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综合隐身

2016-08-31

现代军事 2016年5期
关键词:战术雷达空军

王晓宇

编者按:本义是发表在美国《空天力量》杂志网站的一篇论义,由8位空军上校联合撰写。文章通过对Stealth这个单词的辨析,呼吁空军作战条令完善对隐身作战概念的定义,进而改变空军的作战方法,提升作战效果。Stealth这个单词的中文意思包括隐身、隐形、隐秘、潜入等。对于美国空军来说,这个词语目前仅仅代表的是装备技术上的低信号特征低可探测性,中文通常翻译为隐身。这篇文章认为,仅凭技术隐身所带来的战术优势正在日益缩减,如果不能实现行动的隐秘,那么是无法达成作战的突然性的。因此建议空军作战条令对“隐身”进行更全面的定义,通过技术、战术等多种途径而实现作战力量、作战行动的全面“隐身”。实际上,这种观点在国内早已存在,即把隐身划分为技术隐身和战术隐身。后者是通过细致的战术行动规划,降低被探测的概率,弥补隐身技术上的不足。只是在甲期,由于我同在军事技术水平相对落后,这样的观点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种无奈之举或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说法。随着我国国防科技水平的提高,隐身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人们越来越热衷于就技术谈论“隐身”,但实际上,战术行动的隐蔽性、隐秘性始终都是最重要的作战原则。

空中力量史上,进攻性武器系统技术一直在稳步发展。不过与防卫型武器的进步相比,进攻性武器系统的发展可能就显得略逊一筹。过去的20年,随着美军低可探测技术和精准打击能力的发展,空中武器系统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

F-35、F-22A、B-2A等先进低可探测武器系统被统称为隐身飞机,准确地说应被描述为“具备隐身技术的”武器系统,专指物理感知上的“低信号特征”、“低可探测性”。一方面,由于目前针对现有低可探测技术的固有缺陷,已经开发出一些探测手段;另一方面,鉴于当今世界社交媒体的日益普及,机动部队行踪的隐蔽性越来越难于保证,军事行动达成突然性的难度大大增加。

美空军需要从总体上思考当前的空中力量发展战略。当前,美空军条令依赖低可探测技术来达成隐身优势,但这种方式效率并不高,而且正在迅速失去效能。为适应这种战略的变化,空军需要在条令中重新阐释隐身的概念,确保新的隐身概念融入到空军文化之中,被新一代空军作战人员所接纳。潜在敌人已经对这种情况有所认识,并采用“反介入/区域拒止”防御战略予以回应。在新一代的竞争战略中,对潜在对手优势的维持不应建立在任何特定型号的战机、卫星或赛博作战能力上,重要的是条令与文化的转变,是思维方式作战方式的改变。

目前,美空军条令中没有对隐身的定义,仅指出可以依靠技术达到隐身性能上的优势。要对条令做出改变,应当强调隐身是一种突袭敌人的手段或方法,而不是一种简单的工具;让当前武器系统获得真正意义的隐身,即使完全暴露在视野中依然能靠欺骗获得隐身效果,这样不但可以增强作战效能,还能提高效率和战斗能力。而低可探测技术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非孤立的事物。

美空军可以利用飞机转场机动随时建立起欺骗态势,在演习中,贯彻执行真正的隐身技巧,使日常的训练成为应对未来紧急情况的强大工具。即美空军能够快速发动,并不露痕迹地机动至世界上的任何地点遂行作战任务,达到作战行动“不可预期”的效果。

隐身的历史和美国对低可观测装备的运用

在战争或军事冲突中,常出现采用隐蔽和欺骗战胜对手的战术。孙子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古往今来,欺骗已成为一种有效的作战策略和战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在“坚忍行动”中,通过采用修建多个假机场的欺骗策略,误导希特勒相信盟军将从英格兰而非诺曼底发动反攻,从而推动了诺曼底登陆战役的胜利。日本在袭击珍珠港之前,也在信息上采用了欺骗战术。1962年,苏联在“阿纳德尔”行动中曾秘密地在古巴部署核弹道导弹、中程轰炸机、以及机械化步兵。

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军的重大技术进步使得飞机可以穿越雷达防线而不被探测到。通过将雷达吸波材料涂在众多小平面构成的机体表面,F-117A战斗机能够吸收或偏转入射的雷达波,这对于早期的探测和跟踪雷达来说是隐身的。当前的作战飞机,如B-2、F-22以及F-35战机也采用类似的技术原理。低可探测性主要包括5个参数:视觉信号特征、红外信号特征、雷达信号特征、声学信号特征以及无线电辐射信号特征。只有综合运用这几个领域的低可探测技术,才能真正实现战术级别的隐身。

