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千年不‘老’的文化

2015-09-28鸣莺

世纪人物 2015年9期
关键词:书法文化

鸣莺

书法,因古老而年轻。

邱零,一位耄耋老人,书法炼达趋向了‘纯青’。静静立其‘画’面:神韵渗透,字字飘逸洒脱,行行恬淡空灵;朦朦胧胧的缥缈,若隐若现的神秘,虚虚幻幻,想象无穷。书法界美誉:“嫦娥风貌,灵性书风”。

初期之作:“大汉雄风”“松风竹露”,丰实的内心,年轻的张力,偶露峥嵘。

经典之品:“湖山信是东南美,一望弥千里”,灵性恬美,舒卷如意;重神韵,讲意境,取精用弘;汲魏碑风骨,缩‘二王’神韵,移情多‘恋’,博采众长,一方宗师自成。

笔酣墨饱、笔势委婉。厚重墨宝‘写’进了孙中山纪念堂、毛主席纪念堂、周恩来总理纪念馆、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勒石刻碑在黄河碑林、翰园碑林、岳阳楼碑林、泰山碑林……;风光河山,园林山水,天涯海角,可见其“典雅之气、透逸之姿、超脱之神、清新之韵”挥散出辐射魅力的墨印墨迹。

枫叶经霜艳,梅花透雪香。五千年的传统寄诸笔墨,世纪老人,写出了文化,写出了人生。

书为心画

喜读邱老作品,无论是行草还是魏碑,黑白旋律,飘逸纵横。抽象的艺术旋律,丰富的文化内涵,随心达意,随欲驰骋。在邱老的心目中,书法,是一种传统艺术、抽象艺术,心灵艺术。她是有生命的,是生命旋律的音符,是人们‘七情六欲’抒情表达。

邱老说,书法就是无声音乐,横、竖、撇、捺就是抑扬顿挫的旋律符号。贝多芬的交响乐,‘梁祝’小提琴,跌宕起伏的旋律舒缓美妙的节奏,令你忘情陶醉。书法也一样,抒写的过程如同演奏自己心仪的曲子,唤醒了你灵魂的觉知,引起心灵共鸣的感觉。

“邱零工作室”是邱老青岛招牌,对纵横交错飘忽不定点线,自有理解领悟:“每个字都有其一条主旋律,也称核心音符。邱,左右结构,‘大耳’,是主调。‘竖’的节奏快慢,影响整字的和谐与美。太快(长),脱节跑调、过慢(短),失和走音,其韵律‘度’的把握,则是书写者日积月累的学养和审美情趣的培养”。

略思片刻,邱老自语:其实,落笔之时,字,是从你心里‘唱’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我们不是常说‘一字见心’嘛。抽象飘忽曲折点线,在老人的眼里,演绎成一个个鲜活、灵性、跳跃的小精灵。

邱老说,书法是有情绪的,它是书写者的天使和挚友,你的喜怒哀乐可以向她倾诉,可以在‘点横撇捺’笔墨里任性挥洒。“我习字很有体会,心情放松,心无挂碍的状态下,起笔运势则全身通达,临案落笔,则会有种行云流水飘飘然;有种淋漓尽兴的畅快;一泻千里般的通畅。成语‘一气呵成’就是一种很‘妙’的书写状态,微妙轻盈,像静功,太极,很忘我。”。

气和字舒、气愤字险、气郁字敛、气平字丽,每一个字,都是一个生命元素。

王羲之的《兰亭序》即兴而成,全篇共324字,其中,“之乎者也”的‘之’字,出现20余处,但每个‘之’字,性格鲜明,形之多样,没有雷同。整篇和谐紧凑,成为千古绝唱。

“心情不同,其创作的作品也大不一样。也就是说,字型在纸,神韵意趣于心境。当年,王羲之想将《兰亭序》加以修饰,可事后,再也没找到那感觉。我们今天看到的,则是有些凌乱不规整的拓本。”邱老感同身受聊起了‘二王’故事。

美的书法,必定是线条墨韵的生命化、人生的形态化、状态化。

深层理解,书法是把蕴藏在内心里的情感,化作一种有形有色、有歌有韵,有极大震撼力的结晶体。她,被赋予了思想,书法便有了灵魂。

邱老说,“书法的灵魂源于文化支撑。你的内涵学识学养阅历经历,统统涵盖在你的字迹里,字如其人。经典的书法作品,都是与其人品的修养文化积淀融为一体的。

历史上,书法家首先是学问家。如秦朝的李斯、清代的郑板桥、东晋的王羲之、王献之等等,无不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大学问家”。

刘熙载《书概》: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日如其人而已。书法之‘韵’,恰恰是笔墨之外的‘字’外功。

邱老书缘深厚。早期的家庭影响,艺术熏陶,60年持续不断的文化锤炼。及对剪纸、绘画、篆刻等传统文化酷爱与造诣,其行草字里行间涌动着一股灵气,有种动感、美感、味道和渗透力。‘鲜活’而焕发出活泼泼的个人风韵,书卷气的文人书法自然形成。

