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李伟宏 倾囊相授 传承书法

2017-11-09胡春旸杨舒霞

杰出人物 2017年10期
关键词:国粹笔画汉字

胡春旸+杨舒霞

【人物简介】

李伟宏先生,国家一级书法师,高级艺术讲师,书法解碼理念创始人,香港书法解碼学会创会会长,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第四、五届理事及第六届常务理事,香港书画笔艺会艺术顾问,香港硬笔书艺会副会长,香港书法协会副会长,工联会、中大、教协、明爱毛笔、硬笔书法导师,剪纸导师,乒乓球教练。

汉字在漫长的演变发展历史中,逐渐形成了独特的造型艺术。今天的书法国粹早已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是中华文化的民族符号,更在世界文化艺术中独放異彩。五千多年历史画卷,禇遂良、王羲之、颜真卿、黄庭坚、柳公权、张旭、苏轼等,各个时期的重要代表书法家灿若星河。

书法具有强烈的吸引力、仪式感和大众参与性,“无色而具有图画的灿烂,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令人欣赏起来心旷神怡”,李伟宏先生就是被书法的魅力深深吸引。他从小喜爱书法,数十年潛心习练,並立志弘扬。进入新世纪以後,他借用“解碼理念”教书法,累计教学生两万多人次。他踏踏实实,诚诚恳恳,倾囊相授,在香港开展普及书法教育工作。这是他的毕生理想,也是快乐之源。

离开中旅,投身书法

书法,白纸黑字,乍一看平淡无奇,实际上像水、像空气、像阳光,滋养灵魂。李伟宏先生久经书法滋养,言谈举止谦逊古雅,哪怕曾經在“文革”期间於老家种地十餘年,经历金融风暴被迫下岗,也丝毫不见粗陋颓败之气。恰如他的书法作品,楷书则堂堂正正,清清白白;隶书则温和含蓄,端庄持重;行草书则生动大方,遊刃有餘。这就是书法的魅力,习练书法,也是修行。

1980年7月3日,这个告别家乡福建漳州的日子,李伟宏先生记得清清楚楚,当年29岁风华正茂的他来到香港。他本打算途径香港落地菲律宾投靠做五金生意的舅舅,结果不幸的是他在香港不满一年舅舅就因病去世了,这便断了他去菲律宾的去路,只得继续留在香港。谈及这段波折的往事,李伟宏先生只轻轻一言:“随遇而安。”言辞语气,一派澹泊宁静,这大约是书法墨香熏染出来的。

1984年,李伟宏先生在家乡的一个老朋友调到香港中旅集团工作,受这位老友的邀请,他便去香港中旅上班了。“他打电话让我去他那边工作,我算是找到一颗大树,可以遮阴了。”几十年过去了,他对这位老友当年给予自己的帮助和提携充满感激,虽只寥寥数语,但情真意切。

金融风暴爆发之後,1999年,身处旅遊行业的香港中旅集团受到很大影响,发生了大变动而大量裁员,儘管当时李伟宏先生在总经理办公室工作,也未能幸免。虽然离开了中旅,但在香港中旅兢兢业业工作了15年的他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和资源,特别是对香港和内地市场有一些了解和认知,这为其开班授课、创立书法学会奠定了一定的基础。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被迫下岗反倒成了追逐理想的开始,失去一份稳定的工作卻获得一片可拓展的天地。

早在1995年,李伟宏先生就已经在兼职上书法课,1999年底离开中旅後就全职做书法老师。“汉字书法作为十大国粹之首,可称之为中国的‘第四宗教‘第五大发明,一方面起着思想交流、文化传承的重要社会作用,另一方面它本身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造型艺术,实属文化瑰宝,教授书法,传承国粹,是我的理想。”谈起书法和理想,李伟宏先生颇有感触。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崇尚物质崇拜,我们不得不承认,汉字书法显露出来的文化与风骨正在重塑我们。传承书法国粹势在必行,李伟宏先生一直在行动。

书法解码,广受欢迎

书法,是人们心目中向往的高雅艺术,每个中国人心灵深处都埋有书法梦。香港回归20年来,书法推广活动不断增加,书法艺术也越来越受欢迎。李伟宏先生作为传承书法的践行者,他首创书法解碼理念,创办了香港书法解碼学会,20多年不断增加书法班,不遗餘力推动书法教育工作。今年是香港书法解碼学会创办十周年,已经发展为会员六百多人的社团组织。“入会的会员至少是我深造班的学生,必须能写宣纸进行书法临摹创作,我们不要虚名。”李伟宏先生介绍说。

何谓“书法解碼”?其主要特点是借用现代的译码理念和现代的教学方式,将书法从一点一划,到装字原理、装字结体及章法格式都解开来学习。李伟宏先生从2000年开始,就引用解碼理念来介绍传统书法。在教课过程中,对汉字每个笔画的长短粗细、提按力度、角度偏差及位置摆放等都逐一示范、讲解、辅导练习以及功课跟进,以此诠释基本笔画的技巧,为学生奠定书法的基本功。

