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全球追逃“未婚妻”:放过你!也是放过我自己(上)

2016-11-22申良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0期
关键词:未婚妻

申良

2016年2月初,英国豪斯曼建筑公司灯光设计师朱国容登上了从伦敦飞往上海的客机。倚窗而坐的他欣赏着万米高空的蓝天白云,内心百感交集。

19年前,在上海亚津电器有限公司任灯光造型师的朱国容,被公司派往泰国工作期间,认识了陕西女孩秦英,两人相恋并订下婚约。回国后,朱国容按秦英要求,分几次将33万元购房款,打进了她指定的账户,可她却在收到钱款之后,神秘失踪,人间蒸发!此后,朱国容开始全世界大海捞针般寻找失踪的未婚妻。其间,他吃尽风餐露宿的苦头,还差点命殒异国。在执着的追寻中,青春韶华悄然远逝,岁月将他蹉跎成了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人。

秦英还活在人世吗?她神秘失踪的背后,是否有难以言说的苦衷?朱国容最后能否找着她?

难忘异国情缘,发誓找到失踪的“未婚妻”

2000年春节前夕的一天,上海亚津电器有限公司灯光造型师朱国容在父母的催促下,再次拨打未婚妻秦英的电话,想问问她关于婚房的交付、装修情况,并确定婚期。然而,对方的手机却显示关机。

也许正在飞机上,或手机没电了,朱国容并没在意。大约一小时后,朱国容再次拨过去,依然关机。这下,朱国容着急了。他转而拨打秦英的姐姐秦莉的电话,秦莉说不太清楚。他又打通了秦英的母亲肖小娟的手机,肖小娟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秦英去了加拿大。”“去了加拿大?我们马上要结婚了,她去加拿大干什么?”“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清楚,你自己问她吧!”说完,肖小娟不耐烦地把电话挂了。朱国容想尽办法想与秦英联系上,但大家都不知道她的下落。她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股不安从朱国容心底油然而生……

朱国容与秦英相识相恋于泰国。

1997年9月,35岁的朱国容应一位朋友之邀,来到泰国南部一个叫勿洞(Betong)的小镇,从事街景灯光设计。朱国容所住酒店房间的对面住着4个女孩,说的是中国话。一天,趁着她们闲聊时,朱国容上前搭讪:“你们是中国人吗?”一个年龄稍长的女孩说:“是呀。”朱国容自我介绍了一下,和女孩攀谈起来。

聊天中,朱国容得知,这位姑娘名叫秦英,陕西西安人,24岁,在酒店的演艺厅当模特。朱国容问:“中国的模特事业很繁荣,为何不远万里,来到泰国呢?”秦英沉吟半晌,幽幽地说:“我母亲的身体不好。为了给母亲治病,我就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泰国打工……”朱国容在同情之余,亦被秦英的孝心所感动。此后每天晚上,朱国容收工后,都会到宾馆的演艺厅里观看秦英的表演。

9月底的一天晚上,秦英刚走出演艺厅的大门,朱国容已守候在门口。他大胆向秦英表白:“我这边的工程已进入尾声,10月1日我就要回国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爱上了……你,不知你的想法如何?”

秦英有些羞涩地说:“我也喜欢你。不过,你在上海,我在西安……要是你愿意在西安安家就好了。”兴奋的朱国容想都没想便同意了她的条件:“反正我是做建筑灯光设计的,到哪儿都可以。”见他如此说,秦英高兴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是35岁的朱国容第一次被一个姑娘亲吻,感觉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原来,性格内向的朱国容一心埋头苦读、工作,从未尝过恋爱的滋味。秦英成了他的初恋。

带着初恋的喜悦,1997年10月初,朱国容回到国内。回国后,他每天都和秦英煲电话粥。秦英告诉他,她已将和他恋爱的事告诉了在西安的父母与姐姐,他们都替她高兴。他们还建议,尽快在西安买房,这样就可早点把婚事办了。在电话里听秦英描绘着他俩的美好未来,朱国容倍感幸福。

