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金元宝

2017-07-27笑一南

桃之夭夭A 2017年7期
关键词:金元宝沈家元宝

笑一南

因为吃不饱,她决定把自己嫁了,成亲当天才发现,对方居然同时娶了十个新娘,还要挑选先跟谁洞房。她一气之下,当众休夫!

① 十个新娘

家里米缸见底,几个兄弟陆续出去讨生活后,徒留唯一的女儿金元宝和父母一起艰难地过日子。金元宝挨不了饿,没过几天整个人便瘦了一圈,所以,沈家来提亲时,她很干脆地同意嫁。

金元宝一边啃着大肉包,一边打听了沈家小少爷的消息。据闻,小少爷沈贵是他娘生了九个女儿后才生出的贵子,自小便是家中霸王,从12岁开始进出青楼,不学无术、好色成性……总之没什么优点。

爹娘听得一身一身出冷汗,劝她把婚退了。金元宝不干,在她看来,夫君渣一点反倒好了,她随随便便就能列出一大堆好处,比如,她外貌一般,大概会受冷落,房事方面会轻松很多;再,比如,夫君这么爱玩,早晚会玩出病,然后一命呜呼,家产都是她的了。最重要的是,嫁过去,她就不用饿肚子了。

沈家好像也怕她反悔,将婚礼定在了三天后。

结婚当日,一早便有沈家的婆子带着行头来替金元宝梳妆,她上花轿前偷偷摸摸解了几个镯子塞到爹娘的手里,然后心满意足地嫁了。

金元宝幻想着着以后的美好生活,任由婆子引导着她拜天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只要一声“送入洞房”,她就可以回到房里吃好吃的了。金元宝左等右等,没听到声音,婆子拉扯着她的袖口示意她跟上。金元宝一脸狐疑地入了大堂,周围热闹的声音渐渐停息,终于有人说话了:“把盖头掀了吧。”

金元宝没多想,掀了盖头,然后——

她哇了一声,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好几位新娘,仔细数数,算上她共有十个。但很快金元宝便发现不对劲了,在场的新郎只有一位。金元宝偷偷打量着穿着新郎礼服的一脸不耐烦的男人,听见旁人喊他“阿贵”,猜测他便是自己的夫君,当下只觉得,沈贵不愧是山珍海味养起来的,长得还挺好看。

站在金元宝旁边的新娘冲着沈贵娇娇地喊了一声:“见过相公。”

其他新娘不落人后地也喊:“相公。”只有元宝,她一脸呆愣愣的,一时还未想明白。

沈贵倨傲地别过脸,不去看她们,倒是一旁乐呵呵的沈老爷开了口,原来她们都是被娶进门的侧室,谁先生了儿子便会被抬为正室,其余的人生下孩子便可获得千两黄金的赏赐。

看样子其他姑娘早知道这些,金元宝回想了一下,当时媒婆只说了她以后会有的好生活,她便开始幻想,具体的事情没有多听。若早知如此,她一定会慎重再慎重,她不在意相公这么花心,关键是,她万一当不了正室,以后吃穿用度还得看人脸色,怎么算都亏本。

金元宝站在最边上靠近桌子,她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桌上的杯盘。它们看上去都很名贵,如果拿出去应该也能卖个好价钱……

这时,沈老爷催促道:“贵儿,你喜欢谁,就选谁今晚入洞房。”金元宝偷夜光杯的手顿住,难怪要把人聚集在这里,原来是还没决定和谁洞房。她越来越觉得未来的日子暗淡无光。

沈贵不作声,沈老爷又道:“或者,多挑两个?”沈老爷还怂恿新娘们轮流花招百出地吸引沈贵。

轮到金元宝时,她的耐性已经被磨光,手里抓着两个夜光杯和一副金箸藏在袖子里,她笑容满面地道:“沈少爷。”不同于旁人一口一个相公、夫君的,她在称呼上就想与他撇清关系,“我不嫁了,劳驾,给我一封休书吧。”

“啊?”沈老爷一脸为难,金元宝是这里面他最满意的儿媳妇,不为别的,就为她娘居然生了四个儿子——以后,她一定也很能生儿子吧!他想着怎样能让金元宝打消这个念头。

高贵的沈贵终于动了动他高贵的脑袋,第一次把视线移过来,正视爹娘为他找的新娘。

他不屑地轻哼:“装得倒像真的,当初不嫁不就行了?”

“我当时根本没听清楚。”金元宝说,“我以为嫁进来能吃很多东西,可是看你……”嫌弃的目光上下扫了一圈,金元宝接着说,“你还是写封休書吧。”

沈老爷捏了一把汗,万一儿子真的答应了,那还了得?他正想阻止,沈贵却先开了口:“不写。”沈老爷狐疑地看过去,儿子想开了?

