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感念林老师

2017-11-30赵显清

雪莲 2017年10期
关键词:墨宝德艺双馨恩师

赵显清

柳条嫩绿,阳光明媚的初夏,下了夜班回到家,当再次目睹悬挂在客厅中的那幅字画时,我又想起了他。是的,好久没和他联络了……期间,但凡与书画界的某些朋友们相聚一起时,我总会想起他,并不由自主地往往会当众提及,由衷地赞扬一番他德艺双馨的崇高品行与平易近人的处世风格。

他便是林锡纯老先生,笔名“惜醇”,系我省著名书法家,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青海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西宁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西宁晚报》总编辑等职务,系高级编辑,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我一直尊称他为“林老师”。

在未结识林老师前,早就闻及了他的大名,因为他以绝妙的书法艺术与高深的文学涵养蜚声我省文化界。我清楚记得,初次与林老师的相见是在2004年夏季。那日,西宁市作协在位于火车站前建国路上的豪龙宾馆举行第四次作家代表大会。下午会议结束后,大伙相聚该宾馆一楼的餐厅内会餐。

期间,有人提及了林老先生,说他亦到场了。于是,我问他在哪?他悄悄朝不远处指了指。我循指望去,就见不远处的一桌旁,居中位置上坐着一头发花白、满面慈祥的老人,看年龄也就70多岁,精神矍铄,体形适中,背项挺拔,身着略显青紫色对襟骨头纽的老式上衣,正和《西宁晚报》编辑赵秋玲女士亲切交谈着。

见高人不可失之交臂!缘在天定,分在人为,既然能有缘和他相处一堂了,结识的良机千万不可错过。于是,我心中默默拿定了一个主意。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酣耳热后,大伙开始三三两两自由活动交谈。我瞅准林老师略显闲暇的当儿,径直凑上前去亲切打招呼。林老师欠了欠身,和蔼地回应。我坐在了他的身旁,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并由衷表达了对他的久仰崇敬之情。林老师谦逊地笑笑,亲切地和我聊了些日常琐事。本欲向他敬杯酒,可他谢绝了,考虑到他老的健康,我也没坚持。聊了片刻后,我婉转地透露了自己想讨副他墨宝的意向。不料,林老师竟爽快应允了,并对我留了自家的座机电话号码和住址,让我事后再联系。

其实,像林老师这样书法界大腕的墨宝,其含金量是极高的。虽说他承诺了会赠送,但自己是一无名小卒,与他无非是萍水相逢一次,过后他能否还会记住我呢?我心里很矛盾。过了段时间后,我还是以忐忑不安的心情给林老师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恳求择日至贵府拜访尊颜,赏赐副墨宝。信寄出去后,我心里没谱,打算再耐心等段时间后电话联系,总觉得他若接到那封信后会记起我,这样届时通电话,人家也好知道我是谁了。

还没等打电话,我就接到了林老师寄来的一大号信封的挂号信,内装了两幅作品。一副写在纵形淡黄色的沙金宣纸上,是郑板桥《燕京杂诗》之一:不烧铅汞不逃禅,不爱乌沙不要钱,但愿清秋长夏日,江湖常放米家船,而另一幅则写在横行白色宣纸上,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一首词——《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两幅上均附了我的名。欣赏着林老师的大作,我心里无比喜悦和自豪!更重要的是一种深深的心灵触动和由衷的感激!

岂料,两幅大作被我当时的恩师无意中瞧见了。他展开仔细端详,饶有兴趣地欣赏后,就要求让我去向林老师为他讨副墨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恩师的意愿不好违悖,可实在不好意思再向林老师张口了,毕竟彼此不熟悉呀,无非仅是一面之交,在这种境况下人家能为我赏赐副墨宝,已是给足了面子,我再怎好不识趣地得寸进尺呢?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后,我还是打算硬着头皮再恳求他老人家一回。于是,在一个周末,我拨通了林老师家的电话,恳请他接受我的拜访。起先,林老师不同意,我深谙他是不肯接受我的“感谢”,可经我一再“软磨硬泡”、苦口婆心的诚心坚持下,他还是妥协了。

于是,我专程去了他位于西宁晚报社后面的家。当时家中只有林老师及其爱人。他们夫妇热情接待了我。相互品茗闲聊了一会,当得知我尚未进晚餐后,刚撤下碗筷的郑老师又特地做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面。

在交谈中我获悉,林老师1935年出生于河北唐山,1958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他长期在青海工作,先后任西宁一中教师,《雪莲》文艺季刊编辑、《西宁晚报》总编辑,1997年退休。林老师是著名书法家、杂文作家,从事教育事业22年,桃李满天下,从事文艺工作3年,一直勤奋求实,从事新闻工作3年。曾获“西宁市模范教师”“青海省专业优秀人才,中国书协“德艺双馨”会员等荣誉称号。诸多作品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毛主席纪念堂、中国现代文学馆、齐白石纪念馆等单位收藏。

告辞前,我再次狠下心来,向林老师委婉表达了恩师的想法。可喜的是,林老师再次爽快应允了,表示择日一定完成。一时,我被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没过几天,林老师再次将一副特为恩师写的“高山仰止,德厚流长”的作品打挂号信寄来了。林老师不仅毛笔字出众,钢笔字一样洒脱遒劲,那两信封我一直珍藏着。将林老师的墨宝装裱后挂在厅堂中。

之后,多次逢年过节之际,我就打電话问候下林老师,或写信表示敬意。后来,他们又乔迁至五四大街北京华联超市那幢高层住宅楼上。一日傍晚,提前相约征得同意后,我和爱人又专程前往看望了林老师夫妇。他们依旧是那样客气热情,平易近人。此次我注意到,他家客厅里挂着一副镶了黑边的镜框,里面是一副启功大师的真迹。闲聊中,林老师向我透露了自己曾去北京有缘拜会启功大师的部分片段,并简介了大师的部分情况及趣闻轶事,高度赞颂了他诸多的优秀品质。

接下来,林老师夫妇还饶有兴趣地介绍了下当年他们富有传奇色彩的师生恋爱与纯真情感……在轻松愉快中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那晚告别之际,林老师又主动拿出了两幅自己的作品,相送于我,这令我再度感动不已。因为他是出于真心的馈赠,我也没过多客气,就愉快接受了。

这样一个文艺书法界的大腕,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重量级人物,能对我一个普通的无名小辈,竟是那样的热情、客气和尊重,可见他的人格魅力非同一般,亦怎不令人深感无比荣耀和光彩呢?其实,林老师不仅对我这样,但凡与他接触过的人,无不赞誉他的崇高品德,他真正是名副其实的德艺双馨……

自那之后,偶尔我还是会给林老师夫妇打个电话。其实,我深谙,林老师虽说离开了工作岗位,可他退而不休,是我省文化界的名流,一天的社会活动及其它事情自然不少,再者,据说他老仍然惜时如金,笔耕不辍,一天并无多少闲暇无聊之时。故此我既不忍心,亦深感不宜常打扰。好人必有福报,我只能诚挚祝福他夫妇晚年幸福,健康长寿!endprint

猜你喜欢

墨宝德艺双馨恩师
墨宝
陈墨宝作品
没有难度哪有高度
漫话“戴高帽”
第九届上海“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评选揭晓
“德艺双馨”该怎样入法
立德树人
试论艺术院校的人文精神培养
黄济恩师,您听我说
墨客·墨吏·墨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