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寂静之诗(组诗)

2018-07-10张维

雪莲 2018年6期
关键词:后院人世惩戒

那一瞬的完美是寂静的

午后 坐在后院的藤椅上

一瞬间我的爸爸妈妈奶奶

外公外婆都回来了

他们一言不发

静静地望着我

地上阳光干净安宁

起伏着纯银的声音

这一瞬间

我的一生没有伤痛

面容光洁如新

几只鸟儿温柔地踱步

山水刚刚诞生

还散发着奶香的气息

只有我坐在人世的椅子上

但却能彼此看见

那只鸟悄悄飞离

晃忽中有人喊我“爷爷”

眼前的光芒万古常新

我记下

那一瞬的完美是寂静的

抬头看天会累

最好躺下来

躺下来看久了

就会有一只白鹭

从身体里一跃而起

就会看见

白色后面的颜色正滴下来

蓝是静的并且有点咸

谁在喊你?

一盏雪山万法海水

站起来

仍在人间

万物的欢喜如此静穆

窗外下着雪

我们几位饮着酒

说起雪夜访戴的机兴

说起下午五点钟和何其芳的雪意

说起地球的另一侧

有人发觉雪来至最遥远的路途

令树枝燃烧

地球的这一边《九峰雪霁图》

还原了南子的肌肤

当然中间也有巨大的沉默

那是因为几片雪花偶然停下

凝视着我们

说着说着我们就无言了

说着说着雪也停了

阳光晃然照在纯白的大地上

瞬间惊现:

万物的欢喜竞是如此静穆浩大

以至于泪水涌出悬崖时无声无息

以至于谁冒出的一句:

“雪大如满月,关山照夜白”

无人认领

铁线莲的后院时光

有一棵植物叫铁线莲

它的身体是草书柔韧的线条

它的花是一种幽婉的淡蓝

不同于湖水与天空的蓝又似曾相识

忽然想起

一次雨中西湖边发楞

迎面伞中的女子冲我微微一笑

又涟漪而过

我忘记了她的样子

我记起她渊静的眼神

就是此刻铁线莲花开的幽蓝

我看见铁线莲的时候

已经五十有三了

之前一直不知道有这样一种

美好的植物与我共存在大地上

家人把她种在后院

这后院曾经一直荒废着

再之前連后院也不曾拥有

现在我们奇迹般相遇

好像一切早有安排

静享后院时光

把前世今生重新种植

往昔开出的奇花异果

散发着日月之光以外的光泽

并把物质的生命

照得一片空明

山水在地上运动着

呈现出一帘新鲜的创世的光景

惩戒之美

拄着拐杖

我走得更远

坐在轮椅中

我看见了全世界

看见莽撞的青春

命运跌宕起伏的妙笔

以及其后惩戒的安排之美

并听到自己在后面的哈哈大笑

现在看到大海

我已不再惊奇

因为一个老人轮椅上的黄昏

不逊于大海的神奇茫阔

即使身陷宇宙的黑静

也不再颤栗与恐惧

因为一个起死回生的人

本身就是半个鬼神

万物的来回有其自信的足音

阳光把竹林里的那个人

照得通透

他的经历像他民族的地图

他的残躯是惩戒的行为艺术

有着荒凉与雪化之美

现在 一切尘埃落定:

剩山残水 眉清目秀

只有一颗心在跳动

像宇宙里的一尾魚

无此无彼 无间无空 无黑无白

他的心跳发出

藏海寺的钟磬之音 不绝如缕…

不肯停息

秋风摇晃着这棵老朴树

不肯停息啊

尚湖睁开茫茫的眼睛

呆呆望着痴痴看它的人

一座山开门就见

从东北角进虞山

向坡五百米入桃源涧

第七十二块赭石 那是我的心

物 候

他说:我藏的三十年梅兰春酒喝完的时候

就该离开人世了

这是一个酒仙的

物候

壮阔的寂静

小麻雀在柳丝上写着瘦金体

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

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但我能感到有一瞬间它是欢快的

另一瞬间声音是忧郁的

因为一朵雨云正在头顶上面

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从未有过侧耳倾听

今天只是偶然对视的一刻

却喷涌出河山壮阔的寂静

和万物通一的透彻澄明

馈 赠

大海挂在窗前

一艘漁船游进左口袋

醒来 在三亚

旭日从你的胸口升起

你仍活着

又多了一天的光阴

几束光线颤抖

在晨鸟清脆的啼声中

这说明黑暗与你共眠之后

没有抱你去星空

而是送你返回了人间

还等什么呢

起身

海鸥领着帆船

人世有神奇的馈赠

静如永世

清晨 一棵无名的树下

一只蝴蝶慢飞

应该有三分钟 又

缓缓地飞向另一棵植物

这时长空传来一声雁鸣

好像在问:

你在哪儿?

过了今夜

我在人世已度过五十一个年头

好像已经经历了五百年

一滴清露滴下

它轻轻地问:

你想哭泣吗?

陽光从清晨的枝丫落下

静如初醒

静如永世

玄 思

由泾渭而入江南垂钓者

无笃定而坐

由乱世或战囯养生者

于蝴蝶中斑斓而活

由今世饮经酌史者

笑梦不语

只有明月当空

五行于水 六和于塔

泱水之上一行鸿雁列春秋

白马建成白马寺

一一致柏桦

辞去县令 你

盗来一匹白马寺的白马

每日越过子时的柴门

寻觅和修筑汉风的桃花源

有时汉语醉了

“再来二两女儿红”

“银河的水润泽着干裂的世界”

“我终将建起东方的巴比伦塔”

在白天的推土机到来之前

还能做些什么?

在这短促霾败的尘世里

“除了美我们已无处安身”

还能做些什么?

“再来二两女儿红

我就能把白马建成白马寺

把推土机和老不死的万古愁挡在外面”

九瓣叶子

一个下午我都坐在湖边喝茶

一个下午我和二棵香樟三棵柳树

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在一起

这棵植物有九瓣叶子

我以前没有见过它

我盯着它看了许久

一颗同时存在于大地

但我不认识的植物

其实我认识不认识它

它都在那儿

它摇晃了一下

接着我感到风经过了我的脸颊

接着我看见柳枝摇曳

湖水泛起涟漪

远山上的塔在云层里也晃了一下

接着整个宇宙运动起来

暮晚时分

风远了或者散了

我也匆匆赶回家中

它们还在那里

二颗香樟三棵柳树和

一棵刚见识但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然而

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因为认识了九瓣叶子的你

我们战胜了创世的虚无

并获得宇宙经久不息的掌声

【作者简介】张维,男,生于1964年,诗人、策展人、艺术批评家、虞山当代美术馆馆长。居于常熟虞山尚湖之滨,著有《诗七十五首》《灵性的时代》《生的超越》《向》等,主编《海子骆一禾作品集》《十年诗选》等(与朋友合编)。主编《诗人读诗》《诗画周刊》。“三月三诗会”组委会成员。

猜你喜欢

后院人世惩戒
把握好教育惩戒的“度”
“前院”与“后院”
让惩戒教育有章可循
别把爱与惩戒对立
雨还在下
大宝小神探·悬空的后院
人间的事
与世隔绝的人世
如果相爱
盛满月光的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