁

我没见过鬼馒头

度娘说,鬼馒头就是薜荔

我也没见过山鬼

我想她应该是绿色的鬼

胸前垂挂着绿色的薜荔

而画卷上,她的裸身雪白

藤上薜荔令人饥渴

能连通,就很吉祥

从此岸到彼岸

哪怕水面只是一根

漂浮的朽木

能连通,就很美好

从阳山到阴山

哪怕空中只是一条

虚幻的彩虹

能连通,就能寄思

从今生到来世

哪怕互联网上

只是一个虚拟邮箱

山鬼·杜衡

美丽有毒,她手中

那束杜衡有毒

总有一些邂逅

接近夜色,行走无声

似野兽迈着猫步

总有一些风钻入幽谷

寻觅灵芝,几枝

欲望,找不到解药

毒遇毒,看不见毒

山泉从山鬼身上流过

花瓣布满赤豹全身

月色朦胧,最好

不分辨水银和花露

度母的怀抱

沙柳河曾是度母的一条纱巾

传说归传说,轻风归轻风

沙柳河还是沙柳河

清澈如初,浅淡如初

如今,度母住在青海湖

她的怀抱里,幼鱼的嘴巴

如群星在闪烁,月色慈爱如初

我相信度母的怀抱接近天蓝

阳光源于她的笑容

雨水倒长成她的长发

沿着雨水洄游

湟鱼在高处找到产床

鱼苗在轻淡的云里

听到了度母身体里的流水声

在我的视线里,每一条湟鱼

高于飞鸟,每一次迁徙

都在眺望青海湖

如果离开是度母手中的风筝

回归,则沿着眼睛里的雨水

抵达青海湖的蔚蓝

风葵

镜子里,天空的脸

因云朵被拉拽而扭曲

风的方向盘失控后

天空碎裂,化妆者的

青春,被闪电带走

风夺走了她的设想

我弯折的钢笔尖

无法速写她的呼救声

乌鸦辞

它们在孩子面前

像一道黑窗帘

挡一下童年的视线

拉开梦的幕布

把蓝天还给了微笑

它们闭上嘴巴

不预测孩子的未来

不预测天气

更不预测死亡

飞进城市

它们不再轻盈

和混凝土一样

身重体沉

翅膀里夹着钢筋

黎明前

街道边的每棵树

像乌黑的磁铁

夜空无磁力时

流星雨

犹如它们的粪便

陨石里的硫磺

正在熏一颗黑心

它們集体诅咒

但黑白还会颠倒

所有的蒙骗者

依然像魔术师

一片黑布

还会掩盖许多事实

开最后一次大会

它们宣布解散

从此,调色板上

找不到纯粹的黑

更多的空鸟窝

已变成柴禾

黄昏,一缕烟火

会不会引来

找寻家园的鸦群?

[作者简介]铁万钢,1968年生于青海,绘画作品先后参加了“跨入高铁时代,喜庆世博盛会”全国铁路书画精品展、第二届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获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宣传安保平面设计作品优秀奖。部分绘画作品发表于《中国新钢笔画》《当代钢笔画》《人民铁道报》《淮风》《青海工运》《青海安全生产》《中国诗歌报》《西宁文化》《中国文人书画》等。

猜你喜欢

红蜻蜓青海湖
青海湖,梦幻般的湖
美丽的红蜻蜓
资讯
晚霞中的红蜻蜓
踏浪青海湖
青海湖游记
红蜻蜓
游青海湖
荷叶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