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漂二代”泪杀女友:城市和农村何处是我家

2016-05-31耕讷

知音(月末版) 2016年5期
关键词:女友重庆

耕讷

惠涛波与郝敏敏是相恋六年、感情甚笃的情侣。不料,2015年国庆,惠涛波残忍地将郝敏敏杀害,留下一封遗书,要求家人将他们合葬,之后远赴天山自杀……这其中,隐藏着怎样令人唏嘘的悲情?

“敏敏,这些年,最触动我的歌是黑龙的《漂二代》,他唱道:‘城市不是城市,乡村不是乡村,我是一个到处漂泊的人,何处安放我的青春?我想留在城里,给你一个家,可真的很抱歉,我做不到。要包容爱护一个这样软弱自私的我,你很辛苦吧?我不会让你孤单地离去,我马上去寻一个圣洁之地做个了结,来陪你……看到这封信的人们,恳请将我和敏敏合葬,让我们做一对无忧的恋人……”

2015年10月30日上午,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民警接到一对夫妇报警,称其女儿郝敏敏自从国庆节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多处寻找未果。接警后,警方赶到郝敏敏与其男友惠涛波租住的房子,发现了这封署名惠涛波的遗书,落款时间为10月5日。

随后,民警在客厅的冰箱内,发现了一年轻女子被肢解的尸体,女孩面容如生。经房东证实,该女子就是遗书中的敏敏,但惠涛波与郝敏敏是一对让小区所有人羡慕的恩爱情侣啊。当天晚上22时,在由乌鲁木齐开往重庆的K1584次列车上,惠涛波被重庆市铁路公安局抓获,对杀害女友的罪行供认不讳。

惠涛波,1986年出生在重庆铜梁山区,是家中老幺。因家贫,其父母惠仁民夫妇到重庆谋生,在建筑工地打工。1995年,年仅9岁的惠涛波跟着父母来了重庆,在工地附近的学校借读。2003年,上高中的惠涛波退学。17岁的惠涛波背起行囊,辗转两广、江浙、福建。他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也是行走在路上的时尚青年,一有假期就外出旅行。2008年夏天,他召集了几个驴友,一起穷游新疆,去了天山和喀拉斯湖。

2009年底,惠涛波回到重庆,认识了郝敏敏。单纯漂亮的郝敏敏才17岁,重庆璧山人,四岁时跟着父母在各地流转,2006年回到重庆。2009年,本应升高中的她不忍父母为她找借读的学校而发愁,主动辍学。成长背景的相似,让两个年轻人很快相恋并同居。郝敏敏的母亲得知后也没多管束,这种事,在她打工的日子里早已见惯,她只是嘱咐他俩要互相疼惜,多挣钱,尽早在重庆买房结婚。

再清贫的情侣也有属于他们的浪漫。他们牵手进出,外出旅游,惠涛波还承诺,以后要带她去天山和喀拉斯湖。惠涛波的浪漫体贴,郝敏敏很受用,惠涛波也为了她推辞了广州一家公司的邀约。

2013年,惠涛波回老家过年,父母催促他赶紧结婚。惠涛波无奈地说:“等过两年攒下钱,买了婚房再说吧。”父亲不能理解:“家里盖了新楼房,你干脆回老家结婚,农忙种地,农闲揽活,不比你在重庆窝着好?”这几年,很多工厂都从市区向周边乡镇迁移,惠涛波有些同学也回了老家过上安逸的日子。可他不想回农村生活,郝敏敏也说过,她不介意租房住,但不能回农村生活。他向父亲承诺:“我和敏敏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习惯了城里的生活和节奏,回老家很不习惯。我们俩会好好赚钱,早日在市里买房结婚。”

春节过后,惠涛波在沙坪坝一物流园找到了新工作,包吃包住,月薪三千元。郝敏敏也进了电子厂。惠涛波每天与女友一起上下班,买菜做饭,辛苦却甜蜜。他们还批发了小商品,有时间就到夜市摆地摊。可一年下来,钱没攒到多少,房价却又涨了。

