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今生今世要死,就死在陪你看风景的路上

2016-10-17士平

知音(月末版) 2016年8期
关键词:麻药抚顺化疗

士平

一份感情,明知对方身患绝症,时日不多,是否还应该奋不顾身去爱?一次旅行,明知对方随时会倒下,是否还值得一路颠簸去冒险?命运的终点即将到站,是向死而生,还是饮恨诀别?

2016年2月15日,淋巴癌复发的丁润洪带着黄昏恋人邹小月,开车从抚顺出发,一路途经广西、川渝、陕豫……行程中,丁润洪无法进食,靠自吞麻药缓解疼痛,几次胃出血住进医院,可这都不能阻止他带着恋人旅行的决心。直到2016年6月,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的爱情之旅都未曾停下……

没有未来的爱情,绽放在黄昏路上

2012年3月,49岁的邹小月通过报纸了解到,辽宁省抚顺市德康中老年活动中心与吉林长春科委举办膏砭养生师培训,培训之后给办膏砭师证,而且持证可以出国,到俄罗斯相关医院工作。

邹小月早年离异,女儿在兰州上大学,她在网上交了一个俄罗斯男友,对方希望她去俄国。看到这则消息,邹小月眼前一亮。她很快报了名。

在一批学员里,她看到一个高大男子,脊背挺得很直,走到哪里都能发出一阵笑声。3月15日,邹小月被培训中心的邢经理喊去:“小月,我们这里有个癌症刚动过手术的学员,叫丁润洪,这是他的电话,你和其他女学员在培训期间多照顾下他。”邹小月抄下号码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行人买好去长春的火车票,邹小月主动拨打丁润洪的电话,目光搜索间,她发现,原来这个学员就是那个走到哪里都是笑声的男子。“你好,我是邹小月,邢经理交代这一路让我们多照顾点你。”“照顾我?不用不用,我照顾女士才对!”丁润洪一边说,一边帮邹小月拿起行李。

落座后,两人开始攀谈。原来,丁润洪比她大11岁,是抚顺市房屋开发公司科长,回民协会的秘书长。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二哥是民营企业家,回民协会会长。原本他有个幸福的家庭,但性格不合导致离婚,妻子带走了女儿,他留下了儿子。2010年8月,他刚去北京参加完儿子的婚礼,就发现自己脖子下面长了两个硬包。去市中心医院一检查,竟被告知淋巴癌!他在肿瘤医院做了切除手术。化疗半年后,癌细胞得到了有效控制。

病情好转后,丁润洪得知了德康活动中心的培训项目。他想把这个项目引进到二哥的企业中去,于是报了名。他的一个朋友私下跟邢经理通了话,这才有了经理对邹小月的一番叮嘱。

听了丁润洪的讲述,邹小月对他多了几分敬佩。到了长春,邹小月几次想帮他拿包、倒茶,却发现次次落空。丁润洪不仅不麻烦别人,还总是帮助他人。晚上有空,丁润洪就给大家讲他过去的经历。曾经,他闯遍大江南北,给汶川地震捐款,帮溶骨症患者争取到免费手术,带下岗女工脱贫致富……丁润洪一打开话茬,邹小月就会被吸引住。她没想到一个癌症病人,竟是这样古道热肠,见多识广,而他的起伏人生又像是一个宝藏,让她着迷。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可他是癌症病人,比自己大11岁,这怎么可能?邹小月内心挣扎。一周培训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抚顺。为给自己更多时间考虑,邹小月在抚顺北站开了一个膏砭养生馆。之后,丁润洪总是去邹小月店里做按摩。邹小月不放心手下,每次都亲自给丁润洪按摩。相见次数越多,邹小月越放不下他。直到有天,她鼓足勇气,跟俄罗斯男友提了分手。

当时,丁润洪住在姐姐家里。邹小月问他:“为什么不让孩子照顾你?”丁润洪说:“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在儿女面前,他总是一副强壮的样子,但邹小月知道他所有的脆弱。丁润洪有痛风,在家洗衣服做饭,一碰冷水就犯病。邹小月心疼道:“那你以后把衣服交给我洗。”自此以后,丁润洪凡是有大件衣物都交给邹小月洗。再后来,邹小月说:“你做饭也要碰冷水,干脆你来我这吃,每月收你500元生活费。”丁润洪听了,欣然同意。一来二去,店里的人都以为两人是夫妻。

