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时间的女儿

2018-08-10苏沂

中学生博览 2018年13期
关键词:巷陌大器晚成洋娃娃

苏沂

记得当时年纪小。

我们一起爬树、钓鱼、烧烤、过家家、看天空……

她叫陆沅微。记忆中的她长着一张清秀无比的脸庞,单眼皮,喜欢笑,笑起来没有迷人的酒窩却露出两颗大大的兔牙。

那时候阿沅最喜欢的是过家家。在那个寒暑假热衷于播放《还珠格格》的年代,每每在剧集播放完中间插播广告的空当儿,阿沅就会把自个儿抽屉中的洋娃娃捣鼓出来,依照主子奴才的戏码演示一遍,但更多的时候,她会异想天开一个悲剧人物逆袭丑剧人物受虐的戏码,以缓解她在看诸如容嬷嬷给紫薇扎针时的愤慨之情。年少的我们很多时候也还是会心软地以和平团圆的happy ending给予故事中或大或小的人物一个圆满的句号。

那时候的我最喜欢的是抬头看天空,将天上的朵朵白云幻化成一部仙侠剧。那里有腾云驾雾的孙悟空陪同唐三藏一行西天取经,有面容姣好的七仙女与情郎董永鹊桥相会,有仗义豪爽的一百零八好汉梁山相聚……阿沅那时便会在我耳边叫嚷着:“阿沂,你这哪里哪里不是这样的,应该是怎样怎样。电视里都是这样的,电视里谁谁谁还说了一句什么什么话。”

年少的我们什么都不懂,凭着电视机中某些至今看来狗血至极的故事情节铺排着自己臆想的人物及其命运,开心地做提线木偶背后的操作人,无顾虑地将对未来的憧憬安插在软绵绵的白云上或是亦真亦假的洋娃娃中。

觉得,快乐就该是很简单的事情,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能掺杂一丁点儿其它的东西。

【回不去的小时候】

阿沅,这个陪我看天空的姑娘,我曾经以为我们会一直一直很好地在一起,然而还是经不住岁月的涤荡冲刷。初二那年,阿沅的爸爸在她哥哥结婚不久后便病逝了。其实那两年她父亲身体不怎么好邻居们都是知道的,我妈妈也叫我没什么事别去她家玩,担心我给她家添堵。叔叔去世那天,我听见阿姨歇斯底里地哭喊着,我想去找阿沅,又害怕她会误解为我是在同情她。那天下午她经过我家门口时,我叫住了她:“沅沅……”

她抬头来,红肿的眼框里泛着泪光,好像只要轻轻一动,泪水便会决堤而出。但她还是努了努嘴,问:“怎么了?”

我想说你还好吗,我想说没事的会好的,我想说你还有阿姨有哥哥,有我。但话都堵在胸口处,最后只能努起嘴说:“没事呢!”

然后她低下了头,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再抬头,说:“那我走啦。”

巷陌深深,这条水泥铺砌的青灰色的老巷,我们从孩提时便牵手在这踏足过年岁里的数个春秋,快乐也好,难过也行,都是那么自由自在。但那一刻,望着阿沅转身而去的背影,我忽然觉得她就快要走出深深巷陌的尽头,一切好像在无声无息中悄然改变着。

【愿我们向光生长】

陆叔叔逝世后,阿沅家原住的房子装修后给了成家立业的大哥二哥,但她和阿姨搬去的住所离原本那儿也不远,就十来条巷子的距离。妈妈说,阿沅越来越懂事成熟。

我知道。

时间让人的身体成熟,也在前行的皮囊中冶炼钢铁、堆砌沙石,让思想与肉体相搭称,不至于被现实的尖锐所粉碎。

我们依旧一起上下学,却不再谈起天空和洋娃娃。我们依旧肩并肩前行着,却深知终将分离。随之而来的是中考的分岔口,我正常发挥,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高中,阿沅在知道成绩的第二天发了信息给我:阿沂,我不读了,你要好好加油。

随后连续发来的是一连串微笑表情包。我没有问她考了多少,看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QQ头像,第一次体会到百感交集这样复杂的感觉。既生气她无法兑现我们曾经约定好的要一起上高中、上大学的诺言,又害怕今后自己求学路上无她相伴我们会渐行渐远……但更多的,是心疼少年的她必须过早地放弃受教育的权利,担负起家庭的责任。以她的能力,考上一所普高是绰绰有余的。

夜里,我回复了她:嗯,我们都要加油。

【时光中的你和我】

之后我在县城读书,她去外省打工,回家的时间很难凑在一块。一开始还时常联系,后来各自有各自聚焦的东西,联系渐渐地退化成了微信朋友圈中逢年过节不咸不淡的问候。

我以为,我们会就此风轻云淡。

大一寒假我回家过年,正好阿沅回旧住所找阿姨落下的东西,她看见我站在自家阳台上,大声喊道:“阿沂,你回家啦!”我被这熟悉的声音一惊,向下一看,记忆中那张温暖的面孔正笑靥如花地看向我。我换了衣服,我们转着转着在小学附近的石椅上聊起了天,她跟我说起了这些年在外地打工的心酸不易,我跟她诉起了高考失利后的纠结迷茫。她说:“没事,大不了咱大器晚成。”我一脸真诚地问:“会吗?”

然后一起陷入了沉默。隔了一会儿,她突然望着天空一脸打趣地说:“哎,还记得以前你老喜欢望着天空瞎编剧的事儿吗?”

原来,那些年少美好的时光她没有忘记。

我们,都没有忘记。

我忽然想起八月长安说过的一段话:

“人与人之间短兵相接,有时候和狗狗没区别。做朋友做爱人,总有一位要先亮出肚皮示真心。就算终有一天翻身起步各走各路,铮铮铁骨,也曾四脚朝天任君宰割过。”

我们是两只陪伴彼此年少时光的狗狗,没有反目成仇的戏码,亦无相爱相杀的故事,我们都曾敞开肚皮示出真心任彼此宰割过。

这么想时不觉笑了出来,我指着不远处的老年活动场所,说:“呐,还记得小学毕业时那边还是个菜园,我们在那拍照,但照出来你眼睛是眯着的,还是叫摄像叔叔把你眼皮提上去的呢。”“哈哈哈……”

抬头远望,天空湛蓝而深远。

我们是大器晚成,我们都会好好的,对吧?

嗯,因为我们都是时间的女儿。

编辑/围子

猜你喜欢

巷陌大器晚成洋娃娃
寻常巷陌
贺宜昌市西陵区诗词学会第二届代表大会圆满闭幕
大器晚成
我的机器人朋友
不败的莲
我的机器人朋友
“大器晚成”成的是什么器?
苏老泉大器晚成
Hangzhou by Moonlight
三十六计第九计:隔岸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