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十七岁,寂寞似野草疯长

2018-08-10李阿宅

中学生博览 2018年13期
关键词:疯长篮球场野草

李阿宅

高二的时候,我们宿舍有了一个共同的暗恋对象。

那是2012年,世界末日没有到来,我们也没有等到把我们接走的诺亚方舟。

那个冬天的夜晚,睡在我下铺的呆呆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告诉我们,她有了一个喜欢的人。

呆呆暗恋的对象是高三的学长。和学生时代所有备受女孩子欢迎的男神一样,学长大长腿,NIKE装,阳光干净,随随便便往篮球场上一站都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作为一群伪学霸,当时的我们看言情小说,听流行音乐,对世界充满了许多色彩斑斓的想象与未知的期待,但早恋这件事情也是绝对被杜绝在我们list之外的。对于呆呆来说,喜欢一个人就真的是纯粹地去喜欢他,就是那种你坐在礼堂第一排扭过头看见坐在最后一排的他和其他人嬉闹,心里都会冒出粉红泡泡的感觉。

自从呆呆告诉我们这件事情以后,学长立刻成为了我们宿舍的关注重点,不论谁遇见了学长,都会偷偷拍一张照片发在宿舍群里,说:“呆呆,我遇见你们家石昊宇(学长)了。”

学校篮球场就在女生宿舍前面,每天下午五点二十,学长总是会出现在篮球场,每次学长一上场,我们宿舍里的姑娘们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弓着身子躲在窗子后面敲击着各自的饭盒高喊着:“石昊宇,加油!石昊宇,加油!”

我们在学长站在篮球场上四处寻找着声音来源的迷茫目光中乐不可支。

有一段时间,冰红茶“再来一瓶”的中奖率极高,某一天晚自习结束,学长在学校小超市里买了一瓶连中三瓶后,随手把一瓶递给了我们班一个经常和他一起打球的男孩。男孩还没来得及拧开瓶盖,就被跑去买面包的我们宿舍老大一把抢过来送给了呆呆。那可是学长送的冰红茶啊,呆呆如获至宝地捧了一晚上,第二天小心翼翼地摆在了宿舍阳台上,成为了我们宿舍镇宅之宝。直到毕业,那瓶冰红茶都没有打开。

喜欢一个人就是看见他走来就想躲,看他走远就想追。后来不知道从哪刻开始,学长从呆呆一个人的暗恋对象变成了我们集体的男神,我们宿舍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像是长出了一副搜索雷达,不论学长在哪里,都能一眼找到他。如果这是一部电影的话,只要学长按下回放键就会发现不论是早操结束后的拥挤人群里,还是他常坐的食堂餐桌后面,总有五个女孩子手牵着手躲在角落里盯着他的背影互相开玩笑。

学长最喜欢的歌手是rain,于是圣诞节的晚上,我们就猫在宿舍里给学长打电话。我还记得当时那个电话是我打的,我模仿着电台主播的腔调告诉学长,有人为他点播了一首歌曲,然后紧紧抿着嘴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笑出声的呆呆点开自己手机里rain的歌,对着我的手机听筒打开了免提。

宿舍走廊里满是喧哗,学长十分配合地听完了整首歌曲,我问他好听吗?

学长轻轻地笑了一声说:“挺好听的,谢谢。”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学生会的会长老吴已经确定保送复旦,整天嚣张得无所事事满世界溜达。有一天,学生会开完例会后,我一把拉住老吴拜托他去索要一张学长的签名。老吴脸上挂满了奸笑,不容我反抗,扯着我的校服袖子把我揪到了他们班门口,然后对着学长说:“石昊宇,这位小同学想要一张你的签名。”

学长正在写作业,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笑得满面春风,回答老吴:“好说。”然后随手撕了一张作业纸,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一张签名有什么用呢?但当时的我们就是那么纯粹又真挚,当我把那张签名转交给呆呆后,我们宿舍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那场景不亚于主权交接般感人肺腑。

即使很多年过去,每次想起当时的自己仍然会感叹一句,青春真好。

高考后,学长去了央财,我们宿舍五个人同时把学长添加为微信好友,在他生日那天,每个人发了一条内容只有一个字的朋友圈,排列下來是“石昊宇happy birthday”,而配图是在不同场景下偷拍的关于学长的照片。

这是我们人生中第一场暗恋的结局。没有轰轰烈烈的表白,甚至连一句“学长,你好”都没有说过,就这么平淡又不够动人地结束了。然后我们宿舍的每一个人一头扎进各自的书海里,朝着高考的彼岸奋力游过去。

后来我们才明白,这场暗恋的主角本来就不是学长啊。与其说我们喜欢学长,不如说我们沉醉于暗恋一个人时怦然心动的感觉罢了。毕竟十七岁的寂寞似野草般一样疯长,我们不过是给自己寻找到了一个倾倒荷尔蒙的出口,而学长用他的温柔把这一切悉数收藏。

编辑/围子

猜你喜欢

疯长篮球场野草
一束野草
脑筋急转弯
世界上最酷炫的篮球场
第九届擂台赛主题:新学期的惊喜
一束野草
一束野草
我的南方口齿
疯长的杀人藤
小 草
柳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