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三次寄养恩仇录:28年后“虐死”儿子归家解开多少谜(下)

2016-11-22光辉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0期
关键词:周家儿子孩子

光辉

[前情提要]上一期(10月下半月版),我们为您讲到被拐28年的彭公明在寻亲的时候,居然被姐姐“拒收”,而另一家人却声称他是他们家28年前“被人打死的儿子”。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本期,我们将为您彻底揭开他的身世之谜——

送出去的儿子被打死?血海深仇这样种下

3月26日上午,重庆开县平桥八号,是周德亮现在居住的地方。得知周家失踪28年的二儿子要回家了,亲朋好友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周德亮请来了厨师,大摆宴席,庆祝二哥的回归。

终于到家了。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周德亮挽着已61岁的母亲邓绍群,向彭公明走去。周德亮说:“妈,二哥回来了。”遂又对彭公明说:“二哥,这是妈。”母子相见,压抑了多年思念之苦的邓绍群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儿子呀,妈还以为你死了呢。你在我们家有一个名字,叫周德坤呀。”

彭公明,或者周德坤,牵起母亲的手,忍不住把那个在梦中叫过千百遍的称呼叫出了口:“妈妈!”一声妈妈,泪如雨下。归家的孩子,跪倒在母亲的面前。幸福来得如此不易,秘密终于到了必须揭开的时候了。随着邓绍群的讲述,一段关于彭公明被彭家人打死,随后掀起周、彭两家人之间发酵了28年的血海深仇被追根溯源。

上世纪七十年代,周家共生育了3个儿子。农村的日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吃了上顿没下顿,日子实在难以撑下去。怎么办?邓绍群和丈夫周文华商量后决定送养一个孩子出去,可是,该送谁呢?老大周德刚已经开始记事了,一听说要将他送人,就大哭不止;老三周德亮又刚出生,嗷嗷待哺,太可怜。痛苦地左右权衡,最终,周文华选择了将一岁多点的老二周德坤送出去。

收留周德坤的就是临江镇的彭光祖,靠做木材生意发家,家境殷实,却只有一个女儿彭公秀,所以想抱养一个儿子。在中间人的介绍下,他们抱养了周德坤,改名彭公明。送走了亲骨肉,周文华夫妇万分不舍,但考虑到彭家家境宽裕,可以给儿子更好的人生,还是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事情掀起波澜,是在28年前。1988年底的一天,周文华到临江镇赶集,碰到距离彭光祖家不远的村民杨树华,就向他打听彭公明的事,当然并不是多么要紧的事,无非是问问孩子听不听话,学习成绩好不好一类的。不想,杨树华竟说出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你是说彭公明吧?那孩子搞丢了,已经有两三天了,一家人正到处找呢。”周文华大惊:“丢了?怎么丢的?”

“鬼晓得,大家伙都在背地里猜测是被彭光祖打死的呢。”“啊?有依据吗?”“有啊,彭光祖经常打孩子,用棍子打,打得那叫一个惨。”周文华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他顾不上辨别真假,马上去找彭光祖。一路上,他不断地向乡邻打听孩子的事情。不想,又有人向他透露:孩子真有可能是被彭光祖打死了。万分愤怒的周文华冲到彭光祖家,顾不上细问原委,就大声质问彭光祖:“我的孩子呢?”彭光祖显得非常紧张:“对不起,孩子弄丢了,你听我解释……”周文华一听孩子真的没有了,哪还有心情听他解释,几乎咆哮起来:“别人都说是你把孩子打死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彭光祖极力争辩,称孩子放学后就没回家,至于去了哪里,他也一无所知。

周文华和彭光祖夫妇大吵一架离开,路上再次碰到杨树华,称有人看见彭光祖前天夜里扛着一个大袋子扔到河里。周文华沿着河边寻找,不巧的是,那两天下大雨,河里涨水,河面上看不到任何东西。

悲愤交加的周文华,回到家里,召集了几个亲戚卷土重来,向彭家要人。彭家交不出人,两家人发生了剧烈的厮打,周文华报了案,声称彭光祖打死了孩子。彭光祖被带到了派出所。他在派出所蹲了三天,因为缺乏犯罪证据被释放。彭公明却像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孩子没找着,彭光祖的嫌疑就没法洗清,他变得郁郁寡欢,无论走到哪里,都感觉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不久,彭光祖一病不起,拖了三年就去世了。彭光祖的死,让彭、周两家人的仇恨继续升级。之前,周家人认为是彭家人害死了他们的儿子;现在,彭家人又认为是周家人逼死了家中的顶梁柱彭光祖。可怕的是,仇恨的烈焰还在燃烧,彭光祖的妻子也因丈夫的含冤离世抑郁而终。父母的相继去世,让彭公秀成了孤女,原本兴旺的家庭落败了,她同样对周家充满恨意。这边,周家的日子也不好过。一想到被自己亲手送去的儿子,被养父“活活打死”,周文华就痛不欲生,他非常后悔当年不该将儿子送人。愧痛难当的周文华也抑郁而终。临终前,这位可怜的父亲还伸出两个手指头,意思是心里放心不下二儿子。周、彭两家人,一恨28年。

如今,两个家的四个家长,只剩下邓绍群了。这28年来,她也是在思念二儿子中度过的。直到几天前,小儿子周德亮突然得知消息,有人帮“仇人”彭家寻找到了28年前失踪的儿子,却又被彭公秀“拒收”。这个消息在周家产生了轰动,邓绍群激动不已:难道这个孩子就是自家的二儿子,难道他没有死?是的,他没死。他回来了,就在亲人的面前。那真是一个无法形容的感人场面啊。彭公明与母亲、大哥、三弟拥抱在一起。此时此刻,眼泪是表达幸福最好的,也是唯一的语言。

冰释前仇爱归来:他们都是我至爱的亲人

听着母亲讲述28年来家里所发生的事情,彭公明不禁觉得恍如隔世,自己当年的任性离家,继而被拐,竟然给两个家庭带来如此大的误解和伤害。彭公明向大哥、三弟和母亲讲述了自己被拐后两度被养父母虐待的经历,由此说明他的第一任养父母,即彭家对他有多好!

