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王姬 用一生演一部洒脱豪情戏

2017-11-11帅丹王姬

优雅 2017年11期
关键词:人艺原野话剧

帅丹++王姬

图解:王姬《新原野》演出剧照

初见王姬,是在成都锦城艺术宫的后台,那时她在成都有两场《新原野》的话剧演出。而那两天,她得了重感冒,采访的时候还发着烧,直到演出结束还未痊愈。与她对话的过程中,一头浓密的长发以及潇洒不羁的举止,无处不流露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而王姬对自己的评价亦是如此。她自称自己是一个立场很坚定的女人,从不去附和谁,也不会去讨好谁,不会回避也不中立。

小标题:洒脱地离开又归来

80年代初,王姬考进了北京人民艺术学院,成为了科班话剧演员。四年的时间,让王姬看到了昔日演员体制的不堪,仿佛昭示她的未来——像一些老演员一样,泡杯茶,上午排练下午回家,日复一日。在人藝的那些年,王姬始终未得志。那时人艺的舞台对她来说太小了。25岁时,受到出国潮的感染,踌躇满志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开启了她十余年的“美漂”生涯。

只身赴美的她身上只揣了60美元,理想远大,而经济压力却很真实,她不得不选择靠打工来维持生计。摆地摊、当编导、广告销售、小旅馆的值班经理、商人……能吃的苦不能吃的苦,她都尝遍了。在美国当地的华人电视台做播音工作时,除了播音,还要自己下载剪辑做一些技术工作,时常忙得连饭都没时间吃。但这样的生活也带给她丰富的阅历,成就了“女强人”的洒脱。“过去我对世界的认知比较狭隘,通过在美国的那些年,我清楚地看到了外国跟当时的中国的不同,开阔了自己的三观。我觉得值,吃的那些苦是一笔财富。”

然而她心里始终割舍不下演艺事业,即便当时愤然地离开了人艺,说到底内心深处还是很热爱表演的。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出演了《北京人在纽约》,并凭借这部作品荣获第12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主角,也借着这部戏,她重新返回中国的演艺圈。

小标题:不像话的影视圈

90年代末21世纪初是王姬演艺事业的巅峰时期,电视上常常能看到她的作品。通过那些电视剧,观众自然而然地对她植入了女强人的印象。她的演技众所周知、无可非议,但面对现在80、90后对她的不熟悉,王姬说“我这人不争,不急功近利,何况我也到了演妈妈演婆婆这个年龄了。戏的主角基本上都是以年轻人为主,能够给到我个年龄演主角的机会不多,但是我不在意这些,我现在就想把自己的戏演好,再做一点制作,改一些戏就心满意足了。”

谈及中国影视圈的现状, “中国的影视圈市场很奇怪,小鲜肉小萝莉主导市场,其实在国外很多都是中老年的资深演员在做中流砥柱。在这些被吹捧被炒作的小年轻里,并没有几个称得上是真正的演员,也没有用心努力地演戏,却拿那么多片酬,这些都是很不正常的状态。而购片方和电视台也在幕后操纵,买粉丝买收视率,误导观众,这群人在利益面前不负责任,不管后果。我们这个行当被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很悲哀的,现状如此,需要时间去调整。”

作为身处其中的人,王姬能感受到演艺圈里暗流汹涌的利益纠葛,但她不想趟这浑水,也不想跟谁争名夺利。用她的话说,好好儿演戏,让自己心安理得地过好每一天就行了,争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没意义。“我可不会跟一些演员一样,都六七十岁了还在这个圈子里不知死活地争。”这些话你很难从一个圈里人嘴里听到,她并不圆滑,甚至在旁边人看来她说这些话并不显得聪明,但她无所畏惧,内心坦荡,始终觉得自己就是一名演员,不管青年还是中年,演员认真努力地演戏才是对演艺事业和自己最大的尊重。

小标题:70岁时,再出一本书

现在王姬的生活,基本上是排排话剧,有合适她的戏就演,没事的时候自己去制作一些戏。不给自己设限,一路随缘,想做事正好也有事做,而且还有很多人来邀请她演戏,若是哪天碰到一部特别适合自己的戏,她肯定也会卯足精神地挑大梁。前两年接了一部挑大梁的戏,她自己很满意,预览过这部戏的人也连连称赞。很不幸,剧组中有女演员吸毒被曝光,导致那部戏被遥遥无期地挂那儿不敢播。

