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诗人

2017-12-06

文学港 2017年11期
关键词:小叶诗人北京

我姐说,小叶就是个没主见的人。

打小,周小叶就跟在我姐屁股后面。人家去剪马兰,她也拿把剪刀跟去;人家跳橡皮筋,她扔下作业簿就跑出来;我姐若是说去邻村看晒场电影,她必是早早地到我家来,等着与我姐一起出门。

周小叶长得不难看,她天生是瓜子脸,肤色也白白的。可是,看着就是没神气,仿佛是纸花。你说她没脑子吧,她数学考得比我姐好。因为这一点,当我姐夸夸其谈,说小叶怎么傻时,我妈就很不以为然:你这么聪明,咋没见你算得比她准呢?

考大学时,我姐报金融专业,她也跟着报,结果,竟然一起被录取了。她娘说,有我姐在,她放心了。

可是,大学毕业前一晚,她突然失踪了。

本来,大家吃了散伙饭,哭也哭过,闹也闹过了,该是回到寝室,准备明天走人了。可是,等到熄灯,还不见周小叶回来,我姐急了。火车票也买好了,行李也整好了,这会儿还不见人影,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大家分头去找,假山边没人,草坪上没人,图书馆后面的树丛里也没人……她能到哪里去呢?最后,找到大江边。大江与校园隔着一条内河,有一根很小的独木桥,走这头翘那头的,白天都少人走,何况半夜三更呢。结果,在江边芦苇丛后的一块大石头上,发现了她。

与她在一起的,竟然是“诗人”!

我姐说,诗人就是个疯子。按我们周塘的说法,叫“痴乱”。

我姐从不与他搭话的。有一阵,他似乎对我姐有意思,一看见我姐,就老远地叫,我姐就换一条路,马上避开。他既不高大,也不帅气,在我姐看来,甚至有点猥琐,留着个小分头,蓄着个小胡子,像汉奸。

我姐说他神经有点不正常。他是留了一级,才与我姐同班的。大一时,有个流浪诗人来作报告,他听得入迷,后来竟然也流浪去了。据说,西藏新疆都去过。他本对金融专业不感兴趣,重新回来,也是他爹押了来的。

大学里天天是节日,贴着各社团的乱七八糟的广告。我姐和小叶在吃饭时,忽听得背后有人敲搪瓷碗,转身,见诗人站在桌板上,大声宣告著诗社的活动,并当场朗诵起诗来。他半眯着眼睛,仿佛歌星一般,先是喃喃自语,慢慢地大声起来,终于慷慨激昂,而又忽地低回吟唱。那欲仙欲死的神情,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他一人一样。他甩了甩他的半分头,自以为很高贵的样子。我姐说:痴乱。周小叶忍不住嗤嗤笑起来。

我姐自顾与小叶吃饭。小叶频频回首,我姐说:痴乱有什么好看的。

也就这么样了,我姐也没看出小叶与诗人之间有什么关系。而本无关系的人,在毕业的当夜,却狗男女般在一起,让人好找,你说要骂不要骂?

“你们这是最后的疯狂吗?”我姐没好声气地拉起小叶,说:“走!”

我姐后来说,我把小叶平平安安完完整整地带回周塘,也不枉是同族,也算是对得起她妈,对得起“列祖列宗”了。至于后来小叶又被拐走,那就不是她的责任了。

就为着这一夜,诗人追到了周塘,那已经是毕业后的第二年了。事先,我姐并不知道,是小叶带他来的。当他们双双对对出现在我家门口时,我妈诧异了一下。“阿姨!”诗人的嘴很甜。小叶问我姐在吗,我妈就朝楼上喊。我姐冲下来,在楼梯口愣住了,“怎么是你?……”“不欢迎?”我姐赶紧让他们坐,而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小叶还甜蜜蜜的样子。

我姐一会儿看看痴乱,一会儿看看小叶,不知他们唱的是哪一出。其时,小叶已相亲过好几次,有两次我姐陪去当灯泡的,但都没下文,而我姐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但她俩,从未提起过诗人。