邹小月的心意,丁润洪哪能不知?他何尝不喜欢这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可是,越在意他越不敢动心思。自己生命随时倒下,跟她在一起就是拖累她。他刻意保持沉默,但时刻追随的目光出卖了他的心。

生活费交了两个月,邹小月就不再要了。她直截了当地提出来:“你到我家住吧,白天我给你按摩,晚上你也有人照顾。”丁润洪眼圈一红,说道:“你是个好女人,但我不能拖累你。”“没有什么拖累,我是心甘情愿的。”说话间,她的脸上现出少女的绯红。丁润洪眼圈红了,缓缓把她搂在怀里。

为了心爱的女人,来一趟没有终点的旅行

2013年五一期间,趁各自孩子都回到身边,两人把感情公开了,孩子们都同意他们在一起。

为了照顾丁润洪,邹小月养生馆的生意越来越冷清。尤其住到一起后,邹小月更是辛苦。因为丁润洪化疗伤到口腔,吃不下饭,却又总是饿,每到晚上就睡不着觉。邹小月一会起来按摩,一会起来做饭,常常一晚上要起来七八次。

丁润洪感念邹小月的付出,利用自己的资源帮邹小月做生意。他有一台面包车,没事了就拉邹小月出去晃悠。他们都喜欢唱歌,丁润洪就带她去歌厅练嗓子。丁润洪最喜欢听邹小月唱《我不想说再见》:“我不想说再见,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不想说再见,泪光中看到你的笑脸。一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一辈子能有几次不想说再见……”唱到动情处,两人泪眼婆娑,跳着舞步紧紧相依。

2014年五一过后,丁润洪用手摸左边的脖子,又发现两个像玻璃一样的硬东西。他马上去医院检查,被告知淋巴癌复发。他通知了儿子,又一次在抚顺肿瘤医院做了手术。

两个月后,丁润洪出院,被邹小月接回了家。这一次,吃饭、穿衣,所有的一切都由邹小月伺候。丁润洪一周或者半月化疗一次,每次化疗就像死了一次,头发掉光,脸黄如蜡,疼得夜里睡不着。他怕邹小月担心,每次都咬牙坚持。病情稍微缓解点,就开车带她去周边城市逛,去农家乐、泡温泉,跟朋友聚会,一点也不像病人。

2014年8月,丁润洪的二哥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医院抢救。丁润洪除了自己化疗,吃药,还要主持回民协会的工作。他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朋友来看他,他带着邹小月和朋友一起下馆子,点她最爱的锅包肉,然后看她替自己跟朋友喝一杯酒。

可是,随着化疗次数增多,到了2015年12月,丁润洪的口腔溃疡越来越严重,喉管出现水肿,咽食困难,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化疗留下的后遗症,过半年化疗停止就消失了。”

但丁润洪知道,自己的身体明显不行了,因为水肿和溃疡,他喝水都疼痛难忍,无奈,他只能每天用针管往口腔注射麻药。他吃不下饭,邹小月就用豆浆机将包子、米饭、馒头打碎,再兑上高压锅煮的牛骨汤,让丁润洪每顿喝一两碗。

虽然体内已没有癌细胞,但丁润洪整夜睡不着,病魔摧残着他,更摧残着身边这个年轻的女人。这天,他做出一个决定:与其苟活,不如为深爱自己的女人做点事,带着她来一趟没有终点的旅行!

他的提议与二哥不谋而合。二哥脑溢血康复后,想去广西巴马疗养,于是,2016年春节前,两人合伙买了一台7座的丰田奥德赛,准备一家人去旅行。邹小月得知后,立即反对:“你跟二哥不能比,你还要长期吃药,身体比他差,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丁润洪却拉起她的手:“你跟了我,我没让你享上福,就让我在有限的生命里,带你去旅行吧。这样的话,我死在路上也幸福!”邹小月扑在他怀里,点点头,眼泪流了下来。

出发前,她给丁润洪准备了换洗衣物,一箱麻药,几箱方便面,还有10多斤油茶面。有朋友好心提醒:“万一他死在你的身边,儿女找你的麻烦怎么办?”邹小月说:“我就是为给他治病才走到一起的,他的亲人会理解的。”

