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摇曳的苜蓿花

2018-08-14徐朝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8年6期
关键词:苜蓿娘家绿油油

徐朝

六月的一天下午,我去邻村小营村串亲戚,被村西一眼望不到边的苜蓿所吸引。

举目望去,绿油油的苜蓿已齐腰深,软弱的串串小叶,顽强地托起长茎上盛开的紫白色苜蓿花。微风吹来,苜蓿花散发出一阵阵清香,蝴蝶在空中飞舞,小蜜蜂趴在花蕊中贪婪地吮吸着蜜甜,几只野兔被我惊动,“嗖”的一下钻进了苜蓿地。猛然间,脑海中闪念出上世纪70年代我来到这块苜蓿地偷苜蓿的情景来……

小营村在村西南耩了100亩苜蓿,春天一開春,满地绿油油的一片,小苜蓿打着扑棱往上长,鲜嫩的苜蓿是人们食用的好菜,可以把嫩叶洗干净拌上玉米面蒸菜,蒸熟后砸点蒜、倒点香油,真是美味可口。在“没主粮瓜菜代,吃得饱饿得快”的年代,主要蒸苜蓿菜吃,每到苜蓿长到一拃多高的时候,口粮不足的农民们则蠢蠢欲动,准备着去小营村偷苜蓿。

有一天早起,我们正在吃饭,后邻的大娘给我家送来一大碗苜蓿菜,我和姐姐狼吞虎咽,很快把一大碗苜蓿菜消灭掉。“大娘哪来的苜蓿?”我问娘。娘说:“你大娘昨晚夜里去小营村偷捋来的。”“晚上我跟大娘一起去。”我说。娘不高兴地说:“你一个小孩子可不能去,让人逮住怎么办?你还上着学哩,学校知道会开除的。”晚上吃完饭,我趁娘没注意,来到大娘家,我问大娘:“今晚上还去吗?”大娘笑笑说:“傻小子,你也去?你娘就你一个宝贝小子,可舍不得。”我说:“没事,大娘,就这一回。”就这样,我在大娘家拿了一个纤维袋子,跟着偷苜蓿大军就出发了。

当时我也没数,可能有30多人。我们在过道里行走,都是高抬腿轻落足,生怕弄出响声来让别人知道,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这天晚上特别黑,真像书上写的“伸手不见五指”。在路上,我悄悄地问大娘:“干吗这么黑的天来?”大娘说:“傻小子,这叫偷黑不偷亮。”我村离小营村有三公里路,需过三条深沟,在漆黑的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爬沟过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走,终于来到苜蓿地。我第一次偷东西,十分害怕,心里嗵嗵跳个不停,其他人进了地,蹲下身子,有的用镰刀割,有的用手捋,我挨着大娘,大娘说:“朝,快点捋!看见灯亮就趴下,来了人咱就跑。”大娘一说,更增加我的恐惧感,因我没带镰刀,只能用手捋,别人捋尖,我是第一次,不懂得要领,从根底下拔,几下子两手就勒起了水泡。这晚上还不错,没有遇上看青的、打更的。

出了苜蓿地,人们有说有笑,比一比谁的胜利果实多。大娘看我只弄了一点儿,就说:“别比了,朝岁数小,虽然他捋得不多,但是双手都是水泡了,咱们一人弄了两袋子,大家一人给他一把好不好?”我敞开口袋,看不清谁的手往口袋里装苜蓿,口袋很快装满了,我也泪流满面了。

责任编辑:黄艳秋

猜你喜欢

苜蓿娘家绿油油
草原
娘家欠你的,别到婆家来讨要
四季
痒痒
口齿留香说苜蓿
苜蓿
韩国:娘家出力婆家受益
湖南蚕桑行业有了“娘家”
苜蓿芽
苜蓿的飞翔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