随着低可探测技术的持续发展,反隐身探测技术也在持续进化。很多对抗低可观测目标的技术都是现成的,所缺乏的就是把所有数据融合在一张态势图上的能力。比如多基地雷达系统、无源相干定位系统、超视距雷达和红外探测系统都已经得到了发展,并有所部署。目前对抗低可观测目标的重点放在了先进低波段雷达的研发上,这些雷达主要工作在频率较低的VHF波段和UHF波段。一些旧有系统正接受数字化升级,并进入军售市场,这被认为是对付低可探测性目标的有效手段。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俄罗斯的Nebo-M型三坐标雷达系统。该系统由3部单独的雷达、1个中央数据融合单元和1个指挥模块组成。3部雷达工作于不同频段:RLM-M工作于VHF波段;RLM-D工作于L波段;RLM-S工作于C/X波段。3部雷达按一定角度布置,以不同角度对低可探测目标实施探测。RLM-M可提供对低可探测性目标的初始探测,所获信息可提示RLM-D和1KLM-S雷达建立目标跟踪文件。各雷达获取的信号和数据再发送到指挥控制车上的数据融合系统。

定义现代空军的隐身概念

“隐身”一词仅在美《空军基本准则、组织和命令》(AFDD-1)文件中提到2次,且均未将其作为一个概念来定义。在其他空军学说、联合出版物、以及词汇术语表中也没有明确定义“隐身”的概念。由于空军条令缺乏对“隐身”的定义,使得这一关键能力的应用也受到限制。例如,当前的部署模式由于缺乏隐蔽性相当于“公开部署”,从而降低了突袭的作用,使得敌方能够进行力量准备。公开的飞行计划和可预测的行动路线也降低了空军行动的隐秘性。

与空军条令缺少对隐身的定义和综合运用相比,美国陆军和海军在这方面做得更为合理。在美国陆军出版《FM3-97.6“山地战”》训练守则中,士兵被教导“应该隐秘行动,寻求隐蔽和地形掩蔽”。陆军条令中对“隐身、隐秘(stealth)”一词的使用表明,其蕴含的意思远不止物理属性和低可探测材料。通过与掩蔽、隐蔽、随机和协调行动相结合,陆军分队可以在战场实现隐身部署,达到出其不意的作战效果。

为推动美空军建立隐身概念并将其应用到常规的战术、技术和程序(TTP)中,美空军应在AFDD-1文件中增补关于“隐身”的附件。隐身能力将改变美空军作战的方式,使之成为更高效、更致命的空中力量。

第一步是对“隐身”定义。按照智库SOS分类16A,隐身的定义是“一门行动和作战隐蔽的艺术,它通过利用敌人的弱点或感知造成误导,取得突然性效果,最终收获巨大的战略优势”。新战略中的“隐身”,不再只是物理手段。隐身需要整合欺骗、误导、保密行动(OPSEC)和错误信息以欺骗敌人,给潜在对手制造混淆和困惑往往比目前手段更高效、有效,也更容易达成。在将来势均力敌的战斗中,低可探测武器系统很可能是最前沿的战斗,如果敌人获悉发动攻击的时间,了解攻击会如何展开,那么即便美军有最先进的技术,其面临的风险仍然是巨大的。

将隐身准则应用到当前空军部队

虽然美空军在诸如F-35、F-22A等低可探测武器系统上投入很大,但是由于其他国家持续发展反隐身技术,低可探测武器的突然性效果可能会逐渐消失。为确保低可探测武器系统的生存能力并维持其隐身优势,美空军需要在整个部队树立恰当的“隐身”意识和文化,并在行动和作战中纳入隐匿艺术,来达成突然性效果和获得战术性优势。随着作战人员对武器系统部署越来越熟悉,并且领会到隐身能力的重要性,便能更有效地为任务配置资源,也会防止领先技术的泄露。因此,鉴于AFDD-1条令中未包含TTP和训练,美空军首先需要将“隐身”概念重新纳入AFDD-1条令中,并在更高层次上进行概念的定义。其他军种,如海军和陆军,已经建立了准则,将“隐身”意识放在了核心部分。