正月初八,2月15日那天,丁润洪,这个靠麻药进食的重症病人,开着车,带着邹小月和哥嫂一家,驾车驶向3000公里外的广西巴马。

丁润洪驾车,邹小月坐副驾,负责导航。开一会儿,丁润洪就需要往口腔里注射麻药缓解疼痛。邹小月提前用针管兑好麻药,放在他的方向盘下面。丁润洪开车有点快,邹小月一看到高速摄像头,就提醒他减速。开累了,一家人就停车休息,丁润洪给邹小月介绍窗外的风景,邹小月就给他唱歌、讲笑话,3天后,他们到达了巴马。

巴马是一个长寿村,丁润洪的二哥想在这里长期疗养。他们找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安顿下来。邹小月从没出过远门,旅行的风景让她很兴奋。丁润洪带着她逛商场,一下子给她买了七八套衣服。他自己不能吃美食,但每打听到一处小吃,就进店给邹小月要上一碗。到了景致好的地方,他就停下来给邹小月拍照。在美丽的青山秀水间,两人争分夺秒地相爱,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陪你到最后,爱的路上一对苦命情侣

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早上,丁润洪忽然剧烈呕吐,接着大口大口地吐血。邹小月一看,马上扶着他哭喊:“洪哥,洪哥!”她颤抖着手拨打120,把丁润洪送到当地医院。当地医院无能为力,邹小月又将丁润洪送到南宁市人民医院。抢救室里,医生送来病危通知单,邹小月来不及多想就签了字。

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丁润洪终于醒了。经医院检查,他吐血是大量服用止疼药造成胃膜破裂。这一消息,给丁润洪和邹小月一个沉重的打击。

住了十多天院后,吐血止住了。丁润洪决定出院。出院后,一箱麻药已经用完。在南宁,医院开的麻药不够用,丁润洪只好托人在抚顺又买一些快递过来。邹小月提出立即回家,丁润洪却含泪搂住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冒死带你出来旅游吗?就因为你对我太好了。我知道我要死了,很多亲友都远离我,你却在这时候跟着我,这就是我的理由。出来这一次,可能就没有下次了。”邹小月抱着爱人,哭湿了他的肩头。人到中年,她怎会不懂他的坚强和悲凉?两人相拥在一起,像一对苦命鸳鸯。

回到巴马,丁润洪跟二哥和嫂子辞别,他决定带邹小月继续旅行。当时,他在四川有个好友老袁。丁润洪打电话告诉老袁,他要去四川。他们确定路线,途径重庆、成都,直到老袁中江的老家。两人走走停停,看到美景就下车驻足,有小吃的地方丁润洪就买上一碗给邹小月吃。开累了,邹小月依偎着丁润洪沉睡,他却因为疼痛,偷偷爬起来看电视。

4月14日,丁润洪赶到中江,跟朋友老袁会合。老袁的家人准备了一大桌子菜,可是,饭桌上,丁润洪什么都吃不了。他拿出麻药往口腔里注射,吓坏了一桌的人。饭后,丁润洪对老袁说:“你这确实不错,我想带小月去下九寨沟、峨眉山。”邹小月连忙摆手:“那里是高原气候,太危险了,你上不去。”丁润洪却意犹未尽:“你和老袁进去看,我在车里等你们。”邹小月发起了脾气:“你就知道让我们玩,但你时刻都需要照顾,怎能把你扔下!”

看她态度坚决,去峨眉山的方案推翻。当晚,丁润洪提出住宾馆,让老袁陪着。三人一间房,老袁睡一张床,邹小月给丁润洪做按摩,按着按着就趴他腿上睡着了。丁润洪搂着她,保持靠卧的姿势,怕把爱人吵醒。

第二天,丁润洪带邹小月来到中江石垭的“芍药之乡”。花海云海,让人流连忘返。当天下午,邹小月给丁润洪买了10斤细如牛毛的中江挂面。

离开中江后,邹小月吵着回抚顺,老袁怕丁润洪出事,也决定跟车把他押回家。在开往广元的路上,丁润洪突然头痛,邹小月赶紧让他停车,给他刮痧止痛。4月17日,丁润洪将车开到秦岭,邹小月看他昏沉,又吵着停车。丁润洪不同意,邹小月给他一根黄瓜,让他迷糊了咬一口。结果一张口用力,丁润洪疼得流泪。他忍着痛,一直没有停下。