沈贵不怀好意地笑道:“我决定了,今晚就和你入洞房。”

金元宝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牵着进了洞房。

望着他的背影,金元宝偷偷松了口气:还好赌赢了。

她要休书主动求离开?那当然是假的!沈家家大业大,就算是小小的侧室也可以捞到不少好处。她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这十个女人里面,她不是最漂亮的,也没有特殊才华,很容易被淹没在美色中,所以,她干脆不走寻常路抢占先机。金元宝也想过,如果不顺利真的被休了,也好尽快找下家。

幸好,一切顺利。

②祝你找到心爱的女人

婚后,沈贵一直宿在金元宝房里,她最有希望赢得“正妻”之位。金元宝每日腰酸背痛地去请安,公公婆婆看了都笑得合不拢嘴,让她心里有点不高兴——不安慰一句就算了,还笑话她!沈贵也笑了,他自然是知道父母误会了什么,却不打算解释清楚。金元宝觉得他笑得格外碍眼,于是偷偷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沈贵看上去细皮嫩肉,腰上却硬邦邦的,掐得她手疼。金元宝苦着脸,心里想着,难怪抢被子会输给他,还老被他踹下床……

金元宝不由得回想起那诡异的新婚之夜,她进了房就坐到桌前辛勤地吃喝,沈贵轻飘飘的一句低语差点把她噎死:“我可以给你休书。”金元宝被这盆冷水泼得再没胃口。入洞房前和入洞房后差别甚大,现在若去改嫁,她可选择的就少了,金元宝烦恼地想着。

沈贵又低低地问:“识字吗?”

金元宝心有旁骛,随口答:“学过。”

她为未来愁眉不展,沈贵忽然递过来一张纸,上书:外面有人偷听。

金元宝抬眼看过去,发现隐约是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影子。

沈贵继续写:只要你配合我,我就给你银子。

金元宝偷拿夜光杯的动作被他看到,贪财的本色一览无余。她也没让沈贵失望,当即接过纸笔写下:怎么配合?

沈贵写:假装恩爱,一年后,我给你一大笔银两。

金元宝“哇”了一声。有了这么多钱,她还嫁什么人啊!她笑眯眯地写:怎么假装?

“嗯嗯啊啊叫几声。”

金元宝比了比要钱的手势,沈贵掏出一锭银子,她立即配合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声。

外头偷窥的沈家姐夫们听到屋里安静好一会儿,紧接着就传出干巴巴的不走心的叫声,实在忍不住怀疑,难道小弟纵横青楼数年,技术这么糟糕?但他们又不好进去亲自教他,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又过了好一会儿,里头忽然传来一声大叫:“啊!好痛!”女人娇娇地喊道,“沈贵你浑蛋!你不是人!”

姐夫们听到这里,心满意足地离去。

实际上,房内发生的跟他们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里面并没有什么精彩刺激的画面,真实情况是——两人同床休息,被子被沈贵抢了,金元宝勉强睡下,谁知沈贵用脚一踹,她就被踹下床,屁股差点被摔成了四瓣。

第二天,金元宝被婆婆拉去说体己话,还不忘娇滴滴地告状:“相公好粗鲁,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沈贵则被姐夫们叫过去“言传身教”:“有什么不懂的,来问姐夫,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是男人,都是慢慢学会的。”沈贵知道姐夫们误会了,但又不能解释,只好“忍辱负重”,打算回去叫金元宝别乱说。

当晚吃饭时,其他九个侧室眼含怨念,沈家长辈适时出声,让他再挑一个喜欢的,让他“雨露均沾”。沈贵无意去招惹别的女人:“我对元宝很满意。”怕没有说服力,他又拉了拉元宝的袖口,低声道,“帮个忙,嫉妒一下。”

“不要。”

“我给你银子!”

金元宝当即委屈地抬头,泪眼朦胧地道:“夫君不要我了吗?”

沈贵连忙道:“乖,别哭,我不会辜负你的。”金元宝觉得有点恶心,她别过脸,正巧看见其他姐妹们怨怼的目光,心下顿时就有点内疚。

平白无故被人怨恨,她的损失大了。金元宝商量道:“我帮了你,今晚床给我睡。”

沈贵眯着眼笑,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道:“我就喜欢跟你同床共枕。”

由于二人是新婚,想在房内多放一件软榻会引起怀疑,元宝只能继续奋战在抢床大战的第一线,并且接连惨败。

金元宝腰酸背痛了小半个月,还得忍受其他姐妹们的呛声。有的说:“你以为相公会一直宠爱你吗?”也有些人试着跟她讲道理:“夫君把我们娶进来,大家就是姐妹,岂能让你一人独占?”也有些大胆的,直接上门诱惑沈贵,金元宝还当场抓到过一次。

性感妖娆的女人缠住沈贵:“那个女人那么胖,怎能满足夫君呢?让我陪你吧。”女人看见金元宝进来更是不肯放开,金元宝呆呆愣住,她在思考这女人说话的意思,似乎有什么事被她忽略了?