他们走后,我妈眨眨眼,“小叶的男朋友?”“谁知道呢,痴乱一样的人!”我姐就说,诗人读大学时,根本就不读书,考高等数学,全靠周边的女生,她那里也偷看过好几眼。他的精力,全花在诗社上了,倒也出过一本书。“这本书不知道还在不在。发神经一样的,谁看得懂啊!”当时,女生人手一册,诗人亲自一本一本送过来的。

听说小叶真要嫁给诗人,我姐没来由地涨红了脸:小叶疯了吗?她总觉得,小叶太没脑子了。

我笑话我姐: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我姐拿起枕头,向我砸来。

果然,诗人是不安分的。小叶本来在周塘是有工作的,诗人把她调到老家。谁知不出半年,诗人自己辞职不干了,跑到了省城。不久,带走了小叶。他在省城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小叶帮着做,生了儿子后,就做起了全职太太。

三年后的一天,我姐在周塘看到了“小诗人”,“小痴乱”。我姐对小叶说:“怎么这么像?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叶眯着眼说“是吗”,她一脸幸福的样子。三年不见,小叶已很显福相,那种少妇的丰韵,让我姐自惭形秽。我姐嫁给了一个军人,军人不顾家,我姐一个人支撑着,累得黑瘦。

小痴乱趴在地坪上写粉笔字,尽管时不时倒着笔画,但是不得不说,他会写的字可真多。而我外甥女,还只喜欢看《天线宝宝》呢。小叶说,他认得的字更多,她献宝一样地拿过一本书,让小诗人读。小诗人就朗朗读起来,一字不差。“他该是背出来的吧。”我姐就随机挑了几个字让他念,他都念对了。我姐不得不赞叹曰:诗人的儿子就是不一样!小叶她妈更是得意:唐诗三百首,背得可溜了!

诗人没有来,“他要管公司,走不开呀。”小叶说。

我姐回来,给女儿洗屁股时,女儿不听话,她“啪啪”打了两下,很生气的样子。

我姐说,小叶他们的广告公司很赚钱的,他们已经在省城买了房。我妈说:小叶好福气!我姐又说起了诗人在大学里荒唐无度的生活:臭袜子扔了一床底;方便面汤里死了苍蝇,还不倒掉;夏天穿着个裤衩,捧着一本谜一样的博尔赫斯的诗集……

但人家怎样好,也只有羡慕的分。后来,听说诗人卖了公司,卖了房子,到北京去了,办了一个网站,想来,应该是更上一层楼了。

小叶难得再回周塘。小叶的妈起先总是很自豪地说:他们到北京开公司去了!后来,渐渐不说了。

有一年我姐到北京去,去之前说,要不去看看小叶吧。

她起先没有告诉小叶,到了北京才打电话给她:小叶,你知道我在哪里吗?当我姐告诉她就在北京时,并没有得到小叶喜出望外的欢呼。但是,小叶还是说了:我来看你,要不,你到我家来吧。

当时,我姐也没多想,就打的去了小叶在北京的家。

“诗人呢?”我姐兴高采烈。毕竟,诗人与我姐也是同学。

“他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当晚,小叶与我姐睡在一起,像大学寝室一般夜聊时,终于熬不住,流泪道:诗人有了小三,起先还给钱,现在玩起了失踪,已不管他们母子的生活。她在北京快要呆不下去了,现在一家报社帮忙,做财务,能赚几个钱?唯一让她欣慰的是,竟然有星探看上她儿子……

我姐说道:你们第一次到我家来,我就觉得奇怪,你怎么跟诗人粘在一起了。我们在背后,不是喊了他三年“痴乱”吗?痴乱痴乱,一痴就乱,你见哪个诗人是从一而终的呢?两个女人说了一夜的话,也没理出个头绪。我姐终于分不清,是小叶太没主见还是太有主见,竟然选择了诗人。

“你可不要跟我妈说哦!”我姐离开时,小叶低头说道。

我姐上了车,回头看小叶,她依然一个人站在马路边,出神……

猜你喜欢

小叶诗人北京
最帅的诗人
北京,离幸福通勤还有多远?
澳大利亚最有名的诗人是谁
北京春暖花开
北京的河
“诗人”老爸
北京,北京
田鼠号汽车
想当诗人的小老鼠
和司机抢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