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论数

2014-12-13卢声怡

数学大王·中高年级 2014年12期
关键词:颜回子路路程

卢声怡

“喔!喔喔!喔喔喔!”一阵洪亮的公鸡打鸣声把我从迷迷糊糊的梦中惊醒。我一下子坐起来,伸手把床边绑着大公鸡的红绳子解开。被关了一整夜的大公鸡忙不迭地扑腾着翅膀,从门口窜了出去,临出门还不忘回头气呼呼地瞪我一眼,顺带把正端着早餐走进门来的妈妈吓了一跳,差点打翻了牛奶和蛋糕。

“你这孩子也太淘气了,怎么把大公鸡关到房间来了?我和你爸爸还正奇怪呢,怎么早读改成练声了。”妈妈放下手里的早餐,笑着对我说。

“啊?你听过这么诡异的男高音吗?”我伸着懒腰,揉着眼睛,“现在几点了?”

“七点啊,怎么了?”

“哎呀,我赶车要迟到了。这该死的大公鸡,肯定是报复我,故意天大亮了才打鸣!”

我匆匆忙忙地抓过蛋糕咬在嘴里,边穿衣服边说:“这周我到学校去,不用你们送啦。孔老师说为了方便大家上学,他买了一辆马车,每周一从杏坛小学出发,绕镇子一圈,把我们都接到学校。”

“那怎么行?我给你准备的点心水果衣服什么的,车上能装得下吗?”妈妈指着走廊上的一个大包说。

“拜托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我只是每周在学校住五天而已,又不是去其他国家当留学生。”

“好,我先走了。”怕妈妈再唠叨,我端起牛奶猛喝一口,“咦,这是什么?这是最近报纸上说的什么鸡尾酒……奶吗?”

牛奶杯里赫然插着一根五彩斑斓的鸡尾巴毛。

“没有什么鸡尾呀,”妈妈仔细看了一下,忍不住笑起来,“这可能是跟你一起睡的公鸡先生送你的告别礼物吧。”

“呸,呸呸。”要不是怕来不及,我非去打它个鸡飞狗跳不可。不过请别乱联想,我家没养狗,我也不打算自己充当小狗狗,这个成语真让人误会。

到了约定好的街口,我一看,颜回和冉有都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冉有正在挥手让他妈妈回去,冉妈妈却千叮咛万嘱咐,才把手里的大包袱放在冉有旁边,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冉有一回头,正看到颜回在笑:“哎,今天正好我家的土产公司放假,我妈没事干,就顺便出来送送我。”

“理解,理解,你家的土产哪比得上你这个心肝宝贝。有有呀,过马路一定要看清楚有没有车啊,上课要听老师话啊……”没想到一向刻苦读书的颜回开起玩笑来,把冉有妈妈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

我暗暗庆幸妈妈没跟着来,再一瞧冉有眼看就要发作,我连忙上前缓和一下气氛:“嗨,你们来得这么早啊?”

“是啊,等了好一会儿了。”颜回也看出冉有不高兴,转了话题,“孔老师说马车六点半就会从杏坛小学跑出来,然后绕一圈,从我们这儿回去,我估计过会儿应该到了。”

我顺着颜回的视线往北望:“子贡他们家在那个方向,校车应当从那边过来。”

“校车?”颜回觉得我说的名称很新鲜。

“是啊,咱们学校的马车,当然要叫做校车了。好比这条路是跑马车的,咱们鲁国人都叫它马路一样。”我的话让颜回和冉有频频点头。

于是,我们就一起站着等,等待校车。

等啊等,我们从站着等变成坐着等,然后变成趴在栏杆上等,最后变成横七竖八地躺在草坪上等。

第一个沉不住气的是冉有,他跳了起来,说:“不等了,说不定校车早就开过去了!”

“不可能,”颜回也跳了起来,来不及拍掉身上的草屑,立马反驳说,“孔老师说会有马车来接我们,就一定会来。”

“谁说的,说不定校车没看到我们,就开过去了呢?”冉有仍坚持他的想法。

“先别吵了,我的看法是你们的说法都有可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的半截子话还真吊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确定什么?”他们异口同声地追问。

“校车没在我们面前!”

我的话引起了冉有的不屑,“切,要你说。”

颜回却紧接着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我想早点去学校,所以五点就从家里出来了,但是我没看到校车经过,它肯定还没有开过去。”

“那你说咱们怎么办吧?”冉有问。

“既然校车会从北边驶过来,我们干脆往北走迎上去,遇到车后就可以早点坐上去,就可以早点到学校了。”颜回说。

“不对不对,”冉有摇着头说,“学校在南边,你却往北边走……对了,那个‘南辕北辙的成语,不会就说的你吧?”

“你觉得怎样做好?”我反问冉有。

“在这儿傻等,真是浪费时间。我觉得应当先往学校走,什么时候校车从后面过来了,我们再坐上去。这样我们先走一段路,校车就可以少走这段路程。时间=路程÷速度,校车走的路程短了,时间自然也短,那才能早点到学校呢。”冉有不忘引用孔老师教过的数量关系,他的方案听起来很有一套。

“子卢,你说呢?”他们俩异口同声地问我。

看了看我手里一点不比他们逊色的大包袱,我无奈地说:“我可不想背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跑,被镇上的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改当长跑运动员了。我觉得原地不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原地不动?那是乌龟的选择。”冉有不屑地说。

“不对不对,你连《龟兔赛跑》这么经典的童话都没看过吗?你这是兔子的选择,兔子就喜欢在原地睡大觉。”我觉得颜回的知识渊博这时候怎么挺让人讨厌的?