沈贵提醒她:“元宝,你相公被女人缠住了。”他有点生气,金元宝有没有身为人妻的自觉!

金元宝不理他,沈贵无奈地掏出一锭银子,她立刻怒目相向:“放开我男人!”

把女人赶走后,金元宝甩下沈贵去找沈姐姐们,从她们脸红心跳的解释中终于明白自己忽略了什么。她赶紧又找到沈贵:“我们什么时候生个孩子?”生了孩子,就能从公公婆婆那拿到一大笔钱,她差点就把这事给忘了。

沈贵脸都绿了:“我不可能跟你生孩子。”

“为什么?难道你生不出来?”

沈贵甩脸走人,金元宝跟上去追问:“说嘛,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啊。”

沈贵被她缠得不行,冷着脸道:“我只会让我心爱的女人生孩子。”

金元宝的眼睛里流露出崇拜,她没想到这男人还挺深情,只是再一想,那自己不是要成炮灰了?“那我怎么办?还有其他姐妹们……”

“到时候我会给你们一笔钱,让你们离开……”

听到有一笔钱,金元宝满意了:“那就好,祝你早日找到心爱的女人。”

头回这么被一个女人不当一回事,沈贵很无语,偏偏这女人一点都不像在玩笑,他也一时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为自己的魅力哀悼。沈贵转身想走,金元宝拉住他的袖口,他回头对上一双小狗般讨好的眼神,她说:“我牺牲比较大,到时候分到的钱可不可以多一点?”

自此,沈贵终于明白了,在金元宝的眼里,他沈大少的魅力不值一文。

③有喜了?

金元宝是在结婚后一个月慢慢了解到,原来传说是被有心人故意夸大的。

沈贵是他娘生了九个女儿后生出的唯一的儿子。当初是沈家奶奶必须要儿子,沈母只得拼了命地生,沈贵出生后不久,沈奶奶安心地驾鹤西去,却给沈母留下一句“要看着贵儿传宗接代”的遗言。

沈贵自然是很受宠,但12岁之后他就知道真相了——那年,他被几个姐夫带到去青楼开荤。从全家老小饥渴盼望的目光中,沈貴认清了自己的价值,就是生孩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床上的女人的肚子。

沈贵为了避免被其他女人打扰,故意对父母说金元宝随时可能怀孕,怕其他侧室有心做些手脚……沈母下令,不允许其他侧室随意接近沈贵和金元宝。因为这事,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上了金元宝的肚子,聊个八卦也不忘催怀孕,沈家姐姐们经常问她:“对了,元宝你肚子有消息了吗?”金元宝尴尬地呵呵笑。

姐姐们催完又开始说沈贵的八卦:“我们就是故意搞臭他的,因为他,我们小时候受了多少精神虐待啊……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我们,这个家里女人说了算!”

金元宝原本拿着点心想吃,忽然觉得吃不下了,沈贵的成长简直就是一部凌虐史啊。

回房的路上遇见沈贵,他刚从练武场出来,一身臭汗,金元宝拍拍他的肩膀:“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她说得莫名其妙,沈贵怀疑她是不是脑子坏了。

金元宝说:“我今天才知道,你过得那么惨,我也就这几年会偶尔挨饿,这么一比较,我简直太幸福了。”

沈贵见识过她的食量,作为一个……人来说,那是相当吓人的,他问出一直以来的疑惑:“你告诉我实话,你家是不是被你吃穷的?”

“你瞎说!”金元宝面红耳赤,实际上她也这么怀疑过,她坚持要把自己嫁出去,也是为了不拖累全家一起饿死。

她不服输地昂起下巴:“我以前很瘦的!”只是嫁过来后,生活好了,她不小心多吃了点,变得圆润了点。

沈贵捏捏她肉嘟嘟的脸,刻薄地说道:“你瘦过吗?”

金元宝咬牙切齿,只是圆润可爱的脸怎么都摆不出凶恶的架势:“沈贵,我诅咒你!”

“哦。”他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很不把她放在眼里。

金元宝更生气了:“我诅咒你心爱的女人是个大胖子,比我胖两倍!”

