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牧野的诗

2018-09-11

雪莲 2018年8期
关键词:轿厢星空电梯

城市的雨

路边的榆树苗都理好平头

一字站着

灌木丛剪成蘑菇头只是

它們都不会说

茄子

云在天空徘徊了三日终于

挤出奶洒下来

在五岔路口在北门坡

在窗户上

但是已经没有任何魔力

干旱的只是目视的距离

我在窗前立着

手像行李箱的拉杆

抽出或推入

干净利索但是不知道干什么

作品39号

将已足够透明的玻璃

进行钢化处理

显然不可能使窗外的风景

和它的阴影

更尖锐地相恋

也不可能借助黑夜和灯光

将室内的布置

打在上面更疯狂地

浸泡主人忽然

糟糕透顶的心情

这么做目的其实很简单

也很单纯

希望自己

粉碎得更快更精准

更少杀伤力

从高空倾泻而下时

埋头前行的人

不用土墙一样

从光中躲闪尖叫

作品27号

试着把那天最后一句话

从十九楼的窗户

推下

结果如诗人的预言

我的手闪电一样长出了

第十一根手指

然后我用那根多余的手指

抹掉玻璃上和我

几乎一模一样的嘴

当然还有以它为目的

不可避免地

连接的身体

我想腾出一片

空荡荡的天空

结果夜突然后退了一步

消失了

这时我才猛然发现

我在拼命咬自己的手腕

整个手都已经湿透了

而整个臂都被疼麻醉了

电 梯

01

抟电梯而上到不了九万里

三十四层就让孤独封顶了

这个我知道

那晚我们在旋转餐厅

不只是为了在一个固定的高度

让夜旋转

至少她看上去很幸福

毕竟那是第一次我带她

一起喝咖啡

也是第一次她自始至终斜靠着我

直到喝完咖啡离开

我们乘电梯徐徐而下时

她还一直握着我的左手

下来时大概有一分钟

我还在试图克制自己胡思乱想

克制着不把自己放入地心看天空

在井口退成星

虽然那天我的咖啡确实没有加糖

也没有加牛奶

出电梯时为了給一个醉醺醺的家伙

让路她松开了我的手

等那人一过我主动走过去

抓住她的手

一起消失在人群中

02

设计师是有道理的

没有雨啊雾啊风啊

没有鹰和闪电这些参照物的干扰

电梯的确非常平稳

除了启动和着陆时

突然有一阵小小的眩晕

坐习惯就好了

就像我们坐着地球

在浩渺的星空旅行

除了一次例外

当时轿厢里只有我和我妻子

电梯突然从十九楼往下坠

我们差点摔倒多亏我们离得近

一把抓住了彼此的衣服

然后惊慌地看着对方不知道

接下来应该做点什么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是个男人

于是假装镇静

一边教她跟我一起做很多奇怪的动作

一边心里数着一二三一二三

大概到了七楼我们感觉电梯

似乎恢复了正常

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接着做

那些奇怪的动作

七秒之后电梯一层一层到了一楼

门一开我们立刻从正在做的动作里

跳出来

跳到地板上然后走了几步

转身看电梯

门仍然开着轿厢里面一片通亮

三秒之后电梯门徐徐关上

红箭头显示电梯正准备

上行

我们看了看楼道里没有人

再看看彼此

开始哈哈大笑

我记得我们好像从来没有那样笑过

想象克里特岛

每天清晨启明星将公鸡扯成一张弓

太阳之箭万簇齐发

射向深谷树叶豁然开朗

无数的蝴蝶跌入花蕊而草根

疯狂地吮吸着土壤里

每一滴黑色的爱

谁能禁得住比地狱更壮丽的诱惑呢

所以撒旦从他唯一的敌人那里

摹仿而我

提起双肩或高举双手与山顶

相切

就像西瓜与地球在一个看不见的点上接吻

不像月亮从来没有如此大胆

她几十亿年的爱只让地球

终身坚持一只潮水涌动的眼睛

只有那些不知好歹的陨石一头扎下来

好在毁灭的不过是恐龙那些陆地上

横冲直撞的庞然大物

大海终于被波涛擦洗成

镜子星星又可以开始接着描绘

法老天堂般的坟墓

而夜晚

在孤岛四周垂着双手

像刚出浴的贵妃

入 浴

触摸到赤露的你

惊慌是难免的

虽然不过是水滴

或没有欲望的

温度

但当第一个纽扣解开时

其实你和你应该

已经对答如流了

不会有娇羞的动作

叮叮当当

滚入下水道

像一枚硬币

突然大雪纷飞

突然想歌颂一个人

或一位想到的神一朵花一滴水

一头野兽一柄剑

应该还有炼金术士狮身人面像魔鬼

而歌颂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汽车站游泳池飞机电梯或床什么的

谁秘密地允许我有一个出神的瞬间

星空海洋深处

或黑色的森林里

会不会被神秘本身吞没

或被光被泡沫被风这些东西

止住

而那里故鄉死去的人怎么办?

而神秘本身又是什么意思?

一杯茶或一杯咖啡的杯子

比乌鸦蛇蝙蝠龙

比紫袍王冠指环

比银行门口张着大嘴的狮子

或比我正在写的这首可笑的诗

拥有更少的神秘?

那些作者死去的书语言是如何

替他活下来的?

而蓝色石头里的恐龙眼睛会不会

没有恐惧地突然醒来?

而一个歌颂我的人会不会

就是出卖我的人?

有很多人在很多场合仔细打量过我

比如餐桌对面猛喝酒的那个家伙

比如倒车镜里露出半个眼睛的那个女人

肯定还有无数看不见的

在我身上埋下种子的事物

有一天他们会不会里应外合

突然大雪纷飞?

我抓了一朵正在慢慢升腾的云

昨天我跑到山坡上

出于好奇抓取了一片

正在慢慢升腾的云

可回家后发现

没有合适的地方摆放

四四方方挂在墙上

总觉太重

我怕我上楼后无法安睡

万一掉下来

砸醒楼下的老太太怎么办

她可是刚刚失去老伴

铺在玻璃板下

又觉不忍心

这会让它喘不过气来

毕竟它正在升腾

还是放回原处吧

积点再生之德

可是回来之后发现

天空过于晴朗

山过于洁净

放一朵云会过于羞涩

像星空中画了一颗太阳

我直勾勾仰望太阳

由于望得太久

眼前一片漆黑

只感觉自己很轻很轻

像一朵正在慢慢升腾的云

猜你喜欢

轿厢星空电梯
一种民用直升机可升降停机库
电梯
电梯,电梯,“飞”起来
奇妙的星空
星空
防止电梯轿厢意外移动的保护装置
被困电梯,我不怕
星空
大吨位载货电梯设计的几个要点
科技之星·双轿厢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