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电影《无人区》中关于“人性”的寓言

2018-01-25焦资涵

戏剧之家 2018年1期
关键词:现代文明无人区罪恶

焦资涵

【摘 要】电影《无人区》中讲述了一个关于人与动物本质区别的寓言,主人公潘肖认为: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会使用火。影片中潘肖第一次使用的是现代文明之火,第二次是人本性之中原始动物性的罪恶之火,最后是潘肖自我救赎的人性之火。本文通过对片中三次用火进行分析,探究导演借寓言传达出的对人性的思考,以得出对影片主题的深入解读。

【关键词】现代文明;罪恶;人性本善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8)01-0068-03

电影《无人区》中,有一则寓言:有两只猴子,在摘桃的时候,为了不被老虎吃掉,决定合作。有一只先上树吃桃,另一只负责放哨,吃桃的要留一半给放哨的,而放哨的不能擅离岗位。这就要求两只猴子,不能只想自己,于是俩猴儿变成了猴群,猴群变成了人群。主人公潘肖在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之后又想起了这个关于猴子的故事,并且想要告诉当时讲这则故事给他的老师:人之所以是人,不是因为放弃自私,而是因為人会使用“火”。

人类从原始社会过渡到文明社会,最重要的一项发明就是“钻木取火”。从此人类告别了生吃植物果实、生吞活剥野兽的原始生存环境,迈入了文明的历程。“火”是人类生存在自然世界中的工具和技能,同时也是人类在进入文明社会后形成的智慧。人的本性中既有包含原始欲望的动物性,也有同样称之为本能的人之本善。人类选择如何使用“火”,将决定着世界的本真与美好。

本文通过对片中三次用火进行分析,探究导演借寓言传达出的对人性的思考,以得出对影片主题的深入解读。

一、现代文明之火

原始人类在适者生存的不断进化中学会了用火,以火来抵御严寒、疾病,“正如普罗米修斯神话所预示的,火是光与热的源头,是人类生活所必需的,也正因此,普罗米修斯才敢于触犯天条并且不惜牺牲自己来盗取火种传播文明。”[1]随着文明的演进,人类在学会用火之后不断地学会更多技能,学会更多的促使自身发展的知识,渐渐演变成了一个拥有思想和科学,并且有着精密分工的高级社会族群。“火”也慢慢成为了具有广义的“火”的概念的人类所擅长使用的知识和技能。

影片《无人区》展现给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技能,这些技能中透露出蛮横原始的动物性。

黄渤所饰演的猎手熟练地捕捉鹰隼,持枪,迅猛,毒辣;多布杰所饰演的鹰贩子,刀、枪,吃肉,开车撞人致命,一氧化碳杀人,狠毒,无情;卡车司机甲、乙,大卡车,野蛮、粗鲁;夜巴黎老板、哑巴,锤子,杀猪刀,黑心买卖,阴狠;百货店女老板,靠窥探他人秘密牟取暴利。

正如片头所说,这些人生存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他们的生存方式就像电影开始时那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猎杀一样,充满了动物的本能。而代表着现代文明的主人公潘肖却闯入了这个动物凶猛的野蛮世界。

律师潘肖一出场,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与鹰贩子探讨时间成本,接着在法庭上信心十足地用他的职业技能使鹰贩子无罪释放,与此同时不忘告知远在千里之外的员工举行发布会,找媒体准备上头条。在帝豪饭店,他向鹰贩子索要尾款,并写下协议书,最终以车作抵押。一切都按规则进行,每一步潘肖都细心盘算,目标明确,步骤精确,并努力使利益最大化。这是一个生存在现代都市里的精英,是社会文明的象征,“他谙熟法律和规则并为自己能灵活运用社会规则获取利益而沾沾自喜。”[2]而当他高唱凯歌开车驶进无人区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想到,他赖以生存的城市文明与道德法则在这片荒芜之地上将失去任何意义。

潘肖刚一上路便遇到了在路上横行的大卡车,鸣笛示意超车,在超车的同时,飞扬跋扈的卡车司机一口痰吐在了潘肖车上,潘肖按照城市文明的思维在卡车行驶前方停车,嚼着口香糖叫嚷着让卡车司机把痰擦掉,卡车司机无动于衷,潘肖抓着卡车司机的帽子擦车,还以一副高傲的蔑视粗鲁的姿态自言自语道:“无法沟通”,“这次算我原谅你!”还没说完卡车司机一巴掌打在潘肖脸上,潘肖对卡车司机说:“我让你知道这一巴掌有多贵!”紧接着准备打电话,这时从卡车上又下来一个男人,潘肖一看形势不对喊道“你回去”,意思是你们不能以多欺少,可是下一幕却让潘肖感到荒诞,那个男人解开裤带在潘肖的驾驶席上撒尿,尿完还对潘肖说了一句:“这回嘛,算我原谅你!”然后二人扬长而去,留下潘肖瞠目结舌。这还不算完,潘肖骂着人渣准备继续超车,却被卡车司机扔出的啤酒瓶砸烂了车玻璃,这时的潘肖已经被触及到了底线,开足马力追上卡车,将打火机扔向了卡车的货厢,见着卡车司机着急灭火的样子,潘肖全速驶过,并对卡车喊道:“我原谅你们啦!”还从汽车天窗伸出“V”的手势。这一情节是潘肖在《无人区》中第一次使用火。