对爱情充满着美好向往的清纯男儿怒了:“元宝,你胖死算了!”

新婚夫妻第一次吵架,全家都站在金元宝这边,帮着冷落沈贵。晚膳时,金元宝去晚了,她瞪着沈贵旁边的位子:“我不要坐在你旁边!”因为这一句话,众人重新落座,把沈贵发配到角落去了。

沈贵对她孩子气的行为不予置评,反正坐哪里不是吃?他有点后悔,当初是不是不该找她配合自己?可是想一想其他几位新娘,他完全没有与之合作的欲望,看来看去,还是金元宝好点。姐夫们频频对他使眼色,饭前他们又把他叫过去,教育他对妻子要宠……沈贵无奈地在心中叹气,这么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必须适当地表现亲密。他面色一变下了个决定,一把抱起金元宝,然后在她的哇哇大叫声中坐到她的位子上,再把她稳稳地抱到腿上坐好。

“你你你……”金元宝羞红了脸,“我说了不要坐在你……”

“你现在是坐在我的腿上,又不是旁边。”

“可是……”大家在看着啊!

“配合我。”沈贵附耳低语,金元宝闻言,心中怅然,原来只是表演啊,她还以为沈贵对自己……沈贵看到她的表情有点像要哭,被他抱着有那么难过吗?他夹了一筷子菜:“吃饭。”

他下了一个命令,她僵硬地施行,一口一口地吃着。感觉到男人的手在自己腰上捏了两把,不疼,却让她心惊胆战,金元宝想起沈贵白天嫌弃自己的话,低低地说:“放我下来,我很……重。”

“我还抱得动。”

抱得动就抱得动,为什么要说“还”?仿佛在说“你再吃下去就抱不动了”。金元宝心里想着,越发没有胃口。沈贵的喂食动作还在继续,他夹了一块肉放到她的嘴里:“来,你爱的红烧肉。”

金元宝咬在嘴里,红烧肉美妙的滋味却不再有,她把肉吐掉,干呕了两声,捂着嘴巴道:“我吃不下,不要再……”

金元宝的动作惊到了所有人,惊喜的惊,沈母首先站起来:“元宝,你有喜了?”

“太好了,终于有喜了!”

“祖宗保佑!”

“快快快,拿红包!”

“吩咐厨娘给少奶奶准备点开胃的菜!”

“叫大夫来看看!”

一屋子人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沈贵一开始也有点发蒙,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并且迅速地捂住金元宝要解释的嘴巴,装作甜蜜的样子道:“娘子,爹娘很开心呢。”

金元宝才不想如他所愿呢,她呜呜地叫着,可是没人听得懂她呜呜哇哇的是什么意思。

沈贵附耳说:“如果让他们知道是假的,一定会把红包收回去的。”

这话对金元宝很有用,她绝对不会把到手的钱送出去的!

沈贵看她的表情,知道她愿意配合,不再捂着她的嘴。金元宝得到自由大喘着气,然后心虚地接受长辈们殷勤的关切。她内心挣扎,沈贵却像没事人一样站在一边看戏,金元宝坏笑着,娇滴滴地告状:“娘,相公好粗鲁的,要是伤到孩子怎么办?”

沈母不由分说地下令:“沈贵,你不许进房!”

沈贵很早就知道,自己在家里没有地位。现在已经让金元宝“怀孕”了,他自然不能伤害胎儿,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去让另一个女人怀孕——总之,他被当成“种猪”了!

沈贵这回没有由着家人胡来,他坚持自己对元宝“情深义重”、“此生只爱一人”、“在孩子出生前会忍着的”……感动了沈家上下所有的女人后,沈贵终于得到了进房的权利。

金元宝正在房里来回踱步,口里喃喃自语着“怎么办”,看见他进来,她两眼水汪汪地瞅着他:“娘说明天要找大夫来,怎么办啊?”她好说歹说,才拖延到明天,可明天怎么办呢?金元宝这才知道钱不好拿、戏不好演,沈贵的娘子不好当。

“没事,有我。”

“到生孩子的时候怎么办?”

沈贵出主意:“就说你小产了?”

金元宝本想说要不弄假成真,可是沈贵的态度实在可恶,她怒道:“你才小产!”谁都不许诅咒她的孩子,就算是不存在的孩子也不可以!