她打算再过一两年退休,回去陪母亲和儿子。她怕如果母亲在世的时候如果不时常陪伴,有一天老人不在了会后悔。“我现在每天要跟我妈妈聊视频,打电话。演艺生涯也就这样吧,没必要非得往‘演而优则导这个方向发展。”

退休以后的事,她为自己作了打算,不去甘涉子女的生活,不去给儿女铺路,女儿18岁以后王姬便不再干涉她的选择了,让她自己考虑闯荡自己的人生。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是那个天生患有自闭症的儿子。“我希望能够让他顺顺当当、平平安安地能活到老,不惹事生非、没有痛苦。我不能像人家去望子成龙,我只望子平平安安就满足了。”

儿子的病是王姬心里的痛,但她并不忌讳谈起。生活让她尝尽了酸甜苦辣,也给了她辉煌与灿烂,这些经历让令其人生足够精彩。“35岁那年,我出过一本书,讲述了我前半生的生活。等70岁时,我还会再出一本书,说说我的后半生。”

GRACE对话王姬谈《新原野》:

因为是万芳老师创作的作品,当时王姬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话题《新原野》。比起无数人都演烂了的《老原野》,她是《新原野》的第一任女主角。“做第一个挺好,没有参考,没有比较,你创造的就是你。”《新原野》成为了她觉得最累人、最费神的一部剧,而这部剧也着实把她的身体累垮了——重感冒、发烧、破嗓接踵而来,上台前萎靡不振地在台下打着点滴,上了台立刻变身。好的意志力对于从事表演的人来说,是必须具备的品格。

作为人艺科班出身的话剧演员,再一次回到暌违多年的话剧舞台,王姬百感交集。她曾经一年365天有350天在舞台上,没有休息、四五部戏每日轮着演,那时的舞台让她怨恨,表演对她来说也是不得不完成的工作,消磨着她的意志与时间。而现在,比当初自由,也更加感恩、更深沉地爱着这个舞台,因为能如此这般轻松自如地跟观众来交流,是理想的回归,也是作为一位演员最完美的状态。

GRACE:这部戏讲了一个怎么样的一个故事?

“讲的是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这20年里,一个农村普通农村妇女与丈夫自初婚后便两地相隔,伴着名存实亡的婚姻与婆婆在乡下陈腐的封建意识里,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由此引发女主人公郭六团的抗争与绝望的故事。在那个年代离婚是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尤其对女人来说,那是丢几家人脸的事。所以,为了保持住颜面,为了遵循封建遗风。一听到离婚就觉得天塌了的女主人公,就这样拖着耗了十几年,婚没离成,都把对方给耗死了。"

GRACE:你所扮演的女主人公有哪些象征意义?

“郭六团代表了那个年代中国最普通的北方农村妇女形象,没知识、没文化,憨厚有余,聪慧不足。如果用我们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她就是蠢、笨,什么都不会,只会干农村活,也不认字。按现在来讲,男主角冲破封建迷信,追求自己的幸福就是对的,但在那个年代,则认为你既然娶了我,却又要立马休掉我,心里难以接受。所以,自己沿着这个角色的心路历程去行为,最后导致杀掉自己的婆婆。她的生活环境,决定了她的意识。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水灵灵,对世界充满了求知的欲望,而最后却被生活的压力一步一步逼上杀人的不归路。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我外婆的影子和她们那一代人的生活,这也是我接这部戏的原因。”

GRACE:你认为这部戏有什么现实意义?

“改革开放30年,中国解放60多年,我希望年轻人能够通过这部戏看到中国的变化天翻地覆,妇女的地位天翻地覆,人们对婚姻、对家庭、对婆媳关系的认知也天翻地覆。了解过去的那个年代,你才会感恩和珍惜现在的生活,那段历史不容忘记。有一个90后的姑娘看了我们的戏说‘回去可得对我婆婆好一点,旧社会的女人太可怜了。”

猜你喜欢

人艺原野话剧
论话剧表演中台词的处理技巧
原野上的呼喊
《民国时期话剧杂志汇编》在沪首发
北京人艺和为戏“疯狂”的观众
人艺演员队制定管理制度 冯远征:把规矩变规定
过去的理想
话剧《惊梦》
人艺“复兴”之路初考
庞华(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