彭公明还特意向亲生母亲及亲人们强调说:“在我心目中,彭家的爸妈是非常好的爸妈,在我落了那么多的难后,我才知道,爸爸(指彭光祖)只是对我期望太高,所以要求很严厉,他其实是非常疼我的。你们确实是误解他了。我的出走、被拐,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邓绍群悔不当初,她陷入了沉思,然后对三个儿子说:“那个误会太要命了,我们冤枉了人家,要对后来发生的事负主要责任,我们应该去跟人家道个歉。”

第二天,在邓绍群的带领之下,母子四人来到彭公秀家登门道歉。想想都觉得难受,彭公明失踪后,彭光祖夫妇又相继去世,彭公秀尽管结婚了,也留在了这个家里,表明彭家后继有人。当彭公秀见到莫名消失28年的弟弟出现在眼前的一瞬间,28年来的仇恨,悲伤,怨气,思念,种种情绪纠结在一起,最后又全都化成了无尽的泪水。

彭公明叫了一声“姐姐”,彭公秀便将弟弟紧紧地抱在怀里。她啜泣着说:“弟弟,原谅我一开始没有接纳你,不是姐姐不想你,只是想暗地里先打听一下,是不是来寻仇的。”彭公明流着泪说:“姐姐,我不怪你,我们今天是来向你道歉的,向爸爸妈妈道歉。”

一提到死去的爸妈,彭公秀就禁不住悲从中来,她向弟弟讲述了28年前那场误会的根源。那时,彭家在十里八乡,都算过得比较宽裕的,便常有人来借钱,借了又总不还,久而久之,父亲彭光祖就谁都不借了。吃了闭门羹的人,便开始到处说他的坏话。杨树华开着一家木材加工厂。杨树华经常将不利于父亲的流言蜚语进行变本加厉的演绎,目的是想把父亲搞臭。

这就是周文华打听到的“彭光祖打死孩子”的缘由。直到多年以后,杨树华看见彭家的惨状,终于良心发现,对彭公秀说了实话:“当年是我向彭公明的亲生父亲说他是被你爸爸打死的谎话,我没想到会给你们家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很后悔,我向你道歉。”

彭公秀清楚地记得,弟弟失踪后,一家人有多么的着急,尤其是父亲。那天晚上,不见彭公明回家,担心、害怕、恐惧充盈着每一个人的心头。父亲本来在木材厂,一听说这事,就拿着电筒到处去找,恨不得将整个镇子都揭开来看一遍。在本镇没找着,他又连夜悄悄地去了周家,想知道是不是周家人将孩子接过去了。确定孩子没在周家,又悄悄地回来。母亲还责怪他为什么不顺便将孩子失踪的事告诉周家,他的回答是:“我们将人家的孩子弄丢了,还有脸说?我们得抓紧找孩子,找着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找不着再向人家请罪,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惊动人家。”

后来,就发生周家人寻仇的事。再后来,又发生了彭光祖被带到派出所审问的事,直到含冤而死。彭家的家道因为彭公明而种下了衰败的祸根……

“爸爸直到死,都没有摘掉将你打死的帽子,他死不瞑目呀。28年来,你失踪这件事无时无刻不像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彭公秀放声痛哭。此时,邓绍群也已泪流满面,她抚摸着彭公秀的头说:“对不起,是我们不对,我们不该轻信别人的谣言。”然后转身对彭公明说:“去吧,去跟你爸爸妈妈烧个香,向他们认错。”在姐姐的带领下,彭公明和大哥、三弟一起去到爸妈的坟前。山野里,两座坟紧挨在一起,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难言的冤屈。彭公明双膝跪地,禁不住嚎啕大哭:“爸爸妈妈,儿子回来了,我是彭公明。请你们原谅我小时候的不懂事,不能理解你们对我的爱,后来明白了,又太晚了。对不起啊,爸爸,妈妈……”

彭公明哭了,是因为这一段回家的路让他走了28年!姐姐哭了,是因为父亲的清白,整整迟来了28年!彭公明的两个兄弟哭了,是因为他们要替父亲当年的错致歉,尽管父亲也是受害者……

28年的仇恨终于化解了。中午时分,彭公秀留周家一行吃午饭。彭公明以主人的身份,陪姐姐下厨,给每人煮了一碗汤圆,各十个,寓意今后两家的仇恨就此了结,往后的日子十全十美。

与亲人共享天伦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彭公明和妻儿该回河南南阳了。临走前,他告诉为他送行的姐姐、母亲和哥哥弟弟,他打算回南阳后尽快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然后就回重庆开县买套房子,作为此后永远的家。只因他心里清楚:他的根在这儿,他是彭家的儿子,也是周家的儿子,姐姐、大哥、三弟和母亲是他生命中最亲的亲人,他要用余生,好好地爱他们。

猜你喜欢

周家儿子孩子
杵坨
打儿子
周家生
周家生
当当像大孩子那样吃饭
谁的儿子笨
你养的好儿子
葡萄牙
孩子的画
孩子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