沈贵安抚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

④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

沈貴收买了大夫,让她成功糊弄过第一关。金元宝战战兢兢地承受着沈家人的关爱,没想到,不过数日,跟她在同一条贼船上的男人跳船离开了——沈贵留了封信,然后出走了!金元宝心慌慌地拿着信去找婆婆,沈家人对此却格外冷静。

原来沈贵一直想去闯荡江湖,奈何身负“传宗接代”的重任,家里随时有人盯着。所以他和父母约定好了,只要他乖乖成亲,有了孩子,就可以离开。

金元宝听完,恨不得杀之而后快,难怪他要她继续隐瞒,根本就是计划好的!王八蛋、负心汉!金元宝气得想哭,婆婆安抚道:“元宝乖乖,我们不要管他,你照顾孩子重要。”

孩子……问题是,没有孩子啊……

沈贵走的头几天,元宝每天幻想着打死他,诅咒他一路被人追杀,吓得屁滚尿流地回来求她原谅。日子一天天过去,金元宝越发觉得日子过得煎熬,她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下了决定:我也走吧——她实在承受不起沈家人过分的关切了。

金元宝也留了一封信,说自己思君心切,找相公去了。

可她根本不知道沈贵在哪里,娘家也不能回,金元宝思来想去,最后想去临城,找一座尼姑庵暂时住下。金元宝刚出城门便遇上一位俊俏公子,对方说盘缠被打劫,求搭救。金元宝当时沉浸在对沈贵的愤怒中,帅哥的出现如一缕清风,抚慰了她的灵魂,她没多想便答应帮忙。

金元宝一路都在犯花痴,被骗光了钱,并被卖到青楼时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了。

帅哥怎么能这样呢……金元宝欲哭无泪地看着帅哥和老鸨杀价。

老鸨说:“这么胖,不值钱,二十两。”

帅哥说:“最少三十两。”

金元宝看不下去,很有骨气地说:“低于一千两,休想买下我!”

当然没人理她。最后以二十五两成交,她因为不够好看,被卖到青楼当丫鬟。但金元宝还是坚持:“就算杀价,我觉得最少也得二百五十两吧,林妈妈,你赚死了。”听到的人只觉得她脑子有问题。

把金元宝买进来后,老鸨林妈妈便发现她很能吃,楼里的粮食消耗得太快,于是物尽其用地加派工作给她之余,克扣她的口粮。在青楼打杂十余天,金元宝体重达到人生最低值,饿得面黄肌瘦、两眼无神。

金元宝格外想念沈贵,除了抱怨他离家出走害得自己饿肚子之外,她也终于发现,沈贵是爹娘以外唯一不会嫌弃她吃太多的人,他虽然嘴上说得恶毒,但还是会不断地给她准备好吃的。

所以,她下了决心,如果能得救,她一定给他生个孩子报答他。

金元宝有气无力地打扫房间,暗淡无光的眼睛在看到被一扫而空的碗盘后更加绝望,逛青楼的目的不是美人吗,这些人吃这么干净干吗!她满怀怨念,不经意地抬头,看到外头有几个年轻的公子左拥右抱上楼,其中一个人有点眼熟……

“沈贵!”

被簇拥着的沈贵回头:“元宝?”

金元宝怒火中烧。她在这里吃苦受累,他反倒潇洒地逛青楼?这种男人还能要吗?还要替他生孩子,休想!金元宝愤怒地朝他扑过去:“王八蛋,你竟然……我在家辛苦地为你生孩子,你居然跑来逛青楼!”虽然孩子是假的,但她莫名地感到委屈和心酸。

沈贵迎着她的小拳头,一把将人抱进怀里:“你到哪里去了?”沈贵看着金元宝枯黄干瘦的脸,“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金元宝软绵绵地靠在他的怀里,大概是见到了他,心里觉得有了依靠,肚子也放肆地咕咕叫起来,她饿得头晕,眼泪哗哗地流淌,嘴里还不忘咆哮:“我要休夫!休夫!”

“快去拿点吃的!”沈贵抱着金元宝,随意地进了一间房把她放到床上。随他一起来的江湖朋友纷纷侧目,有人去把老鸨叫来。

莫白问道:“她就是你的妻子?”

莫白是沈贵遇上的江湖朋友之一。沈贵本来与他们比武,却忽然得知妻子离家去寻他后下落不明,一群人当即放弃比武帮助找人。在知道小妻子可能被拐賣进青楼时,沈贵急疯了似的到处找人,砸了好几个青楼,表现得完全不像最初认识时说的——“我和妻子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的,没有感情”。

沈贵此刻满心只有金元宝,除了催促快点送饭过来,一句话也没说。这时候老鸨上来,莫白提醒:“快点送吃的过来……你们没欺负人家小媳妇吧?”不过看金元宝一副憔悴的模样,估计这家青楼也难保了。

金元宝被香味馋醒,一口气吃了三只烤鸡、五个蹄髈、两斤烤鸭和两盘红烧肉,满足了口腹之欲后才累得打哈欠:“你给我等着,我睡醒了再找你算账。”她最近真的太累了。

金元宝闭上眼休息,完全没注意到林妈妈听到她的话时猛吸了一口气。

见她安然睡去,沈贵横抱起她走出去,到了门边停顿下来,莫白问:“你打算怎么处理?”

