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当爱情离开

2016-06-15

新青年 2016年6期
关键词:妇产医院李磊玛丽亚

有些底线是必须要坚守的。在原则那里,你失守的越多,人生就沦陷得越多。

当爱情离开了,最亲爱的自己你好吗?

我们总是先认识了身边的人,才认识了这个世界。而在我身边,带我去认识这个世界的那个人,直到最近我才真正地认识了他!认识他之后,我选择离开!

二人世界是否真的美好

我和李磊大学一毕业就结了婚,从此我的世界里只有他。是他带我去吃我从没吃过的美食;是他带我去看我从没见过的美景……是他带我认识这个世界。

婚后所有的事都有人陪伴在侧的感觉,让都是独生子女的我们非常享受这丰富多彩的二人世界。可谁知,婚后三年的美好生活,随着一通陌生女人的电话崩塌瓦解。

“您好,黄敏是吧!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怀孕了,李磊的。他说你们结婚3年了还没有孩子!”

“这位女士,你的话真的很好笑!第一,李磊从未跟我提过想要孩子的事;第二,我们现在还很年轻,之所以没有孩子是因为要孩子的事还没有提上议程,还想多玩几年!至于你现在有没有孩子与我无关!”

“黄敏,你也太天真了吧!我和李磊孩子都有了,你没感觉吗?多玩几年?呵!他没和你说要孩子的事?我问你,你们结婚3年有避孕措施吗?到现在你都没怀孕,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个陌生女人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一刀刀划过我的胸口,心生生的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我没再和她说哪怕一句话,便慌张的挂断了电话。

我难以接受,李磊出轨了!

一连几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要不要去问问李磊?

他会承认吗?

他承认了,那岂不是就要撕破脸皮?

我该怎么办?

或者他不承认!

又或者如果我要是真的冤枉了他呢?

他会不会觉得我不信任他?

这件事让我一夜夜无法入睡,食之无味。那个女人打过电话后,我悄悄的收集关于不孕的信息,几经比较最终选择了黑龙江玛丽亚妇产医院,悄悄地去检查,发现真的是我不孕——双侧输卵管堵塞。

但对于李磊出轨的事,我始终不敢去触碰,我像一只鸵鸟一样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最终让我下定决心去试探李磊的是在他洗澡时,我不经意发现他手机上的一条微信“明晚电影是7点吗?你下班来接我吧!一起吃饭!”

李磊从洗手间里出来,我装作若无其事“老公,明天晚上咱去看电影吧!”

他一边擦头发,一边不经意地说:“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大程子明天晚上约了我打麻将,白天给你打电话请假你没接,他们三缺一我就答应了。你不会生气吧?”他说完顺势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强忍心里的酸楚,翻身将自己蒙在被里。他拿起手机,迅速的回复着信息,看我半天不语,他来哄我。

“宝贝,你不会是真生气了吧?你真要想看电影,要不咱俩现在就去,看午夜场更浪漫。”

以往,他这样哄我,我很是受用的,可想着他前一秒还在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后一秒就将我搂入怀中,心里说不上的恶心。可我又不知如何面对,仍旧久久不语。正当李磊要再哄我。我抢先说“我们要个孩子吧!”

李磊不疑有他“我以为咋地了呢!这还不容易?”……

一个人才能拥有无限的可能

自从那晚,我和李磊不停地造人运动,我知道李磊是知道我是不能怀孕的,但他却并不说破。最终,我趁着李磊出差,我悄悄地在黑龙江玛丽亚妇产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术后3个月在医生的指导下计划要孩子,术后半年我怀孕了。而这一年来,李磊表现好得无可挑剔。我也渐渐从李磊出轨的事件中走了出来,可还没等我把怀孕这个好消息告诉李磊,便再次发现了李磊的出轨的痕迹。原本我以为我可以当做没事发生,可事实就摆在那。我无法置之不理,有些底线是必须要坚守的。在原则那里,你失守的越多,人生就沦陷得越多。

一个月后,我和李磊离婚了。我悄悄的打掉了得来不易的孩子。因为我知道玛丽亚治好了我的不孕症,我不必为了孩子委屈求全,我有底气去选择今后的生活。

总之,我又从两个人的空间,回到了一个人的世界。

“好吧!我承认我离婚了,我失恋了,但失恋不是失败,爱情的离开不是世界末日。我允许自己伤心一段时间,可是,我不会让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我通过这场悲伤的试炼,一定会变得更好。”

与其想着过去的事,不如期待未来。单身的我就像是一部有待展开的电影,前面充满未知的剧情,而过去,已是“The End”,不会再回来了。

幸好过去不会再回来,才能期待、开展,并拥有无限可能。

一旦勇于面对自己,亲爱的自己,你已经在复原的路上了。

我告诉自己,独处是与他人相处的基础,唯有把一个人的世界经营得很好,才能在两人空间里安然自在。只有真正懂得爱自己之后,那个真正爱你的人,才会来。

猜你喜欢

妇产医院李磊玛丽亚
新郎恶搞被烧伤,无辜朋友和加油站成被告
睡得太荒唐
妇产医院门诊护士长临床带教方法研究
妇产医院门诊护士长有效管理策略探析
美作家赌场体验,染上赌瘾放弃写作
当爱情离开
妇产医院室内环境人性化设计研究
滨州某妇产医院市场启动及运营方案
寂寞的玛丽亚
体育“大总管”萨马兰奇的浪漫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