影片中潘肖两次提到他认为人与动物的区别,不是因为放弃自私,而是因为人会用火,第一次是在故事开始之前,第二次是在故事即将结束之时,两次“火”的概念并不相同。影片中潘肖第一次使用的火与潘肖所掌握的法律、规则和社会生存技能一样都属于现代文明之火。第一次使用火,潘肖带有一丝人类特有的狡黠。他以文明的姿态蔑视这个野蛮之地,他以律师惯用的伎俩帮助鹰贩子打赢官司,尽管他对实情一清二楚,甚至以他熟知的法律知识威胁鹰贩子交付尾款。在潘肖眼中这里是荒芜的,这里的人的头脑也应该是蛮荒的。他认为这些人是动物,而他与他们不一样,他有智慧,也懂得用智慧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他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卡车司机,虽然刚开始并不奏效,但当他被激怒后他想到了用火,这时他得意地以为他以现代文明的方式战胜了野蛮,其实这时厄运才刚刚开始。

二、罪恶之火

人的本性之中包含有最原始的动物性,当人类经历了几千年的文明历史之后,这种动物性似乎消失不见,人成为有思想和情感的高级动物,然而当把一个披有文明外衣的人推到泯灭人性的原始生物圈中时,人的动物性依然会显露无遗。在《无人区》中,导演所做的就是将所谓的人性一点一点毁灭给我们看。endprint

从潘肖撞倒黄渤饰演的猎手开始,人身上所固有的动物性也正在慢慢被唤醒。在片中,猎手醒来后有一段质问潘肖的对话:

猎手 我问你,一个人,车子坏了,他在路边上等着人帮他呢,他错了吗?

潘肖 没……没……没错。

猎手 没有错?没有错你撞他干啥嘞……腿也断了,血流的啊……哎!啥意思嘛?

潘肖 我不是故意的。

猎手 (闻了闻身上的汽油味)人撞伤了,为啥不救嘞?

潘肖 我以为……以为你死了。

猎手 啊,他死了吗?

潘肖 没……没有。

猎手 没死你往人身上浇汽油干啥呢?啊!你是个坏人啊,你说这个情节算不算是特别严重,影响算不算特别恶劣?

我们从这段对话中寻找潘肖的心理动机。首先,潘肖撞上猎手是因为被卡车司机砸碎了车玻璃看不清前方,这里的“撞”确实不是故意的。在撞人之后,他将猎手抬上车,准备找地方救人,但当他看到猎手血流不止的时候,他把车停下,发现猎手已經不省人事,于是他载着猎手的“尸体”进入夜巴黎准备报警。从潘肖走进有卫星电话的小卖部开始,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看出其内心激烈地斗争。他打开门,先是环顾四周,发现老板娘在聚精会神看电视,接着说要打电话,老板娘简单地一指,潘肖不停回头,甚至从镜子的影像中偷窥,以确认老板娘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然后将电话挪了一下,吹去电话上的灰尘,慢吞吞地拿起话筒,迟疑地拨动电话号码。在整个过程中,老板娘的笑声不绝于耳,这种笑声其实更像是从潘肖的内心发出的,此时,心底的罪恶在嘲笑那一丝仅存的善念,笑声越来越大,最后那一声让人心惊肉跳的大笑宣告罪恶已经取胜,潘肖“啪”地挂断只拨了“1”、“1”的报警电话。而在电话旁放着的那只笼子里,一只蜥蜴吐着信子蠢蠢欲动,一是象征着潘肖内心的原始动物性已经觉醒,二是象征着潘肖已经被禁锢在无人区里,将无法逃脱。走出小卖部的潘肖已经变成一头被点燃了兽性的野兽,他看到狗贪婪地舔着地上的人血,看到夜巴黎里屠宰后的猪的肉体,一种残忍、血腥、怪诞的气氛直接侵袭着潘肖的内心。当潘肖看到油桶上的管子后,他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解脱的方法,那便是毁尸灭迹,导演给了潘肖一个脸部特写镜头,此时此刻他的眼神里透露着凶狠。而当他终于长叹一口气决定点火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了打火机。此处的火是罪恶之火,是潘肖内心燃起的为自己脱罪的欲望之火。正如潘肖的旁白:“人在陷入绝境的时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影片把人性的善与恶放置在这一大背景下,再配以环环相扣、一串串让人无法喘息的凶险,让人物的选择在毫无束缚、毫无遮掩的绝对真空环境下进行,人性的本相就此显形。”[3]导演在无人区中将人性的丑恶赤裸裸地剖白给我们看,但却没有将火点燃,因为我们看到在罪恶之火即将熊熊燃烧之时,人本能中有关善的星星之火还未曾消失。