“看着她,不许她吃饭。”沈贵道,“等她瘦了十五斤,才准她吃。”

他掂量着金元宝瘦巴巴的身躯,足足瘦了有十五斤,完全没了往日丰润的肉感。她受过多少苦,他都会替她讨回来。沈贵说完,抱着元宝离开,任由林妈妈鬼哭狼嚎地求饶。

⑤一起闯江湖

金元宝睡足了十个时辰,她睁开眼,一桌好菜和一个准备秋后算账的男人正等着她。金元宝懒懒地瞄了一眼沈贵,丢下一句“给我休书吧”,然后旁若无人地喂饱自己。

“休想!”看她吃得太猛,沈贵端起一碗粥喂她,“小心烫。”金元宝吃了两口,继续消灭其他荤菜,她要尽快把肉补回来,而且,离开沈家后就不能这么敞开了吃肉了。

沈贵道:“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那个“抢”字刺激了金元宝的神经,她说道:“滚!写完休书,我们就没关系了!”

“我说了,不可能!”沈贵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叫你在家好好待着,你乱跑什么?以为自己是大侠吗!”想到这阵子过得心惊胆战,沈贵就气不打一处来,“离开家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还被人卖了!”

金元宝没了胃口,她放下筷子,回呛道:“你以为我想吗?家里上上下下都盯着我的肚子,如果我留在家,早被发现了!”要说火气,她不比沈贵少,“你根本是利用我,利用完还留下我一个人面对你的家人,无耻!”

“不就是孩子吗?吃完了,我们就生孩子!”说的同时,他还撕下一个鸡腿给她,“饿得丑死了,快吃。”

“不要,现在我不要给你生孩子了。”丢掉他递过来的鸡腿,她改吃鸡翅膀,“你快把我休了,以后我丑不丑都跟你无关。”

沈贵咬牙:“金元宝,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金元宝哼笑:“气死了倒好,休书都省了!”

“我绝对不会写休书,你等我死了再说吧!”

“哼!”

两人互不搭理,沈贵叫来客栈的人,让他们准备点药膳,给她补身体。以前他觉得圆乎乎的金元宝很丑,现在才知道,瘦了的她更丑,他要早点把她养胖回去。

沈贵给沈家传了信,告知金元宝安然无恙,再回来时发现金元宝在和莫白在说话,两人含笑对视的画面,有点碍眼。沈贵走近了点,听见金元宝问:“莫大哥,家里有妻子吗?”她眨巴着眼睛,就差直截了当地推荐自己了。他的妻子竟然当面勾引别的男人,如同死了相公一般。

“元宝。”沈贵走过去,把金元宝抱到腿上,两眼怒瞪着莫白,“你怎么还不走?”

“莫大哥要走了?”金元宝急了,“那我也要一起……”

“金元宝!”

竟然说要跟着别的男人走,她真当他死了吗?看样子,他们必须说清楚,沈贵丢下一句“莫大哥自便,我们夫妻有话要说”,便急匆匆地扛着金元宝回房。金元宝不服气,在他肩上哇哇大叫:“你放我下去!长得帅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也是,拐卖我的男人也是,我这次要找个长相普通的!”

听到这话,疑似被金元宝看上的“长相普通”的莫白愣在原地,难怪金元宝对他这么热情……

沈贵踹开门,把金元宝丢到床上:“我还没死呢,你就开始找下家?”

“只要你写了休书,就可以了。”

“我说了,不写。”

每次谈话到最后,必然要扯到休书,沈贵自是不肯,两人僵持不下。

又停留了几日,金元宝的身体好得差不多,沈贵打算送她回沈府。金元宝果断地拒绝了,让她回到沈府继续胆战心惊地过着假装怀孕的生活?她才没那么蠢。金元宝说:“或者,你给我个孩子也行。”金元宝想过了,没男人,有钱也是好的,最起码她回沈家后不会良心不安。

沈贵皱眉:“我说过,不会让你生我的孩子。”

“要么给我一个孩子,要么给我一封休书。”金元宝道,“这两样都没有,我就跟定你了。”

“跟?”沈贵惊讶,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金元宝咧嘴笑道:“跟着你去闯江湖啊。”她实在很好奇,江湖有什么好的,他不顾一切地要去闯。尤其她从莫白那听说,他们二人要去什么武林大会凑热闹,她还没看过呢。金元宝迅速地打包好行李,笑眯眯地跟在沈贵身边,一副打死不肯走的架势。

金元宝跟了一路,沈贵的脸也冷了一路。

他给自己找了个麻烦的新娘,想甩还甩不掉了。

莫白说:“你如果真的想撇下她,她跟得上?”