2014年春节,父母亲友又催婚,惠仁民指责惠涛波年年两手空空,让他极为尴尬。他心情低落,给女友打电话,郝敏敏的声音也透着几分无奈:“涛波,我妈又问我们什么时候买房结婚。”

以惠涛波的赚钱能力,肯定撑不起在市里买婚房的“野心”,他认怂了,开了煤气自杀。幸好郝敏敏及早发现才没酿成悲剧。郝敏敏在家照顾了惠涛波几天,才放心地去上班。女友的爱,成了一面照出自己无能软弱的镜子,惠涛波苦苦挣扎。2014年中秋节,郝敏敏准备了丰盛的饭菜一起过节。惠涛波开玩笑说:“老婆,你17岁就跟我在一起,我却没让你过上好日子。我真想自杀,你把我的器官卖了吧,在城区买套房子。”郝敏敏笑骂道:“别瞎说!我们虽没房,工资也不高,但踏实工作,还是能吃饱穿暖啊,安心幸福就好了呀。”惠涛波认真看着郝敏敏,眼眶湿润。他又鼓起勇气告诫自己,要好好活下去,哪怕是花十年二十年,也要给她在市里买一套房子。可灾祸却接踵而来。

2014年底,公司生意不景气,大量裁人降薪,他也在被裁之列。惠涛波无比恐慌,跟在老板身后苦苦哀求,老板才勉强将他留下,但薪水降了很多。回去面对郝敏敏,惠涛波情绪激动:“我一直想让你过上好日子,可这么些年,你跟着我四处租房,没穿一身好衣服没吃一顿好饭菜,现在,生活一天不如一天,我真是无能啊……”郝敏敏轻声安抚男友:“能在这里有个安身立命的场所,我就很满足了,我不要房子。”女友的暖心话语,不仅没能安抚他,反而戳痛了他的心。

没多久,郝敏敏的公司也裁员降薪,她的薪水也降了。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2015年国庆长假,惠涛波和郝敏敏回农村老家看望双方父母。这一次回老家,终于将自卑脆弱的惠涛波,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10月1日,惠涛波带郝敏敏回到家,父母又开始催婚,可曾信誓旦旦承诺的市区婚房,根本没法兑现,他感到羞耻。父母心疼地说:“在城里过得辛苦,就回来吧,老家有房有地。”惠涛波很苦恼:“我们麦子韭菜都分不清,犁耙都不会用,怎么回来?”那天下午,惠涛波遇到一位同学,同学看到他憔悴的样子,不由得感叹:“你在外打工十来年,还过成这样,真不如回来。”同学本是一番好意,可惠涛波听来却字字刺耳。

第二天,惠涛波带着礼物去女友家。一进门,郝敏敏母亲便说:“你们都同居六年了,不能老是这么不明不白地一起生活,要尽快买房拿证,安家生孩子!”看到男友面露难色,郝敏敏赶紧打圆场,母亲不由得埋怨两句:“就你不听话,非要跟他耍朋友!”这字字句句,直戳自己的心窝,惠涛波内心涛波汹涌。

匆匆结束假期后,惠涛波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带敏敏去另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生活!他本想与女友相约自杀殉情,考虑到自己曾自杀被女友阻止,他便决定先杀害女友后,再自杀。随后,惠涛波网购了安眠药,还从公司拿回了美工刀。

10月5日早上,惠涛波骗郝敏敏说要一起去寺庙游玩,上香,让她去洗澡换衣服。郝敏敏十分开心。她洗头时,惠涛波手持美工刀准备下手,但犹豫再三还是不忍心。郝敏敏感觉卫生间门口站着人,便问:“老公,你在门外吗?”这声温柔的“老公”,一下激起他们相爱的甜蜜回忆,“我必须下手,让她早点解脱。”惠涛波推开门,说:“你头发没洗干净。”说着又倒了些洗发水在郝敏敏的长发上,趁她冲水之际,用美工刀划开了她的脖子。郝敏敏捂住伤口,转身惊异地看着男友,惠涛波抱住她痛哭:“老婆,对不起,这些年没让你过一天好日子,你等我,我马上来陪你。”