泼墨挥毫,如鱼得水,墨海游龙,逍遥自在,悠悠分享,很是精彩。在书法界,邱老的书法以平和、恬淡、清新、高雅闻名。师法古人,更师法自然。

行家如此评价:没有了火气,运笔干净圆满;行云走势,自然、淡然、坦然、超然;仿佛长河落日,大漠孤烟,像九曲黄河,一路奔流向前……

书法,一个幽深无尽的文化世界;一种超乎笔墨之外的文化内涵。

静水深流,大美不言

诗的意境、画的构图、舞蹈的韵律、音乐的节奏、体态的完美,书法意识如此理解。对自然敬畏,对万物本体美的感应联想,是书法大家综合学养。

“公主与担夫争道”是历史上有名的书文故事,讲的则是生活中物理与书理一脉相通的和谐关系。邱老说,“公主与担夫,窄路相逢。瞬间的‘争’‘让’,通俗点讲,就是书法的章法、布局;兵法上谈,是‘置阵布势’:字与字间,行与行规,上下左右,一前一后,疏与密,紧与凑,如何恰如其分做到‘欲擒故纵’‘势均力敌’?何时该‘避’,何时要让,既不能相撞,又无路可退,那画面,你想想,是若即若离,藕断丝连。

章法的擒纵、避让、呼应、贯气等比拟意象所蕴含的书法笔法结体和章法规矩、技巧和理法都在其中了。书写者要达到这份境地,那你的字一定是落笔超异,美的自然,飘然。字里有故事,则自然有看头了。用行话说‘初写黄庭,恰到好处’。”

“其实,生活中这样的物理和书理感悟很多:像怀素和尚的‘观夏云随风顿悟笔势的行云流水’;‘孙二娘的舞剑得其意境’;‘黄庭坚见船夫常年荡桨乃悟笔意’……有了书法意识,心里再装着‘书理’,生活中,你会处处得到灵感,受到启发。”

引经据典,如评快书,历史上才子佳人文人雅士们的趣味趣谈,被邱老‘妙语连珠’,活泼泼地穿越出现,朦胧而鲜活,任尔“浮想联翩”。

书法,在时光的隧道里穿梭,以其不变的文化基调衍生出千姿百态的生命风采。

“一勤天下无难事”,邱老用曾国藩的一句名言,概括了写好书法的基本要领—天赋、多看、多写、多悟,‘不辞劳’,遵循‘严柳欧赵’,临古人碑帖,苦练基本功。当然,不可缺的是‘文人妙悟’。邱老说,好的书法是养眼的,是一种艺术欣赏,百看不厌。否则,字仅仅好看,但不耐看,看一眼就不想看了,是‘匠人巧手’而已。他再次强调‘书法之妙,当以神会’。同古人对话,不全在专注苦修,更主要是悟性,心有灵犀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而对书法的标新立异,邱老摆摆手,不以为然。《菜根谭》“山林是胜地,一营恋便成市朝;书画是雅事,一贪痴便成商贾。”再探宝取经,邱老调侃:“十年太极不出门,二十年书法不出手。古往今来,‘二王’书法境界,没人能逾越。”

“(书)理愈积愈精,气弥炼弥粹,酝酿已久,炉火纯青,不期然而适然得之”,谈出了‘雅兴’。‘之乎者也’一番,老人怡然,兴致盎然。想当年的‘孔乙己’,冷不丁地给你来点‘激情’,给你以生动,分享其共鸣;同时,也串起老人硕果满满的一生。

成语、典故、警句;观念、性情、学养。 邱零与书法“人书俱老”。到了一定的厚度,沉到了一定的深度。

书道即人道,书法亦如人生

书道即人道,写书法就是写人生。书法境界,人生真谛,学无止境。求索书法艺术的过程,则是与古人对话交流提升自己的人生历程。

“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河南内乡县衙三言堂,邱老的题匾‘堂堂正正’。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咂摸品味,通俗易懂,揭示出‘官与民,荣与辱,得与失’的辩证关系,成为我国官员清廉为政的做官指南。

老子故里,鹿邑碑林,博大精深,玄妙深远《道德经》,由我国81位著名书法家勒碑刻铭,其中,第55章“含德之厚”篇,是邱老大名。承载五千年的文化,邱老实实的感到笔墨的厚重。

“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的住,终归大海作波涛。”据《庚溪诗话》史料记载,当年唐宣宗(李忱)为避难,遁迹为僧。一日游方,遇黄檗禅师,同行,观瀑,即兴吟出的上下联。

“水到绝境是飞瀑,人到绝境是重生。涓涓溪流,不辞劳……”。警示、鞭策、修养,书法之道做人之道,对古老文化,要心生敬畏。邱老说与自己,更是励志后人。

老人还偏爱“松风竹露”,“松的风骨,竹的气节。做人要有骨有节,透透亮亮”。

‘零’数字为最大,万物则开端。

“人生朝露,艺术千秋”。邱老说,“可书法不同,是艺术,艺术千秋啊。我的后辈子孙,某年某月,也许会在海口《海瑞公园》见到了‘爷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海誓山盟年轻人就记住了是邱零的刻铭;烟台‘深幽’摩崖刻碑上,说不准‘我’还会见到熟悉喜欢我墨宝的忘年朋友”。

“人过留名,鸟过留声嘛。人不在了,可你的字‘活’着啊!”老人不失幽默风趣。

春天的花,秋天的果。

硕果满满。1990—2000年,邱零两度被中国文联授予“中国百杰书画家”;生平载入《中国当代书法家辞典》《世界名人录》等近百部辞书。

当然,邱老认为最有分量的‘果实’则是,2009年,中国文联给他颁发了“从事中国文艺工作60周年”荣誉证书和勋章。60年,文艺工作者,不间断。人一生,实属难得,这是邱老逢人必谈的资本,也是一生最为自豪的‘口碑’。

春华秋实,老人无悔。

猜你喜欢

书法文化
以文化人 自然生成
谁远谁近?
诗书画苑
传承 民族 文化
什么是文化
书法等
图说书法(三十九)
书法等
融入文化教“犹豫”等
少年书法优秀作品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