沈贵白他一眼:“你根本不懂!”他不能随便把人丢下,万一金元宝又蠢得被人拐卖了,怎么办?在荒山野岭被野兽袭击了,怎么办?没钱吃饭饿肚子了,又瘦了怎么办?沈贵发现,为人夫,真的要想很多事情啊,莫白那种没妻子的男人是不会懂的。

他偷偷联络了沈家人来接金元宝,估计这两天接人的人要到了。

沈贵趁着金元宝去点菜的空当,拉着莫白闪人,两人躲在暗处偷偷地观察,计划等沈家的人接走金元宝再离开。

金元宝发现人都跑了,骂骂咧咧地出去找人,问了好一圈才确定自己这一回是真的被甩了。她眼圈发红地回去吃完饭,又去打听买马的事,打算追上去,浑然不觉自己被人盯梢了。

沈贵看着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打听消息,莫名有点心疼,原计划偷偷地看她害怕、丟脸的样子,忽然没了兴致。夜半时分,莫白已经先行离开,沈贵不放心地继续留下,在他打了个盹的工夫,忽然听到楼下传来金元宝的惊叫“啊——”,紧接着是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

沈贵忙奋不顾身地冲过去,金元宝的房门被撞开,她捂着脑袋四处逃窜,一道眼熟的银鞭向她挥了过去。沈贵来不及多想,飞身扑过去护住金元宝,两人在地上翻滚着躲过一击。金元宝吓蒙了,沈贵按住她的脑袋,抬头瞪向袭击他们的女人:“为什么这么做?”

“谁叫她缠着你!”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两人当即吵了起来。金元宝听了一阵发现不对,这女人和沈贵是什么关系?想到他背着自己和别的女人有来往,金元宝不禁悲从中来:“沈贵,你王八蛋,把我娶回家当摆设,反倒在外面拈花惹草!”

“我跟她没有什么!”沈贵被她哭得心慌意乱,赶忙解释。他也不想的,好不容易可以出来闯江湖,名堂没闯出来,反倒被个年纪一大把的疯婆子“蝴蝶夫人”看上,被逼着娶她。他不肯,蝴蝶夫人就缠着不放,同样是被缠着,金元宝比她可爱多了。沈贵扶起金元宝,正色道:“这位是我心爱的女人,金元宝。蝴蝶夫人,我不会娶你的。”

心爱的女人?

金元宝的心脏怦怦乱跳,有几分疑惑,也有几分窃喜,她的夫君终于喜欢上自己了吗?迷蒙的双眼痴痴地看着他,好似要从他脸上看出真假。金元宝沉浸在喜悦中,忽然听到砰的一声,一张木椅在她面前裂开。

原来是蝴蝶夫人心有不甘地攻击过来,沈贵抄起椅子丢过去,碎裂的木屑乱飞,金元宝捂着脑袋逃命。

蝴蝶夫人道:“只要她死了,你就是我的了!”

金元宝吓得不敢吱声,这是什么逻辑!

沈贵放下她专心对付蝴蝶夫人,两人激斗一场,他受了点伤,才勉强将对方制服,捆绑起来。

金元宝躲在角落里从头看到尾,半晌挤出一句话:“这就是你要闯的江湖?”太可怕了,没想到沈贵看上去斯斯文文,居然有这么变态的嗜好,“江湖不好玩,我要回家。”

沈贵闻言,有点如释重负,也有点怅然,她不喜欢自己闯江湖,这感觉比自己的梦想被父母扼杀还要不舒服。

他失落地开口:“好,我送你回家。”

沈贵将蝴蝶夫人交到官府,然后打算送金元宝回家,金元宝发觉他神色不悦,问了,他也不说,她猜测他是被蝴蝶夫人缠烦了。在知道蝴蝶夫人缠他的经过后,她也觉得很可怕。两人还未启程,沈家的管家先到了,管家除了来接人,还带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二夫人有孕了。”

因为金元宝嫁进了门后便“独得恩宠”,众人都称呼她大少奶奶,其他夫人们按照生辰排序,金元宝对这位二夫人有点印象。只是,她从来不知道沈贵和二夫人早就暗通款曲。金元宝一下子红了眼眶,抬手甩了沈贵一巴掌,悲愤地道:“沈贵,这次我一定要休了你!”