惠涛波将郝敏敏的尸体清理干净,抱到床上,穿上她平时最喜欢的衣服,将空调开到最低的16度,然后写下了文章开头的那封遗书。随后,他收拾好帐篷、冲锋衣、安眠药、旅行包等物,外出寻找自杀之地。出门发现室外温度高,担心女友尸体会腐烂,无法与自己合葬,便将女友尸体放到冰箱中。打扫好房屋后,惠涛波先后去了曾与女友一起游历过的铜梁县、璧山县自杀,觉得场所不理想后,想起曾经允诺带郝敏敏去天山,便于10月21日的飞赴乌鲁木齐,直奔天山。

此时,天山白雪皑皑,目光所及,圣洁无瑕,就像郝敏敏对他的爱。惠涛波怀着女友的爱,服下大量安眠药。谁料,几个小时后,他竟然醒了!他决定去喀拉斯湖再次自杀。但沿途检查很严,又大雪封山,他未能进入景区。最终,他选择回重庆,与女友死在一起。10月29日,惠涛波乘车返回重庆,直到被抓……

惠涛波到案后,经司法鉴定,其在作案时具有完全行为责任能力。2016年3月30日,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对惠涛波提起公诉。无颜面对父母与女友父母的惠涛波,只求早日判他死刑,并表示愿意把自己的全部器官捐献给有需求的“漂二代”……

[小编发言]

“漂二代”的主体是跟随父辈由农村进城务工、把融入城镇作为最终归宿的80后、90后青少年,也被称为民工二代。长期关注和研究民工二代问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于建嵘教授指出:目前,民工二代已占农民工总数的60%,大约1.25亿人。他们有强烈的城市情结,渴望城市生活,也能快速地接受城市文明和城市生活方式。城市的基因已深深扎根在他们体内,但他们并未被城市真正认同和接纳。他们的绝大多数没有一技之长,从事劳动密集型产业,拿着低廉的薪水,在流水线上挥洒青春,谈着爱情。

2014年底,北京市高院发布的年度市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工作报告显示,非京籍未成年人犯罪占未成年人犯罪的65.3%。而东莞巷道的飞车党,北京奶西村少年被辱,浙江永康外来女婿火烧孕妻……这样的新闻层出不穷。对民工二代亚犯罪和犯罪日渐凸显的现象,重庆市公安局犯罪心理学专家高峰指出:对漂二代而言,城市优良的教育资源他们无法享受,父母的监护和培养更是缺失。扎根城市的梦想与现实生活的巨大落差,会使他们在心理上产生强烈的挫折感并催生犯罪行为的发生。

文中,惠涛波父母曾多次劝他回乡建房结婚,可他和女友长在都市,乡村于他们而言只是抽象的概念。于建嵘指出:漂二代缺乏基本的农业生产技能,对乡村并无精神上的归属感,而乡村也已无法接纳他们。

案发后,记者曾采访同为漂二代的惠涛波的朋友,他们说:“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肯定也不回农村了。村里没有年轻人,没有网络,我们实在无法习惯那样的生活。我们这些人的爱情,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确实风雨飘摇。”

惠涛波留恋城市文明与繁华,却无法在城市安身立命,最终戕害女友也毁灭自己,这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城市化速度过快的时代悲情。他遇到的困境,其实是漂二代群体普遍存在的问题。

漂二代的未来,究竟在哪里?读者朋友们,对此,你们会有着怎样的思考和打算呢?

(为保护受害人,本文惠涛波、专家为实名)

编辑/张亚萍

猜你喜欢

女友重庆
重庆喜欢重庆
数说:重庆70年“账本”展示
好冷啊
视觉重庆
视觉重庆
视觉重庆
点赞重庆
有话要说
哈里的新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