三、人性之火

影片中舞女与潘肖的人物关系纠葛是影片《无人区》中揭示主题的段落,也是全片中唤起人性本善的唯一希望。

潘肖第一次见到舞女,拒绝接受舞女提供的色情服务,并且给舞女小费,还在夜巴黎老板暴打舞女的时候喊道“别打女人”,这时潘肖对舞女的态度仅仅是作为文明人的一种常规姿态,而且为了赶紧从撞人事件中脱身,他对于舞女把她带走的要求无动于衷。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能够感觉到,可能是因为面对弱者,也可能是因为人类之间的惺惺相惜,潘肖在面对舞女的时候,心里是不设防的。在经过了舞女发现猎手“尸体”,互相交谈的过程之后,两颗心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产生了信任,所以才会有在猎手逼舞女点火焚烧潘肖时迟迟不忍下手的可能性。猎手带走舞女,潘肖一个人走在无人区的公路上,画外音响起:“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我就像那只猴子一样,置身在这猛兽横行的远古时代,而可悲的是,并没有人在树下为我放哨。”此时的潘肖孑然一身,孤独无助。当目睹了鹰贩子撞死哑巴的残忍后,潘肖找到了他这个来自文明社会的“人”与这些凶猛的兽类的本质区别。他走上前去为舞女求情,却不知道鹰贩子早已为他设定好了一氧化碳中毒的剧情。从这里开始关于救赎与自我救赎的故事才正式上演。舞女拿出靠出卖自己挣得的钱去拯救潘肖,潘肖不顾自己的安危命令鹰贩子把钱还给舞女,舞女悄悄将打火机塞进排气管为潘肖的生命争取一丝希望。警察赶到现场已经宣告潘肖得救,但他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却是:“他把女孩带走了,我觉得他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当潘肖坐着警车即将走出无人区获得拯救之时,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女孩的布偶,就像看到女孩绝望央求的脸,潘肖久久地凝视,看着布偶渐渐远去,他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拉了紧急刹车,骑上他原本讨厌的马独自前往二道梁子。在二道梁子他以自身的智慧赢得了拯救舞女的时间,带着舞女逃离,可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当鹰贩子举着刀要杀死舞女的时候,潘肖放飞了鹰隼,将一叠叠人民币丢进身后熊熊燃烧的大火之中。鹰贩子以最残忍的方式回应潘肖,他要潘肖看着舞女死,卡车追着舞女绝望地跑,潘肖坚定而决绝地扔出打火机,引爆卡车,人与车一同被炸成了碎片,漫天飞舞的人民币也将全部化作灰烬。潘肖点燃了内心原本微弱的人性之火,金钱、利益、罪恶、欲望在人性之火面前化为乌有,潘肖完成了对舞女的救赎,也完成了对自己灵魂的救赎。片头所讲的寓言成了真实的故事,人类之所以成为自然界的主宰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以内心之爱联结,从而成为人群,继而有了文明。

片尾画外音再次响起,潘肖说:“我说的没错,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会用火”,潘肖懂得他此时用火与第一次用火意义上完全不同,他的内心在两次用火之间完成了自我灵魂的超越。人性之中的善与恶本是共存的,二者之间的斗争就是人类自我救赎的过程。当人类学会选择和学会如何用“火”之时,就告别了充斥着野蛮动物性的远古时代,迈向真正的属于人类的现代文明。

参考文献:

[1]汪乔山.论《蝇王》中火的意象的嬗变[J].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5).

[2]聂芳.《无人区》的空间叙事与人性批判[J].电影文学,2014(11).

[3]陈智慧,陈婷慧.电影《无人区》对“人性”的荒诞演绎艺术[J].电影文学,2014(16).endprint

猜你喜欢

现代文明无人区罪恶
罪恶
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碰撞
现代文明视域下皖江文化的特点概述
现代文明视域下皖江文化的特点概述
溯溪:溯源之舞
抓小偷
《无人区》点映 粉丝感叹4年没白等
《无人区》
开始
地球第三级——西藏无人区的环境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