⑥休夫

沈贵撕了休夫状,然后气势汹汹地进了沈家大门。金元宝没跟他一起回来,她听到消息后就嚷嚷着要休夫,甚至亲自用超级难看的字写休夫状。不过,她写一封,他撕一封。沈贵的人生不算长,但在全家的逼迫下也算“阅女无数”,只有泼辣的金元宝最合他的胃口,他不打算放她走。

两人一路吵着,居然花了两天,这期间金元宝总共写了十七封休书,沈贵撕了十六封。最后一封是在通往沈家的路口递给他的,她眼眶发红,委屈地说:“早在成亲那天就该给你了……我其实不喜欢别的女人跟我抢丈夫,是我错了,我不该贪财,你就当成全我吧。”声音低得让人根本听不清,了无生气。

沈贵不舍,只得暂时接下。

金元宝说:“祝你和你心愛的女人白头到老。”她忽然笑了,“我的诅咒没应验,你的妻子很瘦。”

沈贵有点生气:“我说了我爱的人是你,你为什么就是不信?”

金元宝闷不吭声,沈贵说:“等我解决家里的事,就去找你。”她没搭腔,眼中明显地写着不信任。沈贵自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让管家送她回去,然后自己才进了家门。

沈贵铁青着脸进门,怒吼一声:“那个女人呢!”他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生什么狗屁孩子啊!沈家人听说他回来了,纷纷出来相迎,谁知没看着金元宝,反而瞧见沈贵的冷脸。

“元宝呢?被你打跑了?”沈母问,如果他敢说是,她一定打死他!

沈贵没理她,因为他在人群中找到了二夫人,火气立时涌上心头:“你这个女人……”姐夫们拦住他:“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发脾气的!”

他们越说,沈贵越火大:“她都把我娘子气跑了,还想我疼她?!”

娘子?金元宝跑了?

沈贵质问:“我根本没碰过你,哪来的孩子?这么多年了,我根本一个女人都没碰过!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没碰过女人?沈母捂着胸口,颤抖着问:“那元宝……”

“骗你的。”

咚!沈母惊吓过度,晕过去了。

二夫人战战兢兢地说:“没有孩子,我是想把你骗回来,给我一封休书,我、我想和心爱的人一起离开这里……”她和沈府的一个生意伙伴相识,再见面后感情一发不可收拾,便想自请而去。只是,话没说完,早没有人在听了。

当天,金元宝便被请了回来,她听闻沈母被气晕过去,懊悔、内疚,同时把一切的罪责都推到沈贵的身上。当然,她也知道了二夫人骗人,以及休书又被撕了的事。当着虚弱的沈母的面,金元宝不得不点头同意,暂时不休沈贵了。

沈母气若游丝地问:“你们什么时候真正同房啊?”

“呃,不急吧……”金元宝说。

“随时可以。”这是沈贵说的,成功换来金元宝的瞪视。

沈母一听,立即恢复精神:“快叫厨房准备点补品,你俩都要补补!”

金元宝被盯得头皮发麻,她忽然能理解沈贵这些年的痛苦了。

尾声

这种被全家人监督催促洞房的感觉,不太好,元宝因为紧张过度,接连两天出现拉稀跑肚的状况,再这么下去,她会瘦死。这是第三天,终于不拉稀了,她改呕吐了。

元宝吐得浑身虚软,“要当种马你一个人当就行了,为什么要拖着我。”她还是想休夫,但每回才要开口,婆婆就装晕,让她狠不下心。

沈贵替她擦擦脸上的汗,“夫妻应该同甘共苦。”

元宝说,“我忽然觉得,闯江湖挺有意思的。”比在家里好,她终于能明白沈贵为什么老想往外跑。

沈贵笑笑不说话,他以后还是会带她出去闯闯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得处理下,他把家里的九位夫人都散了,每人都给了一笔银子,其中二夫人另给了一笔嫁妆。元宝看着很眼红,眨巴着眼睛望着沈贵,央求道,“我也可以拿一份吗?”

沈贵温柔笑,“我的就是你的。”

元宝想了想,勉强接受,“快,拿银子来,我觉得给我点银子我就能好了,如果多给点,我能好的更快点。”

沈贵温柔……个屁!现在元宝眼里只有钱,对她温柔是浪费。沈贵再次怀疑,他是不是挑错了娘子了。

猜你喜欢

金元宝沈家元宝
西湖
母亲教子这样对付“恶邻”
炉蓖
遛金元宝
地上有个金元宝
遛狗记
吃个蛋饺,捡个元宝
外卖那些事儿
猜字谜
缺一个金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