“我梳理出笔画导向作用和部首组装作用。这两大影响汉字高矮肥瘦的因素。就笔画的导向而言,汉字有8个笔画,横的会把字拉宽,竖的会把字拉高,非竖非横中性的笔画就起兼向的作用。就部首而言,汉字多达200多个部首。有一小部分是独体字,即一个部首就是一个字;其次是合体字,即多个部件组成的汉字,横的叫拼,竖的叫叠,合的叫兼拼叠。下笔之前先分析字的结体,同时遵循笔画导向作用进而断定字的体重,写出来的字就不一样了。” 李伟宏先生耐心解释。他通过笔画导向和部首组装破译汉字的内在原理,让学生知道装字原理的来龙去脈,在实践中练习判断汉字的高矮肥瘦,做到心中有数再下笔。

说起装字,李伟宏先生也讲得深入浅出。“如灵活巧拼、叠稳轴心、借位让位、大小配码、鬆紧有度以及角度偏差等等,结合字例练习让学生领略到诸多精妙的装字技巧。”他善於提取带规律性的装字技巧,再坚持即堂示范、讲解,让学生一开始就学到一套装字方法,不用经过长时间的探索、领悟和总结,就可以捷入装字法门。endprint

如今,几乎人人都习惯用电脑、手机等工具,打字速度惊人,正因如此,常常提笔忘字,更不用说用毛笔写书法了。哪怕有学习书法的决心,单靠自己摸索练习,仅楷书恐怕都需要三五年,也未必能掌握其中指要。如果有书法解码法就容易得多。

李伟宏先生提倡推广行草书,因为行草书易以普及大众化。他从自己几十年习练书法的经验中提炼精华並形成体系,在奠定楷書基本功之後,让学生习练连笔、折弯、波蛇、绕圈等行草书的笔画技巧,逐步领略虚实、引带、顿挫、化简、盘绕和穿插等高难技巧。对於繁复难练的字,则採取拆部件、分步骤及顺笔序进行译码,犹如牵手引导,穿梭不乱,捷入行草书殿堂。

书法最终是靠练出来的,李伟宏先生把自己独创的一整套方法都教授给学生,通过大量的练习後,即使不能每次都写出优秀的作品,但有一套理论作为指导基本就可以比较有把握地书写了。通过书法解碼理念,他的学生可谓都是明明白白地练习书法,因为上手较快而大大减少了学生摸索临摹所造成的困难及畏难情绪,所以广受欢迎。

教授书法,倾囊相授

二十多年来,李伟宏先生有记录授课的学生多达两万六千多人次,与此同时,他还以带助教的方法培养出一支可以发展书法教育的团队。十年来,他的教师团队已经从最初他一人发展到十五人了,其中十四人是他的学生。李伟宏先生高兴地说:“遇到天赋和悟性都比较高的学生就很开心,如果他们有兴趣,就培养他们做老师,先从助教开始,一步一步走向主教。”一路走来,他不断扩大教师团队,推广书法,加上独特的书法解碼理念,他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他也离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近。

李伟宏先生浸染在书法中几十年,尤其是教学相长使他练就一手好字。他重视以楷书、隶书、行草书来普及书法,上课的时候学生随便向他“点唱”诗词歌赋经联,他都胸有成竹,气定神閒地挥毫创作。他不用绞尽脑汁备课,更不用查书法字典,也不用影印作品以备在课堂上让学生临摹而是即席示范创作书法作品。但他依然会认真备课,準备大量的作品供学生临摹练习,绝不惜墨如金,对学生更是有问必答,即场批改学生的习练作品並讲解。

“书法变化莫测,同一个字不同的字体就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而一种字体又有多种造型写法,只有大量的临摹、练习、记住,才能现场创作,信手拈来。就像厉害的音乐老师,随便看一张曲谱就能弹奏。”李伟宏先生达到如此境界,无他,唯练习得多,课教得多,所谓熟能生巧尔。他现在每周有25节课,其中20节课写宣纸,每节课都要写十几张作品,倾囊相授。学生们经常可以获得他的作品,他说这是把作品“藏富於民”。

而李伟宏先生不仅在课堂上教授书法,传承国粹,更是深入社群,带领学生开展书法展、写春联等活动,还与内地书法界开展书法巡回联展。但他自己从来不做个人书法展,都是带着学生、会员、大众。他忧心忡忡地说:“现在这个时代,我们的书法国粹受到很大的威胁,大家每天都是对着计算机、手机打字,已经很少有人会写字了,更不用说写毛笔字了。我的理想就是把书法传播开来,传承下去,我们学会的宗旨就是普及书法大众化。”他有深深的危机感,更有深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除了传承书法国粹,李伟宏先生还是一位剪纸老师、乒乓球教练,而从前喜欢的爬山、中乐器等也因为全身心致力於传承书法而渐行渐远,其心之诚,由此可见。

都说字如其人,生活平静,比如文徵明九十岁还能写漂漂亮亮的蝇头小楷;生活狂放,比如张旭将狂草写得变化莫测惊世骇俗;生性风流,比如唐寅将行书写得自在洒脱行云流水。文字也有它的情绪,喜悦如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开怀兴奋,如有神助;悲伤如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声嘶力竭,淚染翰墨。

对他而言,书法承载着他的理想,在传承书法的路上,自然少不了挫折与阻力,有时如《兰亭集序》般喜悦,有时如《祭侄文稿》般悲伤。但无论如何,这一生的坚持,既像隶书一样古朴,又像楷书一样端正,也像行草一样生动。他有一张纸,一块板,一支笔,便能写出一片天地。endprint

猜你喜欢

国粹笔画汉字
中医
巧猜汉字
京 剧
找不同
汉字这样记
汉字这样记
30
章太炎的国学思想与阅读观
巧添笔画等
说影道戏话国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