隐身文化的转变,最重要的措施是重新修订空军条令附件3-0:《作战与规划》,它是空军实施所有作战行动的基础。将隐身思维渗透到作战与战术规划的全过程,可以确保空军制定作战计划时,不会把目光仅仅停留在低可探测技术的层面。通过纳入广义的隐身概念,空军的作战计划人员会利用多种技术、技巧达成战略突然性。这些措施包括投放诱饵、虚假信息的散布等。通过附件3-0的修订,这些技术、技巧会被引入到各种军事行动中,美空军便能够轻松地将隐身整合到空军条令的其他附件中,为未来空军作战提供基础。一旦空军已经将全面隐身的基础知识整合到整个准则中,隐身就能进入到TTP层面,获得战术化的应用。

重新修订后的准则应提供战略层面的“隐身”指导,而新TTP的确立要在战术层面执行上述改变。空军的TTP不应限定于针对特定平台的规划指导(AFTTP 3-3系列),相反,它应扩展到包括维修、物流、网络空间作战、和民用工程在内的整个范围的作战操作。

TTP的维护和物流包括支持痕迹最小的快速机动,使飞行器可以分布到多个基地,让敌人的目标变得复杂。这种分布式作战可以利用从伊拉克和阿富汗行动中取得的教训,并由常规作战基地进行再补给。空军传统基地的再补给是利用运输机物理着陆或者卸载物资。随着联合精确空投系统(JPADS)的出现,C-130运输机提供的高精确投送,货运机小区域的再补给不一定要着陆。分布式部队可以在实际飞机旁边部署充气诱饵,隐藏实际部署飞机的总量。这些欺骗技术,会使敌人耗费更多资源去验证他们察觉到的威胁,从而使目标定位更复杂。

网络空间作战的TTP可能包括使用否认和欺骗战术来迷惑敌人规划。网络操作可以重新定向信息流,扮演基地或设施的“诱饵”,分散敌人对责任区域内实际具有高价值资产的注意力。网络空间操作人员可以侦察敌方指挥控制系统,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为盟军的指挥和控制部门提供关于敌人意图的即时反馈,而不是关闭敌方指挥和控制系统的基础设施。此外,网络空间操作人员可以侵入敌防空系统,以提供虚假目标信息的方式避免盟军飞机的损失,而不一定只采取完全关闭系统的方式。纵观这些例子,在作战配套领域重新定义隐身,也可以实现巨大的作战优势。

美空军可以通过在战斗机移动、战斗机/轰炸机任务、物资运送等行动方面做出细微改变来提高其所有作战平台的隐身能力。首先,战斗机移动应该秘密地快速进行,并融入到基地的定期飞行活动中。这么做有多重目的,如果每一个行动都是秘密的,那么必须秘密进行的活动,就有了一个现成的路线图。其次,战斗机任务,尤其是弹药外置的飞机存在OPSEC风险。这些装载武器的飞机都很明显,如果空军有更多的装载各种模拟武器的训练机架次,那么真的武器就可以在需要部署的时候混杂其中。此外,物资运送也应具备物资隐身转移的功能。

结论

—方面,基于对美空军在诸如阿富汗等环境下的多年作战分析,美军的人员部署和设施部署意图易被潜在敌方所掌握。同时,反隐身技术的激增使得潜在敌人大幅投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空军依靠减小设备雷达散射截面实现隐身优势的方式效率太低或者近乎没有效果。未来与势均力敌的对手战斗,需要综合运用低可探测设备、利用现有能力、并给对手造成困惑与疑虑。

隐身作为一种文化,不是一夜之间就能部署的能力。它是空军思考、训练和战斗方式的一种根本性变革。机场运营、调度、维护、市政工程、弹药库等其他配套支持单位,在实现隐身优势中具有重要作用。具备隐身能力的空军能够实现不露痕迹或很少痕迹地机动,接近任何地方的任何危险目标而不被发现。隐身优势将显著削弱对手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的能力,达到突袭的效果。隐身概念需要美空军在文化和准则上做出改变。空军准则一旦建立,隐身机场操作、集成配套等方面的战术、技术和程序也将随之确立,当将隐身概念融入到空军常规行动中后,还能进一步节约成本、提高战斗力。总之,综合性隐身将使各类冲突中的力量运用都更加有效、更加高效:能利用现有能力提升作战效率;通过减少新技术的暴露而降低成本,并同时保留战斗能力;并且降低低可探测性与非低可探测设备的作战风险。

猜你喜欢

战术雷达空军
隐形飞机哪里躲
岁末话“空军”
班上的“小雷达”
泰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正在进行战术演练
如何对抗毛球!全方位战术考察
360°摄像战术球
能分身的雷达
蒙住雷达的眼睛
浅谈乒乓球运动员战术训练及战术意识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