当晚,车子开到了西安。三个人来到回民街,点了三碗牛肉泡馍。邹小月吃得津津有味,他自己吃一口,嗓子像烧着了一样,眼泪立刻淌下来,他用餐巾纸擦去眼泪,过10分钟,再吃一口。吃了40分钟后,邹小月将兑好的麻药注射到他口腔里。

4月18日,他们参观了兵马俑。回到宾馆后,丁润洪兴奋地说:“我们可以从西安开到延安,再到黄河虎口,青海湖那里!”邹小月连忙摇头:“咱们回家!你整天吃不下去饭,从抚顺出来,体重从160斤减到120斤,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都缺!回家治好水肿,能吃饭了再出来!”丁润洪低头不语。

谁知,第二天早上,丁润洪就变了态度:“把导航调到河南开封,我必须带你们去一次!”邹小月不同意,丁润洪却发了脾气:“我做主了!去把你的新衣穿上,你不穿,下回我再不买了!”邹小月僵持着不去。丁润洪把她拉进怀里,喃喃道:“让我多陪你一天,再多一天,好不好?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邹小月流着泪,默默穿上他买的红衣翠裙,把麻药兑好,把暖瓶灌上,三人又一起前往开封。

谁知,没走两个小时,丁润洪就开始犯困。邹小月只好喂他吃花生米。到开封后,邹小月租了两辆人力车,尽量不让丁润洪下地走路。21日,他们又把车开到秦皇岛,在龙头花园玩了半天。

4月22日,丁润洪终于将车开回抚顺。当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报告显示,体内没有癌细胞,但口腔问题还是无法缓解。邹小月回到抚顺,偷偷到庙里请和尚给丁润洪做祈福,并帮他筹备生日。

丁润洪的生日在5月18日,邹小月提前通知了他的朋友。5月10日,丁润洪病情加重,住进医院。即便如此,邹小月还是在附近饭店张罗了10桌饭菜,让他和朋友们热闹地过了一回生日。出院后,丁润洪还开车带邹小月去了大连、丹东,他还着手准备给她买一个房子。

谁知,6月10日上午12点,丁润洪再次大口吐血。他给120打电话,被送进抚顺矿务局医院。邹小月火速赶到,同时通知了他的儿子和女儿。急救室里,丁润洪猛烈地咳血,邹小月用塑料袋接住血块,丁润洪边咳边说:“我这次好了……带你去北京。”邹小月哭道:“我不去北京,我要你好起来!”谁知,血块卡住嗓子,医生紧急给丁润洪做心脏复苏。下午1点,丁润洪抢救无效,还是走了……

丁润洪走后,邹小月的脑海一片空白。这个人,真的走了吗?这个爱看自己穿裙子、爱给自己拍照、会用宠溺的目光和霸道的语气呵护自己的男人,真的就在这样走了?她跟在担架后面,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眼睛哭得像两个灯泡。等到了清真寺的停亡室,她扑上去看他,却被主事的主持拉住:“大姐,这里不能哭,哭了大哥就不能上天堂了。”邹小月只好跑到寺外抹泪。6月12日,在丁润洪的告别仪式上,很多丁润洪生前帮助过的人,都闻讯前来,邹小月又想落泪,最后还是忍住了。六月的残阳如血,热情似火,邹小月却浑身寒冷。她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直到7月5日,在整理行李中,她看到了一摞纸,整整60张,都是她打印出来的歌单,上面全是丁润洪喜欢的歌。

她想起以前唱歌的场景:“我不想说再见,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不想说再见,泪光中看到你的笑脸。一生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一辈子能有几次不想说再见……”那一刻,两人的过往一一重现。其实,她一开始就知道这份爱没结果,所以才拼命抓住可怜的时间。她知道晚上他睡不着,其实自己也没睡,只是装着睡着让他安心。旅途中她故显轻松,因为那是他期望的样子。所有的过往啊,刻骨铭心。

当天夜里,邹小月做了个梦,梦见丁润洪对她说:“小月,你要好好的,等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第二天,她醒来,看着崭新的太阳,她对自己说,他并没有走,只是活在了心间……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麻药抚顺化疗
打麻药
搭伙
脱单
我的家乡抚顺
抚顺工业遗产的历史形成和基本特征
跟踪导练(二)(3)
好麻药
好麻药
A kind kid helps a classmate beat cancer Aka
癌症化疗中恶心呕吐的护理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