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秦英打电话告诉朱国容,自己委托姐姐秦莉看好了婚房,房子位于西安市最繁华的地段,房价在35万左右。让朱国容赶快把首付款汇给秦莉,委托她办手续。秦英还在电话中说,自己将在12月15日回国,元月来上海,拜见未来的公婆。

得知秦英这么快就把婚房落实下来,又听说她要来上海,朱国容高兴极了,迫不及待地将即将结婚的喜讯告诉了已退休在家的父母。随后,朱国容分两次将11万元的首付款,汇进了秦莉的账户。

1998年元月3日,秦英在姐姐秦莉的陪同下来到了上海,见到朱国容的父母,“爸爸妈妈”叫个不停,令朱国容的父母心里乐开了花。

1998年2月初,朱国容来到了西安,见到了秦英的父母。秦英的父母都是一家国企退休员工,其姐姐秦莉已出嫁。朱国容对秦英父母嘘寒问暖,令老人家开心不已。在西安过完春节,朱国容回到了上海。秦英又告诉他,房子即将交付,让他汇尾款及装修的钱。朱国容再次将22万房款打入了秦莉的账户。此后,朱国容的母亲不断地催促着儿子结婚,朱国容则不断地询问秦英婚房的进展,每一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快了快了”。可朱国容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满心欢喜地期盼着婚期早日来临时,准新娘秦英却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朱国容震惊之余,决定查明真相!

全球苦苦寻觅,“落跑新娘”真相成谜

2000年春节过后,朱国容向公司请了长假,再次来到西安。面对他的追问,准岳母肖小娟一口咬定秦英去了加拿大;准岳父一声不吭,埋头抽烟;姐姐秦莉闪烁其词。朱国容问房子的情况,秦莉说,秦英回国后,她便将房款转给了秦英,还出具转账的票据。朱国容按照秦莉提供的秦英的账号到银行去问,发现账户已注销。朱国容找不出其他线索,只好回上海。

回到上海,父母询问情况,朱国容如实相告。父亲哑然半晌后说:“你被骗了吧?”“不可能!”朱国容立即反驳父亲,“秦英绝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我去过她家里。哪有骗子将受害人带到家里去的?”

为全心寻找失踪的未婚妻,朱国容做出一个惊人决定:辞去亚津电器公司待遇优厚的工作,前往加拿大寻找秦英。父母极力阻拦:“加拿大的面积比中国还大,你不是大海捞针吗?”但朱国容决心已定。

朱国荣以最快的速度办好护照,登上了前往加拿大渥太华的飞机。他之所以首选这个城市,是以前总是听秦英提起渥太华,说渥太华繁华干净。他觉得,秦英如果真去了加拿大,应该会去那儿。

由于走得匆忙,朱国容忘了带御寒衣物。上海气温比渥太华高好几摄氏度,只穿了平时服装的朱国容到达渥太华当晚便感冒了。他拖着病体,在华人集中的街区Albert Street寻找。可转悠了几天,一无所获。

回国后,朱国容来到秦英户籍所在地——西安市未央区公安分局,说明了情况。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却发现秦英的户籍已注销!线索中断了。

朱国容苦寻未果,父母提醒儿子,该考虑重新工作的事了。朱国容这才发现:为了寻找秦英,他已花费了好几万元;加上此前为秦英汇去的33万房款,他多年的积蓄已花得所剩无几。

2000年8月,英国豪斯曼建筑公司向朱国容发出邀请。朱国容将年迈的父母托付给了仍在上海工作的弟弟,前往英国就职。在英国,朱国容发挥所长,很快站稳脚跟。然而每当空闲时,与秦英相恋的点点滴滴,便潮水般涌上他的脑海,令他肝肠寸断。

2004年5月,在英法边境施工期间,朱国容请法国一家非常有名的调查公司查找秦英的下落。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

2005年冬天的一个周末,距离秦英“失踪”已过去5年。但在朱国容心里,和秦英相处的日子,仍恍如昨日。当天,朱国容驾车来到爱尔兰的都柏林,在公路上漫无目的地行驶。当时,正是欧洲最为寒冷的季节,他一边驾车一边回忆着5年前的情景,恍恍惚惚中,车辆突然发生了侧滑。万幸的是,当时高速公路上车辆稀少,未造成车辆追尾事故。

2006年,朱国容利用假期回到国内(此时的他已加入英国国籍),并再次前往西安,找到秦英的母亲肖小娟。见朱国容又来询问女儿的事,老人拿出一封信,告诉他秦英的确在国外。朱国容接过信封,想抄下地址时,肖小娟却一把将信夺了回去:“说过她不在国内,你就是不信,这下该死心了吧?”