最后,我们三人按各自的想法分头行动起来。当然,准确说只分了两个头,行动了两个。颜回往北,冉有向南,我原地不动。

一个人等待的滋味真不好受,正在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时,一辆马车从北边隆隆地驶过来了,上面有个人在冲我挥手:“子卢!”

我一看,“颜回!”可不是嘛,马车上醒目地写着“杏坛”两个大字,一看就是孔老师的手笔,车上还坐着子贡、子路和宰予他们。

我兴奋地坐上车,一边看着驾车人宽厚的后背,一边对颜回说:“还是你最早坐上校车,不知道冉有现在走到哪里了。”

“他跑得再快,也没有这马车快。别忘了,他还背着个大包袱呢。”颜回胸有成竹。

“肯定就在前面。”我和同学们都仔细地打量着马路边的行人,唯恐漏了冉有。

果然,没过多久,像蜗牛一样慢慢往前走的冉有出现在路边。我们停下车,把他拉上来。冉有一屁股坐下,长出一口气,说:“唉,走了老半天,累死我了。”

颜回、冉有和我交流着各自的情况。

颜回得意地说:“我们三个人中,我是最早坐上车的,子卢第二,你最后。你走的时间最久,要是不累的话,简直对不起我们俩。”

“可是,我坐车的路程短啊,路程短时间也就短,我肯定比你们先到学校……”

说到这里,冉有猛地停了下来,我和颜回也发觉不对,三人面面相觑。

没等我们开口,车子一顿,停了下来。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好了,到学校了,咱们都下车吧。”

我、冉有、颜回如梦初醒,抬头一看:“呀!孔老师!”

孔老师先让我们下了车,把马车引到操场边停好,走过来说:“怎么?我驾车很奇怪吗?”

“不,不,”曾参抢着说,“孔老师早就说过,要学习‘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御,就是指驾车的本领。”

“呵呵,对。我给你们准备了马车,却暂时没找到合适的驾车人,反正我也起得早,干脆就自己驾车去接你们了。”孔老师摸着胡子说。

“孔老师,您真好!”我们情不自禁地说。

“再说驾车也和数学有关,比如说你们三个讨论的等车问题就很有趣,现在知道谁先到了吗?”

“我们一起到的。”冉有不好意思地说。

“奇怪,我还想我比较早上车呢?为什么没先到呢?”颜回还在琢磨。

“我们来分析一下。颜回你虽然最先遇到马车,但是你回头走了一段路,坐车路程长,坐车的时间最多。冉有呢,自己走了一段路,坐车路程短,坐车时间少,但他是最后才上车的。子卢就在街口等车,坐车路程和时间都比颜回少,比冉有多,上车的次序也在你们两位中间。这些互相抵消,其实最后到学校的时间是一样的。”

“哦……”孔老师的一番话把我们说得有点晕。

“哈哈,看样子你们被我给讲糊涂了,老师真不好当啊。”孔老师摸了摸胡子,突然想到了,“对了,我们大家都坐在同一辆马车上,不管你什么时候上车,当然都是一起到了。”

“哎呀,对呀!”我如梦初醒。

“看来我们都白跑了。”冉有和颜回的话,又引起了一片笑声。

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小尾巴。

周五的时候,我和子路从沃尔羊超市购物出来,拎着大包小包,等从南边有车过来,好搭顺风车回家。等了一会儿,没看到有车,子路把购物袋往怀里一抱,就往前走。

“哎,你忘了我前几天等车的事了,往前走往回走和原地等车,结果是一样的!”我虽然气得顿脚,但还没忘掉坚持翘起大拇指,示意要搭顺风车。

“不,这次不一样!”子路力气大,虽然抱着不少东西,却大步流星,一会儿拐过街角,就走得看不见了。

一会儿,后面一辆马车过来了。我坐上了车,心里美滋滋地想:“到前头拉上子路,我非要好好笑话他一次不可,怎么我们刚研究出来的规律,他就忘了呢?”

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子路在路边停下了脚步。

“快上来吧,怎么样?白走这段路了吧?”

“不白走啊,你看,我家已经到了。”子路得意地说。

哎呀,我怎么就忘记了子路家就在这附近呢?看来有时候等车,你还是可以往前走走的,比如说,你家就在前面不远!

数学点睛:如果不被那些复杂的“分析”所迷惑,同学们很容易发现各种方案花费的时间显然是一样的。“人”的情况复杂,那么我们可以从车的角度想一想,不管人在哪儿上车,马车反正都要驶完绕小镇一圈到学校的全路程,因此所有学生到学校的时间只能是马车到达学校的时间。从省事儿的角度来讲,站在原地不动是最好的方案!但有时候往前走又变成一个正确的选择,看过故事的小尾巴后,你发现了吗?

猜你喜欢

颜回子路路程
颜回偷食
如何征服一枚野生子路
走的路程短
公平的方案
试论《论语》中子路的形象
颜回之乐
谁少付了钱
三八二十三
三八二十三
谈谈有关“平均速度”的易错计算题