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贵刊

2017-10-17

看天下 2017年27期
关键词:张恒贵刊词汇量

办公室外面常有声音传来。我注意到这些,充分暴露了我没有把精力一心扑在电脑键盘上,而是扑在了街上。

有时候,会是一个男人骂街,好笑却又可怜。他一定没读过什么书,骂来骂去就那么一句话:“我X你XX。”词汇量少得可怜。不像“贵刊”这个栏目,我骂同事都不带脏字的。

早上还能听到鸟叫,应该是麻雀,我常见它们在对面的楼顶上散步。有时候是乌鸦,不过我不太确定是不是。张珺也有这个疑问,抬起头来问:“这到底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啊?”她的心,也扑到街上去了。

办公室里,心思扑街的不止我们两个。五米以外的一个工位忽然也传来“嘎…嘎”的叫声。模仿得惟妙惟肖。我们抬头去找,没发现异动。后来才听说那是沈莹发出来的。问沈莹,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要回应外面的乌鸦。大概是那些叫声唤醒了她某些远古的记忆吧。

如同味道一样,声音也是有记忆的,它藏在大脑某处,等着外界发来的启动信号。九月底那两天,外面忽然有人开始唱街头卡拉OK,听起来音响话筒一应俱全。唱的都是些老歌,刘二领导沛思,张依依等人的记忆也开始唤醒了,纷纷扑街。有一首他们听出来是《我只在乎你》,但忘记是谁唱的。二领导猜是张艾嘉,张依依说是鄧丽君。我一查,果然是后者。我和二领导都向这位95后投去赞赏的目光:“我们果然还是太年轻,和您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 执笔小黑手: 最近只听过吴亦凡的张恒endprint

猜你喜欢

张恒贵刊词汇量
孩子的词汇量与其婴儿时期的看护者有关
《今古传奇》: 传承红色基因的优秀期刊
文竹
两个新发现的不等式
千万别和上司谈情事
贵刊
Receptive and Productive Vocabulary in Language Teaching
先生的眼光
雾和霾的十大区别
带“HAVE”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