从肖小娟的家里出来后,朱国容仔细回忆了一下,依稀记得寄信地址是美国加州。因此,回到英国后,朱国容立即通过美国的调查公司进行调查,可仍没找着。朱国容并不死心。2007年夏天,他亲自前往美国加州,将加州大大小小的城市跑了个遍,仍未找到秦英。

2009年5月,伦敦华人的一次聚会上,朱国容将自己多年来找人的事说了一下。大部分人听完后一笑了之,认为即使是在伦敦,找一个失踪的人,都犹如大海捞针,更何况是全球寻找,这是非常幼稚、愚蠢的行为!在众人纷纷对朱国容的行为表示不理解甚至嘲讽时,有一个人不仅认真听了他的倾诉,还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这个人名叫华莹莹,系朱国容的上海老乡,已入籍英国。当她听说朱国容的悲情故事后,深感震撼之余,决定利用业余时间,帮他一起寻找秦英。华莹莹的英语口语水平比朱国容高,因此,在寻人的过程中,她便充当了翻译的角色。

2009年7月一天,朱国容听说英国曼彻斯特的斯特拉夫镇里,有一支来自中国的演艺团。因为秦英经常随团到国外演出,朱国容觉得她可能就在这个演艺团里。所以,他当即前往当地查找。

朱国容得到秦英可能在英国演出消息的同时,华莹莹正好休假,便和他结伴同行。可到了小镇后,才发现演艺团来自云南,里面一个陕西人也没有。由于正值旅游旺季,小镇的旅馆客房爆满。几经周折,他们在一家小酒店里,找到了一间单人房。当晚,朱国容将房间留给华莹莹,自己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睡了一晚。在结伴寻人的过程中,朱国容与华莹莹逐渐产生了感情。2009年底,两人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朱国容心灵的伤口开始慢慢地愈合。不过,找人的念头却并未放弃。此时的他,已不是为了爱情而寻找,他需要的是一个真相!丈夫的心愿,华莹莹表示理解。因此,夫妇俩利用业余时间,继续在全球寻找秦英。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寻找,依然没任何结果。此时,华莹莹悄然怀孕。为给丈夫一个惊喜,她暂时没告诉他。

2010年圣诞前夕,前往荷兰寻找秦英无果的朱国容回到了伦敦。看见丈夫失望的表情,华莹莹劝慰道:“都找了11年了,你就别再找了。”见丈夫没搭理自己,妻子脸上显出一丝委屈:“你马上要做父亲,这样东跑西颠,万一出意外,我和宝宝怎么办?”听说妻子怀孕了,朱国容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最近一段时间我不去找了,好好地陪伴你!”

可陪不了多久,一旦听到有关秦英的蛛丝马迹,朱国容还是忍不住去寻找。丈夫的行为令华莹莹十分愤怒:“你这样执着地寻找秦英,究竟是想找真相,还是对她余情未了?你要是觉得这个家不值得你关心,我俩就分手吧!”面对妻子愤怒的质问,朱国容会作何回应?而朱国容,最终又能找到秦英吗?

(除朱国容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本刊将在2016年11月上半月版为您继续讲述故事的结局,待续)

猜你喜欢

未婚妻
未婚妻就是祖国
色诱“未婚妻”为出国,这个渣男太卑鄙!
收信
未婚妻的前世
项链
全球追逃“未婚妻”:放过你!也是放过我自己(下)
谁是哈里的未婚妻
未婚妻的手
小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